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29日

王老师坚持用博客这个称谓,原因是因为这个称谓约定俗成。这个说法,我不同意。
博客这个称谓,到底是不是约定俗成呢?简单做个测试吧。

google,中文,搜索 "博客"
结果:7,640,000 条
google,中文,搜索 "blog"
结果:4,630,000 条
这样看来确实比较多。但且慢,俺记得有一个活动,叫做“我不是博客”,很多人都放了这个图标和文字(我也放了。)

再看看。
google,中文,搜索 "我不是博客"
结果:3,750,000 条

7,640,000 – 3,750,000 与 4,630,000 比较。结果?

再加上还有像我的blog公告这样的写法:用“我讨厌博客”之类的并非明确用“不是”来表示反对的词条的…虽然俺这个测试极其不精确,但足以说明这东西目前还到不了约定俗成这一说吧?

何况,博客是一个名词,动词,指代人,指代物不分的词,而blog只是明确指blog,进行这种搜索统计的时候,咱没办法把作为blog作者(blogger)的博客和发表的文字(blog)的博客分开统计,所以说,如果公平起见,还应该搜索一下中文世界的"blogger"词条数量,然后和blog的数量相加才合理。也罢,这事情我就不做了,斤斤计较没意思。

另外,对岸人民还叫做部落格呢。香港人民似乎也不叫博客。出于祖国统一大计,咱也不能把他们忘了吧。

当然,还有世界上3/4受压迫的人民,还不知道博客为何物…blog四个字母大概还能勉强被读出来,所以说…约定俗成?大概还颇值得商榷。

综上,恳请王老师顺应潮流,尊重历史,以事实为依据,以数字为准绳,用blog替换博客,用blogger替换博客,至少您也得博客(blog) & 博客(blogger)吧?



2005年09月27日

前一段时间,我们小区的邻居们打算做点好事,给广西某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捐一批书和衣物。

几个热心的邻居去联系对方,应该是联系的县政府和教育局。这应该是通过网络完成的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小区邻居很多,基本都是通过业主论坛联系的,对方的情况也是在网上看到旅游者讲述的才知道)

今天,早晨,我上班的时候碰到了负责联系的一个邻居,问情况如何。哥们告诉我,对方政府吞吞吐吐的表示:"捐书和物品怕未必适应学生们的需要,你们能不能捐点钱?"

从一开始,我就担心会不会被人侵吞,会不会对方负责人收到物品会卖给学生。没想到做得比我想象的最糟糕的结果还下做,还要赤裸裸——幸好,他们还是吞吞吐吐的说,如果是理直气壮的说,我真想把他们供起来天天烧香。看来这种事情以后万万做不得了,不仅是做不得,而是想都不要想。

正巧,刚刚看到了“多背一公斤”,这个办法不错,应该能避免以上的问题吧。但是,想必也会有新的问题,带去的这点点东西,送给谁呢?会不会分配不均?会不会在志愿者离开之后,某些当权者强取豪夺,甚至找收到捐赠的人收费或税?谁知道呢。请千万别怪我思想阴暗,前面我们的遭遇足能说明了最荒谬的事情早就被他们做出来了。虽然还有疑问,不过这大概也是目前进行捐助的最好办法了。只能相信“自己”(泛指),其他的都不能相信。

2005年09月25日

T先生说:翻译了一个文档,但是发现跟我目前的工作很相似,不想让竞争对手知道。
我说:那就不要发布了吧。
T先生说:我决定,把里面关键地方故意写错一些,然后发布。

[评:难道网上文档中的错误都是这么出现的?]

T先生问:为什么我往google投了简历,但还没有给我回复?
我说:这种事情,就当买了张彩票好了。
T先生:我买了张彩票,为什么还没中奖?

2005年09月24日

你不能不承认,王垠是个天才。如果不承认,那么请去看看<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这本著作,中国能看懂的人恐怕不多。

王垠看得懂。对于他来说,仅仅看得懂似乎不能说明问题,他还在里面找到了错误,不是一个,而是二个。顺利地得到了Knuth的两张支票。(这是一个著名的悬赏,每个勘误,Knuth愿意付出2.56$)

王垠写了很多文字,大半都是GNU的中文介绍和手册。带着他闯入我们视野的,或许应该是TeX与LaTeX。尽管他本人对于用这种方法出名有点哭笑不得,但这确实是中文世界中最好的TeX介绍文档。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个喜欢滑板的,一心想成为计算机科学家(并非程序员)的小伙子很快乐。今天才知道,原来他有这么多的委屈。

