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02日

一般不转贴。这次看到俺家乡又干出了有出息的事,赶紧拿来给大家看看。作为一个天津人,我得告诉您,天津最强的,就是公安和交通,您要没事,最好少去天津,如果非要去,最好别跟这两个部门找麻烦。如果碰着了麻烦,别废话,给钱,不给有你倒霉的。别以为和北京这个距离100公里的地方一样。到那地头上,暂时忘记北京警察的友好态度,您千万得把自己当孙子,吃了亏,就要认,不认你准还有更大的亏吃。下面这哥们就是。

公元2006年3月14日,寒潮过后的第一天,阳光还很珍惜,虽是淡淡的,但车里却春光融融。我本来计划去拜访近处的一个客户,不料接到开发区那面一个电话,临时改弦更张驱车上快速路,直奔开发区。
车下快速路,捌过南大桥,感觉前面的车开得有点乱,有四、五名警察穿梭在路中拦车。其中一个黑脸警察向我示意,虽然心中恍惑,我还是把车按要求停在路边。黑脸警察收了我的行车证和驾驶证,这才公布我的“罪行”:保险标志没按规定粘贴在车的右上角!我翻了翻,车上确实没有带不干胶的保险标志,但有二00五年的保险正件的复印件,有效期至06年4月15日。大事济矣!我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我有保险。我将此复印件出示黑脸警察:我们是单位的公车,有车管统一负责,不可能没上保险。黑脸警察并不认真看我的复印件,得意地笑:我知道你有,不会没有,可是你没贴。边说边继续拦别的车去了,走时还回头看着我得意地重复:可是你没贴!没贴!得意程度好似狡猾的农夫看着钻进罗筐里的鸟儿。我意识到可能在即使有保险的情况下仍然会为了保险问题遭罚,无奈,赶紧给车管打电话,该死的车管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接手机!
黑脸警察回来了,勒令我把车开到前面停车场去。这个“前面”有点象慢性子人说的马上,大约要十分钟左右。车子在拐进一条土路后,历经若干曲径通幽处,经某某钓鱼处、某某饭馆、某某油库,七拐八拐终于来到停车场。让人惊叹这哪里是建停车场,分明是在注释:“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一经典诗句。怪不得门前没有牌子,它应该挂上一时髦牌子:主题公园!想那陆游当初若非坐着马车让官军如此扣押过一次,如何写得出这等名句!说出大天来,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活该我生晚了,不然这诗句就是我的了。
“主题公园”里全是扣来的车子,新车旧车,好车坏车,大车小车。“主题公园”对这些车一视同仁,每辆都赠予薄厚不均的一层灰土,厚的表示来车已驻扎有日,正在默默为“主题公园”做贡献,暂时不忍离去;薄的表示还没做什么贡献,自然不能马上离去。身份是一辨就明的。由此看出,这“主题公园”绝对是按照科学发展观建设的。
照司机的常规做法,第一着先求情。我找到一个岁数大点的警察,也许老警察容易动恻隐之心。老警察听我说完了情况,告诉我象我这种情况车子要扣下,从这里开罚单,然后去查验大队交完罚款,才能拿到放行证来取车。查验大队在怒江道7号,远得很。此时车管那面终于联系上了,原来我们的车是两年一检,04年上保险验车时给过当年的不干胶保险贴,但05年由于只上保险不验车,因此根本就没有扣车时要求的保险贴!换句话说,我们单位有七、八来部车和我的车一样,都没有那个保险贴!天津市类似我们的情况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再换句话说,扣我车就是错的,造成我没有保险贴的原因是有关部门衔接上出的问题!而我却要为此被罚款,此为奇遇之一。老警察表示充分理解,但他不管事,不做主,叫我找他们的头儿。头儿来了,听完我的话不置可否,笑着说:我们这是执法,执行公务。你的情况就得公事公办。可是我有保险,带着保险复印件,之所以没有保险贴,责任是有关部门的官僚造成的,根本不该罚。