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8日

没错这就是我全世界最最想去的地方。更为确切地说,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就是那座叫做伊斯坦布尔的城市。想它见证过的拜占庭传奇,想它经历过的奥斯曼神话,想那些屹立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两畔的朵玛巴恰皇宫和托普卡匹皇宫,那些描述神圣帝国从耀武扬威到风雨飘摇的兴衰掌故,那些凝聚着西方文化的野蛮和东方文化的懒惰的气息,想那些在古朴的杂货集市里售卖的土耳其地毯,那些巴洛克式的融合伊斯兰教和东正教荣耀的土耳其清真寺,那些驻足街头摆弄古老乐器的土耳其艺人,……是那么充满历史灵性和异域风情。

从人类有了历史开始,波斯、希腊、马其顿、罗马这些象征文明极端的词汇,无一不在这个地方留下痕迹,然而自从公元四世纪这个还被叫做君士坦丁堡的城市被立为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首都的时候,1600年的大国首都的身份更加奠定它在全人类历史上不可磨灭的神圣地位。历史就是这样被一层层烘托渲染。伊斯坦布尔是一个所有强势文化的完美结合,它的轮廓显得纷繁复杂而眼花缭乱,所以才这样不可抗拒。然而它现在的安详,仿佛是在沉静地回顾它经历过数百年的烟硝战火,人类从自我扩张到相互尊敬的宝贵过程它了如指掌,所以那些标志不同宗教不同信仰和不同政权共存的遗迹,主观的或是不经意的,比世界上那些好大喜功的产物,都更让人泫然欲泣。这一切,带着摆不掉的历史的痕迹,带着历经千年沧桑的从容和尊贵的风范,在新的世纪更显出蓬勃不绝的希望的生机。

所以,比起北美的富庶之美,欧洲的安逸之美,东非的自然之美,土耳其有着我最为偏爱的内涵之美。我梦想能追寻那些点石成金、木马攻城乃至一千零一夜的神奇故事,体验那些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神秘线索与暗示,然后在我脑海里勾勒那些曾经辉煌的历史图景,或者我宁愿被它的魅力吞噬。

我想,如果说全世界还有哪个地方能像伊斯坦布尔这样有历史内涵,恐怕也只有西安能和它媲美了。我记得曾经写过的一段话,分明能印证我对伊斯坦布尔此时的憧憬……

提到“长安”,心中总会涌起莫名的澎湃。想到“周祖秦皇”,想到“汉武唐宗”,想到“文景之治”,想到“开元盛世”,想到朱雀玄武,想到未央、大明,想到乐府辞章,想到“隋唐五家”,想到浩浩《史记》,想到《长恨》悲歌……数千年的故事在这个神奇的都城演绎,“长安”这个词,纠结了太多的遐思和感喟。长安,已经代表了上下几千年中华文明的策源和核心,代表了方圆数万里中华大地的神采和风韵,她千年依旧的宠辱不惊和庄严神圣,让一切个体都在她的时空之下变得渺小。无数代的中国人在这里来了又走,无论是辉煌还是耻辱,是鼎盛还是衰落,“长安”都已经成为值得世世代代炎黄子孙顶礼膜拜的永恒图腾。看够了残垣断壁的沧桑见证,听够了成王败寇的千年掌故,我们屏气凝神,要去感知的,分明是那种流淌在长安的血液里、源源不绝民族文化的荣耀与光辉,分明是那种扎根在长安的骨髓里、千年依旧民族精神的大气与高贵……

于是,更让我充满感激之情的是,作为一个有着无比光辉的中华文化的民族的一员,除了有资本对自己文化赞叹与自豪,还能看到了另外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具有伟大文化的民族,有这样一些人,有这样一个地方,让我们有机会互相欣赏和尊敬,有机会去诚惶诚恐地参拜和领悟。

