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28日

回北京这么多天,终于有时间回下母校了。

我到学校的时候,学生们正在操练,我才发现原本应该到处都是熟悉的面孔,现在已然变得模糊。四处熙熙攘攘涌动的人群,穿着我过去几年曾经一直穿的衣服,我在这些人山人海里先是找到了物理王新房老师,然后去原来的教学办公室看了黄老师和朱老师,最后被告知尚老师人在日本以后,去看了孙老师,下午李晓辉老师有课,我便坐在星巴克耗时间,等着看一年一度的教师联欢。

王老师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幽默,黄老师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不喜欢我,朱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句句不离她即将出版的书,尚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在,孙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与陈老师恩爱,李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用西装革履装饰胖胖的身材。

中午的时候想去找一个我自以为十分投缘的学妹,结果我却尴尬的想不起她的名字。我在校园里看到心音那一块大石头被丢弃在角落,看到似乎清华北大光荣榜上还有着我的名字,看到那些比我小很多、比我更年轻活力的学生,我觉得好像自己其实是被淘汰了。我和我的同辈,在为实验创造历史的同时,自己也成了历史,我在校园里装做风风火火地四处奔走,才发现其实已经没有我可以归属的处所。黄老师到处给我讲解学校的变化,我曾经跑过的跑道四周拆掉的围栏让我胆战心惊,我想我必然像这围栏一样迅速被人遗忘,那些多年费尽心机打造的知名度旦夕之间崩溃瓦解,然后就跟没存在过一样,然后我记得实验,把实验当作我的亲人一样深爱,实验却连门都不肯为我开。我知道那张光荣榜会被其他更夺目的纸张代替,大石头会被送往垃圾场,然后实验的新人曾现迭出,我们8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成了被嘲笑成老年人的笑柄。

我不知道数十年以后,老师们陆续退休,实验的面貌天翻地覆,甚至实验的地址都随之变迁,我究竟还能怎么样寻找这曾经6年的依托;当一切变得陌生和遥远,我还用什么证明这段往事的真实。以后,当周杰伦像谭咏麟一样成了没落,我们就不得不惊恐时间的无情,惊恐茫茫人海里还有真正牵挂自己的人所剩无几。也许那个时刻,我会站在灯塔之上,和那些绚丽的烟霞挥别。

回家的时候我坐在公车里,看着那些人从很远的地方奔向车站,因为他们看到了我坐的这一班车,其实这也努力都是徒劳,离得太远了,就再也追不上。

谁说记忆不会磨灭?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就在这座城市,我永远的错过一个又一个的人,忘记一段有一段的过往,最后活在没有历史的孤独世界。

I wish I could find my happiness, which can keep me away from this abnormal feeling.

2004年12月19日
1
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中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和一个日本人同坐一架飞机。可中途飞机发生故障,必须减轻飞机重量才行。能扔的都扔了,但故障仍未解除。首先是法国人走道飞机出口边缘,大声喊道:“法兰西万岁!”接着,就跳了出去。故障依然存在,德国人也站了出来,大声喊道:“德意志万岁!”也跳了下去。可依然没有解决问题。这时,中国人站出来走到了出口处。日本人立刻走道中国人旁边,激动的拉住中国人的手说:“兄弟,谢谢你!”中国人也大喊一声:“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接着,把日本人踹下了飞机。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3   回复此发言  
 


2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日本人也算人?”我质问上帝道。上帝脸上露出一丝羞愧,支吾半天结结巴巴的说道,“算,算,算是吧。”我拍拍他的肩膀,“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上帝涨红了脸,转身欲逃走。看着他狼狈不堪我于心不忍,但我想想又心有不甘便一把抓住他,“失手造批禽兽出来也就算了,但你也不能把它们紧挨着咱中国人放啊!”上帝哭丧着脸,“你们中国人自己死好面子讲什么仁义,早点踏平过去,不早没事了。”我被上帝说得咽住了,无语中……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3   回复此发言  
 


3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记者问小犬蠢一狼:“请问一下,日本人为什么叫日本人?”小犬蠢一狼:“这要从二战时说起了,当时在我们的军队里有慰安妇,所以我们的军对就叫做日军。后来慰安妇没有了,我们只好自慰,所以我们又改了名字,叫做自慰军。自慰值得叫说自己日自己,所以我们就叫做日本人。”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3   回复此发言  
 


