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3月19日

朋友跟我说,你那些打算写的blog要是再拖着不写,拖过7月1号Google Reader关闭了我们就看不到你blog了。这个笑话讲的很好,所以我决定最近多写点,我们就从Google Reader开始吧。

一 搜索与社会化

Google Reader的前产品经理在Quora回答了关于Reader关闭的问题 ,导致Google Reader被关闭的主要原因是Google Plus。这并不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从Google把Reader的分享功能强制转到Google Plus之后,很多人都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

Google Plus是一个让我非常不喜欢的产品,但讨论这个产品,必须要从搜索和社会化的关系说起。几年前,SNS尚未覆盖到足够多的人口,那时候搜索引擎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方式。这个很好理解,人们碰到一个问题,会去Google搜索答案。比如现在这件事,如果几年之前,人们会去Google搜索”为什么Google Reader被关闭了”。但现在,SNS已经覆盖了足够多的人口,事情发生了变化,现在你应该不会再去搜索这个问题了,而是会去你常用的SNS上,把这条问题贴出去,然后你就会收到很多答案,有一句话的回答,比如”因为Google Plus”,”因为RSS不重要了”,也会有人给你一些链接,这些链接带着你访问到更长的文章,比如Google blog的官方声明,或者是我这样的blog。

于是,人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东西,在SNS上向好友提问,会比直接去搜索更好,得到的答案质量也更高。这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SNS的关系确定了关注范围,你和你的好友往往关注在相似的领域,这样等于他们帮助你扩大了视野,过去你需要读遍所有的相关信息,现在不需要了,你没有读过的信息很可能藏在你的好友脑子中,你只需要问就可以了,好友往往能帮你获得更准确的答案。

Google伴随我们走过了互联网信息匮乏的年代,进入了这个信息过度繁荣的年代。现在信息不是太少,而是过多。从过多的信息中找到所需的变得比以往更加困难。在几年前,利用PageRank就可以获得最有价值信息,但今天这招已经不那么灵了,一方面实时性信息更加重要,另外一方面因为需求的多样性(或者称之为长尾),任何一个搜索结果,对于某一个特定的人,都应该有完全不同的排序。而SNS的模式天生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传统的搜索不会完全消失,但基于SNS的搜索或者叫做知识共享,必然会夺走传统搜索的市场份额。对于Google,这意味着一些本来能赚到的钱会被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SNS赚走,甚至这意味着搜索引擎这个商业模式增长期的结束。 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社会关系可以提供更精准的数据,从而大大提高广告匹配程度,进而提高命中率,带来更多的收入。可见搜索引擎和社会化早已密不可分。

Google对社会化的尝试很早就开始了,按照时间顺序来回溯,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过程。

  • 2008.11 SearchWiki 通过这个功能,用户可以对搜索结果进行重新排序,这个功能只影响登录过的帐号,并不算完全的社会化搜索,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 2009.10 Google Social Search 这次是真正的社会化搜索,搜索结果中整合了 twitter 和 FriendFeed的好友关系,后来加上了Google Reader的好友Share结果。如果你跟我一样是twitter和Reader的重度用户,在这个时段会觉得搜索无比好用,我搜索的结果往往是朋友分享过的内容,甚至我在寻找一些技术问题的时候,会在搜索之后去找到分享过我需要内容的朋友直接发邮件讨论。
  • 2011.3 Google +1 从技术上,这是一个伟大的产品,你的好友在搜索结果里面点击了+1按钮,将来你搜索的时候就会看到,这会让每个人的搜索结果都受到好友关系的影响,从而完全不同又更加精准,这个功能需要有巨大的数据量和计算量支持,而且几乎实时,在技术上这是令人惊叹的成就(后来我们知道了,那时候Google已经部署了Spanner了,我猜想正是有了Spanner,Google才有能力支撑这个产品。将来我们有机会单独谈Spanner这个伟大的系统)。可惜在产品上,这不是个好主意。Google的原则之一是”让用户尽快离开Google”,也就是说,用户获得搜索结果之后,就离开Google,转向了目标网站,这是Google价值观的体现,也是其成功的要素之一。但这个原则和+1这个产品发生了冲突,没有多少人会在点击搜索结果离开Google之后再回来点一次+1,这个产品的应用场景出了问题。
  • 2011.6 Google Plus这个Facebook的克隆终于上线了。 虽然Google自己号称Google Plus有各种各样的独创设计,但无一能改变它就是一个Facebook的克隆这个本质。
  • 2011.11 Google Reader被去掉了分享按钮,换成了分享到Google Plus

