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9日

keso一篇遇贼,大概又会引起一次新的"遇贼"blog病毒传播———其实主要是勾起很多回忆,大概也都想写写。

说说我的吧。

第一次遇贼,小学的时候。我家家教颇严,小时候没有零花钱。不过我那时候就玩计算机,偶尔写点小程序发表在计算机类的报纸上,赚个3,5块钱的稿费。这笔钱一般家里不收缴,归我随便用,某一次,拿了3块钱买了2本书,剩下6毛钱,回家的路上,丢了。没搞清怎么丢的。或许是掉了,或许是被偷。当时一心认为被人偷了,但现在想来谁会偷个小孩子的钱呢?何况还就这么一点点。不过这是第一次丢钱的经历,难受的不得了,翻来覆去睡不着,父母看出来我心里有事,一问再问,但是没敢说。最后还是睡着了,转天就忘了。小孩子就是好。

第二次,99年,北京站地铁。去我哥家,钱包里装了500块钱,这是上次来北京买书找一个哥们借的,这次要还。买的书是《管椎编》一套,还有点别的。(顺便说一句,《管椎编》买的划算,86年版,300块钱的样子。)买了车票,上了地铁。下了地铁,钱包没了。一样不知道怎么丢的。索性手机还在。打电话叫了我哥出来接我,后来翻译了两篇文章给了赛迪,赚了回来。身份证丢了比较郁闷,还有图书馆的借书证。那时候大二,户口在学校,学校在天津西青,所在地派出所距离学校25公里,还没车去。幸好和门口开网吧的一个兄弟关系颇好,他用摩托车带我去的。那次真是刺激,哥们是深圳那边的反黑特警出身,真叫飞车而去,我坐在后坐上,没敢睁眼——睁开也开不见东西,太快了。

第三次,02年8月,我座长途汽车去看icey,7个小时的大巴,上车之前,我把2000块钱放在衬衣口袋里,系好扣子,放在包里,两边用别的衣服压住,感觉万无一失。这样做的原因是不敢都带在身上,怕一次被偷就什么都没了,这2000块钱是准备的回北京的机票钱。到目的之后说先去买机票,打开包,钱没了。扣子仍然系着,衣服叠的仍然很好,包没破,但就是钱没了。这事情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我在车上也没睡觉,怎么会丢?谁下的手?怎么这么快?朋友说我遇到高人了,丢的不冤。

第四次,03年底,公共汽车上。这次丢的划算。前一天花钱比较多,只剩下了20块钱。而我家附近又没有取款机,想转天到公司附近取钱。转天早晨作公共汽车,买了2块钱票,到地方发现钱包没了。但这次,我简直想大笑,这个贼现在肯定比我还郁闷,钱包里面只有18块钱,多一分都没有。更好玩的是钱包里面有一张大额发票,面值54万人民币——刚刚拿到房子的全款发票。虽然是贷款的,不过54万和18块钱这个对比,那个贼不知道什么心情。

董璐的msnspace id 看来,似乎是82年的。这么多年,第一次丢东西,够幸运了。而且其实损失并不算大,着实不应该太伤心才对。刚才看到keso那个blog下面董璐的回复,包竟然在广安门找到,离我家不远,看来附近有高手出没,我得小心。虽然丢过这么多东西,但是从概率上说,并不代表丢东西的机会比没丢过的人小。

sohu blog大赛开始进入公众投票阶段 ,据说候选人竟然还有我。

最近大奖赛流行,sina,sohu纷纷不肯落后。上周在5g,一哥们兴高彩烈的讲其在sina大赛的作弊刷票技巧,不亦乐乎。今天看了看sohu的评选结果,恐怕作弊也大有人在。虽然keso不屑于拉票,更不屑于作弊,但科技类中,如果有人比keso得票高出来将近10倍,怕就是有点见不得人的问题了。