4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一个日本人在中国一家饭店里吃饭。当侍者端上一盘龙虾后,日本人问道:”请问你们怎样处理吃剩的虾壳?”当然是倒掉啦”侍者道。”no!no!no!”日本人摇摇头说,”在我们日本,吃剩的虾壳就送进工厂里,做成虾饼,然后再卖到你们中国。”一会儿,侍者又端上了一盘水果,日本人指着其中一个柠檬又问:”请问你们怎样处理吃剩的柠檬皮?”当然是倒掉啦”侍者道。”no!no!no!”日本人摇摇头说,”在我们日本,吃剩的柠檬皮就送进工厂里,做成果珍,然后再卖到你们中国。”结帐的时候,日本人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笑着问侍:”请问你们怎样处理吃剩的口香糖?”当然是吐掉啦,”侍者道。”no!no!no!”日本人摇摇头,得意的说,”在我们日本,嚼过的口香糖就送进工厂里,做成套套,然后再卖到你们中国。”侍者不耐烦的问道:”那你知道在我们中国,如何处理用过的套套吗?”"当然是扔掉啦。”日本人道。侍者摇摇头说:”no!no!no!在我们中国,用过的套套就送进工厂里,做成口香糖,然后再卖到你们日本。”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6   回复此发言  
 


5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一个人给日本人商人打电话说:‘我找太郎先生。‘接线员说:‘对不起,他上周去世了。‘第二天,这个人又一次打电话,想跟太郎谈一谈。这次接线员有点厌烦,说:‘我一直在告诉您他上周去世了。您为什么还要打电话呢?‘那个人说:‘因为我就是喜欢听这件事。‘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7   回复此发言  
 


6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通往芝加哥机场的公路上行驶着一辆出租车,车上乘坐着一个日本游客。这时,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日本人喊道:‘瞧,丰田!日本制造!多快呀!‘过了一会儿,又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看,尼桑!是日本制造!太快啦!‘又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嗨!是三菱!日本制造!快极啦!‘出租车司机是百分之百的美国人,看见那么多日本车超过自己的美国车,加上那个日本人张狂的语言,不免有些恼火。出租车驶入机场停车场,这时,又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是本田!日本制造!快极啦!没治啦!‘出租车司机停下车,没好气儿地指了指计价器,说道:‘1500美金。‘‘这么近就要1500美金?!‘‘计价器!日本制造!快极啦!没治啦!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7   回复此发言  
 


7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听说了吗,一个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满载日本人的波音747 –他威胁说,如果其要求无法满足,他将每隔一小时释放一名人质。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9   回复此发言  
 


8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四个外科医生围坐在一起,谈论他们喜欢为何种人做手术。 第一个医生说:“我最喜欢为图书管理员做手术。当你打开他们的身体时,里面的一切东西都是按字母顺序排列的。” 第二个医生说:“我最喜欢为会计做手术。当你打开他们的身体时,一切都是按数字顺序排列的。”第三个医生说:“我最喜欢为电工做手术。当你找开他们的身体时,一切都是用颜色做代号的。”第四个医生说: “我最喜欢为日本人做手术。”其他三个医生面面相觑, 表示怀疑,其中一个问什么。第四个医生说因为他们没有心肝,没有脊骨,且屁股和头可以相交换。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39   回复此发言  
 


9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有一天,联合国在开大会,在场有各国的代表都想发言…….大会主席是个英国人,当大家竞相想争取发言权,日本人就举手啦…. 主席说:你可以说啦!,日本便机哩瓜啦的说了一堆话……. 但主席开口:你能不能说英文啊? 日本人说:我就是在说英文啊..!! 日本人又继续说啦…… 此时主席又说啦:你能不能站起来发言啊? 日本人说啦:我已经站起来了啦………..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42   回复此发言  
 


10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几个日本人慕名来到一家大饭店吃饭,对一道“霸王别姬”的菜大加赞赏,饭店经理解释说:“这‘霸王别姬’是xxxx和鸡炖制而成的,这xxxx还是从你们日本来的呢!”日本人说:“我们日本国xxxx大大地有 ,但料理的不行,我要见见你们的厨师”。 厨师来了,日本人对厨师伸出大拇指:“xxxx烧的好!我们大大地爱 吃”厨师自谦:“哪里哪里,是xxxx都爱吃”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43   回复此发言  
 


11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一所美国学校里。 老师:“哥伦布是哪年发现新大陆的?” 教室里鸦雀无声。好久才有一个声音怯生生地回答: “1492年” “对了!”老师很高兴,“回答问题的是一位从日本来的同学。作为美国人不了解美国的历史,你们不感到羞愧吗?”“把日本人干掉”另一个声音说。 “谁!谁说的!?”老师生气了。 “1945年,杜鲁门总统”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43   回复此发言  
 


