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7日

      昨晚买了半只千年老鸡煲汤,味道不错,颇受鼓舞,于是今晚再煲。
      今晚的汤有这么些料:猪骨、白萝卜、红萝卜、马蹄、淮山、党参、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参、枸杞、姜、   核桃。打算喝他个两三个晚上。煲了好久,两三个小时。幸好有昨晚的老鸡肉掂肚子。
       终于煲好,发现淮山变黑了,第一次用这么多料组合煲汤,不会是配出毒药出来了吧。可惜没有养猫,不然就可以请它先喝了。只好先喝一点看看什么反应先。哇,味道不错,能配出这么美味的毒药来也值了。

2006年11月26日

        去disco喝酒,烂醉。又失忆了,只记得一些:趴在巴台吐;我说手机不见了,然后继续喝;司机叫我给他十块钱洗车;找钱也不拿就下车;下车后走了一段路发现不是我住的地方,又坐上的士“去梅花园”,“这里就是梅花园”,看看窗外写着梅花园宾馆,“那去圣地大酒店”;不知道怎么走回宿舍的,只记得走在路上想着要在路边睡觉算了。今天醒来,发呆了一整天,手机真的不见了,钱包里的钱也不知道怎么花掉的。还发现身上一个地方撞青了。
       “这就是我的生活。”上星期那次醉后醒来我是这么对阿栋说了这句话的,说得有点颓废,也有点满足。那次是他不喝酒,保持清醒,然后带我回来的。我感到很有安全感。但这一次却是感到多么孤单,差点睡在路边,过马路给车撞死都不知道。一个没有家的人,无日无夜,想玩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回到宿舍倒床就睡,醒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狼藉:外套在地上,被子一半在地上,两只袜子相距两米。也试过两天没洗澡,整个星期不卦胡子,一直都是不打扫卫生。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吗?  
       我该改变我的生活了,好好爱惜自己。也该实实在在地找个女人来管管我了,不要再完美主义了。

2006年10月30日

     及时行乐,这是我多次向奶奶,爸爸传播的思想。
     可是当爸爸喝酒喝到兴起,我们劝酒。他说:“不抽烟,不喝酒,给我活多三十年有什么用?”我突然觉得爸终于接收了我“及时行乐”的生活态度。但是我想反驳点什么却欲言又止。

2004年07月25日

          我和老爸之间是不会开玩笑的,所以话就有说完的时候。打电话总是没什么话好说,老爸照旧问:没什么事吧?我还是照旧报告我近来发生的大事小事,如果心情不错,就加点料,把好事说得更好;如果心情不好,就没几句话好说了,一分钟就能结束通话。但老爸还是会打电话过来的,大约每星期一次。但我还是从没问过老爸:没什么事吧?我不习惯于询问家里的情况,不习惯问老爸的情况,开不了口。曾问过一次他的身体状况,也是带着研究的味道的:“你现在身上有哪些病?”,如果有天我问一句老爸:没什么事吧?老爸会不会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呢,然后一定是高兴吧。我当然在乎老爸的情况,只是没有表达出来而已,不知道这应该算作是有孝的解释,还是不孝的托辞。
        哥哥说:“一个父两个子,如果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话,难道两个儿子一个样?”确实不一样,哥哥跟我不一样,他跟老爸好聊些。我和哥哥都离家多年了,我在广州五年,大佬在揭阳七年。电话是老爸牵挂我们的两条线。要是两个都没什么话,那也真闷的。想想这么多年,老爸跟我说的主题集中在一个:温饱。天气冷了,叫我多穿衣服,被子要拿去晒,盖得才暖和。天气热了,要我放桶水在房里,凉快些,而且开空调太干燥;多次建议我买冰箱,可以保存吃剩的食物,还常常说有些吃的东西要等有人来广州时拿过来给我。老爸真是又当爹又当妈,确实,妈妈已经不在多年了,如果还在的话,那现在就成老妈了。如果是一个圆满的家庭该是多么幸福呀。

