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0日

        等我失业了,我要戴上耳环,留长头发,然后戴上发髻。
        等我失业了,我要背上相机去走遍小城,拍下那在岸边洗衣服的背影,那归来的老汉和老牛一样安详的眼神……偶尔去酒吧喝瓶啤酒,或者还能有一场艳遇。
       等我失业了,我要去当寿司学徒,寿司真是我最爱的食物,一块肉加一块饭,原汁原味,又是朴素实在的搭配。
       等我失业了,我要陪着老爸,每天跟他喝点小酒,聊聊天,早上一起出去走一走,永远做爸爸那个长不大的乖孩子。
       等我失业了,我要做个住家男人,做做饭,上上网,看看书。
       其实,等我失业了,我会马上找份新的工作,然后继续tmd等待我的下一次失业。。。。

2006年12月05日

        围炉就是一群人围着一个炉子,一边煮一边吃,也就打便炉、吃火锅。
        前几天回家跟家人吃火锅,闲着没事干,想起了过去的一个个炉。
       记得最早的一个算是专业的火锅,是个炉中间有个筒,放碳进去烧,周围是锅,下面是掉碳灰的槽,连成一体。这种锅很不方便,吃到中途要加碳。盖上盖子,碳从上面放进筒里,有时碎碳会掉进汤里。没碰到汤的筒非常烫,有时候肉片碰到,会喳一声,沾在筒上。这就是我印象深刻的我家的第一个炉。
        后来换了一个电的了,有调节杆可以调温度,中间也没有一个筒占着位置了。不过也是锅和炉一体的,吃完后清洗不方便,要小心不让水进入炉里。
        再后来换成一个像电饭锅那样的了,只是宽了许多,扁平了许多,不粘低,锅和炉也不连体,清洗方便。我想这应该是火锅的终极产品了吧。
        现在终极产品被想也想不到的电磁炉代替,我再也不用担心,吃着吃着,炉会漏电,然后我一肴汤就被电到。而且只要是平底的锅就可以用,再不用指定的锅配炉了。我想,我又想这应该是火锅的终极产品了吧。
        不过我最想念的还是那个烧炭的炉,好想把当年那个炉找出来,拿来摆设。可是爸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