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4日

自己注册了域名和空间。此处不再更新。

http://www.vincentcao.com

2006年11月03日

以前曾经搬家一次,后来重新回到了donews。最近一来donews升了级,使我一段时间内用我以前登录的方法无法登录(现在用了新方法总算登录上来),二来未通知而强插并与blog内容不符的广告实在没法让人产生好感。
于是自己注册了域名www.vincentcao.com并选用了免费的AWARDSPACE.COM作为存放blog的地方。至于feeds,由于我的feed本来就是通过两层建立的,feedburner->feedsky->blog feeds,所以,应该不需要改动现有的。至于是否能将新老结合,就要看feedburner或feedsky是否支持合烧了。

2006年07月27日

近来有朋友向我抱怨说公司加班太多,这让我联想起最近的坐公交时碰到的问题。

公车有时候要等三分钟,有时等三十分钟;有时一辆挤得要命,有时三辆空车连在一起;路线的设置也有点问题,很多不同路线的公车在很长路段是重复的,不仅造成资源分配不合理,而且,在重复的这些站头,当高峰期间,司机竟然很难找到一个靠边停的地方。

如果参见国外的一些做法,可能会避免上述的很多问题。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简单的增加班次,增加路线,肯定不能解决人们碰到的不准时,上班迟到等问题。

软件开发也是如此,当项目进度落后的时候,为了能够按时发布或交付,最简单且容易想到的做法是增加人手,或者让现有的人延长工作时间。理论上说,这样似乎能成,但是,实际上似乎会带来更多的混乱,士气低落,产生不合格的产品,又疲于奔命般地亡羊补牢,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做事要用功,但是,从来没有人说,做事要用力。学了最基本的物理知识,知道了功等于力乘以距离。接受了高级一点的物理知识以后,才知道,光增加力或距离,有时并不能增加功,还有一个角度在里面作怪。

加班或增加人手的确可能会解决问题,但是,那是初级物理。高级一点的,就要关注那个角度。想想,如果真的通过简单的加时或加人能解决问题,那还要软件工程干什么呢?还要项目管理干什么呢?

也许,调整一点小小的角度,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并且,不像以往那么费力。

做事要用功,而不是用力。

2006年07月17日

最近读到美国大兵因为奸杀伊拉克少女而被起诉的新闻,不由地会去想这么一个问题,当没有外界约束力的时候,当你只面对你自己的时候,你有多大的力量。

碰巧读到一篇韩松落的短文“他们都老了”,列举了娱乐圈一些老明星近期频频曝光的一些劣行,然后说了如下这段:

许多慢性病,会在四五十岁发作,因为那时抵抗力渐弱,而疾病的侵蚀积重难返,人性的缺陷也是如此,年轻时,因为自己的不够强大,因为没有机会,因为心中的所图所欲还没有得到,不得不反省,收敛,伪饰,有苗头也要压着,终于老去,终于成了权威,终于可以为所欲为,终于要什么有什么,就渐渐松懈,自省力渐弱,而岁月名利的侵蚀积重难返,终于令人性中的疾病渐入膏肓。
所以,三岁看大,五岁看老,并不准确,在已经老去,在能够为所欲为时显露出的人性人品,最精确。

我很喜欢LOST,原因之一在于,我很想了解每一个个体,在面临与世隔绝,在面对恐惧,在面对生存的压力,在面对诱惑,面对约束力有限的情况时,他/她的过去是如何作用与他/她,他/她又是如何去想去做的。

也许我一生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但是,我还是会忍不住问自己,当没有外界约束,我只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有多大力量。

2006年06月13日

我们的能力之于过去的事情,称为记忆,我们的能力之于以后的事情,称为预知。

经常有一种说法,叫做改变未来,还有一种说法叫做与命运抗争。未来既然意味着还没有发生,那又有什么改变可说?与命运抗争,你知道命运了?如果你不知道,何来抗争?

如同二维坐标一样,把时间也画一个维度,0代表现在,负数代表过去,正数代表未来,只有一个-1,也只有一个-2,如同1小时以前,你做的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一样,只有一份客观的存在,留在时间的长廊。如此想来,作为正数的未来,不仅是定数,并且同样是无法改变的 (不知道有没有一个超越时间的维度)。

我们被赋予了记忆的能力,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们被赋予了不能预知的能力,这同样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过去看过一个童话故事,讲的是兔子们安装了窃听器在狼窝,于是,他们有能力知道狼邻居的行动计划。后来,他们的确有效避免了被狼邻居美食,但却天天生活在恐惧,猜忌,压力之下,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放弃窃听。

如果未来是不能改变的,那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确是被安排的(非自己选择)。如果我们不仅知道时间轴上的负数,并且能知道时间轴上的正数,那么我们不仅知道自己是被安排的,并且知道是被如何安排的,那样会对许多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产生消极的影响,那样人类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成为自认的“高等动物”。

对未来的不可知,成为了我们存在并战斗的源泉,那不是一笔财富吗?

2006年06月03日

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很系统的规则和秩序。人类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去发现其中的部分,那些已经被发现的部分,应该就是科学。

科学是对的吗?科学是值得相信的吗?科学是真理吗?相信科学,就该反对迷信吗?