按照时间线回顾这段历史,你会看到,最大的转折点是2010~2011年,随着Larry Page重新担任CEO,从微软来的Vic Gundotra被提升为负责社交产品的SVP,Google整个变得不对劲了。所谓不对劲,就是从创新走向了山寨,而且失去了应有的品味。做为开发过搜索引擎的人,我非常能理解社会化对搜索引擎的重要意义,但竞争不应该是通过Google Plus这样的山寨产品进行的。

到目前为止,社会化搜索方面,最像样的变化确实发生在Facebook,而不是Google。Facebook的Graph Search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创新产品。只不过在基础技术方面,Facebook比Google还有很大差距,前面提到过Google Spanner,我想Facebook目前还没有同级别的基础设施,所以Graph Search仍然还在测试状态,速度慢,还没办法让所有用户都用到。

二 Google Reader的金矿

前面说到,2011年之前的Social化测试中,Google Reader的分享和好友关系都提供了重要的数据。Google Reader确实始终没能成为一个大众产品,但因为其用户偏向专业和严肃,所以其数据质量相当高。这些数据是一个巨大的金矿。

RSS这个概念过于复杂,难以被普通人理解,不过RSS也不应该直接面对普通用户,它是一个基础协议,应该被包装成合适的产品使用。在我看来,Follow这个动作就是对RSS最好的包装之一,而早期Facebook的Feed同样可以看作是对RSS订阅的包装。

本来Google reader加入了好友和分享之后,已经在往正确的方向行进,并且已经有了坚定的数据基础,但Google Plus毁了这一切。随着Google Reader的分享被去掉,Google Reader的整个社区立刻消亡,人们并没有像Google预料的那样进入Google Plus,而是直接选择了放弃。

到现在来指责Google Reader用户滑坡是不公平的,一个被去掉了最重要的功能,禁止再做社会化尝试,并且还不断的被抽调走人手的产品,能维持至今已经是奇迹了。如果没有Google Plus的影响,让Google Reader顺利发展到今天,或许会成为和Facebook完全不同的一种社交系统,从而再次改变人类的知识结构。如果是2003年,那个刚刚推出Gmail的Google,他们一定会这样做,遗憾的是2011的Google不会再这样做了。换句话说,Google引以为豪的文化已经改变了,这个结论可以从一系列事件看出来,我会在第三部分说到。

虽然没有了社会化功能,但RSS本身的良好设计和Google Reader过硬的产品质量,仍然没有令其丧失生命力,BuzzFeed说,到目前为止,Google Reader驱动的流量仍然远远大于Google Plus,原文中有两幅对比图,非常令人震撼。 著名的独立blogger, JOHN GRUBER证实了在他的blog上,这个数据是正确的。

没有了好友和分享功能的Google Reader距离普通人更远了,但却在无意间成为了一种半专业工具。其用户中大量是媒体记者,编辑,Blogger等等传媒相关职业以及一些研究人员。我看过西乔如何创建Designlol的内容,也看过谷奥创始人gokeeper如何为谷奥挑选新闻,他们都是用极快的速度扫过数百个订阅源的标题,从中筛选出可能有意义的内容,然后展开仔细阅读,最终决定是否应该采用,最终形成读者看到的网站。

