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上的鲜花与荆棘:《系统》读后感

Posted by 鲁公子 | 未分类 | 星期五 28 12月 2007 3:43 pm
在没法上网的日子里只看了几篇文章,都是关于史玉柱的黑心钱问题。《系统》这篇文章听说被巨人网络禁了,但是就在被禁之后笔者居然看到大小网站都有转载,跟搞口碑营销似的。然后就看了《系统》看了诸位写手的评论,觉得必须要跟一跟形势,落伍了多不好啊。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谁让我久疏网络呢。
 
先说说史玉柱被大家口诛笔伐的攻击焦点。《系统》让很多人得知《征途》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是一个没有规则道德沦丧的社会。而且最狠的是,《征途》会让你在这个吃人的社会里自甘堕落不能自拔还扔不少银子。OK,两个问题最突出:游戏烧钱,道德沦丧。
我没玩过《征途》,但我的确在《征途》刚刚推出几个月时就看过类似的批判文章。我想就此先谈几个驳论。
第一,暂且搁置道德,史玉柱的产品的确为众多玩家带来了精神愉悦。史玉柱发现了这一需求,并且充分地利用了这一点,作为一个商人,这样的洞察力和执行力是值得钦佩的。愉悦如何定价?玩家花钱买来了愉悦,这些钱是否和得到的愉悦等价?这个是很难判定的。从经济学角度来讲,那么多人为此着迷,并愿意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体现,也是对这种愉悦的肯定。
第二,《征途》的运营,无论从营销手段还是产品设计来说,都是目前互联网行业中相当出色的。《征途》的确直指道德软肋,但试问,目前有哪些产品能够让用户如此沉迷?用户体验是互联网行业一直强调的一个主题,专家也为此撰文不少。一个人可以为了一个虚拟世界投入这么多,这样的产品难道不值得研究么?众多分析文章都认可,《征途》是为那些宁可花钱也不愿花时间获取精神愉悦的人准备的,那么从产品本身来讲,细分市场的定位相当蓝海。史玉柱对用户行为的研究当真十分透彻。
第三,再说道德的问题。我们可以说仇恨和互杀就是不恰当的吗?人性是不恰当的吗?发现了一个利益的增长点并且可以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我们应该为道德而抨击他继而禁锢他吗?我想还有更合理的方式。博彩业和娼妓业的发达在各国都有目共睹,这些产业本身也是对道德的反叛。再说更相似的行业,P2P下载业务不是同样也违背了商业道德甚至法律吗?就因为媒体制作公司损失,大众需求就必须要被封禁吗?利益的增长点在于有需求,而《征途》利用的这个需求并没有邪恶到博彩业和娼妓业这种地步吧。我们应该做的是规约而并非只是责骂。如何规约,我的确没有一个成型的想法,但我笃信疏胜于堵的理念。
第四,对于那些现在怨声载道的玩家来说,他们的确花了很多钱,但他们花钱的时候的确缺乏理性判断。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不够成熟也是这个游戏成功的归因之一。我和朋友谈过,如果史玉柱在美国做《征途》是不会成功的,因为美国的互联网用户不会像中国用户一样,娱乐在互联网用途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我并非反对娱乐,只是互联网用户面对娱乐不能迷失,这一点非常重要。
第五,思维定式。史玉柱几起几落,总能触底反弹,很多人自然会将视线放在他的经营弊端上。要说弊端,可指摘的企业多得多,违背商业道德的经营在我国匮乏么?那么多垄断民生行业的企业将产品价格定得那么夸张都没人说什么,为什么史玉柱首当其冲?我并非谴责《南方周末》,我觉得文章写得很棒。对史玉柱的指摘也不是从《南方周末》开始的。我只是得说,史玉柱做人真是得小心再小心,一旦出个差池那么多人都可以把他再推下深渊一回。
 
