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17日

最近读到美国大兵因为奸杀伊拉克少女而被起诉的新闻,不由地会去想这么一个问题,当没有外界约束力的时候,当你只面对你自己的时候,你有多大的力量。

碰巧读到一篇韩松落的短文“他们都老了”,列举了娱乐圈一些老明星近期频频曝光的一些劣行,然后说了如下这段:

许多慢性病,会在四五十岁发作,因为那时抵抗力渐弱,而疾病的侵蚀积重难返,人性的缺陷也是如此,年轻时,因为自己的不够强大,因为没有机会,因为心中的所图所欲还没有得到,不得不反省,收敛,伪饰,有苗头也要压着,终于老去,终于成了权威,终于可以为所欲为,终于要什么有什么,就渐渐松懈,自省力渐弱,而岁月名利的侵蚀积重难返,终于令人性中的疾病渐入膏肓。
所以,三岁看大,五岁看老,并不准确,在已经老去,在能够为所欲为时显露出的人性人品,最精确。

我很喜欢LOST,原因之一在于,我很想了解每一个个体,在面临与世隔绝,在面对恐惧,在面对生存的压力,在面对诱惑,面对约束力有限的情况时,他/她的过去是如何作用与他/她,他/她又是如何去想去做的。

也许我一生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但是,我还是会忍不住问自己,当没有外界约束,我只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有多大力量。

2006年07月15日

网恋,是一个很老的话题,而且,对于它的争论,似乎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你相信网恋吗,这大概是提及网恋时最容易表明立场的一个问题。

一个人是孤立的,但是,当你在马路上,用眼睛注意到一个人的时候,你是否意识到,你和此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connect了。当然,这种最简单的connect是很容易disconnect的,当此人走出你的视线范围,也许此生,你们彼此再也没有connect的可能。

如果有心灵感应的话,那肯定是一种相对很直接有效地connect和沟通的方式。我们现在通过我们的所见,所闻,所感等来建立并且达到交流的目的。我的脑袋里面想的是什么,为了让另一个人知道,我就必须借助于一种传播的方式。

网络只是一种传播方式,但是,作为恋爱,这种传播方式是不合格的。谈恋爱要求两个人彼此增进了解,虽然说网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同样是语言的传达,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可以传达的信息远远大于网络。穿着,举止,神态,遇事的反应,声音等。也许,网络是一种比较容易建立connection的方式,但是要它承担起恋爱的责任,就有点勉为其难了。

当然,这是由于恋爱的特质所决定的,然而有很多人与人的交往,其实是不需要诸如恋爱这样的特质的。比如网上购物。当很多人在为网恋争论不休的时候,可能没有人会质疑电子商务,并且,ebay以它的成功告诉我们,也许通过网络谈恋爱有待商榷,但是却可以通过它完成一笔交易。

网络只是一种沟通的方式,通过这种方式,还可以去做很多事情,前提是这些事情,通过网络,可以完成。

2006年07月14日

当我试写一个一对多的简单例子时,碰到了“not-null property references a null or transient value”错误。

用的是hibernate3,Parent是一,Child是多,我想在保存一个含有新Parent的Child时能级联保存Parent,可是总报上述错误,理论上说,由于Child指向Parent的那个属性被设置成了not null,那么,因为保存Child的时候,没有在数据库中找到对应的Parent就报了上面的错误,一句话就是级联保存没有生效。

花了很长时间,总算找到了源头,竟然是因为Child的ID采用了identity生成方式。改用increment方式,问题解决。

虽然改好了,但是百思不解。有空再研究吧。

2006年06月30日

在参阅英文资料时发现这么一句

With stories, an estimate is associated with each story right up front

在dictionary.com上找到了解释

up-front or up·front (pfrnt) Informal
adj.

  1. Straightforward; frank.
  2. Paid or due in advance: up-front cash.


adv. also up front

In advance; beforehand: demanded to be paid up front for the photographs.
2006年06月13日

我们的能力之于过去的事情,称为记忆,我们的能力之于以后的事情,称为预知。

经常有一种说法,叫做改变未来,还有一种说法叫做与命运抗争。未来既然意味着还没有发生,那又有什么改变可说?与命运抗争,你知道命运了?如果你不知道,何来抗争?

如同二维坐标一样,把时间也画一个维度,0代表现在,负数代表过去,正数代表未来,只有一个-1,也只有一个-2,如同1小时以前,你做的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一样,只有一份客观的存在,留在时间的长廊。如此想来,作为正数的未来,不仅是定数,并且同样是无法改变的 (不知道有没有一个超越时间的维度)。

我们被赋予了记忆的能力,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们被赋予了不能预知的能力,这同样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过去看过一个童话故事,讲的是兔子们安装了窃听器在狼窝,于是,他们有能力知道狼邻居的行动计划。后来,他们的确有效避免了被狼邻居美食,但却天天生活在恐惧,猜忌,压力之下,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放弃窃听。

如果未来是不能改变的,那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确是被安排的(非自己选择)。如果我们不仅知道时间轴上的负数,并且能知道时间轴上的正数,那么我们不仅知道自己是被安排的,并且知道是被如何安排的,那样会对许多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产生消极的影响,那样人类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成为自认的“高等动物”。

对未来的不可知,成为了我们存在并战斗的源泉,那不是一笔财富吗?

