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第一学期  历久弥坚]    2003年9月~2004年2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高三学习太忙,一是学校剥夺了我们大部分的活动,二是没有精力花时间记录这些惊天动地的大事,还是因为实在如王冠楠所说,戏中人便是座中人,自己就生活在历史里,不能设想恍如隔世的情景,不知道哪些应该好好写一写,哪些不用那么大张旗鼓、招摇过市。

 事实上,高三第一学期过的比谁想象的都快,忽得一下子就到期末了,我觉得老师们是很有办法的,一点一点考验你的忍耐力,你觉得生活很累但是又不觉得很暴戾残忍。总之,人是要生活的。仔细数数,惊天动地的大事寥寥无几,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辉煌依然有质的拓展,依然在超越。

运动会 2003年10月8日[记录与实际有出入,须待改正]
 每一个第一学期这总是我们最开始的大事,确实是挺激动人心的。自从文科班连成一个“文联”参加运动会,所有的体育天才都云集在一起,我们早已对得不到第一有所心理准备,但是大家依然苦练,尤其是关山减肥以后勇敢的报了1500米,(其实减了以后也没什么勇敢不勇敢的,他就已经变得很擅长长跑了)除了让大家惊艳以外,也为徐宗华的离去挽回了不小的损失。

 很有趣的是一开始去奥体的时候,谢老师说车辆安排的时候就很混乱,加之黄老师胡乱理解并且信誓旦旦地作了一系列解释与说明(最后事实证明都是错的),大家当天到学校的时候都找不到车,我们这回算是更为深入地了解实验中学已经彻底人满为患的意义了。从长安街一直延伸到邮电医院门口,一长串大公共,也不写明几班到几班,我们徘徊于谢老师与黄老师叙述的两个不同的地点(正好是两个极端),走的脚都要废掉了,结果却总是刚刚从那边回来的一群人的一脸苦笑。其中就有徐宗华举着“高三文联(更象是女联)”的牌子招摇过市,穿梭于人群之间。最后,我们踏破铁鞋终于发现了我们的车,它处在并排停着的3层车的中间,可谓隐蔽之至。等我们几个上去找到了为数不多剩下的几个座位之后大约又过了10分钟,才见到黄老师带着她的一群忠实信徒找到了我们的车,——他们刚好是在另一个车队终点翘首以待了大约30分钟才迷途知返。

 入场式的时候我去领了贯通英才奖,于是躲过了张义亮挑裁判的一劫,可以安心在看台上看了,当然像什么刘召元刘博畅佟轶胡平张彬等就没那么幸运了。

 第一个惊喜是由王晓宁带来的,他从未参加男生400米,这一次却和周思阳一同取得了第二第三。

 大家比较关注的项目是男生的1500,关山和赵波参加了该项目,已开始赵波遥遥领先,后来赵波被超了,最最惊艳的是关山在最后100米里连超4个最终取得了第五,看他这样超越极限的样子真是又为他自豪又为他感动。他的回归迎来了我们最热烈最衷心的掌声。

 接下来的60米接力赛我们更看到了精彩的一幕,我们班简直是更加勇猛,一度领先文联,但是他们最后一棒李婧琦太强了,在最后一棒反超。结果我们得第二,这令最后一棒安爽愧疚不已,其实我们都觉得这已经很令人喜悦的了。

 然后比较令人振奋的消息是,陈曦和奶奶都参加400和800米,我们真为她们担心呢,但是陈曦勇往直前,奶奶紧随其后,两位女中豪杰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尤其陈曦两个都是第二,(第一是李婧琦)她们的意志力和勇气令人佩服,她们的本事更是让人觉得巾帼英雄后生可畏。

 女生跑100米的轩煊和南楠也是一马当先,双双挺入决赛,最后南楠取得了名次。

 最激动人心的4×100,我们的男生取得了第一,女生也是仅次于文联。

 还有王冠楠史晓晨谷岳史晓宇的跳高,王笛梁晗的跳远,余经纶刘中国赵晓雪安爽的后抛实心球,韩旭的110米栏,王晓宁安爽的200……

 最后我们第二,比文联少60多分,一点也不亏,比第三9班多大约20分,也足以耀武扬威了,我们在为刘中国庆祝生日之后,一起又照了一张相,这一次,我们洋溢出的笑容格外真实,也格外的平易近人。

