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爸之间是不会开玩笑的,所以话就有说完的时候。打电话总是没什么话好说,老爸照旧问:没什么事吧?我还是照旧报告我近来发生的大事小事,如果心情不错,就加点料,把好事说得更好;如果心情不好,就没几句话好说了,一分钟就能结束通话。但老爸还是会打电话过来的,大约每星期一次。但我还是从没问过老爸:没什么事吧?我不习惯于询问家里的情况,不习惯问老爸的情况,开不了口。曾问过一次他的身体状况,也是带着研究的味道的:“你现在身上有哪些病?”,如果有天我问一句老爸:没什么事吧?老爸会不会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呢,然后一定是高兴吧。我当然在乎老爸的情况,只是没有表达出来而已,不知道这应该算作是有孝的解释,还是不孝的托辞。
        哥哥说:“一个父两个子,如果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话,难道两个儿子一个样?”确实不一样,哥哥跟我不一样,他跟老爸好聊些。我和哥哥都离家多年了,我在广州五年,大佬在揭阳七年。电话是老爸牵挂我们的两条线。要是两个都没什么话,那也真闷的。想想这么多年,老爸跟我说的主题集中在一个:温饱。天气冷了,叫我多穿衣服,被子要拿去晒,盖得才暖和。天气热了,要我放桶水在房里,凉快些,而且开空调太干燥;多次建议我买冰箱,可以保存吃剩的食物,还常常说有些吃的东西要等有人来广州时拿过来给我。老爸真是又当爹又当妈,确实,妈妈已经不在多年了,如果还在的话,那现在就成老妈了。如果是一个圆满的家庭该是多么幸福呀。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