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5日

任何交通工具,都会有这样两个功能,一种是告知别人,一种是制止自己。例如,自行车,通过铃声告知别人,通过刹车制止自己。

在一种两种功能都可以使用的情况下,你会选择哪一种呢?当特殊情况发生的时候,你可以通过试图改变别人使事态往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或者你可以调整自己来适应环境。

这样的选择却会在你的潜意识里面扎根,并形成习惯,并可能成为你的行事风格。

到底哪个选择会比较好?

2006年05月14日

看了LOST 220,随着剧情深入,给人以Lost In Lost的感觉。

在220的最后几分钟,发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事,Michael 杀了 Ana 并放走了 One of T.O.

LOST粉丝收集了关于LOST的很多信息,其中有一种很合逻辑,也很有可能(见文末)。主要说的是存在一种叫纳米机器人的东西。这里,就可以用纳米机器人侵入Michael体内,并控制了Michael来解释他的行为。

但是仔细考虑,不合情理。他在杀Ana的时候,内心是矛盾的,而错手杀了Libby的时候,一脸错愕。既然Michael的行为是受自己大脑控制的,该如何解释呢?一种是T.O.指使他来这么做的,不过这个也有漏洞。一直以来,消灭这些815的幸存者似乎不是T.O.的目的,而很明显的是,如果他们指示Michael这么做了,将会增加双方的仇恨度而引发一场所谓的战争,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那么剩下来的一种可能性,就是Michael发现他儿子Walt还活着,想主动放了“人犯”以博取同情,以获得他儿子的自由。但是这种解释又有点俗,不像是J.J.的风格。

究竟是什么让Michael如此疯狂呢?拭目以待。

P.S 1 LOST最想告诉我们的一点就是: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很PF编剧能够把这句话诠释得如此的淋漓尽致。如果以这个为指导思想,那么如何来解释所有的这些谜,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P.S. 2 对于T.O.他们似乎是在做一项研究,并且,感觉他们是希望扩充他们的人员,所以,选择那些意志比较薄弱或者是小孩下手。

==========================

网上比较流行的一种解释:

 A couple years ago Michael Crichton wrote a book called "PREY". It was about a team that went to clean up a government experiment that went wrong.
On the finale we actually did see the monster, well actually it is monsterS. PREY was about clouds of nanobots, tiny robots, that moved around in clouds that resembled smoke or a swarm of gnats. Sound familiar? How about this, the sound the nanobots made in PREY was a screaming mechanical sound. Once again familiar? The nanobots were able to physically position themselves to grab objects, such as PEOPLE. In the book, when the nanobots escaped they lived underground. In LOST, the trees are not being lifted up by a monster, they are being pushed or blown out by the nanobots.
Remember the how Danielle said everyone got sick? In the book PREY, the nanobots went into peoples bloodstream through inhalation, and into their brain. They were then able to control that person. This is what happened to her research team.
Finally, I read I biography on the creators of LOST, it says one of their favorite authors is Michael Crichton.
That should solve a few misteries.

 二十年前,Michael Crichton曾写过一本名叫《捕食者》的书。书里讲述的是一支小分队动身去解决一项失败的政府实验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在书的结尾,我们确实看到了那个怪物,事实上是一群怪物。所谓的“捕食者”其实是一团乌云般的纳米机器人。那是一种微型机器人,它们像汇聚的浓烟或是像一大群小虫一样聚集在一起,形成乌云状的物体四处移动。听起来很熟悉吧?再来看这个,纳米机器人捕食时发出的声音是一种尖利的机械声。还是觉得很熟悉吧?这些纳米机器人追击猎物的时候能够将自己的身体形态自由变幻,例如变成人形。在书里面,当那些纳米机器人脱离人类控制的时候,它们就躲到地下。在《LOST》剧中,树木不是被怪物连根拔起的,它们或是被纳米机器人推倒,或是被它们从中间爆开。

还记得Danielle为什么说大家都病了吗?在《捕食者》这本书里,纳米机器人通过呼吸进入人体的血液,并进一步攻占大脑,通过这种方式它们就能控制整个人。这就是她的研究小组里所发生的一切。最后,我还读了《LOST》创作者的自传,自传中提到他们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就是Michael Crichton。如此一来很多迷题都能得到解决。

2006年05月08日

Jack 和他的父亲都是医生,并且在一起工作,一次,他父亲在酒后手术,不慎出现医疗事故。

没有人知道这是因酒后手术而造成的医疗事故,除了Jack。

……

最后,Jack还是说出了实情。

……

若干年后,在澳洲的一个酒吧,父亲向一个陌生人说起此事:

CHRISTIAN
SHEPARD:
Don’t
let the air conditioning fool you, son. You are here, too. You
are suffering. But, don’t beat yourself up about it. It’s fate.
Some people are just supposed to suffer. That’s why the Red Sox
will never win the damn series. I have a son who’s about your
age. He’s not like me, he does what’s in his heart. He’s a good
man, maybe a great one. Right now, he thinks that I hate him. He
thinks I feel betrayed by him. But what I really feel is
gratitude, and pride because of what he did to me. What he did
for me. It took more courage than I have. There’s a pay phone
over there. I could pick it up and I could call my son. I could
tell him about all this. I could tell him that I love him. One
simple phone call and I could fix everything.