今天,清华吸引了我的目光,但并不是因为李敖,而是因为王垠。

中国似乎没有天才产生的土壤,过去曾经有,但现在没有了,以后或许会有,但是到什么时候才会有,恐怕没人知道。这一年中,陈丹青抱怨过,贺卫方抱怨过。学生们一般不抱怨,忍着,拿到了学历,就颠了。王垠少年心气,忍不得如此浪费生命,所以一怒而起。他的这个退学申请是值得一看的,看一个天才的工程师,科学家的内心,看他的痛苦与无奈。然而,我们能做得了什么呢?制度害人。

历来,天才的出现有2种途径,一帆风顺或是崎岖坎坷。相比之下,一帆风顺的人少。我希望王垠离开清华之后,能有机会到斯坦福或伯克利,这两个学校历来都是出大牛的地方。他有机会在计算机科学上留下厚重的一笔,外加他的传奇经历。去吧,哥们,到bill joy战斗过的地方去吧!

2年前,因为我卖掉的一套代码,某校某导师邀请我去读硕(也是本次李敖演讲的学校之一),不过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这多多少少有一点后悔和遗憾,今天,看了王垠的退学申请,我不再觉得遗憾了。保留创造性,比去混那个虚名有意思的多。

因为王垠,我对清华的学生多了点信心,他们还不像我想象得那么糟糕。然而,用一个因为清华糟糕而决意离开的人来证明清华不那么糟糕,这真像一种讽刺。小说并不荒谬,最荒谬的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

2005年09月22日

看到这篇blog有回复说:"这种升级方式多的去了,只是你头一回发现罢了。",颇为不以为然。既然认为多了去了,不妨举出点例子,我不以为然,就在这里先写出来我的观点吧。

在web应用大行其道的时候,讨论自动升级似乎有点搞笑,不过,google确实带来了一些新的意义,所以,还说要说说的。对于错误的观点,还是要批驳的。

首先,从讲历史开始。
自动升级,来源于unix的patch,也就是说,用某种脚本来打补丁,修正错误,增加功能等等。
第一个patch程序由Larry Wall所作(perl用户都应该知道这哥们吧),并发布于comp.sources.unix,当时还叫做mod.sources。那时候是1985年5月。

这个升级脚本可以在这里看到
在此之前,升级只能通过一个长的变态的文本文件进行,用户要拿着这个文件,先改这里,再改那里,然后改那里,搞不好就要出麻烦。升级脚本出现后,大大降低了这种全人工的工作难度,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越来越盛行,不过后面用perl写的脚本越来越少,用makefile搞的东西反而越来越多。通过internet升级这种方式,这就是始祖。

同时,随着windows的流行,另一种方式也出现了,这就是把升级过的文件打包,做成一个安装程序,供用户下载,安装(unix都是用代码编译,或使用脚本修改配置文件的升级方法,没必要提供编译好的程序,安装程序这个东西更是win的特色产品,这又是一个话题,将来再论。)

最先采用这种安装包升级方式的,是游戏。在那个年代,windows上面的程序是基本不升级的。升级的意思就是你需要花钱买一份新版本的。而游戏不一样,游戏经常要调整一些参数,所以只好提供升级包了。那个游戏最先采用的,似乎是不可考据了。总之是游戏用得最多就是了。随后,网络年代,网络游戏也开始用。

客观来说,提供自动升级的应用就很少,除去游戏,除去unix的常规patch工作,请问还能列出来多少个具有自动升级功能的程序?凤毛麟角。不管是开源的,不开源的,自由的,不自由的,大部分应用程序根本没有频繁升级的需要,自然也就用不着费这个事情。前面说过,对于他们,升级的意思就是又赚了一笔。

网络发展越来越快,终于,windows发现只靠每年固定发行那么1,2个sp包和powertool是不行了,网络升级也成为了日常工作,微软的升级方式从人工去选择win update,选择一堆升级的组件安装,到了现在会自动提示有多少组件需要升级,虽然前进了不少,但是,需要用户确认至少一次这个原则,决不会变。

gtalk的升级方式颇具有颠覆性,根本不告诉用户下载,根本不告诉用户升级。这样的做法,把gtalk和服务器彻底连在了一起。

对于gtalk的升级,形式上已经很像网站升级,那个网站会提示用户“本站即将升级,请您按确定进行下一步,或按取消暂时不升级”呢?gtalk是一个依赖于网络的程序,他更像是网站的扩展,而并非一个单独的客户端软件。除了gtalk,历数从1985年第一个patch脚本至今,还没有应用程序敢于做到不提示用户就进行下载和升级。哦,对不起,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说3721就是如此,可惜都是臭名昭著的。