头儿仿佛志愿军坚守阵地般只说一句话:我们这是执行公务。我见没理可讲,索性不怕罚,大声发泄不满:有你们这么执法的吗,这是什么年代!懂不懂什么叫人性化?瞧你们这停车场建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到地方不告诉你扣车,扣了车让我们怎么出去!走着走要半小时,再说在这种地方扣车,我们回去打车要好几十块,谁给报销。执法要人性化嘛,比如对那些确实没上保险的,可以扣车,但象我们这样有保险,只是由于各种原因没有保险贴的就算可以罚款,但不能扣车。头儿等我发完火,仍然笑着说:我们以后应该配部车在这儿,管接送,中午再预备上午饭。这听着象幽默,其实是拿着不是当理说。没办法我使出司机常用的第二着:找人拉关系。提了两个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的关系,头儿还是那句话:我们是执行公务。见我执迷不悟,头儿小声对我说:我们出来一天是干什么的?不完成任务怎么回去!
由于事急,我只好打车先去开发区。的士司机是个老江湖,自称对查验大队的事知道80%以上(后来证明他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诚实人,没有吹牛)。他在道上告诉我,即使我下午去查验大队交了罚款今天也别想提车,要3天以后,至于为什么罚了款还要扣3天车,他也说不清楚,只说反正警察有词。
下午办完事,打车直奔查验大队。没想到在开发区打的车,司机也被这个查验大队罚过,他竟然认识查验大队所在地。车子一路无阻来到查验大队,途中我打电话让同事一定提前问清有关处理程序,不要白跑了,明天我们还要去开发区,没车不行啊,今天已经花了200多打车费了。同事有把握地告诉我,问清了,只要带上保险原件交钱就行了。我到时,同事已提前到达在排队。查验大队共有4个窗口,但只有两个窗口接件,排满了焦急等候的人群,群情涛涛。同事见我来了,说,不好了,刚才问了,车要3天后才能提。我深知锅是铁打的,没奈何给朋友打电话,求他疏通关系。几分钟后朋友来电,告诉我办完罚款手续去找朋友的朋友。不料我心中的隐忧变成了现实,好不容易排到我,窗口后的警察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回去拿车船使用证(正式名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通用缴款书)。同事垂头丧气,直埋怨:我在电话里问了好几遍带什么,都没提带这个。打车回公司取来那个车船使用证,重新排队。这里群情依旧涛涛,骂声,埋怨声,求情声,声声入耳。窗口后面的警察一看便知受过专业训练,打字速度绝对在每分钟10字以上,相比窗口外面的涛涛群情,他们优雅的工作态度大有“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的从容。我前面4个人,只好做打持久战的准备。我生也晚,没能在抗日战争中践行老人家的持久战,却不料有此一劫。第1个办事的是津南区的一个司机,材料递进窗口,2分钟后被退了回来,一年轻警察说:你有一次违章,交了罚款再来。“津南”苦着脸求情:我都排了一小时了,您先给办了,我回头自己去交违章罚款行不行?要不交完罚款还得排队。年轻警察坚持他的原则,不理,喊:下一个。下一个是蓟县的司机,这回只用了1分多钟材料就被退了回来:告诉你保险要原件,怎么是复印件,回去拿去。“蓟县”苦着脸求情:天津我最远了,我都跑三趟了。您就给办了吧。年轻警察马上给“蓟县”上地理课:你远,你有内蒙远吗?这还有内蒙的呢。再下一个是个女士,没有带驾驶证复印件,回去复印去了。就剩一个了,我此时心里发坏,盼着他最好也因什么原因被打发了。这发坏起了作用,前面这位因没有发动机拓号也“回去办去”了。不料我的命运和“津南”一样:有一次违章,二话没有先去河西大队交违章罚款。此时已是下午5点,我知道今天无论如何办不完了,只好给朋友的朋友打电话,承认自己无能,约好明天一早交了罚款去找他。