2006年05月07日

借着“五一”的长假,读了余华的《兄弟》。

偶然在作者的Blog里面读到了他的话,觉得非常在理:

《兄弟》上部所处的时代,文革的时代已经结束和完成,对已经完成的时代,大家的认识容易趋向一致;而《兄弟》下部的时代,从八十代年一直到今天,是一个未完成的还在继续的时代,身处这样一个每天都在更新的时代里,地理位置和经济位置的不同,人生道路和生活方式的不同,以及诸如此类的更多的不同,都会导致极端不同的观点和感受。从社会形态来看,文革的时代其实是单纯的,而今天这个未完成的时代实在是纷繁复杂。

作者的上述感受,来源于读者的反馈。其实作者的这一席话本身,虽不能给这个所谓的未完成的时代盖棺定论,也算是个侧面的写照吧。

推荐一下,还是挺值得一读的(哦,读的时候,可能需要准备些纸巾)。

2006年04月25日

超过一楼的大型商场,一般都会有手扶电梯。一般来说,手扶电梯也有很多种类,比较常见的是Z字型的和X字型的。Z字型的电梯,是指那种上下楼重叠的,并排的类型,而X字型的电梯,是指上下楼交叉的。我站在用户的角度,肯定是支持交叉的。假设我要去商场三楼,乘X字型的,基本上不用走路,而Z字型的,我要过一个二楼过道。

但是,如果我不是用户,那可能会修Z字型的,因为用户在我这里多花了走过道的时间和精力,就意味着给我或者我的商家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与此同时,用户不会因为我这里的电梯是Z字型,而我的竞争对手那里的电梯是X字型而决定放弃来我这里。

我曾经设计过产品,也和用户打过交道,对于来自上下级的关于“用户是上帝”的“教育”比较感冒。“用户是上帝”这句话有错吗?没有错,但是,多数说这句话的人,偷换了概念,他们的前半句话是,我代表用户。产品的目标用户群有多少,设计者是心里有数的。且不说用户群非常小,即使只有一个,今天的你和明天的你,都会有不同的想法。

近期Google的中文名诞生了,谷歌。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立刻就让我想起了魔兽世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体来说,我对这个词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能把Google这样发音的词,翻成一个不算丑的中文,感觉还行。后来才发现,那些Google的粉丝们对此比较不满,竟然还有专门的网站签名抵制。

相信谷歌的取名不是一两个人拍脑袋的结果,所以,抵制还是不足以让Google的中文名更改的。

2006年04月20日

Trackback,这里的解释算是比较通俗易懂了

2006年04月19日

Susan: "No! I have not even begun ripping into
Edie Britt yet. Oh, that peroxide vulture! I just know as sure as I am
standing here that she went after your father just to tick me off."

金山词霸的解释好像很不到位,Google了一下,还发现了一个含该词组的帖子。最后,总算找到了它的合理解释

tick sb off (ANNOY) phrasal verb [M] US INFORMAL
to annoy someone:
It really ticks me off when she doesn’t keep her promises.

(from Cambridge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

这个算是个专有名词,给你它的上下文,应该能猜出它是什么意思。

Susan: "What are you saying, that your father actually told you he was gonna be having a one night stand with Edie Britt?"

Julie: "Uh, mom, this wasn’t a one night stand. He’s been going out with Ms. Britt for a few months now."

2006年04月17日

史记,顾名思义,记录历史,其实,是记录历史的重大事件和人物。纸都没有出现的时候,能把历史的概要记录并流传下来,已经实属不易。

高中英语老师曾惊叹地告诉我们,大英百科全书的内容,竟然全可以压缩在一张光盘上(那时还没有DVD)。我没有老师的经历,没达到老师的境界,所以没有被他所说的事情所惊到,但我却能体会到他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叹。

今天,当我在写着Blog的时候,想起了自己翻看儿时的泛黄的黑白照,还有属于那个时代的孩提玩具。

有朝,如果能打开多年前的Blog,从头读起,也算是一种回味。

写Blog,只要有一个人读,即使那个人是自己,那意义也是非凡的。

2006年04月13日

虽然Donews使用的.Text系统异常开放,但最近,Donews自己的Blog系统都已经改用了Wordpress,自然对这个Wordpress也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利用空闲时间搭了个新的Blog Host,就是使用了Wordpress。以后Blog就去那里写了。http://blog.eliteup.com

不便之处,还请海涵。

更新:使用自家废弃电脑不爽之处为耗电较大,故重返Do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