我们提倡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本质,就是规则规律,它们组成了科学,发现了规则规律,有利于帮助我们准确分析判断还没有经历的情况或现象。但是,本质毕竟是一个无底的概念,你所发现的规律,只能比你所看到的表象,离本质更近一些而已。所以,人们可以知道鸡来自于鸡蛋,鸡蛋来自于鸡–这就是科学–但却无法知道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即使有一天真的知道了,还有一个“为什么会如此”留着。

所以,科学只是我们发现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发明的东西。既然如此,科学又有什么理由去蒙住人们的眼睛,阻碍人们去发现那些未被发现的规律呢?

迷信好像是站在科学的对立面的。那迷信是什么呢?迷信就是那些同样从现象中得来,并且发现了的一些“规律”,这些所谓的规律,由于不能被印证可以非常准确地帮助推断分析还没有经历的情况或现象,而被扣上了与科学截然相反的帽子。因为,科学本身是一丝不苟的。

所以,我们就没有必要对在教科书上的铅字图腾崇拜,那甚至可能是一个并不完美的谎言,只是你没有思考到破绽。而迷信与宗教,起码,它们解释了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也许离本质更远,但也有可能更近。

并没有否定科学的意思,只是,希望摘去那块蒙眼布。

2006年05月29日

信任是需要积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了解的增进,信任会慢慢叠加,但相反却不成立,摧毁信任,可以是一朝一夕,一件小事。

信任是双向的,但是,双向之间是没有关系的。不能因为信任别人,而要求得到别人的信任。

信任是传递的,你信任A 80%,A信任B 50%,你就会对B信任 40%,尽管你不认识B。

网络聊天工具里,MSN由于不能搜索,确保了其联系人的质量,也就是说,在MSN里面的好友,平均信任度会高于QQ等。

目前的那些网站SNS系统,都很难保证第一层的信任度(通过邀请保证第一层的信任质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法,但是又缺乏IM的那种信任增加方式)。

如果能同时满足上面的条件,那么所形成的SNS社区应该会有很高的质量。这样的社区,无论应用到任何领域,都应该是很有价值的。

2006年05月25日

任何交通工具,都会有这样两个功能,一种是告知别人,一种是制止自己。例如,自行车,通过铃声告知别人,通过刹车制止自己。

在一种两种功能都可以使用的情况下,你会选择哪一种呢?当特殊情况发生的时候,你可以通过试图改变别人使事态往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或者你可以调整自己来适应环境。

这样的选择却会在你的潜意识里面扎根,并形成习惯,并可能成为你的行事风格。

到底哪个选择会比较好?

2006年05月07日

借着“五一”的长假,读了余华的《兄弟》。

偶然在作者的Blog里面读到了他的话,觉得非常在理:

《兄弟》上部所处的时代,文革的时代已经结束和完成,对已经完成的时代,大家的认识容易趋向一致;而《兄弟》下部的时代,从八十代年一直到今天,是一个未完成的还在继续的时代,身处这样一个每天都在更新的时代里,地理位置和经济位置的不同,人生道路和生活方式的不同,以及诸如此类的更多的不同,都会导致极端不同的观点和感受。从社会形态来看,文革的时代其实是单纯的,而今天这个未完成的时代实在是纷繁复杂。

作者的上述感受,来源于读者的反馈。其实作者的这一席话本身,虽不能给这个所谓的未完成的时代盖棺定论,也算是个侧面的写照吧。

推荐一下,还是挺值得一读的(哦,读的时候,可能需要准备些纸巾)。

2006年04月25日

超过一楼的大型商场,一般都会有手扶电梯。一般来说,手扶电梯也有很多种类,比较常见的是Z字型的和X字型的。Z字型的电梯,是指那种上下楼重叠的,并排的类型,而X字型的电梯,是指上下楼交叉的。我站在用户的角度,肯定是支持交叉的。假设我要去商场三楼,乘X字型的,基本上不用走路,而Z字型的,我要过一个二楼过道。

但是,如果我不是用户,那可能会修Z字型的,因为用户在我这里多花了走过道的时间和精力,就意味着给我或者我的商家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与此同时,用户不会因为我这里的电梯是Z字型,而我的竞争对手那里的电梯是X字型而决定放弃来我这里。

我曾经设计过产品,也和用户打过交道,对于来自上下级的关于“用户是上帝”的“教育”比较感冒。“用户是上帝”这句话有错吗?没有错,但是,多数说这句话的人,偷换了概念,他们的前半句话是,我代表用户。产品的目标用户群有多少,设计者是心里有数的。且不说用户群非常小,即使只有一个,今天的你和明天的你,都会有不同的想法。

近期Google的中文名诞生了,谷歌。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立刻就让我想起了魔兽世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体来说,我对这个词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能把Google这样发音的词,翻成一个不算丑的中文,感觉还行。后来才发现,那些Google的粉丝们对此比较不满,竟然还有专门的网站签名抵制。

相信谷歌的取名不是一两个人拍脑袋的结果,所以,抵制还是不足以让Google的中文名更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