第二天先交了违章罚款,自认为办齐了所有手续再赴查验大队。前面照例排了“津南”、“蓟县”、“山西”、“内蒙”,这些人大概由于屡办不成,彼此同病相怜,同仇敌忾,因此同舟共济。彼此互问案由,互相提醒应该带齐哪些手续。有趣的是,这些难兄难弟只要有一位出了问题,刚才还一个鼻孔出气的难兄就会在第一时间把出了问题的难弟赶走。有一山东大汉,不管谁手续不齐被打发了,立刻伸手来揪,一边嚷:快走快走,别耽误大伙时间。我都在这一周了。如此如此,又到我了。材料递进去,警察看了看,冲我:200块,我立刻将钱递上,心想这回没问题了。不料此时第二个奇遇发生了。那警察本已准备把材料和钱交给负责开票的同事了,又收住了,对我说:有问题。你这个保险是05年4月16日至06年4月15日,这不合格。我问:为什么不合格,还有一个月才到期呀。那警察说:我们有规定,要有9个月有效期。你还有一个月,所以不合格。此时,难兄难弟们一起支持警察,想赶我快走。我的两边和身后同时有大力涌来。但两边的力道大致相等,通过我实现了平衡,后背的一股大力反将我紧紧贴在窗口,简直和上了三保险一样。有此后盾,我决定据理力争:这是什么规定,照你这样说岂不是今年11月到期的保险都要提前上了?就算我去上保险也要时间,那车要扣到什么时候?那警察很严肃地告诉我:我不能给办,我这是执法,给你报了就是违法。再说就是报了也不批。我坚持:提前让人家上保险是什么法?你给报了吧,你只要报了准批,我都找好人了。那警察听如此说,看我一眼:那好,如果出问题你负责,我给你写上个人负责。我一听有门,赶紧说:写吧,只要你给报。
终于交上了罚款,得到一张收据,上面印着:交通违章简易程序当场罚款收据。我想公安交管部门虽是个严肃的执法部门,但还善长幽默,比如办两天事排三次队叫简易,15号在河西区交14号东丽区的罚款叫当场。管不了许多,找到朋友的朋友,出示了罚款手续,不久就拿到了放行证。
出来给存车场打了个电话,对方说下班了,明天提车吧。我明白个中奥妙,问他们能否加班,我愿多交一天的存车费。对方颇为知已地笑:明天吧,没有会计了。无奈打车回家。的士司机天天在查验大队门口等活,路上告诉我,他知道的最长的一个司机,花了4个月才把车办出来,存车费上千,是个陕西人。有些外地司机被折腾惨了,发誓说今后死也不来天津了。也有牛的,有一个关系硬的,下午3点扣车,5点就把车提走了。
本以为执法奇遇到此结束,不料第三天一早去提车又碰到了执法奇遇之三。
存车场一女士告诉我,在这里交存车费没有发票,想要发票去津西存车场,但不能开车去,要先去津西交钱开票,回头到这里取车。这一来一往打车又要好几十,女士见我不愿,打通津西的电话要我接。“津西”说:我存了三天车每天10元,共30元。你交230吧。我以为这几天着急上了点火,自己没听清,问:不是30吗?那200是干什么的?“津西”说:拖车费。我说:拖什么车,我自己把车开到停车场的,没有用人拖呀。“津西”大度地说:自己开车去的停车场,交一半拖车费。我据理大喊:你们这是执法单位吗,我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用的自己的油,跟拖车没任何关系,凭什么收一半拖车费!你们是知法犯法,我要告你们!“津西”也大怒:你别来这套,爱上哪告都行。告诉你,不交130别想提车。此后2分钟,我也不知道对着电话喊了些什么,但终于听明白“津西”的话:100块钱是他们代拖车大队收的,和他们没关系。“津西”说:咱俩没矛盾,你有意见找拖车大队。告诉你,我们不替他们收拖车费,他们罚我们!
我交了130块钱,提了车,回家。
晚上,入梦。梦见李鸿章甲午战争后与日本伊藤博文签了一个赔款两万万白银的马关条约,遭至国人痛骂。李鸿章这一日面见慈禧太后泣血而陈:太后啊太后,非是臣无能,签此辱国条约。本来战争赔款不过一万两白银,可恨伊藤那厮,忽然开出一个拖船费,要收为我北洋海军拖船的费用两万万白银。臣据理力争,我北洋船舰,受伤后自行开回港口,实未曾麻烦贵军,何来拖船费一万万两?谁知那伊藤白眼一翻道:既然自己开回去的,就给个优惠收一半费用,一万万两白银是不能再少了的。太后明鉴:我们非但挨了打,还要给打人者付什么拖船费!实是那大日本帝国腐败所致!似我等弱势群体,强权下哪有理讲!太后给老卧做主啊。