不知道当年抄袭谷奥的新浪科技郑峻是不是也这样工作 ,我想应该不是,新浪这类大型媒体有自己的内容管理方式。这就是我说的”半专业工具”的意思,Google Reader为大量基于Blogger的小型媒体提供了信息获取和内容管理工具,帮助他们用极低的成本完成工作,而大型媒体往往有自己的媒体工具,反而不需要这种工具。但正是这些半专业的个人媒体,逐渐变成我们每天阅读的主要内容,可以回想一下自己阅读习惯的变迁,是不是已经从阅读门户新闻,逐渐变成了阅读中小型个人媒体。这是blog,WordPress,RSS和Google Redaer的共同贡献。所以就算是你没亲自使用Google Reader,间接的,它也在帮助你获取信息。

Blogger们和研究人员对Google Reader的用法是这样的:他们订阅大量相关的内容源,平时并不会全部读完,但是在需要知道某些事情时,会到Google Reader中搜索,我就是这样写的这篇Blog,这里面列出的数据和链接,多半是通过这种搜索的方式获得。换言之,对于这类用户,Google Reader不仅是新闻源,还是资料库。

这种使用方法就直接把Google Reader变成了个性化搜索引擎,为什么不直接用Google搜索?因为内容太多了,多数内容我只要从平时自己积累下来,订阅过的信息源中搜索就足够了,快而且准确。如果Google Reader的分享功能没被去掉而是继续加强,并且引导用户这样使用,我应该还可以搜索朋友的分享和朋友的订阅,那样的话社会化搜索早就成型了。可是,Google的短视错过了这个机会,在决定了关闭Google Reader之后,整个社区和用户群分崩离析,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除此之外,Google Reader缓存了大量历史数据,一些blog网站已经不在了,但只要输入RSS源,在Google Reader仍然能看到。这次关闭之后,这些数据很有可能永远消失掉了。三年前年我曾经写过,在Google的帮助下,大部分信息将得以永存,没想到仅仅是三年之后,我们就面临着如此巨大的损失。

2006年,人们认为RSS和Blog圈子的兴起会导致媒体和信息获取方式发生本质的改变,大量资本投入这个领域,出现了无数家创业公司。但不幸的是Google Reader做的太好了,直接导致了这些创业公司们的死亡。到今天Google自己放弃了Reader,这必将造成大量的空缺,暂时没法弥补。虽然未来会有新的公司再重新开始,但那要是很久之后的事了。夸张一点说,Google这个愚蠢的决定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会造成人类信息获取的空缺,这种空缺不仅仅对于直接用Google Reader那些人,还要包括阅读谷奥之类个人媒体的读者,他们是间接的Google Reader使用者。多么讽刺,这是一件和Google愿景完全相悖的事情。

三 曾经Google精神的远去

几年前,Google是创新者,它创新,开放,但今天,Google越来越习惯严防死守可能的竞争对手,它不再那么开放,它开始模仿潜在竞争对手,用和对方完全一致的方式竞争,然后用自己的巨大体量去试图压死对方,正像曾经的微软做过那样。

有几个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事件:

  • Google和餐饮点评网站Yelp的纠纷。曾经Google和Yelp是合作伙伴,但当Google收购Yelp未果之后,合作停止,Google开始用爬虫抓Yelp的数据,并且不给来源的显示在Google Maps上。被抗议之后,Google干脆自己做了Google Places来和Yelp竞争。
  • Google担心移动互联网和App会影响搜索流量,于是收购了Android,并且把Androd弄的越来越像iOS,以此来和Apple竞争。最早发布的Android手机非常像当时的Nokia,但现在已经和iPhone非常像了,并且,Google毫不在乎和三星这种无良企业合作对抗Apple。(关于为什么说三星是无良企业,以后我专门写,不仅仅是抄袭Apple这一点事)
  • Google担心社会化搜索会影响流量,所以放弃了自己在社会化搜索方向的任何努力,完全照着Facebook做了Google Plus。
  • Google担心电商网站,比如Amazon,会成为新的流量入口,所以做了Google Shopping,甚至还提供了Google Shopping Express物流服务。

