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23日

下午,去中国大饭店看搜狐的世界杯秀

sohu这次够大手笔,不仅搞到了2008的奥运赞助,还搞到了独家视频直播2006的世界杯。奇怪,本应看到sina做点什么,但是似乎今年就是sohu的独角戏。难道是sina内部斗争斗糊了?今年听到的sina的新闻都是负面的,而sohu的新闻都是正面的。

和同去的几个blogger讨论了一下,视频直播和转播世界杯对谁最有用,基本达成共识就是学生和转天要上班的。对于学生来说,一帮学生去找一个酒吧一起看球很难,但学校附近的网吧可是大把的。相信能让球迷的学生们过把瘾了。在网吧看一宿,总比偷电在宿舍看好。上班的就不说了,会上听到有人私下议论说,想问问张朝阳是否允许员工转天在上班时间看球。哈哈

sohu市场部比较强,凡是大活动都邀请一些blogger参加,我既然受邀请参加了,也觉得这种sohu这种做法值得提倡,那么就不由得需要在我的blog上写上两笔,宣传效果不得而知,不过我觉得比媒体们发的千篇一律的公关稿强吧。

同时,想到了tiny说的265企业blog的事情,中国公司正在慢慢注意到blog的传播价值。可惜,去年的时候,只有sohu邀请blogger参加活动,今年,仍然如此。sohu明显走的快了,窃以为,这种方向的探索比吹嘘名人博客有意义。

另,今日得以见到久仰的潘欣

计算机的本质,是提供运算能力的机器。
人们编写各种各样的程序,在机器上运行,于是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应用。
为了更方便的编写应用,让应用程序的开发门槛降低,我们迫切的需要一种中间层来隔离硬件,于是操作系统出现了。

有趣的是,几十年间,操作系统这个名词虽然存在,但其形式和概念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30年前,无法想象会出现现在的windows或是linux这样的操作系统。要知道,最初的所谓操作系统只不过是一个时钟调度(可以看作批处理)的简单程序而已。

这种变化来源于几个方面,一方面是计算能力的提高(内存越来越大,CPU越来越快),允许我们在计算机上赋予更多的内容,开发更复杂的应用,另一方面来源于硬件种类越来越多。

与其说是计算机需要操作系统,不如说应用程序需要操作系统。现代操作系统不是在一夜之间产生的,而是随着历史的发展,缓慢的形成的。简单说来,计算机的本质是应用,操作系统只是提供了应用的运行环境。

java芯片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在这个芯片上,可以直接运行java的字节码,这种芯片不在需要一个强大的操作系统来管理硬件资源了。其本身就提供了java运行环境。(事实上,如果你的汇编足够强,那么就可以直接在任何芯片的计算机上直接编写应用程序–就像在单片机上作的那样–而不需要任何操作系统的支持,只不过,这比较麻烦而已。)

java的创举不是创造了虚拟机,事实上虚拟机的概念从smalltalk就存在了。java的创举是将虚拟机放到了不同的层次,在操作系统之上的层面,有jre环境,在操作系统之下的层面,有java芯片。对于不同的操作系统,有不同的jre。

未来的运行环境是什么呢?在大型机的年代,只有主机上上有真正操作系统,客户机只不过是登陆上去,使用主机的资源而已。技术历史不过是一个绕圈子的过程,一圈绕回来,上了一个台阶,但是本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然是不变的。

有感而发,无意争论。

2006年03月20日

这几天,连续有4,5个人跟我问起来买房子的事情。不少问题问的让我吃惊,关于房子的事情,我看惯了种种荒唐事,看惯了种种脑子一热的决定。比如说,某楼盘售楼小姐拿一张白纸给客户,让客户先签字,然后他们再去打印合同。这事情够不够荒唐?但真的有客户就这样签字买了房子。



所以说,很多我以为路人皆知的事情,其实恐怕并不是那么普及。我看还是有必要把我知道的一些原则写出来给大家看看。鉴于我建筑相关的专业出身,对房地产的操作耳渲目染亦略知一二,再加上受过买房的折磨,相信这些原则多少有一点参考价值。