 

班刊 2003年4月~2003年11月12日[/align]    
 班刊这个事情从高一的提及,高二的准备到高三紧锣密鼓的后期制作和销售,我们经历了太多,具体我们心中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感,班刊里每一行字都呼之欲出,我不再统一的表达,我只想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描述一个这样声势浩大的活动。具体以那一天为标志开始的,我不知道,也无从知道,暂且将非典前三令五申的征稿作为一个象征性的开始标志。11月12日是我们发行日,那一天以后有关班刊的一切准备工作到此结束,但是大家心里面对班刊这个词的感受和延伸,我知道永远也不会结束。而我,就记录这相距半年两个时间之间发生的事情,也许不经意间会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呢。谁知道。

 ==〉筹备-征稿 2003年4月~2003年6月
     从上学期开始,樊婧彻底把班刊这个事情当作一个要付诸行动的实事来做,早期的工作是筹稿,大家当时都觉得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但是也都纷纷交了稿件。当时刚从学习周脱身而出的陈曦帮着收集稿件,一些最早期上交的稿件也都在大家手里相互传阅。至于一些很早交稿最后反而因为种种失误没有发表的情形也是有的,但是也没辙,只能说是遗憾。可喜的是,我们除了每个成员几乎每人一篇以外,还收集了刘老师黄老师徐宗华沈少艾等人的作品,让我们的班刊更有集体味。

     在这个期间,我们的委员会还没有成形,只是我和陈曦零零星星的作一些事情,我尤其觉得我的一些绵薄之力无非是杯水车薪,倒不如说是精神上的鼓励与支持。樊婧在此期间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包括审稿和最主要的统筹规划,她翻出先前发行的其他的班刊研究推敲,最终才有了我们现在这个有头有尾浑然一体的班刊。

     另外还有轩煊,她主持的封面设计工作也是异常辛苦,大约前前后后设计了5个,每一个又有各种衍生的版本,有不同变幻奇妙的效果。这不仅是一个很需要技术与灵感的工作,更是要耗费很多的时间,是一件非常非常麻烦的事情。最后轩煊设计的几个图案中,我们很毫不留情的否定了一个又一个,轩煊也毫无怨言,不断地改善,才有了现在这样清雅秀丽、节俭明快的封面图案。

 ==〉讨论-成形 2003年6月~2003年9月
     非典回来之后,我们几个主要的同学参与到班刊的主体工作中来,除了我们先前的三人以外,安爽和胡平也加入进来。从定题目,划分板块,讨论排版责任制,以及形形色色的问题。一开始安爽拿来了一个小本,上面记着应该注意的问题和亟待解决的问题,后来我们也效仿,像首脑开峰会一样,煞有介事,大模大样。

     事实上,每一次讨论都是效率很低,也非常辛苦的。因为每人一个意见,说不清楚又都不愿意听别人的,最后总是花了很多时间也没有达成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倒是大家叙叙旧聊聊天居多,着实增进了彼此的感情,也无怪后来我们以开会名义在肯德基“讨论会餐”的历史了。

     总之,整个班的东西,这些问题都马虎不得,记得我们花了至少3天的时间讨论班刊的名字,当时大约有15个候选名字,我们实在拿不定主意,最后全班投票选出了如今这个reflection。后来我们又在中文名字上绞尽脑汁,把班刊赋予了“象”这个字的意义。而在与另一个较受欢迎的题目“反而”比较的最后,选用了团纸球“拽阄”的办法,最终确定了由我和樊婧共同制定的题目“象?Reflection”。

