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17日

      ——"我并非要跟你讨论技术的变革,而是媒介可能发生的变革,以及它正在所带来的深刻影响。"

    

       Cell requirement

   人皆有欲

     

      Cell是个很有意思的词。

   在《Cambridge Dictionary of American English 》里我发现了如下三种解释:

      the smallest basic
unit of a plant or animal

      a small room, esp.
in a prison

      a telephone that
can be used anywhere you go because it operates with radio signals

   也就是说:细胞;狭小的空间,尤其是指牢房;以及,移动电话。

   看上去似乎过于简单,以我这差劲的英文水平也能看明白,可是,我并不认为一本英国人编的美语字典有那么可信(即便是Cambridge),让我们来看看美国人自己是怎么描述cell的这些含义的:

      Houghton Mifflin 公司出版的《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的第四版中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解释:

   “9A
geographic area or zone surrounding a transmitter in a cellular telephone
system.
”,实际上,cell也指示着六边形的区域,而以这种方式去排布信号基站是最有效率。

   “The
smallest organizational unit of a centralized group or movement/
”,也许这条解释比“a small room”显得更为人性化一些,cell指示着一个群体或活动的最小组织单位。

   “A small enclosed cavity or space, such as a
compartment in a honeycomb or within a plant ovary or an area bordered by veins
in an insect’s wing.
”哈,我们发现了什么,可爱而精巧的机构,蜂巢!

    咬文嚼字也许让你厌烦,但我目的是希望你能理解我选择了cell来形容这种全新的媒体形态和传播方式的原因。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我们都形容为一个cell,我们隶属于社会大机器之中,尽管也许不如那些蜜蜂们如此高效率。无论你是布尔乔亚/小资产阶级,波希米亚,还是两者的混合体bobo族,雅皮,雅痞,新坏男人,或者你是男孔雀,蕾丝边(lesbinan:女同性恋),或者跟我一样的流氓无产阶级,我们都是这个巨大系统的最小一分子,无人能够脱离其存在。

    生为cell,死为cell,何其所求?因为你我都有欲望。

    什么欲望?

        Cell的欲望,六边形的欲望:

        KNOW:知;

        TALK:说/分析;

        ACT:做;

       SHARE:分享;

       EMOTION:情感

       SELF-FULFILLMENT:满足。

    作为本书的读者,你应该早就知道马斯洛需求理论,也即金字塔需求理论。

   他认为人们普遍具有五种基本需求,而且是有层次的:

   第一层次,生理需求,包括维持生活所必需的各种物质的需要,如衣食住行等;

   第二层次,安全需求,如生活有保障、不会失业,没有威胁人身安全的因素等;

   第三层次,感情和归属上的需求,社交需求,爱、交往和友谊等;

   第四层次,尊严需求,需要被尊敬、也需要自尊以及地位和各誉的需求等;

   第五层次,自我实现需求,即要尽量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使自己生活有意义、有抱负。

   马斯洛认为人们一般是按照这样的层次来追求需要的,即至少前一层次得到部分满足后,下一层的需求才变为迫切的主导需要,他指出要有顺序地按着层次进行激励才会获得好的效果。

   天哪,我要说这个老头子过时了,这是在21世纪。看这本书的你如我这般的cell至少受过基础教育,而且还能掏得出闲钱来买这书。我想我有理由和义务直接把“生存需求”和“安全需求”划去。来看看我们还剩下什么?

  “社会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听上去是否显得那么拗口和难以理解,我更倾向于采取一些更加简单的概念。

   首先,是KOWN,知的欲望。还有什么比缺乏对世界的变化的认识更让人恐惧?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如此朝令夕改。在今天的公司治理中,我们不断地在鼓吹“外包,外包!”,寻求着“核心竞争力”,而我很怀疑,未来几年也许CEO们又会开始不厌其烦地讨论全面扩充产品线的必要性。无数人在第一时刻关注着华尔街的股票行情的变化和外汇市场的变动,大量的即便是泛滥的信息也被我们认为是多多益善和极其必要的。

   然后呢,是TALK,谈话,告知,谈判,分析,面对如此之多的情报-从期货铜的未来涨跌到隔壁新出现的office lady的穿着打扮。我们不得不开展热烈的交流。

   接着呢,也许你在想,明天打一副pual smith的彩条领带能引起那位OL的注意,也许能顺便邀请她共进晚餐?这个关于ACT的比喻不太恰当,虽然实际上,我自己就很难克制这样的好奇心。

    也许就在3个月后,我会以漫不经心的态度向我的格子间旁的同事展示和mary(哦,经过一系列的ACT,我已经可以这么亲密地称呼她了)去旅行所拍摄回来的精彩照片,美其名曰SHARE。当然,也许我也会通过手机短信把这个消息告诉我远在千里之外的狐朋狗友。

     天啊,我在想,也许我终于找到了EMOTION,我开始“把每天都当作纪念日,把自己当作纪念品”,此时如果我能得到一个升职的机会或者一个梦寐以求的offer,或者EUR/JPY的汇率能够在一天内暴涨300点,岂非就是FULFILLMENT了?

