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13日

朱辉龙在疑问,强大如google或微软,是否成了互联网的中心和黑洞,会不会阻碍商业和创新。

如果把互联网算作从TCP/IP开始,我们可以回头看看那个年代的互联网形势。 1969年,美国国防部委托开发了ARPANET的4个节点,分别>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斯坦福研究院,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tah大学。事实上,TCP/IP协议是分布式的,但互联网本身从来都是有明确中心的。1969年,这些高校就是中心。后来,netspace曾经是中心,aol曾经是中心,yahoo曾经是中心,与其说谁成为中心,不如说,信息聚集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心。

看看历史,就可以发现,所有时代都曾经有过以个看似能够扼杀一些的敌人,比如 曾经的IBM,曾经的苹果,曾经的AT&T,曾经的罗马帝国。然而,事实上,所有巨人都有回落成常人的那一天。除了随着他们成长的越来越大,自身的损耗也增加之外,社会制度也不允许出现那样的庞然大物,所以AT&T被分拆,微软被欧盟罚款。

曾经也有人疑问,我们是否真的可以制造出哥斯拉怪兽那么大的机械怪物,答案是,就算能造出来,大地也无法承受他的重量,地球上的能量也不够负担他的运动。

世界没有尽头,有关巨人,中心,黑洞这种事情也确实不用担心,你看,google也做rss reader,但是做的多么的差啊。没有一个巨人是万能的,而创新,更不是他们的专利。

朱辉龙在疑问,强大如google或微软,是否成了互联网的中心和黑洞,会不会阻碍商业和创新。

如果把互联网算作从TCP/IP开始,我们可以回头看看那个年代的互联网形势。 1969年,美国国防部委托开发了ARPANET的4个节点,分别>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斯坦福研究院,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tah大学。事实上,TCP/IP协议是分布式的,但互联网本身从来都是有明确中心的。1969年,这些高校就是中心。后来,netspace曾经是中心,aol曾经是中心,yahoo曾经是中心,与其说谁成为中心,不如说,信息聚集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心。

看看历史,就可以发现,所有时代都曾经有过以个看似能够扼杀一些的敌人,比如 曾经的IBM,曾经的苹果,曾经的AT&T,曾经的罗马帝国。然而,事实上,所有巨人都有回落成常人的那一天。除了随着他们成长的越来越大,自身的损耗也增加之外,社会制度也不允许出现那样的庞然大物,所以AT&T被分拆,微软被欧盟罚款。

曾经也有人疑问,我们是否真的可以制造出哥斯拉怪兽那么大的机械怪物,答案是,就算能造出来,大地也无法承受他的重量,地球上的能量也不够负担他的运动。

世界没有尽头,有关巨人,中心,黑洞这种事情也确实不用担心,你看,google也做rss reader,但是做的多么的差啊。没有一个巨人是万能的,而创新,更不是他们的专利。

2006年07月22日

老华讲的非常精彩,都是非常基本的软件开发管理。

基本是基本,可惜在软件公司能做到的也不多。

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管理成本的问题。如果donews采用这种开发管理方法,那么,立刻,人员要增加到3倍左右,效率要降低到目前的一半左右。

软件工程保证的是可复用性和安全性(这个安全,说的是发布后修改成本极大,所以必须要保证发布版尽量稳定)。而互联网要求的是速度,甚至,甚至极端情况可以放弃复用。

两种思维的冲突,从最后tiny问老华关于gtalk升级的问题中可以明显体现出来,同样来自大型软件公司的老白打断了tiny的问题,将gtalk升级的模式归结为版本发布频率。实际上并非如此。这就是软件到互联网产品的观念转化过程。老白代表了传统软件行业的观念,tiny代表了互联网的观念。软件公司与互联网公司的区别可见一斑。

可惜,由于时间关系,我最希望听到的微软项目管理实践的部分未能讲到。同样是最后tiny问的问题,微软产品为何delay。这个问题没有能被详细解答,实在遗憾。微软delay的原因我认为就是软件工程模式的现实问题。一个精巧,无误的系统是不存在的,完美如微软的开发管理体系,仍然难以应付复杂的现实,因此,delay总是出现。但,什么让这个精密的机器运转不那么灵了,微软又是如何处理的?这个问题从2000年我读过《微软项目生存》这套书之后,就一直存在。6年中,我经过了无数项目,有建筑也有软件,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我仍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再听到老华讲述这些东西,帮我解惑。

互联网开发如何做?我也仍在探索。时间,成本,和速度,如何取得平衡,这是一个难以说清的问题。从敏捷编程(XP)中我们得到很多,或许我们能从开源软件的项目管理中获得更多。事实上世界上最大的项目,不是微软的,而是开源软件的。

