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07日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写过一篇blog,观点是专业的bsp是最佳的,而占领了专业领域的bsp也是所谓公众bsp所无法超越的。1年过去,回头审视这个观点,我不得不带点沮丧的承认,我当初的观点看来不那么正确。

认识到门户的力量,是在sina开了这个blog。 虽然在开了之后这段时间比较忙,更新仅仅2篇。不过已经足够令人吃惊了。这两篇的访问量一篇1000多,另外一篇将近6000,当然,后者是被推荐到了科 技频道首页所致。访问量当然不是一切,但是至少证明了有多少人关注这个话题。无论是出于分享的态度,还是写blog那必不可少的小小虚荣心,我都得承认, sina给了我足够的满足。这两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了我过去在donews所写的blog的访问量。而donews正是我认为在IT这个专业领域的最佳bsp。

去年这个时候,sina blog并没有今天这样强大,无论是吸引来的人群还是后台的用户体验。而1年过来,随着媒体的渲染,徐静蕾之类大众明星的光环影响,再加上sina对于 blog的运营经验日益丰富,技术也越发成熟,sina blog已远非当日的吴下阿蒙。当然,这一切是逐渐发生的,并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爆发点和界限,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所谓web 2.0的渐进式,小步快跑的发展。

无论过程如何,现在在sina blog上已经完全可以感受到门户的力量。也不得不令人感叹,在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上,仍然是门户为王。门户们有足够的积累,足够的经验,足够的钱和耐心去 投入,这足够可怕。我的blog处在“科技” 这个在门户中相对小众的领域,尚且可以如此。看看大众更喜闻乐见的娱乐领域如何吧。看看nam哥们这几张关于张钰的照片,那高达6万多的访问量,实在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能量,哎。

门户+偶像的力量如此可怕,小网站们,要加油了。变化总发生在不经意间,一个浪头打来,往往一切都重新洗牌了。

2006年10月31日

不知不觉,到donews半年多了。这半年,做了不少事情。从稳定旧的系统,提高旧系统的负载能力,到开发新项目。一切进行的还都不错。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跟所有关心我和donews的朋友说,我要离开了。

这不关任何其他人的事情,这半年中,无论是我们的程序员们还是产品运营人员,所有人都给我的工作给予了最大的支持,这半年非常快乐。

不过,想做一些能帮到别人的,充满乐趣的事情,是我很久以来的梦想,因此我决定,在donews工作暂告一段落这个时机,离开donews,做我更想做的事情。

目前,我和tinyfool合伙成立了“银杏咨询”(业务刚刚开始,网站尚未建立,公司尚未注册…),我们主要做针对技术方面的咨询和顾问。简单的 说,假如你有个公司,但是没有足够好的技术人员,招聘不是一时的事情,就算雇了1,2个强人,人力成本也比较高,这时候你就比较需要我们的服务了。我们可 以从项目各时段切入,帮你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解决疑难问题。也算为中小企业解决一个实际的困难吧。相信这是一件足够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在这个行业多 年的经验可以帮到更多的人。

这是目前的情况,事情通报出来,大家也就不用猜了。感谢donews/千橡对我的照顾,感谢同事们和刘韧老大容忍我的任性和坏脾气。如〈易〉讲即济卦,卦象是水火相交,意思旧的完结的时候,正是尚未完成的新的开始,周而复始。

这也是我新的开始。

feedsky赞助,去杭州参加了2天的中文网志大会,于今天早晨回到北京。

如出发前所料,我们在去杭州的z9火车上就开始了小会。先是在车上找到了詹斌老师,sayonly邢孔育,然后又抓住了抓虾的徐易容,王歆谧,还有一见的林总。一个小小的软卧房间,挤了8个人,其中还包括了tinyfool这样的重量级人物,热闹程度可见一般。

到杭州之后,得知会议地点转移。可怜抓虾的同学们没人通知,来回扑了个空。会议其实是最不用多说的,和以往所有的这类会议一样,上面大会,下面小会。

我出发前想见到的人,除了车上就见到的朋友们之外,还有dbanoteszola,shizhao等等,都跟想想中的差距很大。这大概也是blogger的特点之一,现实腼腆,网上活跃。

开会的最有趣之处就是能见到很多有趣的家伙们。大家在一起聊聊天,这就是最好玩的事情。要知道,詹斌,sayonly等等虽然和我们一样也在北京,但是我确实是在这次会上才第一次见到。:)

据说明年会议将在北京召开。今年没来得及聊的朋友们,明年再见了。如果真的再北京开,我提前报名做义工。

2006年10月24日

22222

222

111111

2006年10月23日

我这人,其实也比较平和。但是偏偏有人说你牛逼烘烘。有人说,你这样,永远成不了大事。我不懂什么叫做大事。

如果大事就是赚钱,那么我还是立刻离开北京,回天津,混我的祖业比较好。我家有足够的背景有足够的关系,也有一些房产,我可以舒服的,悠闲的,过我的日子,何必来这里受这个罪?