     关于之后怎么做更细致的工作,我们先每个人把文章分类,在为每个类目起一个名字,最后又出现了每个人一个意见,不过与上次不同,我们达成的意见就是放弃讨论由樊婧直接自行分类。而每一类题目的原则也是根据“象”的含义,每题八字,前后对仗。与之一起解决的问题还包括如每个人负责哪一板块的排版,是否为实名制,是否为断码编页,以及字体怎么设置,页眉页脚如何统一规范等等。于是我们每个人着重于自己板块,并赋予自己的理解,希望能依据风格的不同自然而然地把板块分的沟壑分明。

     具体怎么排版我不想说得太多,这些大家心里都清楚。用一句话概括一下,这是一个相当艰巨的工作。大约的环节如下,找图片,改效果,贴图设计背景(或者没有),根据文章长短设计表格或文字框,调整行距最终使整个文档美观流畅。而往往word文档又别扭难用,我们为了实现自己想要的效果常常走很多弯路,当然也不排除word结构混乱出现的出乎意料的美妙图景。总之,我们几个人的工作都相当辛苦。而除了我们以外,刘中国与轩煊分管的两个板块由他们自己设计排版,他们的作品也是相当有效果和有特色的。

     在这期间,我们又不断地收到一些投稿,但是我们是辛苦并快乐着的。

 ==〉整合-后期 2003年9月~2003年10月
     等大家把前期工作都做好以后,一些后期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例如如何安排页数,如何设计封二封三,目录卷首编后等等。最后由我汇总所有的文档,统一编写页码,设计目录(包括我们的封神榜)。我记得在我交给樊婧之前,我检验了大约5次,而且编写了说明,包括检验页眉页脚,奇偶页重新排版以及页码等等,因为有些文档有背景不能显示出页眉与页脚,这给我的核查工作带来很多不便。我花了大约3天时间把这个交给樊婧,由他和胡平做文字校对工作。后来据我所知道的,胡平在封二上花了很多功夫,其间樊婧还加入了卷首语和编后语(包括精美的排版)。我们也讨论了关于价格和发行量的问题,自然是一人一个说法,最后终于由我自作主张下定了现在4块7块9块9这个价钱,以及最后确定的500册。

     我在后一阶段的工作主要是转向宣传销售,和班里几个热心的同学商量好以后,决定以海报先声夺人,再加以广播宣传以辅助之。我于是利用轩煊先前设计的没用上的封面作为海报的底衬(这时轩煊设计的最新封面版本已经敲定),借来flash做。整个做海报的过程大约持续了一周,一共设计了两个版本,我认为都是很精美的,后来知道关山可以免费打印海报,这对于我的付出已经是最大限度的鼓励了。

     我记得是期中考试的前一个体育选修,已经把班刊的书送来了,大家以无比好奇与兴奋争相传看。一是因为马上期中考试,二是因为光盘还不够完善,我们的发行日期一推再推,最终定于11月以后的第二个周三发售。我这里的海报也是在日期上一改再改,后来我比较紧张,因为我设计时用的字体已经作废,不得不换用其他字体,而我也不甚清楚未来是不是会在其他方面出乱子,另外为了方便大幅打印,我还要把海报放大以保证清晰度,而我的发达软件在10月底已经到期,这些让我最后强硬的说,11月12日这个发行日期不能再改了!(显然我们在目录上写道的,10月出击已经完全作废)

     有时候我为了使海报更加完美化,在做完作业以后还要熬到12点,偶尔也会看到胡平的陪伴,问之,曰:在设计封二。后来把封二传过来看,在知道平平在那个11的图案上下了很大功夫,很是辛苦。我们也就是这样互相鼓励,最后终于都完成了相对自己而言的浩大的工程。

 ==〉宣传-销售 2003年11月10日~2003年11月12日
     事实上,期中考试以后我们都一直处在蛰伏的阶段,期待着在沉默之后的一鸣惊人。我们出书到正式发行的这两周中,又对班刊的工作进行了完善,例如光盘的千呼万唤始出来,一些不合格的地方的重印,以及班刊目录上的印章。总之在期中考试风声过去以后,一切的等待都在酝酿之中,我们胸有成竹地等待着风暴的到来。