前些年,cnnic作网站排行榜,每到投票的日子,各大门户纷纷用尽手段拉票。送礼品的,送电影票的,都算不得新鲜,那一年,网易突然发飙,作了一次巨型的spam,给所有经过过他们服务器的email地址都发了一封拉票邮件。更有甚者,传说某门户雇人在大学花钱买选票。真可谓千奇百怪,各方神圣各显神威,煞是好看。这场闹剧,本来每年演一出,直到后来有人揭开了cnnic的画皮,才算谢幕。

互联网不知何时成了宣泄民意的投票平台,于是天天投票,月月大赛,那个网站要不放个“调查”,“投票”,恐怕都觉得对不起他那张脸。某年,一混在事业单位的哥们,时间多得发腻,正逢某网站正在搞校友录“校花校草爬行榜”,哥们就盯上了这个。那几天,我也正好不知为什么事情郁闷,不想工作,天天发呆,两个人一拍即合,开始恶搞,于是,我写程序他找人,我们一起刷选票──不刷自己的,刷别人的。那个网站显然也发现了有人恶搞,忙着修改程序,于是我也跟着改,到看看是你防的好,还是我玩得精。显然我更胜一筹,我们成功的把一个候选人刷到了三甲,这个候选人显然是某个恶搞的哥们建立的,因为他的头像是一只乌龟,还挥动着前爪。这只乌龟在三甲之内至少停留了10个小时以上,我们两个人打着电话看着屏幕笑得直不起腰。那段时候,排行榜简直就是我们写的,想让谁排到前面,谁就立刻到了前面。最终,这个游戏以我们玩腻了告终。

说回眼前这次评选,不知道有个什么作用。以keso的5000多订阅量,如果keso榜上无名,这简直是最大的讽刺。真可谓,大赛大赛,惊起闲人无数(可怜了李清照的词被我歪改)。keso这样的忙人,那里有时间拉票,作弊呢?

2005年10月28日

上次硬盘损坏的阴影还没全部退去,昨天晚上,伴随着一阵嘎嘎声,又一块硬盘挂掉了。

这次我很平静,心里没沉,也没慌,反正我早就做好准备了。就是可惜我好不容易调理好的那些配置文件了。

开机,找不到硬盘。一声长叹。告诉了几个朋友,有人问我决定去买彩票还是请大家吃饭。我说大概都要做。

过了几个小时,碰运气又开了一次,这次找到硬盘了。然后报告一个分区无法mount,文件系统未知。fsck检查硬盘,有坏道,做了一堆标记,删掉了一堆文件,能用了。

赶快联网,从另一台机器上用ssh登陆,把配置文件都拿下来了,然后又贪心的把所有编译过的port都备份了下来。

重起一次,又找不到硬盘了。

想起来donews上总有人说dell笔记本硬盘损坏的事情,而且一坏就是连续坏。大概是换的硬盘来路有问题,不知道是次品还是翻修货,反正就是越换越不结实。

这件事情是无法证实的,假如是真的,想必应该是控制成本的方法,能省则省,用户不出问题,省得多一点,很快出问题,最多再换一块,无所谓。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无论怎么算都是划算得,除了他们没有考虑用户的数据怎么办。

由于是企业用户,而且都购买了全保,始终觉得dell还是过得去的——客服虽然不好,但也不至于太差,配件损坏,换的也痛快(我单位有一台完全摔烂的笔记本所有损坏部件都换了),这次我这样的情况可有点尴尬,他们确实会给换,但是,我总不能天天提心吊胆吧,难道我要准备一个在线备份的软件,把我的任何更改都直接备份了?

dell很聪明,他们不怕得罪我们,我们只是使用者,无权决定购买,所以我们印象如何是无所谓的,只要说话算数的人满意就够了。

我很想知道,在世界上其他地区的dell,是不是也这么容易损坏,是不是也一坏再坏。

我的朋友刘涛说:“我觉得dell就是一个冷漠的洋人。”


ps:我认为选择bsd是很正确的,这次能够暂时认出硬盘的时候,我加载了最小的内核,尽量不去读取硬盘数据,然后按照从最重要到不重要的顺序依次备份文件。如果是windows,恐怕根本不可能启动起来——他启动的时候需要读取硬盘的次数太多了。

2005年10月26日

昨天,一个朋友问我,myIM停止了公司运作,还有什么东西能支持QQ的协议。我说没有。他说,看来只好不用了。

前几天王老师用一贯的玩世不恭语气,撰文支持腾迅不开放QQ协议

再久一点,用户自行开发的linux版本的qq被腾迅用法律手段中止开发,qq from gaim插件被腾迅用法律手段中止开发,luma qq停止开发似乎也与腾迅有关。

放开一点,会死人吗?

