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借了本《肢体的游戏》,想在里面了解一个体育文化。刚刚读过“自序”就恶心了半天:这人谁呀,文人不文人,体育人不体育人,名字像个人物,文笔不咋的,怎么就敢乱写!

说体育’就是拿有限的肢体与神奇的数字较劲儿’,还敢说自己是田径内行。

起码来说,只把体育看成是竞技之用的,就是个”二把刀”。

再往下看看……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