     在其他班查分风潮还没有消去的时候,我们已经霸占了年级组。在11月10日,已经把打印出来的10张海报张贴出去,而由我设计的分宣传小组计划也在付诸实施。周一(10日)那天我去开会所以班里的销售安排由樊婧来说,等我开完会已经惊喜地看到各个销售组已经把海报张贴出去,——包括初一组的两张,北楼组的2张,南楼组的4张,高二组的一张还有一张贴在每天大家去取车的必经之路上。那几天,经常有如下现象:一个人在海报边上徘徊不肯离去,于是周围聚集越来越多的人。一开始的“引子”自然是自班的,但是海报如此精美赏心悦目,加之是自己班的东西,谁不愿意多看一看呢?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单单利用海报,已经完全达到了全校同学尽人皆知的效果。

     11月11日,我们的几个销售组长又开会并却分别在组内开会谈论具体的销售手段,核实了增刊的去向,以及最终解决找零分配和销售分配量等问题。在那天的中午,我们还完成了为500本(确切地说是488)盖印工作。

     11月12日,中午前的生物课最后十分钟我们开始了准备工作。一下课大部分同学着手准备销售点的布置,而我也冲到广播站把宣传推向高潮,之后又投入到我管辖的北楼销售区。就我所知,从12:30开始,我们几个分班宣传,陆陆续续的卖出了一些,同时我也在寻找一个特别热心的初三小男孩(他原来说好帮我卖20份的)。这一段时间比较辛苦,最后小男孩没找到,我拿的30本已经销售一空。当我12:40甩着酸痛的手臂回一楼的时候,惊奇的发现140份已经只剩2份了,后来面对不断向我们聚集的人群,我们只能向他们只向南楼的销售点,而在12:45南楼也已经全部售罄。在这段时间,10班的赵琦执意买书不买盘,最后我们也坚持不卖,而一个旁边期待已久的初三小女孩得到了这最后一份,把赵琦气的几乎脸都要变了型,我们对此表示十分遗憾。

     12:43左右,初一和老师组也宣布售罄,而我这时候才发现,事先向我预定2本并交钱的二班同学和一个9班的打过招呼的同学的预留班刊已经因为魏星汉的失误被销出(据销售组余经纶描述,他已经嘱咐魏星汉留下2本,但是转手魏星汉就把他们卖给了两位“美女”),这是我不得不去其他地方把他们找回。最终高二组的最后三本被我及时留住,终于挽回了被人指责的失败。

     到了12:47,大家开始聚集在南楼门口,拿着手中剩下的光盘四处兜售,最后这样也卖出了不少的数目,有些人居然答应10块钱买下3张!总之,我们在还没有进入高潮就草草收场,尽管如此,500本班刊在15分钟内销售一空,并且是在大家吃饭的时段,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后来大家回班做最令人兴奋的工作——数钱。每个人都纷纷把自己卖得的钱往桌子上丢,尽情的享受一掷千金的快感,同时恨不得把自己的钱往里扔一起到锦上添花的美妙效果。大家集中在南楠身边,几位数钱的同学经常发出如下慨叹:“这钱怎么越数越多?”抑或是“这么厚厚的一达,一辈子也没见过”,后来又不断有人往里扔钱,这项工作从12:50持续到1:30仍然没有做完,最后大约总钱数达到了4000,也就是说我们净赚的总数目,也达到了2000元。

     这些天以来,班刊的销售让大家的生活又多了一个亮点,而我们的销售工作也为班刊的整个过程诠释出最精彩的高潮与结局,无论期中考试过后结果如何,无疑都让大家尽快的进入到一个快乐和自信的新历程。

     特别感谢一下参与此活动的同学:各位销售组长,——曹文雯,王冠楠,余经纶,樊婧,梁晗还有工作组的王晓宁、梁晗、张彬、樊婧、陈曦、安爽、胡平、轩煊、刘中国、杨笑非……