我从来没有想损害腾迅的利益,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包括腾迅本身)对于开放协议这个事情如临大敌。某些资源的垄断,确实可以带来巨额利润,但首先要保证真正可以作到垄断。比如说石油,比如说电力,比如说风景区。凭QQ,能作到吗?我不相信。

unix用户没有QQ用,于是就有了前面说的那些版本。事实上这是用户在帮助腾迅完善产品线,花费自己业余时间来开发这些程序,恐怕也没有谁想伤害腾迅的利益,何必赶尽杀绝。

gaim是一个支持多协议的IM工具,他同时支持支持jabber,msn,yahoo,icq等等很多种协议,除了jabber是开放协议,别的都是专有协议,但是这么多家公司,没有一家跳起来起诉gaim开发组。如果说腾迅弱小,要保护自己的利益,那么gaim支持的“gadu-gadu”恐怕更弱小。”gadu-gadu”,别说用,我问了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腾迅比他们强大的多了吧?

当然,各自有志,有的公司不在乎,有的公司在乎。腾迅就在乎,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是,在乎的结果真的对腾迅有好处吗?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段陈年旧事────王安公司的兴衰。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王安这位曾经被称为电脑大王的人。王安是华人,25岁移民美国,随后经商,到85年的时候,王安在福布斯的财富排行榜上名列第8。王安公司已经成为巨人的时候,苹果计算机公司刚刚创业,IBM和HP才刚刚开始他们的个人计算机征程,微软尚未出现。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1990年的时候,王安帝国轰然崩塌,申请了破产保护,1998年,公司被收购,一代传奇就此落幕。究其原因,在PC大潮涌来的时候,王安试图以更好的技术和不兼容的方式来对战IBM,最终落败。如果王安肯兼容IBM,或许不能一家独大,但想必不应该逊于HP,至少不应该差与DELL吧。同样的故事,一次又一次的发生着,发生在苹果计算机身上,发生在IBM身上,发生在SCO身上……

陈年旧事令人唏嘘,身边的例子也不鲜见。前些年,移动和联通不肯互连互通,尤其是短信,麻烦得很。于是,我不停的劝周围的人,别用联通了,跟你联系费劲,换移动吧。慢慢的,他们一个个转向了移动阵营。当一个圈子移动用户远远多于联通用户的时候,就不再是劝的问题了,联通用户直接被歧视了。终于,我周围这个圈子中,联通用户基本完全被转化了。某一天,互连互通的消息传来,联通用户腰板终于挺直了。也开始有一些移动用户被便宜的话费吸引,换回了联通。这时候,没人再去劝他们了。反正互连互通,联系没有障碍,不影响我们的生活,谁管你用什么?

不管王老师承认不承认,msn我是不可能丢弃的,很多公司都用msn作为标准的联系方法,无论怎样讽刺,这就是现实。反正我没听过公司必须用QQ的联系的。因此迫不得已,我可以丢掉QQ,虽然我的号码是6位的。比如说现在,既然腾迅不允许用户开发的linux版本存在,那我只能抛弃QQ了,虽然有几个群还不错。

事实上,谁会愿意用非官方的客户端,还不是迫不得已吗?你见过机器能装msn而非要用gaim的人吗?恐怕是凤毛麟脚,偶尔有人想尝尝鲜,我都会提醒他们,gzim非常不好用,我是迫不得已的。微软很清楚,无论怎么样,gaim不可能竞争过msn,允许gaim连接msn,得到的那些用户就是白赚的────他们大多是没办法用msn的。当然,微软也没有公开说过开放msn协议,这就是微软的聪明之处了,适度的开放,不仅于自己无害,还能顺便打击竞争对手。google更不用说,人家用的本来就是开放的jabber协议────根本就是来搅局的。