这些事情都太无聊了。Google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是Larry Page领导的无聊没品Google,持之以恒的用和竞争对手一样的方式竞争,正如曾经微软干过的,当然,他们提供的一切都比竞争对手便宜点,Android比iPhone便宜,Google Shopping Express比Amazon Prime便宜。另一个是Segrey Brin的Google X,更像几年前的Google,可惜做出来的产品宣传意义远大于实践,对于不太关心科技(科技不是IT和互联网这一点点范围)进步的人可能会觉得很创新吧。

在Larry Page这边,你会看到曾经Google精神的远去。Google不再希望你找到需要的信息立刻离开Google,而是希望你一切都在Google完成,最好一切都在Google Plus完成。Google不再是Don’t be evil,而是be evil。Google不再帮助创业者,而是利用自己的规模优势压制创业公司。Google Places和Android虽然是在照猫画虎,至少还是为用户提供了一些实际好处。Google Plus大概是Google第一个完全为竞争对手而不是用户开发的产品,它对用户几乎没有好处,坏处倒是不少。我想这样的产品未来还会再有,这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Google不再开放,你在Google Maps只能看到Google Places的结果,不再能看到Yelp的,但相反,人们一直认为封闭的Apple反而越来越开放,Apple Maps搜索结果和Yelp提供的数据,Siri也会使用Yelp的结果,Apple因为自己在互联网服务上的弱势,反而为其他企业提供了更多机会。开放和封闭始终是相对的,在自己的强的部分没有人会开放,在自己弱的部分则必须要开放。Google不会开放自己搜索的算法和逻辑,也不会允许第三方有机会染指搜索结果页面,Apple不会开放授权自己的硬件和操作系统。但Google会开放硬件和操作系统,Apple会开放互联网服务。

开放的变封闭,封闭的变开放,整个商业史上一直重复着这样的变化。事情的有趣有正在于此。做为观察者,我们不应该用贴标签的方式来分析企业,比如把开放贴给Google,把封闭贴给Apple。有人会说,几年前你称赞Google,今天你批评Google。我认为这才是一个独立Blogger应该做的事,事情变化之剧烈往往超过人们的想象,三年前的Google值得称赞,不幸的是三年之后这家公司变得令人失望。如果仅仅因为当时称赞了Google,今天不去批评,那才是荒唐。从Google Reader这事上看来,一个企业变化甚至可以在一年内完成。这是令人沮丧又令人充满希望的事实。

无数的变化正在时刻发生,但至少我们知道,用和竞争对手一样的方式杀不死对方。无论Google怎么努力,Google Plus不可能杀死Facebook,Android不可能杀死Apple,Google Shopping不可能杀死Amazon,甚至Google Places也不可能杀死Yelp。真正会杀死Google的公司,未来一定会存在,虽然暂时我们还不知道它在哪。想想微软多年来对办公软件和操作系统的严防死守,却没料到互联网和移动设备的浪潮几乎彻底颠覆了整个PC产业。

Google在年龄上比Amazon和Apple年轻的多,今年,人们开始说Apple缺乏创新,而Amazon继续以花掉自己能赚来的每一分钱的方式来探索极限。令我意外的是,最年轻的Google反而悄然无声的老了,比微软还要老。

Tags: ,,.
2006年12月09日

说新其实也不算新。反而应该是旧的。因为那才是我最早使用,且一直更新的blog。

种种原因,不想再更新这边这个了。

如果您是通过网页浏览的,那么请改变您的收藏夹地址为:http://blog.devep.net/virushuo

如果是订阅的话,那么请改变订阅地址为:http://feed.feedsky.com/virushuo

另外,http://my.donews.com/virushuo 还回保持同步更新。

2006年12月07日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写过一篇blog,观点是专业的bsp是最佳的,而占领了专业领域的bsp也是所谓公众bsp所无法超越的。1年过去,回头审视这个观点,我不得不带点沮丧的承认,我当初的观点看来不那么正确。