2005年12月11日

刚才又忍不住翻看最早几个月的存档,发觉自己真是今非昔比了。于是我开始怀念那个才气纵横的自己,那些流畅的语言、丰富的词汇和充沛的情感,似乎真是随着时空的变换衰退。我一边回味高中那一段鲜明的回忆,一边感叹于那些绘声绘色的描述的无穷功效,而之后那些没了记录的日子,天经地义变成了空白。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甚于对自己能力减退的苦恼,那种来自于另外一个时空的欣慰和幸福,则是促成我发出如上感慨地真正原因。

一年半以前的一篇短得不能再短的文,又寂寞又美丽,写给几米的新书,也写给自己;当时的论点道破天机般的预测出了我现在的感受。我越发觉得,原来人生不必有人一直相伴,有时候虽然孤单,但至少还有自己的故事。我不敢说是不是到了那种看破红尘宠辱不惊的境界才真算是圆满,可是我所看到的,其实每个人都有敝帚自珍的小快乐,提醒着自己:就算是退一万步,我没了未来,丢了现在,可是至少那些过往已然定格。于是便可以截取那些凝聚着欢乐的片断自行渲染,于是就有了这种快乐的资本。所以,我得出一个结论,那些幸福的历史才是真正把握得住的财富,所以断不可让它一去不复返。

我此时此刻在我心爱的电脑面前温习那些美妙的瞬间,我想这财富应该也会随着时间升值吧。每一次的新的体验与理解,新的感动和快乐,那些对于拥有美好过去的骄傲和缅怀,都永远只是属于自己。看着那些宣称自己伟大功绩的人,原来我们也可以用微笑带过一切,那一句自言自语的“不提当年”,印证来自内心的无限深意和绝对默契。

人这一辈子,能带着走的,也就是它了。

2005年12月08日

孙燕姿这首歌在圣诞气息的衬托下,总显得有些安逸温暖。今天在暖暖的图书馆,享受着暖暖的阳光,听见这样铃声地响起,看着楼下布置完成的毕业典礼的现场,自己也被这暖意动融,刹那间为了这寒冬里的小幸福满足。现在香港的圣诞气息已经逐渐浓郁,大家满心欢喜地迎接这个欢乐的日子,这个时候刚好又赶上毕业典礼、期末考试,所有人的奔波、努力、期待和追求,都被重新定义在12月的这个时候。人们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欢聚,我能感受到的,就是因为这欢乐带来的出乎寻常的不约而同和心照不宣。

于是再次感恩于这个特别意义的时刻,这样的喧闹和这样的热忱,这样的相遇的契机。学姐度过在中大的最后一月,扬扬如愿以偿拿到了众人瞩目的宝洁聘书,隽姐在等待法国奖学金的消息,于是,此时此刻奠定了所有人命运的辗转,生命有了新的轨迹,旧人去,新人来,大家都是过客。有些人可能再也没机会相见,小小失落,多多祝福吧。去年的这个时候,站着灯红酒绿面前左照右照,都只是无谓地争取,那些本该忘掉的记忆,不会因为照片的佐证变得真实,就像那些干涩的笑不能见证当时的欢乐一样。有相聚就有离散,有温暖就有感伤,简单的真理被无数次循环论证,生活就是这样把我们抛在寒风中,错谔。

渐渐,我们总是要学会习惯孤独。学会对着心爱的人说永别,也学会热情洋溢地去对待陌生人,来布施过剩的情感。习惯曾经熟识的人变得陌生,习惯忘记他们的生日,习惯忘记他们的名字,习惯和他们失去联系,习惯从此在不同的世界里生活,最后习惯的认为其实这不算是一种损失。说不清是该悲哀还是该庆幸,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时间真是治愈一切感情痛苦的良药,短暂的生命究竟能有多大的功效。

我倒是真相信缘。十年修得同船渡。吉缘也好,孽障也好,真正能自己掌握的人生其实所剩无几。令人感动的是,我们都还不是被命运遗弃的人,茫茫人海中似曾相识燕归来的那一刻,总是让人无比感激的期待。于是我诚心诚意感谢上苍给我所拥有的一切,我已经是一个很幸福的人了。