        80G的硬盘坏掉了,可能跟前几天的瞬间断电有关,当时还烧了我的电源。近一个月来,多次重装系统,烧电源,这次又坏硬盘,我多灾多难的电脑啊。
        这次坏硬盘丢了所有数据,有史以来最大的电脑创伤了。丢失的最重要的数据是,从我工作到现在的现金收入记录,再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赚了多少钱了,唉。就当大概是7500吧。还有那些写过的程序,我的技术积累都没了。好在我前段时间有备份一些特别重要的到另一个硬盘,不然这次真的是变得一无所有了。唯一的安慰只能是空空的硬盘可以从新管理了,以前的数据放得好乱。
        以后一定要把所有关键数据都定期备份到另一个硬盘。还有把数据备份到邮箱去,以防万一电脑被偷,火灾什么的。
        特别鸣谢廖展网友送了我一个2G的邮箱。谢谢!

2004年07月18日

       上星期六买了盗版的linux 9,拿回来一装发现是7.3的,^@#$%@#,第二天跑去换,还贴了¥8钱,结果这次是不知道多少版本了,因为根本读不了。失望啊,热情就这样被泼了冷水。
        但——是,狂热的青年怎么会因为一两漂水就冷了呢?尽管穷得买东西基本用信用卡,我的linux体验还是不能就这样放弃的。于是,今天终于买了正版的linux啦,哈哈,第一次买正版,感觉真是一百万个放心呀。
        顺畅的安装了Fedora Core 1,界面真漂亮呀,容易用多了,不过有时候会休克,还以为死机了呢,等了半分钟那个样子,正想重新启动,呀,又动起来了。这样看来,FC 2 所自吹的能比 FC 1快”数倍”,还是有点可能的。
        计划以后专用linux,尽量不用windows。不过路途艰难呀,一开始就遇到麻烦。由于安装时,没有选择中文,结果桌面是英文的,打开网页也是乱码,于是装上中文包,打开网页正常了,但是桌面还是英文,而且在Language那里没得选择中文,不知道还要修改哪个文件。另一个麻烦是,原来msn和linux都没有for linux,寂寞的linux只有程序员才会拿来用。对于寻常百姓来说,linux界面一定有很新鲜的美感,这是一个吸引力。但想让linux进入寻常百姓家,还需要再容易用很多,还要可以和window用户的人聊天,这才有慢慢过渡的可能。如果QQ 出个for linux一定可以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至于msn当然不能指望它啦。

2004年02月25日

在书橱和衣橱之间,最后我选择了书橱。

我的房间有很多书,桌上床头床底墙角,各有一堆。还有很多衣服,门上床尾床上墙角,各有一堆。常常在睡觉的时候把衣服移到椅上,白天的时候再移回床上。于是我开始考虑该买个书橱好呢,还是买个衣橱好。早希望我的书能够分门别类,各得其所。不过书放在书橱里就不安全了,人家要找书借多方便呐。书如妾,怎舍得借与人,那总让我牵肠挂肚。其实书可以放在衣橱里的,那就安全了。那就考虑一下衣橱吧。买个衣橱最高兴的莫过于压在箱底的那件西装了,它长年不见天日,也早已不知笔挺是什么感觉。然后其他的衣服也都能有安身的地方。不过让我的书放在衣橱里岂不是寄人篱下?那我多不爽啊。举棋不定时,突然想到“如果”,如果买了衣橱,以后我定会用衣服来填充它;如果买了书橱,以后我定会用书来填充它。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不是有句名言叫“有地种田,有网捕鱼”吗?那么当然是该买书橱啦。

终于买回来一个书橱,一边快快把所有书放上,一边想象着满橱是书的景象,还真有种良好的感觉,好像自己渊博了许多。……全部书放完,原来才是冰山一角。第二天就去购书中心买书了。幸好我的选择够明智,不然第二天我就是去北京路了。

以后我还要买很多书。老婆可以宁缺勿滥,书则应该是宁滥勿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