学代会 2003年11月10日~2003年11月15日[/align]
     这一届的学代会由我与梁晗代表我们班参加,也是我首次参加学代会。我始终把这个作为我结识新朋友的重要契机,而事实证明我所得到的远远不止这些。

     一开始的分组答辩让我简直是出尽了风头,因为我对各位候选人刁钻古怪的提问,在孟超等同学极度匮乏的智慧的对比下,其他班的各位代表都对我表示语言难以形容与无与伦比的钦佩与崇拜。我觉得我是充分享受着这种意义特别的时刻,——我觉得这是能体现我在学习以外的能力的最佳时刻之一。

     与我同去的梁晗总是保持他一贯的切实的原则,类似“我们的舆论在做什么”之类的问题常常很有力度,不像我是为了出风头问问题。但是说实在的,那些候选人中,很少有我认为比较合适的,很多都是素质极低的人员,我看到不如让他们暂时充当快乐的源泉,——我几乎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完全预见到,这一届很多平庸甚至能力低下之辈将在学生会飞黄腾达的奇异图景。

     在最后闭幕式过程中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点,是我常常对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一个是“左方”,她说话的声音与语气特别奇特,常常是王佳模仿的对象,而越是如此他越是频频上台,越战越勇,对我们的双耳提出了严峻的挑衅。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女生,我唯一记得的是他最后说了一段妙趣横生的英文:although my English is not excellent…,百转千回之后在excellent一词上终于达到了高潮,因为她根据l的数目发了两次/l/的音,即/,ekse`lenlent/,可谓曲尽其妙,回味无穷。三是中午饭珍馐美味汇集,一盘子里面有各种美丽的食品,还有取之不尽的甜点,让我觉得学生代表辛苦一周还是有这样的报酬的。四是关于我自己的,那天因为同步班的关系,我开了一半会去上化学,上完以后,去给彬姐顺香蕉(中午饭剩下很多香蕉),结果被他们逮个正着。那个时候刚刚进行完统计票数宣布前22名的名单(我奇怪效率居然会如此底),我作为常务代表被叫上台去参与一项“极为重要的决策行动”,结果还是我们代表没职权,不了了之。总之我的感觉是,这一届学生会58选22,没有什么悬念,稍稍有一点能力的也能被选上,甚至最终的干部队伍中仍然存在鱼目混珠的情形,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真正有能力的,据我看除宣传部活动部和主席,各部的正部长还是很有实力的,尤其是文艺部三个部长都是很有水平的这也让我欣慰地觉得文艺部的未来能有比较更深一层的发展,然而学生会成员的普遍能力低下让我觉得学生会前途堪忧。

     在闭幕式之后的权力交接,“是一个催人泪下的时刻”,尽管我并不如此觉得,然而身为一个学生会内部的资力很高的成员,我也尽量迎合这种情绪到处宣扬“节哀顺便”。在这个时刻我与几位学生会的新老成员做了深刻的恳谈,交换了意见,而对于孟超口中形容我的“学生会最得力的5年经验的老干事”虽然事实远非如此我也只好欣然受之,这也让我在新一届学生会眼中身价倍增,并且最终奠定了我在新学生会德高望重的极高地位。

     我对于学生会议只是一个若即若离的关系,——这个事实已经逼迫我不得不去思考了。我不想夸耀我作出的贡献,事实上同其他做得比较多的干事与部长一样,都是微不足道的,况且我觉得自己事实上是在利用学生会这个媒介拓展我在交际方面的能力。如今我足以功成名就,但是我不知不觉已经在其中产生了依赖的感情,这使我一再地答应下来帮助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会干部,帮他们渡过难关,处理问题。这5天以来,我相信我又拓展了朋友的群体,当然包括一直陪伴的各班代表。总的来说,这些天我过得很充实,——这毕竟比较实在。

