2008年09月10日

        看着影片伊始WALL.E一个人在荒凉的地球自得其乐的生活,就开始感动。当然,后来和EVE在一起的日子也很有趣,可是我更对它一个人的日子有共鸣。最近老是想到一句歌词,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仿佛被流放到荒岛一样的日子里,不得不学会自得其乐。也许一个人过久了,慢慢就会不知不觉的可以自己搞定生活上的所有事情。和胖子说起,除了生孩子需要借助外力以外,几乎没有什么需要别人。
        电影里的小细节很有趣,比如拿着带叉子的勺子犹豫放在那一类,又比如带着休眠的EVE四处逛,看落日,偷偷扣出她的手,握住。这时候觉得没有对白的电影也很好,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

2008年09月09日

        也许是做人太失败,虽然早已昭告天下我要去看COLDPLAY的演唱会,可是星期天下午出门的时候,和大家在网上告别,还是被问去干嘛。乌鸦飞过,看来是人品问题。

虽然门票写着七点进场,八点一刻邀请嘉宾,九点半才是正主出现,但是为了找个好位置,还是七点多就到了门口。除了地铁就看到乌漾乌漾的人群,长龙一样的队伍。幸好有条不紊,非常有秩序的,慢慢就挪进去了。不算辛苦。附送偷拍排队之人流照片一张

进门跟着大家走,一不小心就走到了场内,离舞台二三十米的地方,发现不行。我一个人在那里杵四个多小时有点傻,再看看边上人的个头,估计开场我将面临什么都看不到的境地。于是走人,换地方,到了二层。也想混到一层,可是那是订座的位置,看守的大哥微笑着把我给轰到楼上去了。

场内满了一半,都是买了和我一样票宁可站着的主,喝着小酒等着开场。

演出嘉宾出场,不知道是什么人,用望远镜看了N久都没认出来。比较识相,上来就唱,唱完到点就走。虽然破音走调颇多,但是大家也赏脸的给了些许掌声。后来去古狗了一下,据说是Albert Hammond Jr,不过我怀疑消息有误。

中场休息时的场内,爆满。庆幸自己的明智。

华丽丽的,COLDPLAY出现了,上来就是VIVA LA  VIDA的前奏,尖叫声,拍打声,套句俗话就是人群沸腾了。Chris Martin穿的是演唱会海报上的彩袖外套,虽然是素食者,丫还是很结实,背厚的很。且精力旺盛,唱了将近两个小时,从场东跑到场西,连蹦带跳,还不时弹点钢琴小曲,说点西班牙语。最搞得就是说着说着就不会了,然后就啊啊呜呜半天,说啊呀不会了,接着突然冒出英语。搞得大家都很嗨。这时候的场子里已经座无虚席了,个别混进来的只能站在不挡人的台阶边。

天黑,相机简陋,图片质量都不高。选了几张稍微能看的。

这张比较意外。唱了个多小时,临近尾声的时候,哥几个突然就下台跑出去了,过了半分钟,从某处观众席出现,弹着吉他唱了一曲。全场激动不已,旁边的人都直说我靠,然后艳羡的伸长脖子往那边望。站在后面的那几位身体倾斜的都快扑下去了。

第一次谢幕,说我们要走啦。主唱说明儿我们要做飞机去巴黎啦,法国。然后下面的人就大喊不要去啊不要去啊。他就挠头,说哎呀,这个可不行啊,呵呵。发现手机的使用率很高,满场荧光闪闪的全是手机屏幕。心说连小数码都拍的那么烂,手机又能拍出什么好。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媲美荧光棒,很渲染气氛。

返场以后唱了结束曲,看背景色就该知道是什么曲子了吧。

曲终人散,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无比满意的回家。再次庆幸没有因为一时的小利做黄牛卖了门票。五十块钱花的很值得。听到了现场版的in my place,望远镜也买的很明智,几乎看到了所有小细节,包括主唱脱衣。一切都很圆满。

by the way,临去看演唱会前,小赵在MN上咬牙切齿的说coldplay is fucking gay, 其实GAY们更喜欢麦姐,她才是GAY心中的神人。月中麦姐在南部连搞两场,我认识的GAY和他们的GAY朋友们早就买了票,坐火车的,开汽车的,呼啦啦的准备朝圣去了。要不然手紧,我也跟着去凑热闹了。