2005年12月04日

今天又无意中打听到了某某与某某分手的消息,哎,身为八卦王的我也沦落到搜集二手资料的地步,可见最近是多么的繁忙。话说回来,周围的好朋友们,火速爱上的和火速分手的,无疑不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度强度和火热程度让大家措手不及的。好端端一个人,回了趟北京就有男朋友了,要不然莫名其妙地把终生大事搞定,总是让人感叹世间万物的变化莫测,然而每个又都是以失败告终,灰溜溜回到原点,等着下一次大捷,多么的戏剧。哎,虽然我也搞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想讲些什么,就是觉得这些事情太过诡异,爱情虽然是神圣的一种野,给人感觉又像是什么机缘巧合冥冥力量在鬼府神宫里暗箱操作,可是最后呢,还不都是以自称看走眼了鬼迷心窍或者失误作为欺骗别人抬高自己的借口,可惜时间不会等人,慢慢慢慢凑合了贬值了老了傻了,对爱情的崇高追求哪?没了。找个平平庸庸的人过日子,算了。这就叫reality intrusion。不过,年轻人嘛,有点丰富的经验总归还是好的,曾经拥有好过一无所有。

说来说去被你看出来了:嫉妒。哎,无奈的人儿啊,一生下来就注定是爱情绝缘体,只能做背景做不得主题。谁说命运变化多端来的,有的事到死也改不了啊~~没办法,再次祝愿美女帅哥们在爱情的沐浴中永不出来,永不出来,永不出来……

When hopes become wishes.

2005年12月03日

颓人归来。简单介绍下上周以来都作了哪么些作死的事。22号MKT Present完了以后和Suzie姐的无端端去西餐厅的念头是一切的开始,22日晚,西餐厅自助。23日晚,沙田不知名寿司小店。24日晚,大学站美心。26日晚,第二次西餐厅自助。29日晚,Shaw Staff Can(未遂)。30日晚,沙田元气寿司。1日晚,第三次西餐厅自助。2日中午,深圳吉之岛味登世。………

其实每次吃完自助以后,因为腹部过于胀痛,都信誓旦旦地保证绝不再来,然而昨天晚上的第三次,则是真的伴随了惨痛的教训。我每次在吃这个问题上过于放荡之后,最后会胃病复发乃至发烧,刚好我及时发现了要出事的先兆,which is因为积食过多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并且早起之后巨大的腹部严重凸现,今早停了一顿预计极为丰盛的早餐,不过这一切的一切的努力,都随着中午的又一次大餐抵消了,现在依然痛苦。后悔!真是记吃不记由吃带来的严重恶果……真实羡慕人与人的不同,有些人看着美食无动于衷,有些人享受美食的时候懂得控制,而有些人见到了美食以后理智就烟消云散,自虐般的不择手段地要将其据为己有,我恰恰就是对美食有着这种畸形的渴望的那种人,无可救药了。吃,痛苦,知道吃会痛苦,还是要吃,然后更痛苦,直至灭亡。据说处女座的人很多都是偏执狂,abnormal psychology里面应该有一个相应的term来形容我们这班死了都要吃的人。不过有的时候理想还是受到实际的限制,随着我颓的级别不断进化,胃应该最近有一个小小的喘息。

今天去深圳的时候异常的迅速,从出发到在深圳去医院那机票逛超市到回宿舍,一共5个小时。发现自己还真是能凑合的主,头发懒得铰了,衣服懒得买了,回来照旧过日子。对比我有一些在其他方面不可思议的苛刻要求,真是显得矛盾得很,不过算了就算了,想点就点才是人生的最高宗旨!