我用gaim连接了msn和gtalk,这让我很高兴。QQ不能连接,这让我很不高兴。因此,我告诉我QQ上的好友,哥们几个,对不起了,不是我跟你们过不去,是腾迅不拿咱当回事,几位有事找我,请上gtalk。还好,因为QQ的娱乐特色,没有什么只用QQ的人需要我必须联系他们,反而他们倒是有些事情非要联系我不可。因此,世界上少了一个QQ用户,多了n个gtalk用户。而且据我所知,这样的故事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仍在一次次的重复发生着。

2005年10月22日

昨天在donews的5G,不知怎么的就从IPTV和数字电视扯到了3G[注意,这个3G和5G并无任何关联]。我觉得这是两个八杆子打不上的问题,除了为了市场公关的需要硬扯到一起。

现在说到3G,总要拉上手机视频,难道全世界花费巨资改造了基础的网络,就为了手机视频,就为了让无聊的人在地铁上或是出租车看电影?这也太奢侈了点吧。也太把这些无聊的主儿当回事了吧。

在宽带入户普及之前,大概是96年吧,央视有一期对话节目,一帮IT精英讨论宽带入户之后有什么应用,所有人全都是皱着眉毛说,那时候上网就快了,下载就容易了,网上有无数免费的软件之类。(当时下载基本特指软件,没有人想到下载视频)。现在,大家都不愁宽带上面跑什么了吧?skype,emule,podcast之类的这种应用,当时大概做梦也想不到。

3G也是一样的问题。手机视频这种事情,2.5G足够了,现在的CDMA95足够满足无聊人士的爱好了。3G不是玩这个的,我心目中的3G,不可能离开IPV6单飞,3G为皮,IPV6为骨。我们需要的是基础设施,新一代的基础设施将引发新的应用,至于到底是什么,现在说不出来────蒸汽机时代的人们,怎么能想想到信息时代的美好?他们能想出来的大概只有让火车跑得更快点。现在能说出来的,都是形而上学的用静止的眼光看到的,他们都不是真正负担3G的应用。只不过大批的设备制造商,内容制作商,骗投资人士都急需一个理由罢了。如果真的信了这一套,抱歉,您骗人骗得把自己也骗傻了。

有一点我敢说。当你的手机能够和家里的冰箱交换数据的时候,一定会有更多好玩的事情发生。想象力没有尽头。

顺便说说这几天大家争论的,BSP是否应该有首页的问题。当blogger只有10W的时候,那么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内容,丰富一下原有的频道,就是商业模式了。当到达100W的时候,BSP就是商业模式了。当到达1000W的时候,BSP会不会成为曾经的IDC那样的专业中心?当到达10000W的时候,能发生什么呢?

2005年10月20日

这个页面列出了最早被注册的100个域名。

翻看这个表,大部分都是现在可以称之为伟大的公司,他们创造了计算机和互联网。他们是互联网的缔造者,也是最早的用户。

这100个域名差不多都是公司名字的全称或缩写,这也符合最早的互联网用途──交流和展示。

或许他们当时并没有想到未来域名也会成为一种珍稀品,甚至成就了无数域名商人。

HI-TECH创造了IT,IT创造了互联网,最终,创造者都会逐渐没落,直到下一轮的热潮到来。

可以看出,行业的发展是几个方面互通作用的结果:1 产商 2 研究院 3 用户的认知程度 4 厂商的认知程度。

web2.0应运而生,并非偶然。ajax这样的冷饭,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现在被炒热,怕也是不那么偶然的。

2005年10月15日

自从换了bsd作为主要工作环境,我就发现了Opera的好用。体积很小,速度很快,而且支持unix风格的快捷键,用起来非常舒服。相比之下,firefox占用的资源就太多了,慢慢用的少了起来。海豚微笑的背后也有类似的感受。

知道Opera很多年了,但是我从来也没有很好的用过,始终是firefox的拥趸。究其原因,我始终觉得Opera除了体积小,就没有太多的优点了,尤其是功能方面,欠缺得很。firefox中webdevelop,adblock之类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功能,没有他们的辅助,太难受了。

