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7日

地铁上,每天都能听到“特大新闻,香港明星刘德华被枪杀”的叫卖声。这些卖报人一个个厢的卖一种显然是非法出版物的小报,上面真的赫然写着“刘德华被枪杀”。

如果你每天坐地铁,这时候估计总是忍不住笑--他们也不换段说辞,怎么每天都是刘德华?记忆中,除了台湾和大陆关系最紧张的那年,他们变成了喊“人民解放军20万大军登陆台湾”之外(也挺与时俱进的),刘德华就成了永恒的主题了。不过,有趣的是,就这个永恒的主题,竟然真的天天有人买。于是,每天张望又是哪个倒霉蛋上当,成了我在地铁上的一大乐趣。

事实证明,每站都可能有人上当,上当人最多的当数北京站。众所周知,常坐地铁的人肯定跟我一样当作笑话看,那么上当的只能是新用户(新地铁用户)。这些人如此之多,多到租能养活这个买报的群体。如果我每天都能看到有人上当,那么可以推断在同一时刻,每个车厢的受骗者出现的概率都差不多。这个总人数相当可观。

这就是中国人多的好多,不用考虑什么回头客,只要一头扎向新用户密集的地方,就能扎到钱。

回头看互联网,自然就明白如今流氓遍地的局面太正常不过了。努力做一个好服务,可能甚至不如坐等新用户来受骗,与其费心思做细,不如盼望中国互联网人数翻倍。

当看到sp连抢带骗的时候,当看到mop/天涯上一天天泛滥的火星贴的时候,当看到流氓软件横行的时候,不由得想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来点水平高点的竞争?从现在的形势看来,只要有新用户,这日子就能勉强混下去。

这真是令人沮丧的结论,不过看起来却如此的接近事实。

2006年06月08日

做输入法是个奇招,搜狗想出来了。

这个输入法一夜之间红遍中文互联网,不仅blog圈子随处可见,就连公司也听到别人议论。下载来一试,果然好用。

中文互联网搜索现在已经是战国,群雄割据,热闹异常。可惜竞争还停留在低水平,一个个都叫喊自己“更懂中文”,要我说这种比法真是没什么意思,要说 懂中文,谁也比不上海量。事实上,搜索根本不是懂不懂中文的竞争,而是综合科研能力的硬仗。一个个大小公司都在喊自己懂中文,真让人觉得进错了国家,中国 人比什么不好,非要比谁懂中文,而且还和老外比,可真有出息。

除了更懂中文,更火的就是流氓插件。家家都做工具条和桌面搜索,而且无一例外的不能卸。拜托,做工具条能不能做的和google那样,有点创意?

输入法就好玩多了,这个东西只要做的好,用的舒服,就没人想卸载,不仅不会卸载,看到别人的机器没装还回给他顺手装一个--我邻居到我家,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连紫光都没有,你还搞IT的?”,然后熟练的下载一个给我装上了。

更何况,现在输入法虽然多,但是还真的没有特别特别好用的。至少,就我简单的用了几下,觉得搜狗这个输入法确实比其他的好很多,值得用。

能想到做输入法,能作出来一个真正好用的输入法,虽然我仍然不能确定搜狗更是否懂中文,但我可以确定搜狗更懂中国人。

2006年06月06日

这几个词看起来比较不沾边。
昨天老白失眠,被我抓住聊了聊豆瓣,聊的结果是,老白恐怕又没睡着:D

大致上,我的观点是,豆瓣模式我很喜欢,豆瓣我也很喜欢,但是,豆瓣目前所做的并不是高利润领域。换言之,豆瓣有了一套非常好的钻井设备,但是却一下子打在了一块贫瘠的土地上,这地方,有石油,但是不多。

这时候旁边的人看着着急啊,你这么好的设备,如果给我我就能…日产xx吨。所以,好了,模仿,然后用在我认为合适的地方。所以说,模仿是对豆瓣模式相当的认同。

阿北当初放弃了旅游主题,而做书和电影,这让豆瓣快速成长,这个领域壁垒比较低,这个低,不仅仅对于阿北而言,对于其他的公司也是如此。所以sina能快速模仿出来一个产品。

换个角度想,如果豆瓣做了旅游,做大了,sina还能否贸然侵入这块领域呢?怕是很难吧。当然,旅游过于专业,光靠阿北一个人,难做成,还需要传统从业者的合作。所谓自己不懂没关系,去找懂的人合作就行了。

说了半天,其实我想说,豆瓣现在不应该固守现有的书和电影,应该快速出击,在传统领域中寻找合作者,顺便寻找蓝海。这样做的时候,豆瓣现有的用户会不会买账呢?似乎,现有的用户可能会有失落感,然后,忠实用户反而成了阻碍?

老白说:“如果阿北真的被干掉的话,以后我们只能回忆,2005——2006年,有一个叫做豆瓣的网站,从整体上提升了中国互联网的从业水平”为了不让这种悲剧成真,还是支持阿北切入新的领域吧,与其为模仿,抄袭这种事情郁闷,还不如反过来模仿一下他们的题材,放到豆瓣里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