发了段视频,虽然不清楚,但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iDwRTIzVQY

2007年06月15日

        连着看了两部恐怖片的续集,隔山有眼2和人皮客栈2。比较一下就会发现这两个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如果隔山有眼算恐怖普及篇的话,人皮客栈就有血有肉的多了。前面一部最血腥的也不过是剁手剁脚而已,实在是小菜一碟。所以依照本人的口味,重点推荐hostel part II.
       还是Eli Roth的导演,昆汀·塔伦迪诺的制片。虽然还是有大量的血肉横飞的场面。但比起第一集,斯文了一点,剧情多了些,血腥场面少了点。第二集承接前传,一开篇就是那个逃出生天的男孩被干掉,剁下来的头还被千里迢迢带到了捷克。然后就是三个美国小妞从罗马到布拉格度假,路上被个貌美的东欧姑娘带到了那个旅馆,继续人为刀俎,她们为鱼肉的剧情。最后的结尾有点意思,再次告诉我们金钱是多么的万能。
       实在是喜欢这种残肢血浆尖叫类的恐怖片。加上故事的背景又是那么熟悉,背包客,东欧自助游,着实看得有点小惊心。我个人认为这集里最赞的就是一个妞被镰刀一刀一刀割的鲜血直流,上面的人在尖叫挣扎,底下的人在享受鲜血沐浴的场面。让人想到中世纪那个用处女鲜血洗澡保持美貌的女伯爵。
       因为去年第一部480万美元的成本收了1亿美元回来。所以今年的预算提高了一倍,在意大利和东欧出的外景。其中有段旅馆里的姑娘们在看电视,放的居然是老昆的成名作低俗小说,也算导演向制片大人致敬。不过因为大量的露点和残杀场面,还是属于R级的R级。在准备续集的过程中,roth还抽空给昆汀和罗德里格兹的《刑房》拍了个假预告片叫《感恩》,画面照样是血肉横飞。刑房也很值得一看,昆汀·塔伦迪诺变态的很,好的也是血腥暴力这一口,想想杀死比尔里的那段日本酒馆里的大屠杀,只能用血流成河来形容了。
       昨天晚上一点开始看,结束后兴奋得睡不着,一直看小说到五点多天微亮才睡。很喜欢一个人在深夜观赏恐怖片,有气氛。以前曾经和朋友一起看恐怖片,结果电影没吓着我,旁边几位的一惊一乍倒吓了我好几跳,绝对本末倒置。

2007年06月13日

下午去看片选片,在我姑姑的甜言蜜语下从负责选片的小姑娘那里拷了几张毛胚片。拿两张晒出来大家白相白相。

这张是程派名段锁麟囊里的薛湘灵。

这张比较好认,贵妃醉酒里的杨贵妃。

2007年05月08日

       天气越来越热,下午也不知道怎么混的,直到五点多才睡觉,六点半起来以后家里又是空荡荡的人也没有一个。不开灯,在楼上楼下晃了一圈,很无聊。恶习难改的想到了翻东西。于是溜到爷爷房间去翻老照片看。一手灰的在橱子里意外翻到个小黄书包,里面有个老望远镜还有个老相机。坐在地下摆弄了半天,照相机太复杂,不会玩。拿着望远镜跑到窗户边往街上看,真的很清楚。兴致勃勃的偷窥了半天街景。接着回来找相册。
       人就是这么奇怪,只有照片的时代不想浪费空间,想了办法扫描存到电脑里。等有了数吗相机以后,又觉得在电脑里看不如照片效果好,跑去冲印店,冲成照片。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还是黑白老照片好,贴在本子里,中间夹着一层薄薄的纸,照片里的那些人早已经物是人非,可是在那一刻的音容笑貌已经被存下来了。看着照片上写着五一年XX幼儿园合影的字样,努力在里面找我爸爸,小脸一点点,真有趣。有一本册子全是肖像照,估计是爷爷当年的战友和朋友,看着照片上的人,现在又有几个还在呢?当年的那些花季少女,现在都成了鹤发鸡皮的老奶奶,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罢了。
      看照片看的感慨连连,不知不觉坐在地板上个多小时,原来时间那么好打发。

2007年03月28日

 