总之,互联网开发模式,这应该是个新课题,一切都刚刚开始,行业中所有人,都需要为此而努力。感谢老华给我们这堂精彩的课。

ps: 下周准备开始实践采用Trac的管理系统。

2006年06月27日

地铁上,每天都能听到“特大新闻,香港明星刘德华被枪杀”的叫卖声。这些卖报人一个个厢的卖一种显然是非法出版物的小报,上面真的赫然写着“刘德华被枪杀”。

如果你每天坐地铁,这时候估计总是忍不住笑--他们也不换段说辞,怎么每天都是刘德华?记忆中,除了台湾和大陆关系最紧张的那年,他们变成了喊“人民解放军20万大军登陆台湾”之外(也挺与时俱进的),刘德华就成了永恒的主题了。不过,有趣的是,就这个永恒的主题,竟然真的天天有人买。于是,每天张望又是哪个倒霉蛋上当,成了我在地铁上的一大乐趣。

事实证明,每站都可能有人上当,上当人最多的当数北京站。众所周知,常坐地铁的人肯定跟我一样当作笑话看,那么上当的只能是新用户(新地铁用户)。这些人如此之多,多到租能养活这个买报的群体。如果我每天都能看到有人上当,那么可以推断在同一时刻,每个车厢的受骗者出现的概率都差不多。这个总人数相当可观。

这就是中国人多的好多,不用考虑什么回头客,只要一头扎向新用户密集的地方,就能扎到钱。

回头看互联网,自然就明白如今流氓遍地的局面太正常不过了。努力做一个好服务,可能甚至不如坐等新用户来受骗,与其费心思做细,不如盼望中国互联网人数翻倍。

当看到sp连抢带骗的时候,当看到mop/天涯上一天天泛滥的火星贴的时候,当看到流氓软件横行的时候,不由得想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来点水平高点的竞争?从现在的形势看来,只要有新用户,这日子就能勉强混下去。

这真是令人沮丧的结论,不过看起来却如此的接近事实。

2006年06月08日

做输入法是个奇招,搜狗想出来了。

这个输入法一夜之间红遍中文互联网,不仅blog圈子随处可见,就连公司也听到别人议论。下载来一试,果然好用。

中文互联网搜索现在已经是战国,群雄割据,热闹异常。可惜竞争还停留在低水平,一个个都叫喊自己“更懂中文”,要我说这种比法真是没什么意思,要说 懂中文,谁也比不上海量。事实上,搜索根本不是懂不懂中文的竞争,而是综合科研能力的硬仗。一个个大小公司都在喊自己懂中文,真让人觉得进错了国家,中国 人比什么不好,非要比谁懂中文,而且还和老外比,可真有出息。

除了更懂中文,更火的就是流氓插件。家家都做工具条和桌面搜索,而且无一例外的不能卸。拜托,做工具条能不能做的和google那样,有点创意?

输入法就好玩多了,这个东西只要做的好,用的舒服,就没人想卸载,不仅不会卸载,看到别人的机器没装还回给他顺手装一个--我邻居到我家,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连紫光都没有,你还搞IT的?”,然后熟练的下载一个给我装上了。

更何况,现在输入法虽然多,但是还真的没有特别特别好用的。至少,就我简单的用了几下,觉得搜狗这个输入法确实比其他的好很多,值得用。

能想到做输入法,能作出来一个真正好用的输入法,虽然我仍然不能确定搜狗更是否懂中文,但我可以确定搜狗更懂中国人。

2006年06月06日

这几个词看起来比较不沾边。
昨天老白失眠,被我抓住聊了聊豆瓣,聊的结果是,老白恐怕又没睡着:D

大致上,我的观点是,豆瓣模式我很喜欢,豆瓣我也很喜欢,但是,豆瓣目前所做的并不是高利润领域。换言之,豆瓣有了一套非常好的钻井设备,但是却一下子打在了一块贫瘠的土地上,这地方,有石油,但是不多。

这时候旁边的人看着着急啊,你这么好的设备,如果给我我就能…日产xx吨。所以,好了,模仿,然后用在我认为合适的地方。所以说,模仿是对豆瓣模式相当的认同。

阿北当初放弃了旅游主题,而做书和电影,这让豆瓣快速成长,这个领域壁垒比较低,这个低,不仅仅对于阿北而言,对于其他的公司也是如此。所以sina能快速模仿出来一个产品。

换个角度想,如果豆瓣做了旅游,做大了,sina还能否贸然侵入这块领域呢?怕是很难吧。当然,旅游过于专业,光靠阿北一个人,难做成,还需要传统从业者的合作。所谓自己不懂没关系,去找懂的人合作就行了。

说了半天,其实我想说,豆瓣现在不应该固守现有的书和电影,应该快速出击,在传统领域中寻找合作者,顺便寻找蓝海。这样做的时候,豆瓣现有的用户会不会买账呢?似乎,现有的用户可能会有失落感,然后,忠实用户反而成了阻碍?

