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12日

小寒

在小寒这天回忆你
寒冷的碎屑都被收集起来

可是我没办法
把它们凑成一个整体
 
于是,
那些微弱的不顺从的呼喊
和无数个像小刀般锋利的边缘
 
让我记起
在稀薄的空气里
我把田野当作草原
煤场的烟囱
在傍晚冒出红色的火花
天空中没有星星
这该是烽火台
我已经来到国土的边缘
 
我对你说着,边缘
河流,边缘
你没睁开眼
你微笑
你露出白牙齿
如我四周的黑暗
要将我吞噬

我不曾想到
夏天的麦田
以及躲在它们身后的小房子

转弯处
墙角谦卑的曲着
每个村庄都须依水而起

空荡荡的祠堂里
只有老人和孩子
废弃的砖楼和它们的庄园
被一条条水域
分隔,成为单独的岛屿

树下
孩子们正捡着我看不见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