2005年09月17日

在连续看了吕欣欣将近一周的“今天通宵”之后,今天终于收到了feedsky 2.0发布的短信。

赶快上去看。

第一个我想说的是:很好。

这个版本的feedsky很好,和上个版本区别巨大,如果说上个版本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工具(上次只不过是简单得rss地址烧录,确实可有可无),那么这次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工具了。

我最有兴趣的是群组功能。1年多以前,我和tiny都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写着blog,我们两个人关注的东西相似的时候比较多,也很希望能让来访的朋友能看到我们两个人的blog,但,我们都偏执的想让对方来自己的服务器,谁都不愿意搬家。后来tiny搞了一个页面,把几个朋友的blog一起聚合了上去。现在简单了,feedsky提供了这个群组的功能。

在这个功能的帮助下,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的媒体了。每个人都可以去挑选自己喜欢的内容,通过feedsky烧录在一起,然后提供一个新的地址供朋友订阅,这多好,本来互联网就是无界限的,何必要把大家限制在一个bsp呢?

第二个我想说的是:比较酷

评价一个东西好不好,我从keso那里学习到了“酷”这个词。feedsky这次的界面是很酷的,甚至首页都重新制作了。色彩,样式都挺舒服。ajax应用的也不错。如果说缺点,大概就是对firefox支持不好。不过欣欣答应了下周专门进行对firefox的优化,相信很快就能解决。

第三个我想说的是:抓紧,兄弟们

feedsky的进展不慢,不过,还要再快点,在完整点。距离上一个版本的feedsky,这段时间久了一点。如果不是关注feedsky的话,很有可能已经忘记了。当然,大的变动需要多点时间也正常。希望下次能迭代前进,小步快跑,一点点推出新功能,而不是让我们等这么久。

最后一点意见:希望群组功能可以开放给非feedsky用户,只不过不能加入,不能创建就好了,浏览还是需要的,适度的给予非会员足够的权限,这也是发展的必经之路。

2005年09月13日

去参加sun的会,总要担心主办方是否会赔钱。

同样的开发者大会,微软的teched优惠价格还要1118,而sun包含3日住宿的价格才只要548。sun在北京除了奥体中心,还有京广,中国大饭店,嘉里中心3个分会场,其间设了大巴来往,无论怎么算,java china的票价都是物超所值。去teched大半是去玩,java china还是有真东西的–“豪华讲师团”,不是吹的,真的是很豪华。

java china秉承了sun一贯的粗糙和混乱的传统。无论是csdn还是送来的入场券中,我都没搞清楚到底是在奥体南门,东门南侧,东门,或是其他地方入场–以上几处在不同的宣传资料上均有提及。最后我只好保守的到了东门,然后顺着一大堆宣传旗子一直走到了安慧桥附近的北门,老天,会场原来恰好在这个没有任何地方提到的北门。

领取资料继续着混乱,人多,工作人员少,幸好大家都领到了。入场,巨大的体育场,巨大的投影,几位重量级的java大佬登台亮像,这真得很hacker,很有趣,很技术,很java,很sun。这种主题演讲很有趣,似乎看很多国外的视频,国外的这种会议就是这样,可惜我在国内倒是第一次看到。

转眼到了午餐时间,奇怪,竟然是领餐,而不是用餐–凭餐券每人领取了一袋subway的汉堡和饮料,说实话,单论价格,这东西可比teched那个也就10块钱标准的自助餐含金量高得多。但是,中国人似乎不大习惯抓个汉堡边走边吃,反正我看到大家领到午餐都是一脸茫然–又是一个非常典型的sun的花钱受累不讨好行为。我倒是喜欢,三口两口吃完,坐大巴赶往中国大饭店分会场。

一路堵车自然不必说(我觉得想出来这个创意的人真该被fire,同样典型的花钱受累不讨好,难道不知道会堵车,会很麻烦?如果奥体中心地方不够,为何不把马路对面的国际会议中心包下来呢?),在堵车中花费了足有1个小时,总算艰难的到达了中国大饭店,入口排起了长龙,不,那不能叫做长龙,应该叫做方阵,几辆车的参会者全被堵在了门外,所有入场者都要接受安检。很多来自社区的参会者穿着橘红色的或白色的T恤,队形倒是颇为整齐,远看起来好像斯达巴克方阵。或许安检的原因是因为那个豪华讲师团?也有道理,teched会场假如被炸,估计ms的世界不会有什么损失,而java china如果被炸–前面说过,这个讲师团可是货真价实的豪华,恐怕java的进程起码要退后几年,不重视不行啊。

进入会场,在展厅转了一圈,令人吃惊的,令我差点精神错乱的看点终于出现了。微软竟然用全场最大的音量播送着MSDN的广告,同时发放大概是vs.net的光盘,填表领取者众。我有点怀疑我走错了会场,当然我知道微软是本次大会的合作伙伴,如此高调的行事,也正符合微软的风格。正如sun总是混乱一样。啊,有钱真好!