我的目标读者:在北京,打算买150平米之下的房子,不是钱多的花不完的人。



我打算写的内容:



1 选什么地方的房子比较好

2 产权问题

3 买房子还是租房子



今天比较困,挑简单的写,先写产权问题。



产权问题是令人头疼的,众所周知,中国土地政策有两种,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农村大半是集体所有制,城市一般是全民所有制。我们所谓买房,一般买的是全民所有制上面盖起来这一部分。这个没什么可说,真正值得说说的是集体所有制的房子,也就是所谓的乡产房。



之所以觉得这个问题需要说说,是因为前几天一个朋友说很想买某处的乡产房,我劝阻,但此人仍然振振有词,竟然还说买者云集。真令人晕倒。



按照法律规定,有权颁发房屋权属证书的机构是县级以上的房屋土地主管部门,乡村级政府无权颁发产权证,购买该类房屋无法取得有效的权属证明。所以说,所谓购买乡产房,买到的只能是使用权,而不是产权。



同样因为以上原因,这样的房子无法再次进行交易,想购买之后卖掉的主意是根本不要想了。法律不允许。同样因为这个原因,买这种房子无法办理贷款,只能一次付清。



所谓集体所有制土地,按照法律规定,应该是村民集体所有的。(现实中老有征地运动,这个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列,当然,就算征了往往也是征为工业用地,是国
家批准的,不太应该变成个人住宅。),既然是村民集体所有,那么这种土地出售只能出售给村民,城市居民是无权购买的–除非通过赠予等方式。即使采用赠予
的方式,土地性质仍然不会发生改变,仍然是“村民集体所有”。



除了这些问题,这种房子往往是当地村政府或是某些机构建设的,没有经过层层批准,理论上也没有报规划委批准,因此这种房子就算盖起来,仍然有被上级政府征收的可能–比如说,在某地修建个电厂之类。那个时候怕就真是花钱买麻烦了。



所以说,除非便宜到非常夸张(1000块钱左右,跟房租差不多),否则完全没必要买乡产房。对于太便宜的事情,我永远不信。如果真有便宜到完美的事情,那为什么会落在我的头上,为什么我会竞争过别人从而得到这个被天上掉的馅饼砸到的机会?



我知道房地产怎么玩,也知道销售的神秘兮兮和巧舌如簧的玩法,他们会告诉你,这房子卖的非常好,没剩几套了,你今天不买,下周就没了。事实上,如果
你相信我,过上几个月,你再去那地方看看,选晚上的时候去,如果这楼还在的话,看看有几个房间亮着灯,一切就都清楚了。



房子代表巨大的利益,凡有利益,必有纷争,对于个人来说,也就是步步陷阱。不仅买房子,租房子也差不多。或许我写完这3篇,还应该写个北京租房攻略。


2006年03月15日

http://www.donews.com/Content/200603/115b6ab2ff6345f482626bde50922408.shtm
这篇新闻提供了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之一,摘录如下:

 “我们注意到,在评论期和投票期内,IEEE(美国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及其代理人散布不实消息,混淆视听,严重违反了ISO的道德准则和规章
制度,造成了对WAPI歧视和偏见的投票环境,由此形成的投票结果是不公正和不合理的,是不能接受的。”工作组对IEEE阵营千方百计的阻扰行为表示了
“愤慨和坚决反对”。

  有关人士昨天表示,对IEEE的“不道德活动”将要求有关部门向ISO主管和监督部门正式进行交涉,纠正在WAPI投票过程中的不合理现象,否决不公正的投票理由和结果,给予WAPI应得的公正待遇。



如果如他们所说,IEEE混淆视听,今天忽悠WAPI的这帮人,可能还在用算盘和纸呢,如果让搞WAPI这帮人去设计互联网,那么大概是这样的:芯片价值5000美元每个,网卡价值1000美元,连接到我的服务器,每分钟20美元,不提供包月。所有设备供应商必须将销售收入的60%提供给该组织作为授权费。不执行此标准者,封杀。