我得澄清我不是史玉柱的托儿或者fans。这些驳论并非为了证明史玉柱的做法无可厚非。
史玉柱做错了三件事,这三件事都无视当下商业环境和道德环境。因为诸位对此总结甚为详尽,在下只是略言几句,但愤慨之情与众相当。
1.道德公益在虚拟世界的赋权。商业利益都是建立在人性基础上的,而人性与道德不是每次都会吻合的。有这样好的用户行为和心理研究,如果能够以一种更为道德所默许的方式整合,《征途》可以成为一个相当经典的网游产品。《征途》纵容杀掠,鼓励仇恨,这是很危险的方式。
我们可以看看Second life。Second life同样也没有对虚拟世界设定固定的规则,但Linden Lab允许居民自己制定规则乃至法律,这样至少可以保证虚拟道德和现实道德不会差异过大。《征途》为了商业利益,将制定道德规则的权力也完全揽于麾下,实在很不明智。《系统》里描述,《征途》的玩家之间不能互相交易,只能和系统交易,这一点就是取消用户赋权的最好佐证。系统的由来就是在商业利益和道德公益的冲突间,弃赋权而择集权的后果。
2.史玉柱的宣传方式带有明显的误导,这一点比产品本身更值得指摘。众人愤慨《征途》的烧钱,主要是因为史玉柱用很草根的方式推广一个本身并不属于草根阶层的游戏。花费的金钱数额,对于玩家来说,一开始是无法预知的。《征途》游戏本身很容易上瘾,而且没有门槛限制,貌似对于大众都是适宜的。游戏的设计明明是高消费定位,还从网吧、二三线城市推广,最后玩家大多数是工薪阶层相对更不具备经济实力的群体,这样就不厚道了。
3.众多博客忿忿不平,口碑传播如此迅猛的主因并非《征途》如何如何恶劣,而是删掉《系统》这个事件。我不清楚删文一事的来龙去脉,但是首先关注《系统》这篇文章的理由也是因为听说被删一事。在这种草根权利盛行的时代用一种专断的方式争取话语权是一种很不自量力的行为。菜头这些家伙都是互联网的老手,而这些老手又都是言论自由的支持者,史玉柱在互联网业混还能做这么业余的事,难道不知道互联网能搞死他么?玩这种花花肠子,GFW的后备智囊可不是一个巨人网络能比拟的。
我很钦佩史玉柱先生的商业运营,但在这一点上,确实触犯了互联网人最坚守的神经。为此,我和菜头、麦田一样,严重谴责声讨。
 
史玉柱面临一场危机公关。删《系统》这件事让巨人网络自己接下来都很难办。
本来,巨人网络如果觉得自己有理,可以和《南方周末》官司一场,终究不太失颜面;如果觉得自己没理,可以给诸媒体发发新闻稿澄清自己的游戏设计,再来个系列报道,告诉大众《征途》洗心革面顺带手宣传一下马上推出的那款“中国最便宜的网游”。
现在可好了,删了文章,明摆着承认一切罪状而且还落下个独裁专断的恶名。
 
《征途》接下来会做些什么,或者索性什么都不做,笔者和诸位一样,搬个板凳耐心等着看。
但在笔者心里,仍然希望史玉柱能够力挽狂澜,以一种为人所尊敬的方式,重回舞台中心。
 
鲁公子
2007-12-27 04:23 于悉尼
 
注:成文不晚,但发布不早,如有任何新动向文未涉及,实属澳洲网络之过,诸位见谅。

圣诞快乐

Posted by 鲁公子 | 未分类 | 星期二 25 12月 2007 11:53 am

对不起大家,鲁公子被澳洲IT业的低效率恶搞了。Telstra、Optus、3G、PPG一起让在下已经断网3周有余。这blog弄的是互联网产业,结果连网都上不了,这事就麻烦了。现在已经基本与世隔绝,除了每天看看电影听听歌,但凡要上网看的东西什么都不知道。接下来,大约还有3周的时间无法上网。

在下写文章一是需要资讯,二是需要随时上网求证。现在什么都没戏,这个问题确实让我很抓狂。

特意和大家道歉,鲁公子只要能上网立刻新写点什么。

X’mas Eve鲁公子去了澳洲最大的天主教堂:St Andrew’s Cathedral。与大家分享洋鬼子们的圣诞节,祝大家圣诞快乐连并新年快乐:)