下午的讲座各有看点,几个分会场把java的各方面都涉及到了,可惜安排太紧凑,很难都听。匆匆选了几个有意思的走马观花了一下,总的感受是,sun变得开放,sun变得更重视中国。讲座很精彩–前面说过了,豪华讲师团,不是吹牛的。同时大会也有动手的项目“代码训练营”,我没去看。现场还在发放Solaris 10的光盘,但竟然只发给学生。重视学生的培养没错,不过也不要忽视了真正的用户啊。毕竟,一张光盘值不了几个钱,大家并不是贪便宜,只不过是觉得下载太慢了。果然,我听到旁边有人痛骂“教育网上下载速度足有5M,而外面我面下载的速度连15K都不到,竟然不发给我们,还发给学生!”

总之,java china是一次混乱、复杂、精彩的大会,这正如java世界的现状,混乱,令人无所适从,无所不包但入门难,但却随处都有精彩,四面都在闪光。无论如何,我爱java!

最后发现宣传资料中有一张sun工程院的招聘启事,没有职位,只列出了一堆技术,说我们急需以下技术人才,宣传语的重点是:在sun工程院,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一段经验。有点动心,过几天发个简历过去看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跟我一样,虽然我觉得成功的机会很小。:D



2005年09月12日



金山这个公司,我是很有感情的。这是中国我最尊重的一家通用软件公司,他们不懈的扛着民族大旗,直到自己差点活不下去。上次谈盗版的时候,我说了很多,不再赘述。

我始终认为金山走的路不大对劲,早期占了先机,却固执己见,不去看大形势,一昧追求自由知识产权,打民族牌,很快,微软伴随着盗版来了,第一回落完败。

中期微软并不强大,金山继续坚持早期的道路,花费巨资,搞出了“盘古”,依然是不看大形式,继续惨败。

后期微软足够强大了,金山跑去做政府采购。钱是赚了不少,不过估计自己也明白回春无术,及时转向娱乐,总算还活了下来。

今天,看到了金山带着新版的wps回来了。很令人高兴,这个wps除了名字,大概和历史已经毫无瓜葛,这只是一个更简单,更小,更快的office而已,但这恰好就是微软的薄弱环节。这把柳叶尖刀,能不能一刀入骨,划出一片新天地尚不可知,不过,这次金山走的道路总算是正确了。放掉了民族大旗,不再试图坚持自己标准,离开政府采购的泥潭,回归人民群众,培养用户习惯,其实这次的wps更像一款共享软件,或者说,有点像foxmail?别笑,我以为这才是对的。以垄断对付垄断,在已经成弱势的情况下,必无胜算,换条路线,走得巧妙,以无刃入有间,没准尚有一线生机。

这次,要祝福金山。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并不在乎金山是不是一家中国的软件公司,我在乎的只是有人做出来了一个能读/写doc文件,速度快,体积小,免费的软件,这是我已久的东西,相信这决不是我一个人的期盼。

送上朋友jack的名言与诸位共勉:“当你不强大的时候,你要按照规则去玩,因为你不是规则的制定者;当你变得强大的时候,你可以完善规则;只有当你变得非常强大的时候,你才能修改规则。完全按规则游戏的人永远也改不了规则。”

遥祝金山收复失地。

2005年09月09日

正如一派鼓吹web 2.0的家伙夜夜笙歌,另一派反对web 2.0的家伙也马不停蹄。

看了这篇,不禁令人哑然失笑。

2.0招谁了?

版本号的规则是这样的,1.0之后,如果有重大功能升级,那就叫做2.0。新浪blog 2.0发布,这个说法并无错误,如果看到一个2.0,就要当作web2.0来批评一番,这倒是有点麻烦。幸好此君已经不是学生了,否则数学考卷上看到一个2.0,还不当成政治试卷在旁边狠狠批评一番?

且莫说sina没有叫做web 2.0,就算看上去差不多了,也别盲目批评,不信,看这个:

上面明晃晃的web , 2.0 可惜人家不是这个意思。

中国人有对数字的偏执,就好比带有8的号码的热销和带有4的号码的冷落。2.0也是如此,鼓吹,或是反对,都很可笑,踏踏实实做点事情,给用户所需要的东西才是正途。一个个大好青年,别都去学方某人天天狂发宏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