几年之前,我很憎恨为什么美国这么强大,我们这么弱小。现在我觉得,幸亏美国强大。

2006年03月12日

这个拗口的标题来源于这本书:《白领就业指南 c++builder 6.0 设计师之路》,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



今天在西单图书大厦拍到的。

且不说这个土气到了极点的名字,就说这书现在有没有存在的价值吧。

C++ builder 6 发行于2002年(感谢猛禽提供这个确切的时间),但是始终也没有被业界(尤其是中国的业内)大规模的应用过。我虽然是borland的fan,但是实在是没见过有几个公司真正用C++builder作为开发工具。虽然,delphi作为borland的王牌开发工具,获得了非常广的应用的。

2004年开始,borland主推C++ builder X,从此C++ builder 6 这个采用VCL库的C++产品事实上已经走到了尽头。同时,随着微软.net的发布,borland阵脚大乱,大有抛弃全部,一心拼.net之势。

终于,2006年2月,borland正式宣布退出开发工具市场。从此C++ builder/delphi便成绝响。

那么,这本书出版于什么时候呢?

版权页显示:2005年11月第一次印刷

那么,这本书值多少钱呢?

版权页显示:26元

所以,我不得不说,这是一本属于历史的很贵的新书。

看了图书大厦“新”书,我再次对计算机图书市场失去了信心。

新手买书,可真是步步地雷。

最后我买了两本书:

《中国建筑史》

《离散数学极其应用》

2006年03月09日

donews聚会最大的特征

好多人说,讲话的人太多,太长,搞的像新闻发布会。其实,他们说错了。donews聚会的特点就是,上面说什么,你完全可以当没听到,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想找谁聊天就找谁聊天,你愿意换多少名片就换多少。donews,只是搭了一个台子而已,具体怎么玩,看你自己的。如果你真是老老实实听讲话从头听到尾,这还真有点遗憾了。

keso最大的特征

好多人要看看神话中的keso。揣揣不安的,七上八下的,就想知道神秘的keso会怎么样。其实,和以往一样,keso就站在门口呢,直接过去跟他说话就成了。别看这哥们的墨镜长发酷的吓人,其实根本不像外表那么冷酷。keso最大的特征,就是好打交道。当然了,keso很真诚,你也得真诚点才能让大家喜欢。:D

几大遗憾

阎辉拿给我的程序员杂志,我放在VIP签到台上,走的时候忘了那。 (update:tiny告诉我,这书被他拿走了)
笨狸兴至而至,兴尽而返,可真潇洒,没见到。本来还想讨教讨教九节鞭呢。
keepwalking来了,没见到。本来觉得这哥们怎么也能找到老白,我老在老白周围转悠,结果…没想到,哥们连老白都没找到。
我邀请的嘉宾,没有一个顾得上照顾的。不过看来大家都还算玩的高兴。否则罪过大了。
喝酒之后,回5g打xbox,竟然谁也打不过了。看来我现实中没喝晕,游戏里面晕了。
和璐璐的合影,显得我太丑

几大不遗憾

第一次见老白穿正装,真帅。
第一次见圆圆穿正装,真美。
大林讲解了他练太极的办法,真晕,还有这么速成的。
keso给我拍了一张照片,这是他拍了我几十次里面,唯一一张让我还算满意的。
璐璐拍了一张比较亲密的照片