Mini blog的社区化:Pownce分析

Posted by 鲁公子 | 未分类 | 星期四 13 12月 2007 3:51 pm
Mini blog的社区化:Pownce分析
 
出门在外身不由己。狂挤时间精力整理思路,才凑出来这一篇。本想晚上就发上来谢罪诸位的,结果赶上家里网络莫名奇妙瘫痪,气愤至极。难怪IT业发展大潮里没澳洲什么事。
 
Pownce今年7月建站。Kevin Rose不玩digg却和twitter凑份子,玩出来的东西果然比玩blogger的Evan Williams更2.0。Pownce的确有很多Twitter和Twitter Like们没有的功能。然后一群人就说了Pownce能打败Twitter了。接着另一群人惯性似的浇冷水了,说Pownce有一群功能没用因为人家Twitter玩得就是简单。其中还真是不乏IT业精英。这就不温不火你来我往了五个月。很无聊啊。评论原来早就被哗众取宠的舆论导向所左右了。
那个时候谁看得清Pownce打算做什么,Kevin Rose都不见得知道。一堆人没完没了说着什么文件分享是杀手应用。API在9月推出后又开始因此说什么效仿Twitter大潮再次兴起云云。太无语了。
不搞大字报那一套。正题正题。
Pownce真的是准备用小文件传输来作为杀手级应用么?这是Pownce和Twitter最大的差别么?我们要传文件就用Pownce,那Pownce的10M文件限制还不如让我直接在twitter里问对方mail来得方便。
Pownce的目标不是这个。当Twitter被有严重blogger情结的Evan做成浓缩版的blog时,Pownce走的是一条真正的社区化道路。
 
1. Pownce的话题强化。
我在饭否里问过能不能设置回复功能。郭万怀说谢谢你的建议。哭了。
饭否实在太跟风Twitter了。中国人已经把twitter给弄成贴吧了,需求是什么路人皆知了,饭否还是同样坚持twitter的美国路线。咱们看看Pownce成么。Pownce和Twitter最大的区别是那个文件传输的功能?错!是话题强化的沟通结构。
Twitter和饭否都一样,每一个人说过什么,就说过了,作为一个人的语录存在。的确是忠于Twitter的宗旨,向公众展示了“What am I doing”。Pownce呢?完全不同,Pownce最大的区别是任何一个post都可以被回复,都会成为众人议论的话题。我们可以看看上面一些达人的言论,招来200余条的回复是司空见惯的事。任意一句话都会成为回复的目标。回复似乎一直是互动性的代名词,在mini blog里将这种对话机制作为其运行的主要模式,本身就已经将自己定义为虚拟社区了。
那么mini blog真的可以像虚拟社区一样操作么?笔者曾经见到过Pownce里有一个写诗的美国女孩,post出自己的诗歌,然后说如果能够得到15个decent responses就会贴出下一首。我们可以在这件事中看到,用户已经可以做self-promotion了,可见这种社区性在mini blog中的需求是可以这样具像化的。而具体的运作,仍然在于为用户提供了多少赋权。
Twitter的重点在于“发生”,沟通的基础在于“做过什么”; Pownce的重点则是“议论”,沟通的基础在于“说过什么”。 Pownce对“说”这一功能的赋权相当之大,同时也赋予了相应的责任。一旦将评论打开,自己的言论随时有可能被跟风或被抨击。但这的确是社区化的基础。Twitter有@功能,那又怎么样?两个人互相@,然后就能整合起一个话题的主线么?如果有第三个人想参与,怎么办?Twitter能让三个人一起@么?一群人呢?
 
2. Pownce的话题离散化
Pownce首先支持的是多人的共同话题探讨功能。这一点是和Twitter最不同的地方。那么为什么说是话题离散化?因为如果只是多人共同话题的探讨,数年前的forum早就能满足这样的需求了。Pownce和forum有什么本质区别?
首先,Pownce对很多碎片化,非主题化的主题赋予了正式成为主题的权利。比如其中一个很友善的美国大叔,每天早晚都会和大家打招呼,而每天回复这一条留言的人都不会少于10个。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在twitter和forum里的。对于forum而言,这种留言不够正式,或者说不够一个主题的标准。如果在论坛上每天有一个人在上面写一句早上好晚上好,不出三天绝对因灌水罪名被封号。但Pownce却赋予这种本身有些扰民的信息主题化,非但不令人厌恶反而很温馨。
第二,Pownce赋予了不同的人看到不同信息的权利。这个是典型的2.0风格,和twitter如初一辙。碎片化的主题因为多元化的受众群体而更加多元。由于和twitter类似,不赘述。
第三,Pownce提供了不同的信息排列方式。话题的离散化将沟通的轨迹也进一步碎片化,但mini blog的性质注定了不能应用tag这种最普遍的2.0信息整合工具。Pownce将信息很得体地整合了起来。我统共发过哪些留言,这是一个以我的“行动”为坐标的时间序列。我发过什么帖子回复的是那些留言谁又回复了我,这是一个以“话题”为坐标的项目序列。我在哪些人的profile里留言过,这是一个以“他人”为坐标的群组序列。这就是Pownce优于Twitter的一点,即对协同对话的信息整合。当我们再以这三个序列和“好友可见”、“所有人可见”等参数组成矩阵,碎片化的信息就会落入到相应的矩阵方格中。这是一个将forum和mini blog很好结合的功能。当然,如果能够加上自定义的分类,会更有2.0的味道。
 