成人冠礼 2003年12月9日[/align]
     一开始,我们只是觉得这是个烦人的过程,后来我们才知道它是一个怎样惊人的过程。

     先前大家纷纷展示自己幼年时代的照相,津津乐道地对别人的变化评头品足,例如宋彧幼年时代的女权主义者形象,周思阳小时候照片被南楠评论为“美女”,如此等等。大家只是觉得自己不知不觉中的变化已经完成了自己性格上的转型,这又似乎不可逆转,尤其是连对自己的变化也惊叹唏嘘,……一不小心让自己变成了这样的人。重温自己成长的经历,无疑又是对时间的感慨,对未来的恐惧,也许多年来我们早已学会习惯,主观上已经麻木不仁,但是我们的心依然有感知。

     我们也许从未想过,再熟悉不过的彼此穿上西服会是什么样的情形,那一天的中午,我们换好衣服,才发觉每个人都有脱胎换骨一般的蜕变,就算仍是言笑晏晏,却总是摆脱不掉像是沧桑老去的骨子。不过大家看待这种变化,无异于对待化妆舞会上的奇装异服或者在哈哈镜中的各种奇异的形象,新奇多于欣赏,我们像在狂欢节上或者动物园里与奇怪的生物合影,然后又作为奇怪的生物被别人邀去合影。那一节体育课我们改成了摄影课,但是这极富纪念意义的一张又一张的照相,是否能留下欢乐的回忆?

     我们在朝向地质礼堂的路上走着,行人们用很赞许的眼光看我们,为的是我们的青春流溢吗?倒是南楠的女侠大衣让人觉得是富婆,辐射着贵族气。

     整个大会是让人感慨万千的。无聊然后是欢乐充斥着礼堂,各位教学的权威的发言最是让人无法忍受,尤其9班班主任的激情演说,说对牛弹琴更不如说是曲高和寡,在其抒发对杨立伟的高度赞扬的同时,台下莘莘学子和芸芸众生昏昏欲睡。之后家长代表的发言让我们嗅到了一些感伤的气息,我开始有目的的搜寻脑子里对自己幼年时期的回忆,最不愿意提及的痛苦深处被再一次深深唤起,脸上洋溢的虚伪的笑让自己也觉得无力可笑。等到发下成人冠礼纪念册,伴随着催人泪下的音乐,整个会场渲染着抽泣的氛围,我于是从未深刻地感受到,我对父母欠下的有多少多少,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事实上深知父母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从不计较地为我付出,在我任性地胡闹完之后总是以最宽大的爱包容我,安慰我。我自知这笔情债无力偿还,但是我了解爸妈心中的希望,了解他们正是以他们的父母对他们的爱对待身为儿子的我,也了解父母这辈子最遗憾的是什么,最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是什么,这就是我要完成的使命。我看到添天抱着他爸爸哭,我挺感动,但我不会那样做,我知道我的父母肯为我做一切事,我也要让他们的剩余的人生风光精彩。

     这个令人痛苦的感伤时刻过去之后,意犹未尽的一些人还在拍照,拍照,然后分道扬镳。而我一直思考的关于成人以后“责任”,这让我不得不像一个垂死的人一样回首往事,算计有什么遗憾有什么满足,我自认为没什么历史,然而等我认真思考这个盘踞在脑子里有至少10年的命题已经随着物换星移分崩离析,人生的最开始的18年已经无声无息地过去,而我们恰恰在真正面临这种恐惧的时候才意识到它早已悄然而至。我于是进而又想,我以前的生活有什么遗憾,迫于压力我已经很难对时间有什么真切直接的感觉,我没有时间享受生活,有时候妈妈提醒我:过春节了,于是我说哦,真的,过春节了,而事实上仍然形成没有任何相关的切实的概念。但是我仍然庆幸,我已经学会了感受,学会了付出,这让我觉得我可以毫不耻辱的面对任何人,不会觉得在某一个方面因为没有参与感受到的那种局外人的冷落感。我紧张的生活,充满了亮点,这让我在回忆的时候觉得有可圈可点并且足以引以为傲的经历。我相信,这样的人生态度我至少是乐于接受的,随着我的成长,未来的精彩将被赋予各种更新更广的含义。而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最大限度的爱我周围的人,我的朋友我的亲人,和我的老师。我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冷漠的人,而是一个生动的、讨人喜欢的人。事实上,我甚至一件很小的错事能让我愧疚难过很久很久,我尽力避免我主观造成的错误,但是我依然在从未间断地在不经意间伤害到别人的感情,这是我在今后的人生希望最避免的事,对于过去我已经无话可说,对未来我至少可以勉励自己:来者可追。