认识到门户的力量,是在sina开了这个blog。 虽然在开了之后这段时间比较忙,更新仅仅2篇。不过已经足够令人吃惊了。这两篇的访问量一篇1000多,另外一篇将近6000,当然,后者是被推荐到了科 技频道首页所致。访问量当然不是一切,但是至少证明了有多少人关注这个话题。无论是出于分享的态度,还是写blog那必不可少的小小虚荣心,我都得承认, sina给了我足够的满足。这两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了我过去在donews所写的blog的访问量。而donews正是我认为在IT这个专业领域的最佳bsp。

去年这个时候,sina blog并没有今天这样强大,无论是吸引来的人群还是后台的用户体验。而1年过来,随着媒体的渲染,徐静蕾之类大众明星的光环影响,再加上sina对于 blog的运营经验日益丰富,技术也越发成熟,sina blog已远非当日的吴下阿蒙。当然,这一切是逐渐发生的,并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爆发点和界限,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所谓web 2.0的渐进式,小步快跑的发展。

无论过程如何,现在在sina blog上已经完全可以感受到门户的力量。也不得不令人感叹,在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上,仍然是门户为王。门户们有足够的积累,足够的经验,足够的钱和耐心去 投入,这足够可怕。我的blog处在“科技” 这个在门户中相对小众的领域,尚且可以如此。看看大众更喜闻乐见的娱乐领域如何吧。看看nam哥们这几张关于张钰的照片,那高达6万多的访问量,实在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能量,哎。

门户+偶像的力量如此可怕,小网站们,要加油了。变化总发生在不经意间,一个浪头打来,往往一切都重新洗牌了。

2006年11月20日

花生酱宣言”告诉我们,yahoo终于明白了。但是这个明白,能有多少转化为实践,目前还不好说。

当yahoo成为最强大的互联网公司的时候,他似乎失去了创业时候的小心谨慎和激情。这几年,yahoo给人们的印象就是收购。不停的收购。真正属 于自己的东西,几乎没看到。虽然也偶尔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出来,但是,那不过是个产品而已。yahoo收购了flickr,delicious之类相当 优秀的资产,但是这些资产仅仅就放在哪里。完全没成为整个yahoo的一部分,也没能借用yahoo的强大能力。更惨的是,yahoo内部往往还有一个同 类产品,自己和自己竞争。这样的收购简直是……

对比google,几次收购都是大手笔,但都稳健的要命。而且google整合能力非常强,以前我们说过,无论blogger.com或是 writely,analytics,最终都被整合入google框架,使用了google最强大的存储技术以保证服务稳定。google是专精几门独特 的技术,实在不足的,或确有特色的才靠收购来补充。很少会和自己的产品线冲突。这样的收购是有效率的,也是共赢的。一个服务被google收购,他的用户 往往很高兴,觉得终于能一直免费的用下去了。而flickr被yahoo收购的时候,由于账号问题,甚至引发了flickr用户的集体抗议。对比相当的鲜 明。

yahoo追求所谓的矩阵,其实不仅仅管理成本高,产品也不能融合,这种所谓矩阵靠的仍然是每个服务单独的品牌和用户群,这些用户群可能重叠,也可能不重叠。我用flickr的时候,很少想到yahoo。但是我用writely的时候一定会想到google。

说起来矩阵,不禁让我想到了搜狐。搜狐早期模仿yahoo的痕迹非常重,发展轨迹其实也接近,从搜索到门户到矩阵。搜狐也收购了大量产品,但是一样是零碎摆在那里,没整合。yahoo明白了,搜狐的未来如何呢?不知道。

“花生酱宣言”,让我想起了沈阳飞龙的“总裁的二十大失误”,此文一出,飞龙顿时士气大失,一落千丈,最后干脆就关门大吉了。想必老外的水土与国内不同,yahoo这文章一出,大家都挺高兴的。

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一个充满活力的yahoo?期待

2006年10月31日

不知不觉,到donews半年多了。这半年,做了不少事情。从稳定旧的系统,提高旧系统的负载能力,到开发新项目。一切进行的还都不错。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跟所有关心我和donews的朋友说,我要离开了。