12
回复:关于日本人的笑话,你还知道也可以贴呀。
  日本首相森喜郎说话从来不经过脑子,老是说错话,倍受媒体挖苦, 这使他6月25日在大选中差点落选,这里说的是森首相访美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森首相的英文不灵光,去美国之前,新闻记者们觉得堂堂大日本帝国首相阁下,如果简单的英文招呼也不会说,未免令堂堂神之国日本过于丢人现眼,临急抱佛脚,集思广益道:还是这样吧,见面之后先伸出手,跟克林顿说“How are you?” 克林顿一定会说:“I am fine, and you?” 森首相回一句:“Me too!”,剩下的就交给翻译去处理好了。竟然有众记者如此厚爱,森首相大喜,在政府专用机上练习不辍,夜空中飞越太平洋,还听得到梦中的森喜朗在喃喃地苦练美式发音。走上厚厚的红地毯,森的心中一阵狂喜,伸出双手,拿准了十成十的美 音,出口的是什么竟然浑然不觉:“Who are you?”这时候他脸上的笑灿烂得融化了美利坚的天空。克林顿吃了一惊,不过他历大难而难不倒,8年总统也行将任满,作美国总统的如此磨练,使得他临危不惧,急智而答,正好讨好身边的夫人一把:“I’m Hilary’s Husband.”味道好极了!森首相仿佛看到华盛顿邮报、 朝日新闻头版头条的赞美、TBS、ABC播音员的兴奋,从此人们会、永远忘掉那个说话不经过大脑的传说的。他微笑着、自豪地、骄傲地看了对面的希拉利一眼,然后冲克林顿点了点头,无比坚定地说:“Me too!!!”
 
  作者: 逍遥狂倒     2004-12-11 13:44   回复此发言  
2004年12月18日

提供两个版本

ver. 1 by 欢乐球

I Love You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 i know you’re standing here, deep inside my heart
and now, u’re lying by my side, i see the tears around you eyes,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i’ll say i wanna spend my lifetime loving you, till the day death keeps me away from u
i cannot live anymore without you in my life, i am needing you so bad baby,

i love u, and i’ll be there for you, and i’ll always be
i love u, i promise you all my life, i’ll say that to you

it’s time to hold you close, i will never let you go, keep you away from the cold
sometimes, i search all through my soul, i find there’s only you, with whom i wanna grow old

i’ll say i wanna spend my lifetime loving you, till the day death keeps me away from u
i cannot live anymore without you in my life, i am needing you so bad baby,

i love u, and i’ll be there for you, and i’ll always be
i love u, i promise you all my life, i’ll say that to you

since the day i met you in the crowd
since the day i watched you smile
i’ve fell, in love with you.

i love u, and i’ll be there for you, and i’ll always be
i love u, i promise you all my life, i’ll say that to you

ver.2 英文版欢乐球纠正后的歌词(转载注明出处)

I can only give my life, and show you what I am, in the breath I breathe. 
I will promise you my heart, and give you what you need, if it takes some time. 
And if you tell me you don’t need me anymore, and that our love won’t last forever. Woo….. I will ask you for a chance to try again, to make our love little better. Woo….. 
I love you. Say we’re together, baby. Say we’re together.
I love you. I need you forever baby, you and me.

You say your heart will know, exactly who I am, so hard to understand. Woo…..
I knew right from the start, the way I’ve felt so sad , if you read my mind.
 If you tell me you don’t need me anymore, and that our love won’t last forever. Woo…..
I will ask for a chance to try again, to make our love little better. Woo…..
I love you. Say we’re together, baby. Say we’re together.
I need you. I need you forever, baby. Need you forever.

Remember where i used to hold ya. Remember where I made you cry. 
You said you love me. Oh, you did. Yes, you did.
(music)

 If you tell me you don’t need me anymore, and that our love won’t last forever. Woo…..
 I will ask for a chance to try again, to make our love a little better. Woo…..
I love you. Say we’re together, baby. Say we’re together.
I love you. I need you forever, baby, you and me. Alright.
I love you. Say we’re together, baby. Say we’ll together. (Hey, come on baby.)
I love you. Say we’re together, baby, you and me

2004年12月17日

漫天飞雪之下
穿着小时候的棉袄
感受温柔的月亮给我温暖
和雪人宽大的臂膀

我在原野里大声呼喊你的名字
我不知道你是否也能有这样的幸福
我不知道下一次在这座城市
我们是否会再一次失之交臂

我左顾右盼等待那个时刻,那个时刻那个人走了,那个时刻他又回来。

2004年12月16日

我梦见身边有人在数钱,丁丁当当的,于是我也迫不及待的起来。望向窗外,虽然已经到了下午,可是太阳还是那么晒。王冠楠说她冻得穿了毛裤,在这里坐在窗边,拉下百叶窗,还是能晒到脸发烫。

