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长白山(2004年7月8日~2004年7月12日)
J前言
我看到那种阴森恐怖的宫殿般的大型建筑,我知道我在东北了;我看到连绵起伏的山峦上众多的树木扭曲摇摆的生长,我知道我在东北了;我看到人们脸上朴实真诚的笑,我知道我在东北了……一路上,不过是走马观花地浏览吉林省的一个城市一座山,可我心里依然觉得神奇,我头一次踏上这一片陌生的土地,这里的花,这里的草,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却都可以让我感动。

行程如下:
7月9日?吉林市:松花湖,世纪广场;驱车至长白山
7月10日?长白山:天池,长白山瀑布,小天池,地下森林,虎园,自然博物馆
7月11日?敦化;吉林市:松江中路,河南街。

J吉林·上
妈妈跟我说:一出山海关,树都开始胡长。的确如此,相比华北江南路旁笔直而又纤细的树棍子,东北的树则是更落拓出一种不羁,甚至几乎没有树规规矩矩地直立生长,可以用张牙舞爪这个词来形容。火车两侧风光也与华北江南迥然不同,往往一边是山,一边是平地,两边都是无边无际的绿色,而在山坡上的树,也是以任意角度自由地生长。不时可以看到的是两边有零星人家种植着木耳等各种食用菌,一般说来都是树林,类似“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景象在这里根本不能成立。

到达吉林市以后,走过市中心,两岸都是那种阴森的宫殿般大型建筑,事实上这是我对东北所有大城市的一概印象,好像在政治黑暗的年代,所有的阴谋都在这种地方酝酿。还好吉林市不是那种重工业的城市,没有图片里看到的林立的烟囱与灰色的天空。吉林的街道正南正北,宽阔敞亮,比上海那种被压抑般狭小耳蜗式街道气派多了。松花江横穿吉林市,然后由横穿哈尔滨市,东北的母亲河在此处被吉林独享,一种母子温情在江边被人能分明的感知,而每逢冬季,不冻的松花江在吉林市两岸被雾凇装点,又是一种洋溢着节日气息的别样风情。

我们到了松花湖,去游览丰满水电站。这种年龄,往往有一种隐含的血泪史。70年前日本人夺取了东北三个省,于是太阳旗插满东北的土地,日本人在这里烧杀掳掠,就算是战后,日本人依然欺侮善良的东北人。当年,日本人强迫中国劳工修建丰满水电站,修好以后上万的人被日本人掩埋,这里的万人坑其实更让人触目惊心。混蛋的日本人在丰满水电站设置电缆,把利用松花湖发出的2/3的电力源源不断地输向日本,并且安置炸弹,一旦停止发电,丰满水电站自动引爆,整个松花江下游将毁于一旦。直到1989年,中国人才拆除了炸弹,中国人不再需要如同把鲜血输给仇人一样,被迫地把中国的资源送给日本。后来日本人,向中国东北赠送一种新鱼种,东北人十分感激,直到后来才知道日本人生物侵略的巨大阴谋。这种鱼十分小,生命力十分强,专门吃松花湖里各种名贵鱼种的鱼子,各种名贵的鱼几近灭绝,这种外来鱼种却越来越猖獗,就算是将其拦腰锯断,它也依然能够成活。这样的民族,越是宽容真诚地对待,越不能让它幡然悔悟,这种恶毒和残忍也必将顺着日本民族一代一代的繁衍不断变异和强化,混蛋的本质决不会轻易消散,作为中国人,不能宽容的失去原则,更不能忘记屈辱,忘记仇恨。在我们的国家周围,有多少人用仇恨的眼睛虎视眈眈,作为中国人,要得体庄重,更要保持警惕,心中充满对维护祖国尊严的责任感,和对国家每一寸土地的热爱。把中华民族提升到一个高贵民族的水准,需要所有的中国人共同经营。那些一心一意想着摆脱中国国籍削尖脑袋要把自己变成“x籍华人”的人,是新一代中华民族的败类和汉奸,无论是在国内国外,得到的将不是赞叹和崇拜,而是所有有识之士的嗤之以鼻。