Opera的CEO曾经说过,如果我们早一点免费,恐怕就没有firefox的火暴了(原文找不到了,大意如此)。而事实上,Opera欠缺的并不是免费,而是开放。直到今天,Opera已经完全免费了,但仍然没有开放任何接口。这很糟,所有功能都等待开发组去完成,这简直不可想象。开发组最重要的功能,应该是作好核心工作,提供好的开发平台,剩下的工作,就交给用户们吧。

Keso也表示过,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贴心的插件,他大概很难忍受firefox的内存占用和崩溃的bug。可见,firefox并非靠免费/安全/快速之类的特点来吸引用户,最重要的仍然是功能,而他的功能就来源于开放。

很长时间内,Opera的用户都来源于Unix,那时候只有Mozilla用,Opera的速度确实是一大卖点──不到非常迫切,谁会去花钱买个浏览器用?Unix用户,大多是工程师,他们会很愿意去作开发,增加功能,只要你给他们这个机会。

同样的事情,让我想到了过去unix下面的无线网卡驱动。Intel网卡的资料很容易获取,他们的驱动很容易被开源社区开发了出来,但使用台湾的芯片的无线网卡则迟迟不能被支持。据作相关工作的程序员说,台湾厂商小家子气,说什么也不肯透露芯片的情况,没办法为他们写程序。一度开源相关的mail list中,提到这个问题,总是骂声一片。没办法,大家只好不选择他们的产品了。

封闭,最终封死的一定是自己。当然,开放是要有计划,有步骤的进行。作为企业,要明白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那里,哪些东西是绝对不能放弃的,哪些东西是可以借助社区的力量完成的。但,无论如何,如果坚决不开放,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恐怕会生存得很累。

2005年10月14日



笔记本的硬盘坏了之后,心有不甘,后来想想,干脆利用这个机会,换一次操作系统吧。
(以前怪癖中说过,我最不喜欢升级软件,当然也不喜欢重装系统。)



说作就作。以往曾经有一次,被BSD的中文问题搞的晕头转向,这次有点怕,虽然我不在乎系统是否中文,但是处理中文的能力还是必不可少的,否则我怎么写blog,怎么跟别人聊天?



linux在这方面处理的好点,毕竟用的人多,发行版也多。逐个比较了一番,初步选定了Debian,但是我周围没人用过这个版本。怎么办?我想起来我订阅的blog中,有一个叫做“海豚微笑的背后”的blogger用的是debian,于是,我决定写一封邮件,问问他的感受。邮件发出,以前从来没有过交往,这次我就很冒昧的问了一堆问题。这哥们是个好人,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他的回信,不仅回答了我的问题,而且还给我推荐了几个不错的站点。嗯,有了这个保证,我顿时信心满满。下载了net-install cd img,刻了光盘,就等转天新硬盘到手了。



次日中午,dell的工程师来换了新的硬盘。我的linux之旅开始了。

安装非常顺利,debian的安装程序非常好,甚至我认为比win 2000的安装程序还要强大,该配置的东西都配置好了,我觉得对于普通的家庭用户,应该也足可以操作自如了───事实上,所有配置都可以自动完成,顺畅得很。



如果愿意使用经典的gnome的话,应该就可以很顺利的装上,正常使用了。偏偏我不喜欢gnome,太大了。我不需要一套什么都有的工具,我只是需要一个能运行图形程序的平台而已──否则,我需要用的firefox什么的怎么办?因此,我决定自己安装一个非常简单的icewm。



这时候就出问题了。我先试图从网络上安装一个字体包,不幸出错,报告找不到这个包,但从此以后,无论用apt_get安装什么东西,都无法进行,不找到这个包,誓死不继续。我用了很多办法想解决这个问题,可惜都不管用。google搜索,只有新闻组里面找到有2个相关的文章,可也都没提出解决的办法。(转天海豚告诉了我,是因为我没有在source.list里面加入那个站点)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21:00了。