宿舍和家里我的房间一样,都是朝西的,下午的阳光让人困倦,促成了我午觉的习惯。现在在这里,下午三四点等太阳再晒得我不行,在迫不得已地起床,心里是很满足的。我打开电脑,放着《爱很简单》,我知道这首歌有一种让我超脱的魔力,于是我着魔似的反复听。晚上要和一干朋友或者同学去吃饭,出街,于是我静静地等,从容地把时间耗过去。很长时间没有这么闲了,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没事做,不过,总还是觉得,有所期盼多好啊。

今天其实是比较开心的,上午拿到了恒生的信用卡,兴奋得想再挥霍一番;乱七八糟的人一个也没见着;然后还有8天就可以回北京了,下不下雪其实无所谓,就想我刚才所说的,有所期盼就已经很好了。

p.s. 我的blog终于又在排行榜上出现了……

昨天晚上又去北京水饺店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酸辣净水饺”(这是北京小吃么?)然后又贪心不足地要了好多其他的吃的,什么煎蛋饼,还吃了一个什么念不出名字的东西。我故意放慢速度吃,结果还是很快速的吞吃完了,然后又是差一点大汗淋漓……昨天背着书包去沙田,惦记着卖完一堆东西以后可以装进去,腾出手来吃薄饼。最后在小店已经吃的肚子圆得跟西瓜一样了,还吃什么薄饼啊……

我又想到上个月火烧火燎的去深圳报名托福,然后为了时间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狂奔,跟个坏蛋似的,结果跑得浑身湿透,只好去电影院看了场电影“晾干”,结果又因为四周围的观众都比较养眼,一个警匪片愣是没看不明白……

刚刚饮水机修好了,我满怀感激地接了一杯水一引而尽,结果最后发现杯底游弋着的各种颗粒,估计成一个新的生物圈了,真是无奈啊。

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莽撞,还是那么冒失,还是那么狼狈,一点也没成长。

2004年12月15日

乡愁,这样的词汇我一直觉得很搞笑,仿佛是村姑葬花一类的不伦不类的意象,离开北京之前,我在自己的遐想里模仿出这样的境况,更多的像是一种离别的不舍,原本好像此时此刻的感受更加真实:来到了一个根本不陌生的城市,才知道这样的一种熟悉和归属的本质的不同。

我对于圣诞一直没有什么感觉,我不知道这个所谓节日对中国来说究竟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如果要找来一个快乐的理由,并无可厚非。我依稀记得过去的日子里,圣诞被赋予的是一种浪漫的情怀,它纠结了太多重要的故事。然后那些雪,那些圣洁的追求,那些温馨的情节。皓月当空,我们在实验冻结成冰的小道上火兴奋或紧张地交谈,操场应该是堆满厚厚一层雪被封了吧。当时的我可能并未料到现在的回想会是那样的令人依恋,不过那时候感受到的安详和温暖,却可以跨越时空令我感知。现在在香港,应该是该正儿八经过回圣诞节了,可惜我还是带着局外人观赏的心态,也许会再次微笑,但是如果要我全心全意enjoy一番,很难。

现在看天气预报的时候还是会看到北京都已经零下,我可以想象家里已经开了加湿器,妈妈躺在羊皮垫上裹着大厚被子看电视,爸爸回家的时候带着帽子脱下羽绒服然后艰难地脱鞋……很小时候搬家,我记得爸爸起着三轮车,妈妈和我就躺在车板上,盖着大被子,然后绕着北京城招摇过市;我自以为在庞大的被子的包裹下,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是很可爱的。现在我给家里打电话,听得出每次妈妈都还在打联众,他们过得很开心,于是我也很开心。可是当我冻病发烧的时候,最先想到的还是妈妈每次一边骂我一边照顾我的情景,于是我觉得很孤独,然后更难过。……

我坚持圣诞节之前回北京,为的就是避免在圣诞这个举世欢腾的时刻我的无所适从。我觉得照来照去很傻,照大圣诞树,照圣诞老人,照焰火,照五彩斑斓的人们,照美丽的灯饰,照各种各样所谓美景,给谁看呢?我比谁都清楚,在这星光璀璨面前,会是一个怎样游离茫然的灵魂。所以我宁愿在庙会上,固执地去猜那些永远也猜不出的灯谜,固执地再看几眼年年都看的西洋镜儿,固执地一手拿着风车儿一手拿着各种吃食儿狼狈不堪地吞吃。香港这边的春节也热闹得很,人们的脸上都还是一样的兴奋和喜悦,可是他们手里拿的那些盆橘和叫不出名儿各种玩意儿,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还想再一次在实验的小路上,在那个所谓的圣诞节,静静地回想在这个校园着实走过的5年,回想着18个年头里,一个又一个出现又黯淡的人。