效果一般,没有期待的好,店主小姑娘有点收了钱就不努力干活的感觉。但是比去年拍的有了长足进步。希望来年可以找家有趣的店,再接再厉。

看照片的同志们,可以点击本空间的左边的相册栏,

或者去我的网易相册http://photo.163.com/photos/vampire2046/119187473/

2007年02月26日

       清晨七点多,喝完了豆浆,骑着我新买的小车车,随着上班的人流,来到鸟狮子桥。鸭血粉丝汤,我来鸟~~~结果,铁门紧锁,人家很牛滴,初八还是没有开门。幸好,还有龙祥板栗,没有辜负我,开了炒,于是买了十块钱的,高高兴兴地拎着热呼呼的栗子骑在了回家的路上。人生真美好,选择那么多。
       最近的电影很多,不过悲喜各半。大家都说生日快乐很悲,落叶归根喜中带悲,门徒很灰色。大悲的我不看,现在不爱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电影,人生已经诸多烦恼,何必再看苦闷的电影?门徒拍的不错,古天乐颠覆自己形象的样子很惊艳,张静初的吸毒表情很逼真,刘德华还是很帅的,即使他满头华发,吴彦祖的演技有提高,袁咏仪带球跑的很本色。很喜欢结尾吴设计古的那段,谁说好人就不能使点坏呢。
        昨天晚上重新看了部老片,2004年的威尼斯商人。都是我喜欢的老戏骨,阿尔·帕西诺,杰瑞米·艾恩斯。总觉得电影里Bassanio和Antonio的感情很暧昧。尤其是影片开始没多久,Antonio非常苦闷的看着窗外,不是为了自己在远方的船队,而是对自己在人生中扮演的是悲哀的角色而烦恼。接着Bassanio来找他借钱,在卧室,两人语意暧昧的说话。最后Antonio答应了他的请求,答应以自己的名义去帮他借钱,Bassanio开心且感激的拥抱他,并且吻了他。有点怪怪的感觉。电影里的夏洛克也并不那么令人讨厌,作为一个没有社会地位,只能以借高利贷为生的犹太人来说,利用一个难得的机会报复一个一直看不起自己的家伙,也是无可厚非的。虽然手段有点小血腥。杰瑞米·艾恩斯是我最喜欢的男演员,虽然是美国人,但是气质偏欧洲,拍过很多合拍片,有种病态且诡异的气质。

2006年12月30日

for one human being to love another,that is perhaps the most difficult of all our taska…the work for which all other work is but preparation.
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这恐怕是世上最难做的一件事。因为在此事上,所有人能做的也只有时刻准备。

        这是在电影片尾反复出现的一段话。无论是一直都有LES倾向的女老师,还是一次次被转校的叛逆少女,在校园相遇了以后,只能顺着命运的推动,走到一起。天主教女校的同性恋情,结局有两个,一个是女老师被警察带走,在进城的路上,她和初进学校的少女一样抬起头,看着阳光穿过细密的树叶,透出星星点点。另外的结局是少女开着车在公路上飞驰,在公路边的小店她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涉嫌师生恋的女教师被赦无罪,片尾的她走进了海边的一幢房子。
        平淡的故事,片中都是短短的闪回,少女的试探,老师的彷徨,还有若隐若现的隐情。看着不费力,按我个人觉得比植物学家的女儿好很多。也许同性的恋情会为世人不容,但是只要听从自己的心,一切都可以解决。
        看着片尾的那句话,想到了四次婚礼一次葬礼里的那个木讷的TOM,他在葬礼后和查尔斯说过,他只希望有个姑娘,不嫌弃他,愿意和他在一起,然后安静的生活,就象他的父母一样。他根本不奢望有天雷地火般的爱情。结果就是他,在查尔斯的婚礼上,碰到了远房的亲戚,天雷勾动地火,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就是说世无定事,我们能做的只是等待,准备而已
        说起了四次婚礼和一次葬礼,突然又很想看了,好吧,今晚再审一次片。

2006年12月23日

晚上看贴听到一首歌,很喜欢,推荐。日本的"岛国歌姬"元千岁。找了一段她的介绍,. 元千岁的演唱风格厚重,感情充沛,技巧华丽,既有笠利节唱法的深沉,庄重,又有东节唱法的华丽技巧.在奄美岛呗界她的确有"恐怖的灵言"之称.这和奄美的信仰有关.因为奄美大岛早期是母系社会,祭神的祭司全是身穿白袍的女性.她们在祭祀以及占卜的时候,打着太鼓,之后进入凭依状态用加声来演唱所要表态的东西.这就是奄美所说的"ユタ神".而人们发现元千岁在演唱岛呗的时候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就像是巫女的凭依状态,那种深邃,那种虚空的境界让人们感到,她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女祭司. 。。。

歌可以在VERYCD上找到,歌词如下。

歌名:春のかたみ   演唱:元ちとせ 

花色遮盖天空
留映下我的恋情
就算一切都已过去
我只对你念念

在某个春日里
初次的亲吻
幻想的香围绕着
我只对你念念

祈求在一起的悲哀哟
坚定对我降下的拥抱哟
前面什么也看不见
也无法呼吸
我只对你念念

让最美丽的我成为幻春的信物
我想这是唯一可以让你知道的我的思念

花舞之宴之上
月亮流滞身形
已经无忧无惧
就这样流曳

依靠着你的胸口
我把自己交给了你

即使绝然赴死

前面什么也看不见
无法呼吸
我只对你念念

就算一切都已经结束
我只对你念念

你听见我的声音么
思念你的声音

 

2006年12月21日

北京的姑娘推荐了个听歌网站,比较方便。试了一下,十个里面能找到一半,基本流行的都能找到个把。moloko,格里高利圣咏,my chemical romance,julieta venegas,找不到。Red Hot Chili Peppers,coldplay ,evanescence,keane能找到,还算不错。大家共享。

www.yob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