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毛的一段谈话后

再介绍一下毛:
“我的死党,最近以考GRE为主,因为准备GRE题目忽然展开对很多问题的探讨,而且是“深入探讨”。想把问题提高到哲学角度。
去年就有空抓我们四方会谈,对历史,政治,经济进行讨论(或是胡吹)。今年更将会谈放到网上,大佬帆(加国海龟,深圳上班),饼(美国在读博士)2个学经济的加上我这个学景观被邀为常务嘉宾,参与会谈。
当然,平时我们都是闲聊,体育,娱乐还是主话题。当然有时也探讨一下未来。

今天主要要讲讲毛和我的一段谈话,那天也不知聊什么,毛忽然就谈到他最近的研究成果,还将他和肥佬(毛爸:一个国企的老总)探讨的结果发给我。(肥佬会把自己思考的一些成果放在他自己的博客)主要谈的是社会公平。“社会公平的哲学思考”就是那篇文章的题目。
“一个好的、致力于发展的社会制度,必然是能最大限度的为所有社会成员提供公平的发展机会。这从本质上讲,就是在所有制度性的安排上,执政者无论有多大的困难,都必须为每一个人提供更多的选择。”这里借用肥佬的一段话,也体现肥佬对公平的看法。这里讲的公平与执政者的关系:提供“选择”与“被提供选择”的关系。这里的选择也就是毛与我探讨的重点。很可惜我们的这段谈话没有很好的保存,被微软系统强行的抹杀掉了。我不是很记得我们谈论的细节了。但很清楚毛的观点。他的主要观点是社会公平就是有选择的权利,他认为像我们的教育改革,医疗改革之所以这么糟糕,就是因为我们的执政者没有在理论上有缺陷:关键是没有提供选择的意识。“在中国的任何考试,题目都是统一的、单一的,考生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但在美国GRE的考试中,同一科目下会给出不同的题目,供考生选择,充分体现公平对待不同个体,允许不同的个体根据自身的特点和兴趣,自由选择思维方式、学习方向等”。这是肥佬描述毛的话。所以想要我们的社会公平,达到真正的和谐社会,就需要执政者给以大家选择的机会。这个忽然让我想起家庭民主,对于孩子的教育,我们听到最多就是不要输在起毛线上,什么从小就让孩子上绘画班,音乐班,英语班;大一点上这科那科学的补习班,家长们老说:我们辛苦点无所谓,孩子一定要学好。从来没有给与孩子选择,没有问过他们喜欢与否。孩子从小就养成服从意识。我们的家长要给与孩子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与空间,不仅是物质还有精神。
对于公平与选择的关系,我很同意毛的看法,对于肥佬说完善我们的社会制度,
特别是建立和谐社会(公平正义是和谐社会的主要内容之一)这块,就是为公民提供选择的机会。
但是我认为他们的看法还是有局限性的,像肥佬说的执政者应该怎样怎样,从意识中把自己就放到一个执政者的位子,为公民着想。像毛那样我们的医疗改革教育改革失败就是我们执政改革者的失误,他们没有意识(提供选择的意识)。我认为选择意识是好的,但把希望都放到执政者那里欠考虑。我一直觉得社会进步是需要带动的,是谁去带动,觉醒者。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意识,选择的意识,给与别人选择的意识,有可以享受选择的权利。
再细化一点,公民(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人)就应该有这种选择的意识,也应该有给与别人选择的意识。再说会那个孩子教育问题,为人父母的,不要做你们辛苦劳动,就是为想为孩子去上什么班,成音乐家,科学家,或是上大学,去美国。应该转变意识,你去创造条件,环境和空间,等孩子到他可以选择的时候选择。这个还可以告诉孩子一个道理,自己选择的自己要负责任。我们的民工为何只能打工,每个月休息2,3天,他们不能选择,到城市只能去那些只知道剥削他们的厂子里打辛苦工。没有人为他们创造选择的空间,最可悲的是他们自己觉得满足,觉得自己可以赚钱,可以回家盖房子娶媳妇。他们没有想过
他们可以要求选择,要求社会为他们提供多点的空间,机会。我们是法制社会,法制社会就有建立法,实施法,监督法的部门。建立法是我们的人大,人大这帮人是不是人选出来的。是公民选出来的。

人大代表公民的声音,我们确不会通过他们去要求我们该享受的权利。尽管我们已尽了作公民的义务。我们要反思,自己的意识的觉醒。虽不可能每个人都觉醒,但觉醒的人应该去影响他身边的人。
当我们人大能完善我们的法律,保障我们所有公民的权利,我同时期望我们的政府能实施给与公民足够选择的政策。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