转天我怎么也要用这台机器。这么没头没脑的折腾下去,恐怕不妙。要不干脆换BSD?那个我还熟悉点。最终决定,就这么作了。debian的中文问题解决的不错,于是我找到了相关的配置文件,都看了一遍,大概明白了应该怎么作。想来应该差不多吧。不怕,装了看看。



家里有FreeBSD 5.3 release的光盘,拿出来,开始装。一路顺利。其实FreeBSD的安装程序也很好,但充满了太多的隐喻和吓人的名词,这个无论如何也比不上debian的。



装好之后,按照刚才学到的配置方法配置了一下,果然中文问题顺利解决了。

后面就都很顺利了,安装各种应用程序,重新编译内核。最终终于搭出来了一套我需要的工作环境。

安装的时候,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地方,应该注意,记录在此,希望能给其他朋友一些帮助。



1 gtk的中文问题是最烦人的。解决方法很简单,make -DWITH_GTK2 install
这样可以把gtk的程序用gtk2来编译,虽然会多安装很多gtk2的东西,但是gtk2以后肯定也是少不了要装的。
安装好之后,就可以在home目录或~中用.gtkrc-2.0来配置gtk的字体问题了。



2 vim的中文问题,可以在~/.vimrc中配置,加上set encoding=cp936即可



3 其实,台湾的statue有一份chinese how-to 文档,如果真正用心看懂了,基本就不会被中文问题困扰了。我过去虽然读过,但是因为急功近利,没有好好读,结果搞出来那么多问题。
地址在此:http://freebsd.sinica.edu.tw/~statue/zh-tut/index.html



4 发现一个叫做ion的桌面管理器,http://iki.fi/tuomov/ion/,有兴趣的话不妨试试,我现在没那么多时间,恐怕难以深入,不过还是装了,准备闲暇时候抽时间玩一玩。



附:我的一些配置文件


~/.gtkrc-2.0

——————

style "gtk-default-zh-cn" {
font_name = "Sans 12"
}
class "GtkWidget" style "gtk-default-zh-cn"

~/.vimrc

——————

" Maintainer:   Bram Moolenaar <Bram@vim.org>
" Last change: 2002 Sep 19
"
" To use it, copy it to
" for Unix and OS/2: ~/.vimrc
" for Amiga: s:.vimrc
" for MS-DOS and Win32: $VIM\_vimrc
" for OpenVMS: sys$login:.vimrc
"colorscheme desert
set encoding=cp936
set guifont=SimSun\ 12
set shiftwidth=4
set tabstop=4
set expandtab
if has("multi_byte")
set encoding=utf-8
setglobal fileencoding=utf-8
set fileencoding=gb2312
set bomb
set termencoding=gb2312
set fileencodings=ucs-bom,gb2312,utf-8,latin1
" set guifont=-misc-fixed-medium-r-normal-*-18-120-100-100-c-90-iso10646-1
" set guifontwide=-misc-fixed-medium-r-normal-*-18-120-100-100-c-180-iso10646-1
else
echoerr "Sorry, this version of (g)vim was not compiled with multi_byte"
endif
" When started as "evim", evim.vim will already have done these settings.
if v:progname =~? "evim"
finish
endif

" Use Vim settings, rather then Vi settings (much better!).
" This must be first, because it changes other options as a side effect.
set nocompatible

" allow backspacing over everything in insert mode
set backspace=indent,eol,start

if has("vms")
set nobackup " do not keep a backup file, use versions instead
else
set backup " keep a backup file
set backupdir=/usr/local/vibackup
endif
set history=50 " keep 50 lines of command line history
set ruler " show the cursor position all the time
set showcmd " display incomplete commands
set incsearch " do incremental searching

" For Win32 GUI: remove 't' flag from 'guioptions': no tearoff menu entries
" let &guioptions = substitute(&guioptions, "t", "", "g")

" Don't use Ex mode, use Q for formatting
map Q gq

" This is an alternative that also works in block mode, but the deleted
" text is lost and it only works for putting the current register.
"vnoremap p "_dp

" Switch syntax highlighting on, when the terminal has colors
" Also switch on highlighting the last used search pattern.
if &t_Co > 2 || has("gui_running")
syntax on
set hlsearch
endif

" Only do this part when compiled with support for autocommands.
if has("autocmd")

" Enable file type detection.
" Use the default filetype settings, so that mail gets 'tw' set to 72,
" 'cindent' is on in C files, etc.
" Also load indent files, to automatically do language-dependent indenting.
filetype plugin indent on

" Put these in an autocmd group, so that we can delete them easily.
augroup vimrcEx
au!

