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18日

    年复一年。年龄大了,年也过得越快了,我还来不及记住我的年龄,新的一年又刷新了它的记录,而快乐却越来越少了。除夕的年夜饭就要开始,妈妈突然回来了。妈妈轻轻的走了进来,我们全部的人都惊呆了,寂静了几秒钟。“妈!你怎么回来了?”我惊喜地问。“回来吃年夜饭啊。”妈平静的微笑着。我们这才缓过神来,开始了快乐的年夜饭。
    妈还是穿着十几年前走时穿的那身衣服,黄色的格子外套,这是留给我的最深印象了,什么样子走的,就什么样子回来,似乎十几年的间隔马上浓缩为一秒钟之前,妈妈从来没有离开过。
   “妈,你现在身体还好吗?”
   “我已经好了,什么病都没有了。”妈妈一边说一边伸了一只手给我看,“你看,我的手指也长全了,还能伸直了。”
   “妈,你当年用的绣花针,我收起来了。还有一条绿色的格子手帕,我记得有好几条手帕的,但现在就只有只一条了。有时候我想拿出来用,但又怕用坏了。还有,这是那只兔子烟灰缸。那是小时候你说过给我的。
    那天是中秋节前的中午,你跟爸爸在午睡,我走进你的房间,桌上就摆着这只烟灰缸,你说:‘把一个月饼吃了就给我这只烟灰缸,还给我五块钱。’我不记得我是否吃了月饼,反正我是得到这只烟灰缸了,我一直把它放在我的柜子里。还有那个鸭子储钱罐,是我们在湖东的时候,你买给我的。”
   “傻孩子,还留在这些小东西。你可以想念我,但不要悲伤,好吗?”
   “妈,可以你太快离开我们了。这永远是我抚不平的伤口!”
   “我今天不是回来跟你们吃团圆饭了吗?好了,别哭了。”妈也伤心了。
   “弟,别这样了,别搞得一家人都不开心。我们吃饭吧。”哥哥说。
    我们一家人,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是我们第一杯团员酒。
   “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这么多年照看好我们的孩子。”妈妈敬爸爸一杯酒,爸爸始终无语。
   “妈,我们也敬你一杯酒吧。小时候我还不会孝敬你,现在我们兄弟只能孝敬我爸爸了。”
   “好了,喝完这一杯我就要回去了。”妈妈说。喝完她就走出门口了。
    当我追出去的时候,妈妈已经无影无踪。香已烧完,她走了。

    我不想再继续写下去了。没想到写下这篇字的时候,我竟会第一次哭得如此痛快。当年她死的时候我还不懂得悲伤,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哭而哭,真他妈的的虚伪。只记得我当年的双手痉挛了,那是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十多年来,我慢慢地体会失母的悲伤,今天我痛快地哭了,一个人真好,我可以痛快地哭出声音。我的手又痉挛了,这是那次之后的第二次。妈,我永远想你,我会尽量不再悲伤地想你。 

        终于还是真的来到了世界末日,这次是那么千真万确,因为那个闯入太阳系的星球已经直逼地球而来,有半个地球的人可以看到那个星球越来越大。明天20点36分将会撞上地球,人类仍然无能为力,一切都将毁于一旦。
        人类已经从几天前的恐慌,进入了绝望,到现在的极乐状态。街道上的垃圾再也无人清理,垃圾里面有钞票,但那已不再有吸引力。超市里面乱七八糟,厨窗的玻璃被打烂。任何物品都可以自由取用。有几个流浪汉在超市里狂吃,手上还戴着几只贵重手表,这是他们一生中最满意的时刻,除了吃还有什么更需要的呢?做个饱死鬼吧。有一个警察正用枪对着其中一个流浪汉:“你这是在抢劫,我要逮捕你。”流浪汉继续吃着东西。那是唯一一个敬业的警察,其他警察正在用真枪玩射击游戏。远处一个餐馆似乎还在经营着,但没有一个顾客,可是厨子还在忙碌着,他正在尝试有生以来从没试过的一种食材——一个婴儿。还有犯人,他们都冲出了监狱,但在无政府的状态下,他们也不知道可以干些什么更罪恶的事情。有的妓女在哭泣,她想念家乡的父母和弟妹,有的妓女在免费服务大众,她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承受力,而有的妓女组成一伙,专找不顺眼的男人打。很多情侣平静地相拥,希望这次拥抱变为永恒。有的情侣在做爱,一次又一次。神父在祈祷,他相信永远都没有末日,因为还有另一个世界。老人安详地观看着这个世界,没想到在生命的晚期还能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街上有很多赤裸男女在行走和奔跑,他们在找性爱对象或者强奸的对象。富翁突然发现钱那么多却一点用都没有了,后悔以前花了太多时间在事业上,却忽略了家庭,他只想跟太太和子女在一起,可以太太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动物在狂奔,它们也不知道该奔往哪里,或者它们以为跑得再快点就能起飞,逃离地球。连海洋里的鱼类都感觉到了燥热,它们正抱怨哪个混蛋在大洋低下架起了火炉要煮熟它们,其实火炉来自上天。只有疯子一切都没有变,快乐的依然快乐,悲伤的依然悲伤……
         20点34分,有的人正打算开始倒计时,像迎接新年一样。突然一道闪光,一声巨响。星球被摧毁了,人们忘记了还有外星人可以拯救地球。但是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曾经恐慌的人再次进入了新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