2004年12月13日

每一次看完电影,一边回味那些动人心魄的情节,一边感受渐渐远去的音乐,总会有一种不甘心的情绪。

就这样,我不经意又一遍看到了为班书写的前言《状元的身前影后》,那不过是4个月以前的事情,那时的霸气冲天和语重心长,我已经觉得陌生。那个曾经为之疯狂为之沉迷的“11”,其实已经离我无可辩驳的远去。现在的时代是一种悲哀,集体的归属感已经无处可循,也没有那么些心气仔细体会身边的那些抑扬顿挫,因为时间过得太快,我已经变得有心无力,变得自身难保,没有那么多记忆的空间留给往事的那些激情。

我想我再也写不出那么咄咄逼人的文字了,因为敲打着键盘的我已经虚弱了很多。这个世界每一秒钟都在涌现无数蓬勃的生命,在那些崭新的思想的面前,我再也找不到半年前的那种自信。在这样干枯的生命之路上行走,似乎也只有不经意间瞥见的那些灿烂的过去才能使麻木的心灵暂时颤动。

那些依偎在一起微笑着的回味,那些在各个角落都洋溢而出的激情,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哪里还会有这样一群最杰出的人构成的团体。而我自己,因为深爱,才会有那些源源不断地智慧和才华,而这些智慧和才华和那些澎湃的感受一起,一去不复返了。

我现在在这里,从前和同学们无论做什么都很舒服的那种感觉再也找不到,才晓得原来的挑剔,那些引以自豪的择友的标准,是多么的奢侈。现在的我,被很多没有灵魂的可怕的人包围,他们永远不能真正让我感觉那种自然,另一方面,我还要和这些人拼GPA,“竞争”,我感觉很白痴很跌份,可是又没有办法。这些人要么除了学习什么也不会做,得了高分就趾高气扬,唯一的乐趣就是八卦新闻;要么一天到晚不学习,最后的时候借论文抄,也不知道脸皮怎么会那么厚;要么就是虚荣的不行,非要让人家知道他自吹自擂离谱的程度才肯罢休,还不知道别人心里有多鄙视他……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自己不断地面对困难,而是在于总是处在被孤立的处境。我不知道我能忍受到几时,或者被同化成那些浅薄的僵尸群体中的一员……不过所幸的是,还好有几个比较能赏识的同学,例如南晓彬同学等等。

回京的日期一延再延,我更加觉得伸手可及的幸福其实遥遥无期,于是烦闷之中搜索了一下那些回忆的库存和当时留下的文字,猛然间发觉,其实曾经拥有的一切已经慢慢枯竭,曾经的执著,曾经的无私,曾经的追求,曾经的耐心,曾经的叱咤风云和雷厉风行,现在连影子都没了;连那些辉煌的故事,也因为变得模糊而岌岌可危。我认为人老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对于人的智慧来说,我分明正在感受着它迅速退化,这真是一种无奈的悲哀,除了捶胸顿足,什么也不能做。

我眼看着时间匆匆而过,眼看着那些曾经的辉煌变得无从凭吊,眼看着等着我的是一片黑暗。我在落幕以后,抵挡不住主题曲袭来的阵阵悲凉。

于是我只好躲在角落里哭。

2004年12月09日

自从12月4日停课以后,我陷入了从未经历过的痛苦过程,与先前滋润的生活一比较,简直是判若云泥。通识课《生命的意义》的期末论文要在12月13日以前交,一共5个题目,每个题目写两页。前几日我一有时间就一定在写这个论文,平均每天以半题到一题不等的速度做,最痛苦的还有十几摞reading,每摞平均40页,读完之后理解归纳分析思考,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我觉得都要被这个paper折腾死了。昨天数学课加课的时候,同学们普遍反映我憔悴了许多,而且我这门通识是和众多美国人类学主修生和研究生一起上,还“人人平等”,我这回必然费力不讨好,第一学期GPA完了。

11号econ考试,14号financial accounting还有考试,20号的微积分倒还好说,这么多破事压在头上,简直不想活了,等我交完paper之后,一定要把那些reading先撕后烧,以发泄愤怒。

坏消息还有,马上我就要破产,而且信用卡还没有申下来,简直是火上浇油;回北京的日期也因为种种原因推迟到24号,………………

不过,昨天从酒吧回宿舍的途中,遇到了曹太,她说我广东话分数好高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