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作《计算机绝不神秘,搜索引擎更是如此》续,亦有感,歪评《从“信息化”的英译说起

我有一个表妹,学习不大好。尤其不喜欢物理和化学,据说是学不进去。
去年,难得我有几天时间,和天津和父母一起住了几天,听说了这个事情,偏不信这个邪,当即打算去给她补课。

用了一下午,讲了半本物理书,作了2套练习。其中我用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别听他们胡说,这东西很简单,其实就是……”。当时临近考试,2个月之后,捷报传来,期末考了个80多分,虽不算好,比以往可是巨大进步。更有意义的是从此她不讨厌物理了,知道如何去考虑问题了。

想起来这件事,是因为看到了快乐两点在讨论信息化。以我的亲身经历来看,大多数所谓信息化都是越信息越不化,原因–很简单……有人不想让别人明白。

不想让别人明白的人四处都是,宏大叙事的,用高深的词语,神秘兮兮的,包括说“计算机是很精密的仪器”,都能算在此类。直接的结果是,他们确实保住了饭碗,间接的结果是,被忽悠住的人这辈子怕是不敢碰计算机了。其实,有什么难的?

列举事例:

其一 某楼控制系统,施工方颇能吹牛,自己的系统搞不好,总是怪罪别人或是病毒。最后,甲方终于受不了了,把那台显示全楼安防控制点的计算机彻底锁了起来,只留下了一个显示器露在外面。这下子果然安全了,再也没出毛病。几个月之后,那台显示器色彩已经不能还原了,屏幕上那些点都深深的印在了上面,想必是在也不能恢复原状了。原因?因为所有东西都锁起来了,自然包括鼠标键盘,那么也就不能设置屏幕保护也不能设置节能保护,设置了就没办法还原。从知道屏幕保护那天,就知道是长时间静止的图像会损坏显示器,第一次见到实例。虽然一台显示器算不了什么,但是……那东西应该这么娇贵的连晃晃鼠标都不行吗?

其二 某企业信息化,负责人讲的天花乱坠,下面的人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很快他发现信息化之后自己比原来更忙了。因为…随便什么事情,大家一定要找他来帮忙作。于是他问:您需要的这个文件,自己打印就可以啊。回答:那东西太高深,我怕弄坏了,您是专家,您来吧。 –一脸真诚的。我大笑:故弄玄虚,害人害己。


结论:我坚信大道至简,如果不简,不是没真正搞明白,就是被别人忽悠了。尤其要留神那些搞市场的,他们自己大概都不懂,更不要说让别人懂,大多数时候,他们惦记的只是你口袋里的黄白之物。


7条评论

  1. 呵呵,这两个案例真够有趣的。

    王少的评论亦属高见。就像我有时候说,别骂政府,因为你这样的百姓才有这样的政府。

  2. 嗯,快乐两点说的对,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不过反过来也成立,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民众。真是一个鸡生蛋和蛋生鸡的问题。

    其实看了快乐两天天天论IT价值,我倒是比较感兴趣,有没有可能改变,将来会不会改变?

  3. 我也举个例子吧。在学校要查各种各样的文献,用诸如sciecedirect或者el sevier的数据库,上面的搜索界面麻烦的不得了,又是关键词又是作者什么的;国内的搜索界面更不堪,图书馆搜书的界面,非要用“主题词”什么的说明语。其实搜索本一件很简单的事,像Google一样,一个搜索框就可以搞定一切了,实际上人却把它们非要弄得复杂异常不可。说白了,就是写软件的人没搞清楚用户需求;客户自己是不懂应该有什么需求的,可软件开发者又不做好需求分析,结果写出来的东西客户叫苦、市场人员叫苦、开发商叫苦,这又何必呢…

  4. 有时候想,之所以有忽悠,是因为有忽悠的心理诉求。也别太高看了受众。

  5. 你教了你表妹学习和思考的方法及自信,这是咱中国教育的致命伤。

  6. 互联网这圈里,好象是谁邪门谁有出头啊

  7. 受过不充分教育的人的傲慢,就是夸夸其谈,佯装具有我们所不具有的智慧。

    它的诀窍是:同义反复和琐屑之事再加上自相矛盾的胡言。另一个诀窃是:写下一些几乎无法理解的夸大的言词,不时添加一些琐屑之事。

    大多数哲学系(尤其社会学系)的智力标准都流于浮夸,并纵容虚假的知识,而这些人似乎都极渊博。

    –Karl Popper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