老白说:“如果阿北真的被干掉的话,以后我们只能回忆,2005——2006年,有一个叫做豆瓣的网站,从整体上提升了中国互联网的从业水平”为了不让这种悲剧成真,还是支持阿北切入新的领域吧,与其为模仿,抄袭这种事情郁闷,还不如反过来模仿一下他们的题材,放到豆瓣里面呢。

2006年05月23日

Common Object File Format 是一种运行格式,起源于system V,随后被microsoft在nt上用于PE格式。也算是长寿的格式。

之所以想起来这个,是因为不小心看到了:
http://home.donews.com/cgi-bin/user.fcgi?sw=39&userid=StephenLaw

这个页面,StephenLaw 自称是COFF的发明者,在1980-1983于贝尔实验室工作期间,作为System V的开发者之一发明的。这里面时间和我记忆不太一样,于是打算查查。

查的结果是:

COFF是随着System V release 4出现,时间是1989年11月1日。

System V release1 发行于1983年,这6年间共有3个版本问世。如StephenLaw 所说,其在1980-1983年创造了COFF,为何到1989年才开始应用呢?

另外,我搜遍了互联网,除了StephenLaw自己的书之外,没有其他地方找到这段历史相关的资料。

既然同是donews用户,还请StephenLaw答疑解惑,满足一个技术工作者的好奇心。

2006年05月19日

看看我现在用的,漂亮吧?

虽然nina说不用当真,不过我还是当真了。

我喜欢my.donews.com 所用的wordpress系统,也愿意大家都喜欢。模版是wordpress的强项,我们应该支持。

于是我和哈啰波波一起,花了几个小时扫荡了wordpress的模版库,遗憾的是nina推荐的模版有一些没找到,幸运的是找到了更多别的好玩的。

最终选中了10多个模版,已经加入到系统里面了。现在my.donews.com 的用户可以从后台选择用了。

其中有一些没有预览图,哈啰波波都给补充上了。效果很不错。

建议给每个模版起个中文名字,这个建议也好,可惜我文笔太差,想不出来好名字。

总之,wordpress是非常好的系统,希望大家也能跟我一样喜欢。

2006年05月17日

昨天凌晨,inout系统的全部页面都已经更新成新的连接方式,现在的连接是直接连接,不再通过inout进行转向了。

这样带来最直接的好处是,inout可以更好的帮助你提高Pagerank。过去inout用的统计方法不够高明,现在我们改进了。inout并不希望占用户的便宜,如果inout的用户页面pr都很高,inout自然也会很高,大家帮助大家,何乐而不为?

qiucool告诉我,现在在51.la里面也能看到inout过来的统计了。或许和修改连接方式有关?现在确实是真正的连接了,如果还不出来,那么一定是统计系统的问题了。过去我们用的Header的转向,看来国内的统计系统往往忘记了统计这种情况。

总的来说,我认为inout是有用,公平的。我们希望,inout对于搜索引擎达到一定的认可度,这样,如果你作了一个新网站,不需要四处求人帮你连接,也不需要四处提交搜索引擎,到inout交换连接,就能让你的网站更快被搜索引擎发现,这对所有人都是好事。

互联网产品,没有明确的发布界限,都是随用随改,逐渐变的细致和优秀。inout也是一样,开始弱小,粗糙,现在,在昨天的改动完成之后,inout能够帮大家做更多的事情了。

2006年05月16日

有一些用户说inout的流量不准,从自己的统计系统中看不到inout过来的流量。

我一直用statcounter 的统计,数字还是比较准的。反映不准的大多是51.la或是chinazz之类的。于是我也注册了51.la,往blog上放了一个。

然后,我从inout点了一下我的blog 测试,结果:

statcounter纪录了inout的来源。

51la什么都没有。

我试了其他的访问方法,包括从google点过去,51la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不准确。statcounter一直和我进行的测试符合。
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不清楚,不过现象确实如此。如果有疑问,最简单的方法后,可以在页面上放个statcounter试试看。

当然,inout的数字和统计系统存在差距也是正常的。因为inout是出站统计,凡是用户在inout进行了点击,就会被算作一个。而统计系统是要等用户页面显示出来,才能加载统计代码。如果页面显示不完整,或是统计系统存在漏记的情况,两者之间就存在误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