到了松花湖,一种东北大湖的气息扑面而来。东北的气候我很是喜欢。艳阳高照却又伴随阵阵清爽的风,在松花湖上更是感受到了这样的舒畅。相比之下,太湖的水脏的出奇,西湖的水虽然干净确是要人为地从钱塘江运水来翻新,东北的湖,从林海雪原的自然净土中穿梭而出,聚集酝酿,存起来这一湖清澈透净的水。这里游客很少,也很少有雕琢开发的痕迹,只是有一种原始的东北的粗犷阳刚的美。远处山峦连绵,绿林满山,几幢典雅的别墅点缀其间,仿佛又有一种江南的秀美。我坐在船上,看碧水蓝天,看青山白云,是我最为舒畅的时刻。就在这里,一个伟大的民族两次兴起,先后建立了金和清两个伟大王朝,浩浩荡荡几百年统治着中华大地,也见证着一个民族的兴衰起落。大清王朝,几个世纪已在中国人的心里形成了挥之不去的图腾,几代贤明的君主东北人至今还津津乐道。后来,这片土地被日本人反复的蹂躏,这里的人被任意杀戮,或是被踩在脚下生活,而东北人依然固执地信奉中华民族的宗教,——逆来顺受、默默坚强的品格,在兵荒马乱的奴役时代幸存。而其中的抗日联军又在如此艰苦卓绝的日子里坚强抵抗,杨靖宇般的英雄带着骨子里的勇毅和出奇的忍耐力,层出不穷,被永远的铭记。而如今,东北百废待兴之时,东北人依然勤勤恳恳地努力,就像解放大道上的渔民塑像一样,他们都在开创历史。

从松花湖回到吉林市区,我们又参观了世纪广场,这里是吉林市的中心地带,刚刚下完雨,广场上还有水迹,显得格外清爽洁净。人们在这里大多穿着旱冰鞋走动,在广场中间是世纪之舟的50米立方大型雕塑,广场鸽和低飞的相互拥抱的蜻蜓装饰出几点生机,想不到东北的重镇居然流露出一种欧洲小城的安逸。

下午驱车至长白山,一路上9个多小时,途中又遇到交通事故,无聊中下车透气,却发现这里的小平原与内蒙古异曲同工,总是有一条小河蜿蜒穿过,总是。

J长白山
我们到天池脚下,换乘倒山车(最多可乘9人的四驱吉普车)盘旋至火山口,一路上崎岖蜿蜒,我们观赏两边长白山垂直分布的自然植物带,司机疯也似的越野车几近扶摇直上的急速行使,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无底深渊,我们在狭窄的车道上疯狂转弯,山风灌到车里,倒也刺激。早上雾气浓重,还好到了山口雾气已经消散,也算是十分幸运了。到了山顶,我们利用只有30分钟的时间,顺着滑坡攀上山头,空气稀薄,又暖和又凉爽。我们在伸出的巨岩上俯瞰天池,一泓圣水镶嵌在四周的大山之中,碧蓝碧蓝的,静止的像一块圣洁无暇的蓝宝石。水蓝的天,绿色的山,金黄的火山岩,和这幽蓝的天池,用最真实的美丽对我天池梦幻般的印象做最后诠释,一种神秘和明净就在我脚下展开,在这山这水之间慢慢铺垫,让人的遐想在此延伸,美丽的传说永远的继续。我下了山头,奔跑在山顶平地的绿色草原,草地上开着秀气的罂粟花(不是那种产毒的罂粟)和杜鹃花,我贪婪地呼吸着草香,远望四周的绝壁或者高山,我想这就是世界之巅,哪一天中华民族再次辉煌,我一定要耀武扬威地再来一次。