有人不相信,有一些人确实对金钱没那么强的偏爱。我只能说,你没见过的事情,不代表不存在。我热爱一些东西,并不代表有多大利益。难道你真给了我多 大的利益嘛?你承诺的东西,作到了嘛?至于你说nasdaq,我现在还没见到一份合同呢。这种事情,能算利益嘛?我今年27了。不是小孩子了。

我的明确的说,生活不仅仅是钱。我能在毕业的第一年,在北京买的起一个2室的房子,就证明我有足够的能力赚钱。剩下的,无非是我是否愿意去赚。 不去做,不代表我不能做。

你碰上事情,不知所措,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也是当时你的选择。不要强加于我。更不要四处说我不好。有人天天不上班,你拿他也没什么办法,上班的倒是老挨骂,这感觉很舒服嘛?大家天天玩命,到底为了谁?谁能得到最大利益?

现在除了技术人员,别人都可以跑会拿红包了。技术人员呢?对,有被骂。这真是很公平的游戏啊。技术人员干活,往往就求一个开心。如果不开心了,千金难买。

要知道,一切都是合作,我不求你,你也不用求我。我尊重你,但仅仅是尊重。如果你不需要这个尊重,让我走就是了。

这都是何必呢。

2006年09月27日

全文见google发布bigtable论文

2006年09月18日

从我知道cvs那个东西开始,我就喜欢死这个东西了。只要你敢用,他比任何的备份工具都好。什么都能装,保证能同步,还能回溯到历史某一点。我大半文件都是用这个存的。其实解决同步问题,只要你给自己建一个cvs/svn的服务器,就都ok了。

说起来这个,是看到美人她爹tinyfool一干人等正讨论p2p的存储问题。

从tiny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存储的最大需求是“备份和同步”,没错,这正是存储服务的主流。如果仅仅是共享一些mp3,照片之类,随便找个p2p软件就能作到了(emule就很好)。用这种存储服务的意义并不太大。

这就回到了标题所说,每个人都需要个版本服务器。假设基础文件所有人都有,只保存更新信息,那么所需要存储的容量立刻就大规模下降了。如果采用这种 方式的话,我们需要的就不是一个类似社区的服务,而是一个类似email的工具类服务了。这里面,p2p的作用是进一步提高稳定性和降低成本。 allmydata提供的10:1的服务就很好 (提供10M硬盘空间给别人用,自己得到1M虚拟存储空间)这种交换模式,和过去的区别是“你帮助别人存储的文件 ”对于你自己是否有用。emule方式共享mp3或是电影,是对你本人有用的,而allmydata的方式,则对你自己未必有用。emule是p2p的方 式共享文件,而allmydata是共享空间。换个通俗的话来说,也就是,你并不知道别人在你共享出来的空间上放了什么,也基本上不可能去使用这些文件。

在这样的模式下,可以用这种10:1的方式达到大量冗余,多点存放的方式。如果再配合一些地理信息和统计学方法,就可以计算出来对于“你”所在的网络情况,谁的硬盘最适合存在你的资料,配合中央服务器,就更稳定了。这样一个基本的网络框架就算出来了。

综上所述,我得到2个结论:

1 这种存储不同于emule共享,文件本身对存储者不完全有意义。(有一些有意义,但大部分人可能没意义)
2 文件更新信息比文件本身更容易被频繁的读取。这些更新信息将是这个网络负担得主要流量。

最后说说我的希望:

google有足够的技术可以完成这个,无论是中央存储,还是同步工具,或是探测哪些机器适合保存你的资料(数据统计和挖掘技术)都是他的强项。

2005年07月27日



365kit上线2天,收到的反馈可谓铺天盖地。幸好,目前还没有痛骂的。:D

所有建议几乎都很有价值,其中最小的有指出了网页的错字,图片的毛病,大的涉及到了服务未来的发展。

tiny说:用户教育着我们。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又要谈web2.0和小公司。

web2.0根植于用户的需求,在于创造为用户服务的系统,用户满意,应用,自然会提出问题和改进方案。技术人员按照优先级依次改进,这就足够了。以往的互联网企业中,一帮人坐在会议室争吵上一天也没有结果的情况,应该大大减少了吧。

用户来自于各行各业,他们,往往比我们专业。听他们的,满足他们需要的,往往不会错。学会尊重用户,帮助用户,学会被用户教育,这是web2.0团队一定要经历的。

现在,我们可以进行下面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