2006年03月20日

这几天,连续有4,5个人跟我问起来买房子的事情。不少问题问的让我吃惊,关于房子的事情,我看惯了种种荒唐事,看惯了种种脑子一热的决定。比如说,某楼盘售楼小姐拿一张白纸给客户,让客户先签字,然后他们再去打印合同。这事情够不够荒唐?但真的有客户就这样签字买了房子。



所以说,很多我以为路人皆知的事情,其实恐怕并不是那么普及。我看还是有必要把我知道的一些原则写出来给大家看看。鉴于我建筑相关的专业出身,对房地产的操作耳渲目染亦略知一二,再加上受过买房的折磨,相信这些原则多少有一点参考价值。



我的目标读者:在北京,打算买150平米之下的房子,不是钱多的花不完的人。



我打算写的内容:



1 选什么地方的房子比较好

2 产权问题

3 买房子还是租房子



今天比较困,挑简单的写,先写产权问题。



产权问题是令人头疼的,众所周知,中国土地政策有两种,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农村大半是集体所有制,城市一般是全民所有制。我们所谓买房,一般买的是全民所有制上面盖起来这一部分。这个没什么可说,真正值得说说的是集体所有制的房子,也就是所谓的乡产房。



之所以觉得这个问题需要说说,是因为前几天一个朋友说很想买某处的乡产房,我劝阻,但此人仍然振振有词,竟然还说买者云集。真令人晕倒。



按照法律规定,有权颁发房屋权属证书的机构是县级以上的房屋土地主管部门,乡村级政府无权颁发产权证,购买该类房屋无法取得有效的权属证明。所以说,所谓购买乡产房,买到的只能是使用权,而不是产权。



同样因为以上原因,这样的房子无法再次进行交易,想购买之后卖掉的主意是根本不要想了。法律不允许。同样因为这个原因,买这种房子无法办理贷款,只能一次付清。



所谓集体所有制土地,按照法律规定,应该是村民集体所有的。(现实中老有征地运动,这个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列,当然,就算征了往往也是征为工业用地,是国
家批准的,不太应该变成个人住宅。),既然是村民集体所有,那么这种土地出售只能出售给村民,城市居民是无权购买的–除非通过赠予等方式。即使采用赠予
的方式,土地性质仍然不会发生改变,仍然是“村民集体所有”。



除了这些问题,这种房子往往是当地村政府或是某些机构建设的,没有经过层层批准,理论上也没有报规划委批准,因此这种房子就算盖起来,仍然有被上级政府征收的可能–比如说,在某地修建个电厂之类。那个时候怕就真是花钱买麻烦了。



所以说,除非便宜到非常夸张(1000块钱左右,跟房租差不多),否则完全没必要买乡产房。对于太便宜的事情,我永远不信。如果真有便宜到完美的事情,那为什么会落在我的头上,为什么我会竞争过别人从而得到这个被天上掉的馅饼砸到的机会?



我知道房地产怎么玩,也知道销售的神秘兮兮和巧舌如簧的玩法,他们会告诉你,这房子卖的非常好,没剩几套了,你今天不买,下周就没了。事实上,如果
你相信我,过上几个月,你再去那地方看看,选晚上的时候去,如果这楼还在的话,看看有几个房间亮着灯,一切就都清楚了。



房子代表巨大的利益,凡有利益,必有纷争,对于个人来说,也就是步步陷阱。不仅买房子,租房子也差不多。或许我写完这3篇,还应该写个北京租房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