     我们谨以这样一个方式纪念时间的匆匆流逝,我们懂得了学习以外还要反思一下人生,提醒自己要记得后悔。

新年联欢 2003年12月31日[/align]
     新年联欢这个事我再次越俎代庖,充当了主办者。这一次我们再次发挥群策群力的智慧,从整个流程设计到布景安排,都作了相当大限度的创新,又针对期末考试在即,我们每个班委安排的一小部分,从而让大家不耗费很多精力又能使整个过程高效顺利地完成。我们延续初一的互动游戏,初二的互赠礼品,初三的互写赠言,高一的节目纷呈,高二的经典语录,以及到高三特有的忆苦思甜、老师表演和老师视频,班刊的大销特卖为我们的自己提供了无可动摇地资金基础,而我们在高三特别创新的布景设计,更是为我们整个联欢会的喜气洋洋又不失温馨亲密的气氛创造了基调。

     整个准备工作都是有条不紊而且是比较充分有效的,尤其是多亏了梁晗的辛苦奔波。那天布景是最累的,最后终于把布铺好了,还有一些相应的装饰也都做到位了。一开始的时候,Murphy定律又不失时机地应验了,我的破电脑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大约折腾了10分钟才恢复正常,之后就渐入佳境而且越来越精彩,具体的过程都有pp源文件,这里不再赘述,只是最后因为时间关系删掉了3个游戏,但总之是充实而有趣的。最后的互赠留言是把大会推向高潮的阶段,仍然有不少人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就像成人冠礼一样。我没有当场看那些东西,我知道那些东西对我很重要,我宁愿独自感受。

     大家总的来说对这一次评价还是很高的,我相信这也是在大家记忆中很深刻的回忆吧,唯一的遗憾是我因为知道整个流程,而没办法享受其他同学感受到的那种期待之情。总之,对于新年这个词,它只不过是一个时间的记号,并没有什么奇特的意义,但是我们却可以把它作为激励自己奋进的借口,面对新的一年,我们总是要微笑的。

期末考试 2004年1月10日~2004年1月12日[/align]
 这一次期末考试我们又没有考好,成绩继续下滑。我主要觉得考试题目太简单,老师们判卷的时候有没有分寸的严格,致使多位同学慨叹世道变了乾坤倒转,普通班的平庸之辈迅速抬头,使我们班的名次普遍后退。这样的考试没什么意义,不仅题目不是成题就是坏题,而且简单至极,普通班于是趁火打劫,猖狂肆虐。我想也许就像种间竞争,要是哪一方永远不知道见好就收,那他灭绝无疑。我们高考不知道将面临什么状况,只能祈祷我们的优势能够得到发挥,而不是让需要特别关怀的智力问题患者进入清华北大学习。

 而我真正担心的问题是,并不是我们当初要全班进北大(或者清华)的豪言壮语最后是否每个人都能够实现,正如我期中总结的一样,大家在这个集体里,为了不让自己拖集体后腿,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有的时候有人面对自己的成绩只能说“我努力过了,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或者“哎,每次都把班平均分往下拉”……这是一个很悲哀的情形,有时候正是巨大的压力阻碍着我们智慧的发掘,让我们无法集中精力。这种压力让我们翻不了身,而越是翻不了身就越意味着更大的压力,于是循环往复越陷越深。对班级的爱导致出这样的结果,也只能让人痛心。我身为学习委员对这种现象束手无策,这让我很是恼恨,尽管我心中坚信,11班的人没有能被这点困难吓倒的,我们的能力也依然无可置疑,但是我急需找到证明这些的依据,我希望看到大家大功告成的结局,我绝不失去信心,也永远心存祝福与祈祷。

 ?
 

2004年1月19~21日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