2006年03月07日

这是中国互联网的一多半历史,这是中国互联网的传奇故事。

2006年03月06日

看到现在的某人和某人打起了官司,不禁想起了一段发生在西祠的陈年旧事。这应该是这类官司的第一起吧。

张静诉俞凌风网络环境中侵犯名誉权纠纷案  

     原告:张静,女,21岁,江苏省南京点今企划有限公司上海地区首席代表,住南京市玄武区。
  委托代理人:张敏,江苏南京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俞凌风,男,26岁,江苏省南京百圣利广告公司平面设计员,住南京市北京西路。
  委托代理人:朱卫中,江苏国泰新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静因与被告俞凌风发生网络环境中侵犯名誉权纠纷,向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原告是网络爱好者,网名为红颜静。在南京西祠网站中,真实姓名和网名均有一定的知名度。在网名聚会上通过别人介绍,原告认识了被告俞凌风,并知道其网名为华容道。2001年3月4日后,被告在网上以“大跃进”的网名多次发出侮辱原告人格的帖子,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给原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被告未作书面答辩,审理中辩称:注册ID(身份认证)的使用人不存在唯一性。虚拟的ID可以由多个用户使用,任何上网的人,只要凭借密码就可以以其身份登录。以“大跃进”为网名在网上发帖子,不能说明均是被告所为,存在被告的密码被盗用的可能。原告的网名红颜静虽然在西祠胡同网上有知名度,但不代表原告在社会上有影响。网络虚拟主体间的攻击应是道德和网站站规调整的问题。虚拟ID只对虚拟的网络社会有影响,不影响现实社会对真实主体名誉的评价。网络虚拟主体名誉的评价。网络虚拟主体不具有人格权,不受法律保护。被告没有侵犯原告的名誉权。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张静以“红颜静”为网台,在e龙西祠胡同网站登记上网,并主持和管理一讨论版块。被告俞凌风以“华容道”为网名,在同一网站登记上网。“红颜静”、 “华容道”在西祠胡同网站登记的都是真实网友级别。2000年11月19日,西祠胡同网站中的“紫金山下”讨论版块和“一根红线”讨论版块组织网友聚会。通过聚会,网友间互相认识,并且互相知道了他人上网使用的网名。俞凌风除以“华容道”的网名参加真实网友的活动外,还在e龙西祠胡同网站以“大跃进”为网名登记,其级别为该网站的注册网友。
  2001年3月4日,在e龙西祠胡同网站的相关讨论版上,有网名“大跃进”发表的《记昨日输红了眼睛的红颜静》一文,文中在描述“红颜静”赢牌和输牌时,使用了“捶胸顿足如丧考妣耍赖骂娘狗急跳墙”等侮辱性言词。3月7日,“大跃进”发表《我就是华容道,我和红颜静有一腿》一文。4月30日,“大跃进”又发表《刺刀插向〔小猪寂寞〕的软肋》一文,文中有“本文所指的软肋就是一个千夫所指,水性扬花的网络三陪女;网络亚色情场所的代言人;中国网友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畸形产物--红颜静”等言词。5月8日至5月9日,“大跃进”在网上跟帖中,又重复了上述侮辱言词。5月29日,“大跃进”在《我反对恶意炒做“交叉线性骚扰”事件!》帖中,使用了“这让我想起红颜静这个假处女……”等言词。5月31日,“大跃进” 在《红颜静!你丫敢动老子一个指头,一切后果自负!》一文中称,“你一不能出台挣钱,二不能为兄弟上阵出头,你要是投胎一男的,顶多是当一小白脸。”上述帖子的点击人气数均达数十次至上百次。
  另查明,2001年3月4日,原告张静针对以“大跃进”网名发表的文章,也在e龙西祠胡同网站的“接触无限”讨论版块上,以“红颜静”的网名发表了《大跃进=华容道》一文。该文章还在西祠胡同网站的其他讨论版块发表过,文中有攻击“大跃进”的言词。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原告张静提交的对网上文章进行证据保全的公证书,能够证实以“大跃进”为网名在e龙西祠胡同网上发表的一系列侮辱性文章。
  2、法院从北京艺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龙公司,即网上所称的e龙)调取的该公司西祠胡同网站的网友信息及上线日志,能够证明原告张静的网名是“红颜静”,是真实网友;被告俞凌风的网名是“华容道”,也是真实网友;“大跃进”是注册级别网友使用的网名。
  根据“大跃进”发表上述文章的时间,从西祠胡同网站调取了“大跃进”、“华容道”在5月22日至6月21日期间上线的时段和IP地址(按国际互联网协议确定的上网计算机地址),并据此通过江苏省公众多媒体局查明:“华容道”与“大跃进”上线使用的电话主叫号码相同,该主叫号码与被告俞凌风自认的家中上网电话号码一致,从而证实5月29日、5月31日在e龙西祠胡同网站以“大跃进”的网名发表《我反对恶意炒作“交叉线性骚扰”事件!》和《红颜静!你丫敢动老子一个指头,一切后果自负!》文章的作者,就是本案被告俞凌风。