从长白山顶奔驰而下去观赏长白山瀑布,路两边到处有长白山温泉的场所,还有温泉煮鸡蛋煮玉米的摊位,都很传奇。从入口处进入瀑布区可谓曲径通幽,只闻水声不见水貌,渐渐一条细流在脚边流淌,然后忽然间柳暗花明,瀑布、峭壁、山岩一并展现,好不壮观。长白山的水从山顶倾泻而下,遇到牛郎石而形成三股支流,于是长白水分道扬镳,形成鸭绿江、松花江和图们江。这是东北三条大江的源头,从古至今,又从现在到永远,奔流不息,孕育着无数两岸的人、历史和文化。我坐在溪边的石头上,看着清可见底的细流从我身边流过,然后几经转折演变成宽阔隽永的大江,这又是一种怎样奇妙的景观。旁边的大石上堆满了小石头,好像叠罗汉一般,我也放了一些小石块上去。韩国人到此来寻根问祖,却不知道几千年来这一直是中国的领土,中国人对他们宽容,也在这里用同样的方式许下心愿,祈求友谊与和平。我顺便摘下几朵野花,插到石头缝当中,希望有美丽来点缀,古往今来的过客心愿便能成真。

出了长白山的瀑布,我们又在蒙蒙细雨中走向小天池,小天池又是一汪清静水,绿得可爱。四周有各式各样的大石头,石头底上都顶着树枝,韩国人到这里来希望自己的子孙能顶天立地,中国人也到这里支起树枝,期待着中华民族的振兴。

长白山的地下森林则是一片未曾开发的原始森林。几百年前地裂山崩,造就了这样一片峡谷,我们并没有深入森林,只是俯瞰。地下一大片各种颜色的树木,倒是挺像桃花源里的景象。整个供游人行走的木板路两旁全是百年古树,还有各种蕨类等草本植物,密密麻麻的,森林里静得出奇。后来我们又看了洞天瀑布,原来是由天塌地陷之时地下径流露出地面所形成,瀑布就在脚下,可以清晰地看到白花花的水流在石缝里横冲直闯,然后倾泻而下,别有一种妙趣在其中。

?长白山虎园里面居住着很多东北虎,说实话我觉得大老虎是一种十分漂亮可爱的动物。我们刚好赶上观看老虎吃牛的情景。工作人员把老虎放进牛笼,牛一开始只是跑,后来挣扎了一下就被老虎咬断了脖子,倒在了地上。老虎也不吃,就是死死不放,然后再开始舔牛……最后也没有把牛吃掉。工作人员说是不会让老虎把牛吃掉的,所以老虎大概也只是逢场作戏,应付了事。事后同行的日本人居然评论说这太残忍了,我觉得演绎这种大自然的弱肉强食比干脆拿人做活体实验要仁慈多了,日本人似乎就是这样,对其他生物的爱心比对中国人的要好多了,一边表现着自己民族的仁爱之心,一边对其他民族的人大开杀戒,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战后50年日本人的这种品性居然还有增无减,这有点让人不寒而栗。接着我们坐车在虎园绕了一周,没见到什么老虎,倒是后来我去找那4只4个月大的虎宝宝照了相,虎宝宝可爱极了,我怀里那一只一边打哈欠一边挠着我,最后还咬了我一口,就好像用刮子刮了一下,丝毫没有痛觉。

长白山的最后一站是自然博物馆,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是走马观花式的草草浏览,但是我觉得里面有趣的内容还是很多的,里面有山区的各种动物植物真菌等等,还有很多大型生物的标本,以及长白山怪兽的种种资料和猜测等等。

J敦化
我们从长白山驱车4小时到达敦化,作为中途的歇脚站。第二天清晨,我在敦化城漫步了一小会儿,敦化和吉林类似,城市很干净。敦化有很多大型广场,人们很早起来,晨光熹微中进行着各种锻炼,我感到所有人都在快乐而充实的生活着。我随便去了一家小店买水,店主十分热情,唠唠叨叨的用东北土话跟我说个不停,我买了一瓶“看得见”,老板娘看着上面的孙悦广告图,居然自己拿出来一张大海报对我说她最喜欢孙悦了,还有她最喜欢海报上的那张图了,她自己收藏了好多孙悦好看的海报等等。东北人的热情我在这里算是一次最深入的接触了,我内心十分感动,也十分开心。我想在这种地方生活,被东北人的直爽与热情包围,是多么温暖的感受……

