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30日

昨天去看陈曦了,她现在应该在火车上了,我也很想家啊,不过要等到圣诞节3个礼拜的寒假和春节的假期了。昨天去广州的曲折旅途就不提了,说我在广州逛了好久什么也没买到,看到那些100多块的衣服都觉得好难看啊,后来花了280剪了头发,就回香港了……回来发现现在花钱太狠了,9月份花了11,000多……真恐怖。

以后要做预算了,我下决心每天不超过80块!

2004年09月20日

9月19日,也就是过去的几个小时,是我的18岁生日。我今天百感交集。

早晨起来无意中听到《轨迹》,莫名的伤感突如其来。我想起高三的那一次感动无数人的新年晚会,想到添天王晓宁,想到前一天刚刚通过电话的陈曦关山,想到奶奶女王,……想到18岁的重大生日,没有爸爸妈妈的祝福,没有朋友们欢声笑语的陪伴,只是在这个遥远的地方随随便便的成了人。我此刻真正体会到陈曦说到了的那种痛苦。我的处境其实比她好多了,然而新的校园新的生活都已经熟悉,应该开始到想家的时候了。我听着大家描述的种种困难,各式各样的烦恼,和最后如何克服,我为他们的坚强感动,也为他们的遭遇叹息难过。其实我在这里也有好多朋友,对我都特别好,而我每次被关心都会想到北京的好朋友们,想那些美好的过去,和那些未知的将来。昨天下午去Neway唱歌,和北京的钱柜没办法比,也没有了那些源自意气相投的激情,大家给我唱生日歌,我却越听越难过,后来的一首范晓萱的《处处都有你》,“……这世界处处有爱 但昨天却再也回不来……”径直钻入我心底,我再一次落泪了。不再是对离别的感伤,不再是对离别的迷茫,是一种遥不能及的无奈。然后我坐在角落里哭,言若学姐走过来安慰我,我当时真想一下子全哭出来。我想妈妈在我发烧的时候无微不至的照料,想爸爸自愿作我的出气筒,让我发泄任性,想和同学们一起哭一起笑的并肩齐行的那种无畏的激情,想那些因为大家彼此关怀彼此支持的那种感动那种幸福……我想从成人这一天起,我将在这个全新的地方要生活4年之久,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最痛苦的蜕变,我不得不要和这一生最快乐的历史道别,我不知道几年以后,当我再回忆这些幸福的时候,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触。

昨天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日子,我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流泪,第一次不能自持是因为悲伤而不是欢乐。

昨天上午,我的香港同学们给我庆祝生日,原本也计划唱歌的,后来因为有的同学不能到齐,我们于是去了科学馆参观,挺开心的;下午和几个ifa的内地同学和师姐师哥们过生日,挺开心的;晚上和牛圃吃晚饭后聊了一会天,挺开心的;后来看电视的时候碰到了3个北京的同学,大家一边聊一边笑,挺开心的;给添天打了电话,接受了oicq上同学们的祝福,挺开心的;最后11点多,2个特别好的好朋友崇基的上海女生陈冬娅和惠州人李凤玲登门祝寿,然后我们打车送陈冬娅回宿舍又自己回来,整整绕了中文大学一圈,挺开心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表明新的生活在对我微笑,不管怎么样,都只能要努力地生活。习惯了也就好了吧。

他们说,回家了再走,走不了。

2004年09月10日

好久没有post文章了,因为在这里生活比较忙,然而第一周已经接近尾声,所以万事俱备,可以向各位汇报一下了。

我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保险精算专业,住在逸夫书院第二学生宿舍高座204室,手机93198456,宿舍电话31631104。这个学期我选4门主课,1门通识,1门体育,1门选修,19个学分,从周一到周五上下午和周六上午都有课。教授都很好,我学得也很开心,只是作业会比较多:(。宿舍特别大,一层楼大约30间房,每间2人,2个超大的厕所,还有电脑室、自习室和厨房。

中大的校园特别美,香港的气候此时也很好。就是我的宿舍里中央小区太远,常常要坐校巴。衣服的饭比较难吃,都是大鸡排猪排牛排,很腻;其他的食堂,尤其范克廉的食堂们和崇基的食堂,都相当棒,可惜还是太远。其中各式炬饭炬面和飞碟都是人间美味。香港本地人都特别热情友好,特别好特别好,而且都长得特好看……

一会去学粤语,回来给大家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