附带说一说几件开心事

11-22 MKT Present 获得巨大成功

11-25 收到一封信,我被告知获得了逸夫书院学院/学系奖学金耶!看来我这GPA在逸夫算上IFA第一,充分说明了逸夫颓的本质……这个奖看来荣誉挺高的,各个学系只有一人能得,明年一月的颁奖礼也应该异常隆重,香港的高层公民将会出席……我被获准带几个客人分享我的光辉时刻,虽然现在还没有想到请谁,但是能预感到确实这回牛了!

11-29 MKT Final发挥正常,Marketing 的A应该是有小小指望了。

12-2 MAT发卷子,midterm因为自知没考好,料到自己大抵是below mean,结果真正拿到26分的卷子(满分30),觉得还没那么糟。周围那些平日拽到家的QFNyr1们,放眼望去也就25~27之间罢了,还有十几的……心中一阵窃喜:小样儿的,老子告儿你,姜还是老的辣!哈哈哈哈哈哈……

2005年11月26日

一年前的此时此刻,我应该在和亲爱的席扬同学坐埋一起睇《康熙来了》,颓颓地耗日子。

现在的此时此刻,忙里偷闲地关照一下小站,一面消闲地打字、饮茶、听歌,一面对着震撼的schedule熟视无睹。小小纪念一下自己当初year 1时候的感受,将那些无所适从和踌躇满志,和现在的得过且过和随遇而安相互对比,惊奇的发现原来自己还在成长。在被众多来自祖国各地的人称为“学长”的时候,难免看到那些新一年出生的人与我们截然不同,对爱情的热烈追求,对自由的无限渴望,对自己的满满自信,都是我未曾体验过的。我不是想刻意隐瞒这些新生活方式的搞笑成分,只是站在一个更为客观的角度,当我看到有的人用将心里话写在门上的方式与室友进行情感上的交流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样不过是新思维的真实体现罢了。当我穿着正装奔波于各种presen,seminar,ceremony,和interview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来自于新生眼神中的憧憬和展望,正是我去年的时候对学长学姐们的心情,这样的角色转变是我在高中的时候不曾感受到的。老啦老啦,我对自己说,虽然为人处世的方还是一如既往,不过对于这种喜忧参半的事实,还是最好恭敬不如从命。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快乐的和无聊的时光都是如此。二年级的生活转眼间过了一半,之后变成junior的时候去UC exchange,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21了。哎,到时候可爱路线大概走不下去了……不过援引不知哪位同学的名言“万事皆有可能”,对未来最好的准备就是不准备。现在能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每天有一个小期待,然后就是去享受这样的小满足和小幸福。

送给各位半个世纪前的一首老歌,纪念那个老式唱片机的年代。一切,time will tell.

2005年10月22日

高中的时候总是充满理想,好像真正能选择一种自己想要的人生,想要所谓的淡泊,所谓的潇洒,不过是用来赞赏自己与众不同的追求,其实年长了反而少了血气方刚的情怀,反而明白自己经历的还太少,于是在黑夜中听着自己怦怦心跳的巨响,发现真正留给自己选择的其实微乎其微。

总是恼火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不想将就地过日子,然而还是为了琐事奔波疲惫,于是退而再退,将高瞻远瞩降低到步步为营。我又何尝不想有豪放的胸怀,可惜感受这东西是模仿不来的,痛苦的呻吟,绝望的挣扎,拼命的呼吸,最后还是要无奈的放弃。时光荏苒,青春不再,生命的机器在不停的轮回运转,已经可以看到巅峰以后的急转直下,那些期待计划和自我要求,已经被生命的紧迫压抑地无所适从,而我正在慢慢习惯和接受的,正是一次次崩溃的底线。

一次次病榻弥留的假想在我脑海中浮现。我觉得再没有机会这几个字太可怕。想对所有对不起的人忏悔,想听到所有在乎的人的关心,想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一些人的心里。如此说来,想必是不可能了无遗憾地撒手人寰了,就像每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一样,把不甘心送给没有希望的未来。也许,在我慢慢老去的时候,退化的思维,迟缓的行动,麻木的意识,和喋喋不休的语言,才是让我感到安全的依靠。