     或许呢,你会认为这个世界上贫困人口比率能够下降可怜的几个百分点,或者你能成为iPod的首席设计师?像那个Jonathan一样拿到英帝国勋位爵士(Queen’s Honor List)才是更好的人生满足。

    然而,事情往往并非如此简单明了,除了期货铜,还有期货大豆和小麦,还有google的疯狂涨价和baidu上市(想想这引起了多少如你我这般的cell的心理和生理系统的紊乱?),除了mary,你还会遇到lindajennifer,甚至,jack?(哦,我本人是彻底的异性恋者……)。而消除世界贫困也远非一个近期目标,iPod

也面临着来自韩国三星电子和创新电子的不断挑战。

    因此,这六种欲望也许并不像马斯洛所说的那样,至少前一层次得到部分满足后,下一层的需求才变为迫切的主导需要,而是混杂和循环的。不同的欲望诉求,和寻求欲望满足的步伐,在一个个封闭的cell系统内不断流转,周而复始。

   这便是cell的命运,或许,称之为bee(蜜蜂)更为恰当,我们总在寻求最后的honey(蜂蜜),只是往往无法如愿以偿。

2006年01月10日

     只言片语,草稿阶段,背离主题,无序列,仅供记录思绪

      以信息(information)和知识(kownledge)的存有和发展状况来划分,我倾向于在人类历史上划分出3个时代。

1,   信息匮乏(deficent)的时代

      在这个阶段,人类有了对世界基本运行原则的认识但基本处于萌芽状态,人们已经拥有了一套自行其是的适应当时世界的伦理规则,世间的劳作还在以极其低效的方式进行。

    人类对事物的认识基本还停留在表面,虽然并不缺乏对于本质的洞察,但更多的是出自天才人物的臆测和推断。基本物理,化学的规则尚未被认识,用来拓展视野的大量工具也尚未被发明。世界的一概common sense尚未被大众所认识, 这种信息/知识的匮乏体现的乃是特权(privilege)。混杂着强烈的幻想和臆测成分的少量的知识对于一般大众来说乃是神秘性和权威性的存在,如Astrology(占星术),且被用于维护政权统治。

      知识的传承仅由少量精英群体以近乎世袭的方式延续。虽然有着凌驾于奴隶制之上的古希腊城邦制度下的所谓“学校”,但即便是最古老的现代大学的前身也远在数百年后才产生,而古代中国的完美的科举制度也还未被发明。

     在该时代,因为信息的匮乏,尚未有现代意义上的媒体可言,但已经有了媒介,即承载信息的介质(羊皮手卷,纸,竹简等)。

 

2,   信息冒险/爆炸的时代( adventure/explosion

     就人类的生存状态而言,这是拓荒和建设时代,从发现美洲的环球大航海和众多蛮荒地域的被开发(美国西进运动,系统性的热带雨林采伐)到20世纪开始的众多摩天大楼建筑的风行。世界的基本法则全都被发现出来,用以解释世界形成的基础理论也逐渐形成,伴随而来的是新学科的不断产生,知识基本框架和门类清晰并以规律的形式被组织。

        新信息/知识转化为技术和生产工具,进而促进生产力的大跃进,并且呈现出不同国家/区间彼此的生产力鸿沟。 同时,人们面对由大冒险而探索得到的杂草和森林丛生的信息荒野,努力将其改造成为成组织化的田野和庄园,系统化的教学和教学机构出现了,以及产生了关于系统和组织的学科。

       相对应的,媒介在发展(电波带来的广播,电磁信号带来的电视),而现代意义上的媒体也产生了。

同样,媒介的结构同样高度组织化,首先,它是少数人向多数人发布,并且遵循;它的神秘性消失了,因为大多数人可以通过有限的途径触摸到它,但它仍然具有权威性;媒介彼此间是断裂,虽然它们表达的信息/知识可能是同个标的;媒介是单向传播,人们拥有选择权,但仅仅在于accept or reject。。。。

 

3,   信息内爆(implosion)时代

      相对于信息的爆炸(explosion),新信息/知识已经更多地产生于已有的不同知识领域的crossover(跨界)和permeation(渗透),大量的边际/融合学科产生了,新信息/知识的来自已有领域和框架内inwarddig动作,因此称之为implosion

      同时,生产力鸿沟更大,生产力狂飙,但生产力更多用来满足基础生存之外的需要。

          implosion带来信息的充溢/泛滥,产生了大量“信息的信息”(information on information)和“知识的知识”(kownledge on kownledge),人类活动涉及的信息/知识呈现海量增长(想想从A地到B地行走是一种instinct而购成一辆跑车的技术何其复杂!),需要更好的储存和处理,因此出现了更为先进的信息处理方式,10 ,即modern computer 的产生(不是说没有computer就没有car啦)。而单个的信息源显得十分单薄和孤立,于是无数的信息源和处理中心被连接成网络,进而造成了更大的信息/知识implosion,于是产生了搜索引擎技术。。。。。(待续,计划继续阐述web和信息/知识的新存在状态等)。 同时,还出现了一种重要的趋向,即一个越来越“二手信息”的社会(待续,《一无所知而又无所不知的人》)

     同时,媒体成为: 多数人向多数人发布; 更小圈子化/定向; 海量;
双向构成; 本身以不同线索组织或呈现无序列状态,媒介成为link化的超级媒介,进而成为一个混沌。。。。。。(待续《媒体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