后来更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在敦化宾馆用早餐的时候,安爽居然走过来跟我打招呼!12年的同学居然此刻在异地邂逅,是多么有缘分的事情。我想这种他乡遇故知的美事和它所延续出来的祝福与幸运,像光环一样点缀我的人生,这样一种不知不觉的感动和喜悦,也许我以后每次想起都会幸福得笑出声来。

J吉林·下
回到吉林,我们有度过了一个下午。中午饭我们在庄稼地饭庄用餐,这是一种完全复古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东北土菜馆。服务员都穿着红卫兵的服装,墙上贴着毛主席画像……进屋以后几乎看不到现代的痕迹。我们吃了一些东北土菜,模仿当年人民公社吃大锅饭的情形,大锅大锅的上菜。东北菜肴比南方要量大的多,而且味道很足。东北名菜如血肠,东北乱炖(一锅出),肉片黄瓜土豆干,豆腐丝和东北豆腐等等,东北风味十足,让我大快朵颐了。

吉林市的松江中路素有“小外滩”之称,它位于松花江畔,临江一侧一路上有8座雕塑,12个广场,另一边则是市政府等重要的大型建筑。这里与外滩相比要好很多,这里没有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没有臭气冲天的河流,到了夜晚松花江两侧灯火辉煌,焰火冲天,我可以想象出那种繁荣。而每逢冬季,雾凇装点两边法国雄性杨树,又是另一种圣洁的美景了。

吉林市的河南街如同南京路、王府井,是步行商业街,虽然不如北京上海的繁华,没有什么高档次的店,但是大致上风味是一样的。吉林的时髦少男少女在这里谈笑风生,独自形成一道城市风景线。

J东北风
这一路上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团里有一家“美籍华人”,确切地说是“曾经去过美国的吉林人”,传说父亲是在美国作同声翻译,可惜说出的英语属于朱老师所言?BROKEN?ENGLISH的范畴,还在中国话里掺合几个洋词,发音词性统统乱用一气,尤其夫妻二人还经常练习英语对话,狗屁不通,倒也乐趣无穷。

最后我们在吃朝鲜饭的时候,导游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和我们聊东北。她十分健谈,尤其爱说东北土话,简直笑得我前仰后合。我在这里援引她列举的一个实例:“我们东北人可豪爽了,到了上海请大家吃饭,大家都带了东西去,有个上海人带了一包果冻,后来有人给他打电话,他有事要走,说了这么一句:‘什么?我走?我这一包果冻不是白买了么?’这上海人这么小气,当时我就给恨懵了!我说:‘你从哪拿来的拿回哪去!’,我跟你说南方人都可狗次(小气)了,不像我们东北人那么直爽……”当时我一下子爆笑,搞得众目睽睽,东北人真是土得可爱啊。南方话听了不觉得土,可是让人生厌,像是夷蛮民族的鸟语;东北话很土,但是特别招人喜欢,觉得特真诚特纯朴……

从一上到吉林的火车我开始东北人,到后来我们在松花湖10:30用午餐,还有一路开车去长白山9个小时东北人不停的吃,我总结出东北人的餐饮作息和大部分人都有所不同。一般6:00~7:00?吃第一顿饭,然后10:00多吃一次,下午2:00又是一次,晚上6:00~7:00算是晚餐了,夜里9:30开始又是另一顿,一天大约吃五顿,每顿还都是海量……特别有意思的是,东北人夜里的那一顿照他们说来“吃完饭上床多舒坦哪……”,我猜想东北虽然天气寒冷,可是如此的大吃特吃似乎还没那么必要吧……

J后记
这次是我第一次踏上东北的土地,我和爸爸一起,原先有些舍命陪君子的意思,不料后来不小心自己也ENJOY进去了……东北的民风之纯朴是我最为欣赏的地方,加之吉林市是一个十分美丽诱人的城市,这一次旅行让我觉得心情好了很多,我十分希望大家都步我的后尘,把吉林市这个美丽的江城留在记忆里,把长白山这座梦幻之山游览个够……

2004年7月12日~13日撰写&录入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