使用Spring框架一个很大的好处在于可以方便地对代码进行测试,涉及到数据库加Hibernate,Spring也为此提供了便利,参见Spring官方文档

官方文档中的23.2.3对测试中的事务 (Transaction) 处理作了解释,默认情况下,使用了Spring框架提供的AbstractTransactionalDataSourceSpringContextTests以及它的扩展类,将会使每一个test case测试完毕以后,数据自动回滚。这是一个很贴心的服务,理论上来说,我们的确不希望测试数据被加入数据库中,所以,测试完以后的数据库,最好能和测试以前一样。

但是,不知怎么的,我的一个测试用例每次都在数据库里留下蛛丝马迹,让人非常费解。最后定位到了问题所在,(占个位子,未完待续)。

2006年06月08日

Dr. Tancredi: Yeah, you scared? Men! Okay. Here’s what I think. I think you are scared and you wouldn’t be human if you weren’t scared in a place like this.

Michael: When I was young, I couldn’t sleep at night because I thought there was a monster in the closet. But my brother told me there wasn’t anything in the closet but fear.  And fear wasn’t real. He said it wasn’t made of anything just air. Not even that. He said you just have to face it. You just have to open that closet and the monster would disappear.

Dr. Tancredi: Your brother sounds like a smart man.

Michael: He is. In here though, you face your fear, you open that door and there’s a hundred more doors behind it. And the monsters that are hiding behind them are all real.

2006年06月04日

About the "Sience", Phoebe backed me up in "Friends"…
Well, not so convincible, but pretty funny :)

ROSS: How can you not believe in evolution?
PHOEBE: Just don’t. Look at this funky shirt!
ROSS: Pheebs, I have studied evolution my entire adult life. Ok, I can tell you, we have collected fossil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hat actually show the evolution of different species, ok? You can literally see them evolving through time.
PHOEBE: Really? You can actually see it?
ROSS: You bet. In the U.S., China, Africa, all over.
PHOEBE: See, I didn’t know that.
ROSS: Well, there you go.
PHOEBE: Huh. So now, the real question is, who put those fossils there, and why?
……
ROSS: Ok, Pheebs. See how I’m making these little toys move? Opposable thumbs. Without evolution, how do you explain opposable thumbs?
PHOEBE: Maybe the overlords needed them to steer their spacecrafts.
ROSS: Please tell me you’re joking.
PHOEBE: Look, can’t we just say that you believe in something, and I don’t.
ROSS: No, no, Pheebs, we can’t, ok, because–
PHOEBE: What is this obsessive need you have to make everyone agree with you? No, what’s that all about? I think, I think maybe it’s time you put Ross under the microscope.
ROSS: Is there blood coming out of my ears?
……
ROSS: Ok, Phoebe, this is it. In this briefcase I carry actual scientific facts. A briefcase of facts, if you will. Some of these fossils are over 200 million years old.
PHOEBE: Ok, look, before you even start, I’m not denying evolution, ok, I’m just saying that it’s one of the possibilities.
ROSS: It’s the only possibility, Phoebe.
PHOEBE: Ok, Ross, could you just open your mind like this much, ok? Wasn’t there a time when the brightest minds in the world believed that the world was flat? And, up until like what, 50 years ago, you all thought the atom was the smallest thing, until you split it open, and this like, whole mess of crap came out. Now, are you telling me that you are so unbelievably arrogant that you can’t admit that there’s a teeny tiny possibility that you could be wrong about this?
ROSS: There might be, a teeny, tiny, possibility.
PHOEBE: I can’t believe you caved.
ROSS: What?
PHOEBE: You just abandoned your whole belief system. I mean, before, I didn’t agree with you, but at least I respected you. How, how, how are you going to go into work tomorrow? How, how are you going to face the other science guys? How, how are you going to face yourself?

2006年06月03日

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很系统的规则和秩序。人类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去发现其中的部分,那些已经被发现的部分,应该就是科学。

科学是对的吗?科学是值得相信的吗?科学是真理吗?相信科学,就该反对迷信吗?

我们提倡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本质,就是规则规律,它们组成了科学,发现了规则规律,有利于帮助我们准确分析判断还没有经历的情况或现象。但是,本质毕竟是一个无底的概念,你所发现的规律,只能比你所看到的表象,离本质更近一些而已。所以,人们可以知道鸡来自于鸡蛋,鸡蛋来自于鸡–这就是科学–但却无法知道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即使有一天真的知道了,还有一个“为什么会如此”留着。

所以,科学只是我们发现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发明的东西。既然如此,科学又有什么理由去蒙住人们的眼睛,阻碍人们去发现那些未被发现的规律呢?

迷信好像是站在科学的对立面的。那迷信是什么呢?迷信就是那些同样从现象中得来,并且发现了的一些“规律”,这些所谓的规律,由于不能被印证可以非常准确地帮助推断分析还没有经历的情况或现象,而被扣上了与科学截然相反的帽子。因为,科学本身是一丝不苟的。

所以,我们就没有必要对在教科书上的铅字图腾崇拜,那甚至可能是一个并不完美的谎言,只是你没有思考到破绽。而迷信与宗教,起码,它们解释了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也许离本质更远,但也有可能更近。

并没有否定科学的意思,只是,希望摘去那块蒙眼布。

2006年05月29日

信任是需要积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了解的增进,信任会慢慢叠加,但相反却不成立,摧毁信任,可以是一朝一夕,一件小事。

信任是双向的,但是,双向之间是没有关系的。不能因为信任别人,而要求得到别人的信任。

信任是传递的,你信任A 80%,A信任B 50%,你就会对B信任 40%,尽管你不认识B。

网络聊天工具里,MSN由于不能搜索,确保了其联系人的质量,也就是说,在MSN里面的好友,平均信任度会高于QQ等。

目前的那些网站SNS系统,都很难保证第一层的信任度(通过邀请保证第一层的信任质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法,但是又缺乏IM的那种信任增加方式)。

如果能同时满足上面的条件,那么所形成的SNS社区应该会有很高的质量。这样的社区,无论应用到任何领域,都应该是很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