" For all text files set 'textwidth' to 78 characters.
autocmd FileType text setlocal textwidth=78

" When editing a file, always jump to the last known cursor position.
" Don't do it when the position is invalid or when inside an event handler
" (happens when dropping a file on gvim).
autocmd BufReadPost *
\ if line("'\"") > 0 && line("'\"") <= line("$") |
\ exe "normal g`\"" |
\ endif

augroup END

else

set autoindent " always set autoindenting on

endif " has("autocmd")

~/.fonts.conf

——————

<?xml version="1.0"?>
<!DOCTYPE fontconfig SYSTEM "fonts.dtd">
<fontconfig>
<dir>/usr/X11R6/lib/X11/fonts</dir>
<!-- Default fonts -->
<match target="font">
<test name="pixelsize" compare="less_eq">
<double>14</double>
</test>
<edit name="antialias" mode="assign">
<bool>false</bool>
</edit>
</match>
<match target="font">
<test name="size" compare="less_eq">
<double>14</double>
</test>
<edit name="antialias" mode="assign">
<bool>false</bool>
</edit>
</match>
</fontconfig>


2005年10月09日

来自于ibm的developerworks
http://www-128.ibm.com/developerworks/library/j-ajax1/#listing1

很不错的一篇ajax入门文章,概念清楚,代码完善。里面有一张时序图,如果看懂了,那么也就算掌握了。

创作共用”,是blogger们通常使用的一种授权法律文本,这是很严肃的,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或是赶时髦的。但偏有人不当回事。于是,zola怒了

zola这篇blog,和猛禽这篇blog,配合起来看,正合适。

一开始,我是对博粹颇有些好感的,雄杰是个才子,中文blog调查也是很有意义的,作为blogger,一个人很难知道行业全景,有人愿意搞调查,做研究工作,这很好。不过,后面博粹的走向就不那么好了,开始是在每日焦点中有意识的推荐一些“擦边球”的文字,然后就干脆用iframe把人家的页面装进来了。

sohu虽可气,大概还算玩票,现在竟然出来一个chinabbs专门以此为业了。而王翌这个回复,则颇有点“古川先生第二的味道”,自己一相情愿的觉得恩惠了别人,还恰到好处的教训了zola一番,幸好猛禽立刻提供了一个反例。说实话,在此之前,我觉得最下做的就是博客网,现在发现,没有最下做这么一说,只有更下做。

前面说了,“创作共用”是一个很严肃的法律文本,但凡加入了创作共用的,都不会“他们都高兴得很”,这根本不用问,态度早就很明确了,拜托偷人家东西的时候,注意点。既然偷了,承认一下也罢,还要拿着不是当理说。如果此言不亏心的话,那大概就是人品问题了。谁都喜欢流量增加,但这样的所谓“增加流量“,对不起,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查了一番,chinabbs还没有引用过我的blog,还好。或许我的东西进不了人家法眼,但愿以后仍然如此。我再次明确警告,如果引用我的blog,你绝不会收到律师函,我会直接请公证员来对该页面做事实公证存档,然后你就可以等传票了。决不开玩笑。

ps:看了看chinabbs那个框架,未免太简单了,大可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搞个爬虫,把它的页面抓下来,然后只取里面的连接,瞬间就复制出来一个新的chinabbs,还能顺便让他们的编辑白白打工。嗯,要么干脆同时抓chinabbs和奇琥,搞个新站点,就叫做奇B吧。

有人有兴趣吗?我愿意义务提供技术支持。既然垃圾横行,咱就把它扔进垃圾堆里面,那才是他们该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