这不关任何其他人的事情,这半年中,无论是我们的程序员们还是产品运营人员,所有人都给我的工作给予了最大的支持,这半年非常快乐。

不过,想做一些能帮到别人的,充满乐趣的事情,是我很久以来的梦想,因此我决定,在donews工作暂告一段落这个时机,离开donews,做我更想做的事情。

目前,我和tinyfool合伙成立了“银杏咨询”(业务刚刚开始,网站尚未建立,公司尚未注册…),我们主要做针对技术方面的咨询和顾问。简单的 说,假如你有个公司,但是没有足够好的技术人员,招聘不是一时的事情,就算雇了1,2个强人,人力成本也比较高,这时候你就比较需要我们的服务了。我们可 以从项目各时段切入,帮你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解决疑难问题。也算为中小企业解决一个实际的困难吧。相信这是一件足够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在这个行业多 年的经验可以帮到更多的人。

这是目前的情况,事情通报出来,大家也就不用猜了。感谢donews/千橡对我的照顾,感谢同事们和刘韧老大容忍我的任性和坏脾气。如〈易〉讲即济卦,卦象是水火相交,意思旧的完结的时候,正是尚未完成的新的开始,周而复始。

这也是我新的开始。

feedsky赞助,去杭州参加了2天的中文网志大会,于今天早晨回到北京。

如出发前所料,我们在去杭州的z9火车上就开始了小会。先是在车上找到了詹斌老师,sayonly邢孔育,然后又抓住了抓虾的徐易容,王歆谧,还有一见的林总。一个小小的软卧房间,挤了8个人,其中还包括了tinyfool这样的重量级人物,热闹程度可见一般。

到杭州之后,得知会议地点转移。可怜抓虾的同学们没人通知,来回扑了个空。会议其实是最不用多说的,和以往所有的这类会议一样,上面大会,下面小会。

我出发前想见到的人,除了车上就见到的朋友们之外,还有dbanoteszola,shizhao等等,都跟想想中的差距很大。这大概也是blogger的特点之一,现实腼腆,网上活跃。

开会的最有趣之处就是能见到很多有趣的家伙们。大家在一起聊聊天,这就是最好玩的事情。要知道,詹斌,sayonly等等虽然和我们一样也在北京,但是我确实是在这次会上才第一次见到。:)

据说明年会议将在北京召开。今年没来得及聊的朋友们,明年再见了。如果真的再北京开,我提前报名做义工。

2006年10月24日

22222

222

111111

随着地铁里面遍布出现了用二维条码给超女投票的广告牌,估计二维条码已经不是一个让人陌生的概念了。

二维条码从名字上看起来,似乎就是普通条码的升级版本,其实原理完全不同。二维条码的目的是在一块有限的面积内,容纳尽量多的信息,同时又要可以快速的被解码。这里面就涉及到了编码和压缩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处理起来比一维条码的技术难度大的多。

为什么要发明二维条码呢?据说最早是汽车配件供应商发明的。一个配件上有很多信息,一维的条码容纳不了那么多东西(平时在超市购物的时候,扫描的是1维条码,但是后面有个数据库负责查询,因此条码本身并不容纳更多信息),于是就造出来了这种二维条码。

知道了这个前提,再来看地铁上这个投票应用,就觉得可笑了。投票只是投一个号码,这个用1维条码也没问题。其实,发送xxx到xxx反而是最简单快捷的方式。所以说,这个投票应用是属于“拉郎配”的--本来用不着他,但是偏要用。搞的大家都很麻烦。

二维条码也有很多种,彩色的,样式漂亮的,不一而足。目前移动推的这个(其实应该是跟移动合作的银河传媒)大概是最难看的一种。
由此种种,令人感叹,垄断之名下,如果能有好东西用,才奇怪呢。想像力都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同样的,短信,wap,无非不是如此,一个好端端的应用,借助垄断帮助了一帮家伙快速敛财,然后行业烂了,人撤了。

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