3. Pownce的功能支持
那么,那些被媒体被博客们捧上天的功能呢?都是假的都是逗我们玩的?我没有使用过美国其他twitter Like们,听说有些同样是在社区基础上的定位。这些功能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Pownce对差异化的追求。这些功能是对相同定位的竞争对手的武器,而不是对Twitter的。但我想说的并非只是这个。这些功能并非只是竞争的玩具,而是对Pownce自身社区建设和社区持续性贡献良多的基础设施。
比如Pownce支持的Links,可以将youtube和flickr内嵌在某个post里面,这就是话题的来源。我没有统计数据,但统观起来,这些links不但达到了信息散播和传达的目的,而且回复数目比非链接的确要多一些。这些回复就是社区性的养料,而Links这种功能本身就提供了这样的养料生产平台。
Event这种功能更是如是。笔者住在悉尼,因此常常关注悉尼的Powncers。在悉尼,Events的公告非常多,我看到过的BBQ、Bar party等等的聚会通知不胜枚举。也就是说,Pownce甚至成为了线上社区线下化的途径。当然,笔者确未参加过这些聚会,无法给出线下聚会的评价。但这种社交性的延伸,在企业运作角度而言,笔者很欣赏。Pownce在未来可以对此多做文章,形成俱乐部或者其余一些可盈利模式,对其盈利模式的探索很具建设性。终究没有哪个mini blog现在能够有线下盈利模式的机会,更不要说尝试。
至于文件传输,我们刚才说,twitter+mail一样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但是Pownce一旦将自己的位置放在了社群化的基础之上,一切都不再相同。比如里面有个印度大哥,常常发送一些很诡异的歌至所有好友,这样就可以在这种信息交换的基础上得到更多社交的机会。文件传输不再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反而变成了社交扩展的敲门砖。
这些功能,就其共性而言,是对信息传播和扩散的赋权。但在Pownce社群型和协同工作型的定位来看,更是对这些定位的社区属性的支持,是为用户提供UGC的生产、话题持续性,乃至社区性长久维持的基础设施。终究,社区的核心功能之一,不就是互通有无么。
 
4. mini blog的属性要求
我们可以如是归纳,mini blog在twitter那里仍然是blog,因为blog意味着自说自话;而Pownce则更像是miniblog-based 社区,而绝不仅仅是功能加强版的twitter。
那么好,究竟哪一方更能体现mini blog本身的特性需求?很多人在twitter甫一推出之际就说过,mini blog的价值在于为他人提供关注的平台。我想,碎片式的个人信息通过平台传递,从而增强话题的多元化乃至社区的链接程度,应该是mini blog的更具体并且直观的解释。照此来看,社区性将比blog的功能更能接近其价值的实现方式:话题多元化需要社区这样的平台来实现。
由此,我更看好Pownce的定位。而Twitter也在实现其社区化进程,但那个Seek Folks的功能能否将社区化进程最大程度推进,不好说。社区化的实现需要一系列功能组合,不知Twitter下面的招式如何,的确无法判定。但Twitter本身寻求社区化突破的这个行为,已经证明了Pownce对先见之明。
 
文之将毕。提几个Pownce的问题。
1.国际化不全面。绝对是英语国家的霸权主义产物。美国、澳大利亚、印度人成群。而且,不支持中文。
2.Pownce开放了API。但它本身的UI是封闭的。那么Rose究竟是想兼容还是不想?有了API,Adobe AIR-based UI还有价值么?
3.收费的motivation不够吸引人。换一些模板,缩小文件传输的限制,这些还不足以提供用户付费的理由。
4.advertising。我们在Pownce的主页上可以看到他们的advertising的邮箱。如何利用mini blog做advertising?也是插入互文性广告么?还是同event等等功能结合起来整合营销?看得出来是之后的发展方向。值得拭目以待,因为暂时没有人尝试,更不要说成功。
 
另:有一些Pownce的邀请,可以分出5个以飨诸位。但不会按照先到先得的顺序,而是按照回复的创见性。因为没有互动模式,创见性的定义我保留解释权。当然,创见性不意味着赞同,欢迎探讨和理性拍砖。
 
鲁公子
2007-12-13 00:17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