  艺龙公司规定,凡在该公司网站注册的网友,只要自己的密码不被他人盗用,他人就不能以与自己同样的网名在该站重复登录。公证书证明,自2001年3月4日起至5月期间,以“大跃进”网名在西祠胡同网站发表的文章一直没有中断。从由此形成证据锁链中可以推断,3月4日、3月7日、4月30日等时间段中,在e龙西祠胡同网站发表有关“红颜静”言论的“大跃进”,与5月29日、31日在该网站发表有关“红颜静”文章的“大跃进”是同一人,即本案被告俞凌风。
  3、原告张静提交的网友聚会照片、证人证言,与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相互印证,能够证明张静和被告俞凌风因网友聚会而相互认识,张静的真实身份及其使用的网名已被他人知悉。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认为:
  名誉,是社会上人们对公民或者法人的品德、声誉、形象等各方面的综合评价。《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到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公民的名誉权受法律保护,任何人均不得利用各种形式侮辱、毁损他人的名誉。
  网络是科技发展的产物,对人类社会的进步具有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网络空间尽管是虚拟的,但通过网络的一举一动折射出来的人的行为,却是实实在在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第六条第二款中规定:“利用互联网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构成民事侵权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作为现代社会传播媒介的网络空间,既是人们传播信息和交流的场所,更是一个健康有序的活动空间,应当受到道德的规范和法律的制约,绝不能让其发展成为一些人为所欲为的工具。利用互联网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构成侵权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本案原告张静、被告俞凌风虽然各自以虚拟的网名登录网站并参与网站的活动,但在现实生活中通过聚会,已经相互认识并且相互知道网名所对应的人,且张静的“红颜静”网名及其真实身份还被其他网友所知悉,“红颜静”不再仅仅是网络上的虚拟身份。知道对方真实身份的网友间,虽然继续以网名在网上进行交流,但此时的交流已经不局限于虚拟的网络空间,交流对象也不再是虚拟的人,而是具有了现实性、针对性。俞凌风通过西祠胡同网站的公开讨论版,以“大跃进”的网名数次发表针对“红颜静”即张静的言论,其间多次使用侮辱性语言贬低“红颜静”即张静的人格。俞凌风在主观上具有对张静的名誉进行毁损的恶意,客观地实施了侵权他人名誉权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他人对张静的公正评价,应当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
  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被告俞凌风侵犯了原告张静的名誉权后,张静要求其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于法有据,应当支持。关于原告张静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可以判令被告俞凌风赔偿。鉴于知道“红颜静”即为张静的人数有限,侵权行为造成的实际影响在范围内有一定局限性,考虑到张静在被侵权后也曾在网上对俞凌风发表过不当言论等因素,对张静主张赔偿1万元的请求不予支持,具体赔偿数额由法院酌定。
  综上,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01年7月16日判决:
  一、被告俞凌风停止对原告张静的名誉侵害,并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在e龙西祠胡同网站上向张静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须经本院审核。否则,本院将在一家全国性网站上公布判决书,刊登费用由俞凌风负担。
  二、被告俞凌风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向原告张静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
  本案受理费510元,其他诉讼费1200元,由原告张静负担460元,被告俞凌风负担1250元。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第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2006年03月04日

