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许久没和你联络了。大抵你也是有事要帮忙才会想起我。偶尔想起我们一起的生活,从以前的怀念语气到今天的戏谑,时间果然能改变一切。

有时间写些东西的时候,我都会找出几首歌连续播放,节奏缓慢,吐字清晰的,往往是我的首选。这篇东西应当一年以前便写给你,但一直拖到今天,我思考再思考,结果便是对你和对自己都有些轻视了。我轻视你捏造的事实,和自己的虚伪。第一次对于友谊做出否定,任何曲子都没法帮我平静心绪,那么索性做得极端一些,THE CURE,把声音调到最大,混沌和阴郁把我淹没了,在间断的几次呼吸间,我让自己的回忆和判断保持一条直线。

第一次见你,是受人拜托帮你办一张本城的青年卡。之后聊天,被你坦城的态度吸引,最后成为朋友。

我们坐在宿舍地上聊天,吃着我不成功的炸猪排,也在学姐面前比试过做咖喱。那时候一瓶可乐就能狂侃一晚上,或是再加几罐啤酒,一直到凌晨,你摇摇晃晃回家,我说,夜里很冷,拿几块巧克力或者是蜂蜜糖吧。你走出去后还朝着窗户招手,而我总是目送你拐过那条小路。

那是我初到法国时最宝贵的时光,在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人中间,我居然还能保持乐观的心态,一边看书一边花几个小时做出一锅红烧肉。我很庆幸碰到你和乔姐,因为有你们,我忘了最难熬的部分,现在回想起来,小路拐角处的长青藤和小花园仍清晰可见。

暑假里,你到南京,我还记得你开玩笑说“台湾奶茶,台湾可没那样的奶茶”时的神情。我带你逛古玩市场,吃路边摊,事实上,我拿不出更好的招待方式了,因为,这就是我的生活,和在法国,或是和上学时完全不一样的蹉跎人生的方式吧。我家的地板总是凉得很,而对比之下,被窗户隔开的耀眼阳光就显得那么不真实,你躺在地上,猛灌乌龙茶。我们都要从小城市转到巴黎,正式开始学习生活了。

“我们要是能够住一起,一起混,那该多好。”

“是啊。”

我不喜欢你抽烟,你有时候封闭内心的举动很伤人,还有许许多多的坏习惯。但我知道找到一个朋友的难得,大概是太功利了。我不让熟识的小孩子与你接近,怕你的无所事事和毫不在乎带坏她。但我总是很相信自己,若是有任何差错,我该有拒绝的能力。

果然,出了问题之后,我回答得很干脆,“不。”我也内疚,因为你说“我把你当作家人。”

但我只能拒绝,为了我的学业不受影响,也为了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你无力解决问题,只是沉默着吸烟,或是昏睡一整天,我发着烧去参加最难的考试,你却提前搬走。

所以去年是我最惨的一年,连搬四次家,一百多本书,让我觉得知识只是沉重的负担而已。

一起混,一起湖吃海喝,其实只是空谈而已。我看了太多的武侠,整日做梦,为了朋友连命都可以不要。但是现实生活的压力,让我认识到,有个稳定住所的难处,还有,相处的难处。

我为了你的一句“家人”难受至今。这样的难受,只有夜深时刻才会显现出来,像胃里被灌了烧酒和白醋的混合物,疼痛从心里扩散到指尖。一直到,我发现你抄袭我文章。还有,其实你也怀念单纯,美好,被记忆净化过的友谊。

谢谢你剔除我自私冷漠的部分,把最后让人尴尬的决裂隐藏起来。我理解你,我也没有勇气审视自己的错误,明明知道现实和幻想的差距,也不忍心揭穿它。

这便是我给你的告别信了。

其实我们总在与身边的人告别。

另外,你抄袭的诗,都是我很喜欢,也花了许多心思才写出来的东西。不过,既然是告别,送给你又何妨?

再见。

 

 


3条评论

  1. 这就是上周五周六写的吧。。。

    原来是这样。拍拍你的肩膀。

    已经问心无愧了。当然感伤在所难免。

    各人有各人的方向吧。

  2. 一口气看了你写的很多东西

    只想说一句:

    你的心情是任何人都抄袭不来的

  3. 我过来

    看到是这样的文字

    竟不晓得该作何表情

    长大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