这次不是keso,也不是董璐,而是我自己。

按照计划,今天要去香山爬山。没人愿意陪我去,没关系,我自己去。

以往几次怎么去的,已经不记得了,太久太久没去过了,尤其是没有自己去过。同事告诉我,到苹果园坐公共汽车是最快的办法。于是我早早起床,跑了华联买了点吃喝的东西,然后晃荡到长椿街,华天竟然这么早就没早点了,无奈之下跑去永和大王买了点包子。坐地铁赶奔苹果园。

出了苹果园我就傻眼了,这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有车去香山啊。所有站牌都溜达了一遍,果然一趟车也没有。猛打一个住在附近的哥们的电话,一直关机,最后问了问人,人家告诉我要坐336倒车。我过去看看站牌,那个336开下去就是五孔桥,我当然知道那地方有2趟车去香山了。我过去就住那嘛。

好吧,就到五孔桥吧。

到了五孔桥,那可谓百感交集,眼前就是我们过去租的房子,站的位置就过去上班的车站。对比起来现在的不妙的境况,脑子挺乱。嗯,我觉得,还是应该留点纪念的。于是拿出手机拍了一张。随后733来了,上车,抢了个座。然后,发现手机丢了。

按照一贯的社会经验,这根本就不可能找回来,所以我也也没报什么希望。立马下车打车直奔公主坟,补卡,顺手买了个nokia 3230。郁闷的当然是花了笔钱,好消息是以后flickr上面的照片会清楚很多了。这人要是背起来,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最烦躁的时候,有人发了个短信来。真感谢这人,让我心情好了很多。

后来韩磊告诫我,他丢了4,5个手机之后,就决定少坐公共汽车,多打车。事实上,因为上班比较近,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坐过公共汽车了。但是香山这地方,未免也太远了,我打算每周去爬一趟,每次都打车未免奢侈了。不过回头一算,就算每次50块钱,2400够去48次了……

损失只有p910c一部。没别的损失。幸好钱包还在。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五孔桥这地方,真是我的伤心处。上次那张50多W的发票,也是在这里丢的。

另外,这时候知道365kit有么重要了吧?


2006年03月03日

blog之风兴起的时候,很多人问blog和论坛有什么区别。于是,一众先行者解释说:blog是你自己的地盘,类似于个人主页但使用起来更简单,论坛上面发表的东西不是你的,是别人的。blog关心的是你个人,论坛关心的是版面。

现在,blog火起来了之后,碰上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利益问题。当然,没收入的时候,大家玩玩,无所谓。有了收入和名气,就该返回来看看怎么分利益了。

sina 当了出头鸟,硬说广告投放权属于sina,原因是bsp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来维护blog。那么,从blogger的角度来看,内容是谁创造的?读者看得是谁?不是bsp,而是blogger。对比起bsp的投入,blogger们同样投入了大量精力来维护自己的blog,这算什么?

笨狸认为这是个伪命题,理由是“没有真正构成矛盾,只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实际上,并非如此简单。大家愿意作bsp,一个重要原因是,blog搬家非常困难,还会损失大量的外部连接。而,当bsp(尤其是sina blog)拉来名人写blog的时候,并没有告知将来有一天会因为利益冲突导致后者搬家的情况,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在这样不公平的情况下讨论选择的问题,就和我们现在讨论明天要生活在中国还是生活在美国一样可笑。我想生活在德国,能一句话就作到吗?

blog和bsp的关系,虽然没有明确合同约定,但不仅不是松散的,而是无比紧密的。比起离开一家常去的饭馆,常泡的酒吧,离开一家bsp真是太难了。我的blog搬了很多次家,虽然我是个搞技术的,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方法将所有写过的东西汇总起来。非技术人员想必更难做到。

其实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说,我想放自己的广告,那么我交费给bsp。一年500块钱,远远超过虚拟主机的费用了吧?你们提供的程序还比不上自己可以装的mt和wp,然后我放自己喜欢的广告,这公平吧?

或许,广告的样式可以跟blogger达成共识,能不能放,放多久,听听blogger的意见如何?

问题是要解决的,解决问题的前提是,要承认blogger的劳动,要承认blogger们虽然没有投入现金,但是也有巨大的投入,要给blogger合理的尊重。bsp应该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一旦搞砸,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对于老徐这样的名人,想必不在乎那几个钱的广告费,bsp在获得利益之前,请先兑现blog根本精神–“blog是属于你的地盘”。


广告:本文只作今晚5g评论会的预习材料之用,更多精彩请看5g评论。或是从我的blog左侧连接,依此阅读我连接的blogger们,他们的文字,比我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