于是,我得不出任何结论,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再荒废生命。

2005年07月31日

真是要感叹生命竟能如此变化多端,每一天都会有奇迹发生。

Life is filled wit uncertainty. 每一次看到原本的计划变成了泡影,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回顾,因为这计划本身就包含了做出计划那个时刻的种种环境,所以我只能无奈地笑,像面对回忆的时候那样。过日子吧,就是焦头烂额的处理各种各样突发的状况,命运爱和我们开玩笑,倒不如说是我们总是小看了命数百变的潜能。比如在火车上遇到会算命的老太,比如在西安遇上了游移民间的神医,比如无意中查出的眼部恶疾,比如听到陈曦将要转学至多伦多大学的消息……不经意间的相遇,总是让人生脱离原本的轨迹,噩耗,或是喜讯,每一次在波动之后的平静中,总会引来对生活的又一番思考,回味自己的或者感喟别人的境遇,我每一次都在成长。

回想曾经熟悉的街道已经变了模样,曾经住过的老楼已经不见了踪影,曾经尝过的美食已经不合口味,生命的辗转升级和历史的轮回变化,让我曾经所坚信执著的变样了黯淡了消失了,这其实就是那种变数的放大,更缓慢更潜在也更触目惊心。当我猛然间意识到那些在我幼小心灵里岿然不动的种种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除了对过去记忆的默哀,还要被这种变数的巨大力量吞噬,更加体验到生命的渺小和无力。

我有时候怀疑人们对命运的探索或者那些为了企图摆脱命运左右的那些努力的意义,这些冥冥中相互牵涉的复杂关系我也很难讲清楚,但是我想也许作为宇宙间的一个区区个体,时间有限,生命宝贵,这些又何尝不是我们悲哀无奈的一个侧面。既然注定如此,why bother?

切记:不可较真。

2005年07月06日

无意中发现原来又一次奥运会申办的竞争开始了,从巴黎、纽约、马德里、伦敦、莫斯科的分组陈述,到最后罗格最终吐出如题的几个字,4年前那种激动和紧张重新来过,表面上毫不相干的,但是我居然也会为这些美丽的城市激动得落泪。每一次看宣传片的时候,看到那短短几分钟要把这所有的魅力凝聚起来,那种巨大文化感染力的压迫感和推动感,让我既热血沸腾又无所适从,所以每次在为这个美丽的城市过后,又迎来那一种截然不同的魅力气息,怎能无动于衷。巴黎人展现的那种热情、纽约人展现的那种自豪、马德里人展现的那种亲切、伦敦人展现的那种满怀希望和热忱、莫斯科人展现的那种博爱,在眼前闪过,也让我想到这些大国首都的气派和无上尊严。想想8年前在北戴河看着那场转播,和前前后后亲眼所见的那些北京人的狂热和激情,倒是现在能够更加客观从容地把自己置身于爱、和平、友谊等等这些伟大的字眼上面,真真正正体验奥林匹克精神所蕴含的巨大意义,——人类美好天性的最原始的展示。

最后伦敦是赢家,这原本出乎我的意料,巴黎代表团的决心和巴黎人对奥运的激情让我太难以忽略,而马德里的落选也让我觉得可惜,要我在这些都个性鲜明、带有一方独特文化背景的城市中抉择,也的确是一件艰难的事。不解的是伦敦人的喜悦似乎不那么彰显,也许他们的血液中天生缺乏那一种豪迈的情怀,但是我也相信她的最终胜出也有自己的理由,他们为了全世界青少年的理念和他们两次奥运会为世界所作的贡献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

奥运会举办城市的选举,居然想那些真正的赛事那样惊心动魄,但是那种残酷那种竞争那一刻成王败寇的宣判,成就了体育精神魅力的永远存在,才让我们这些小人物也能激动一把。

2005年06月30日

首先为了避免六月份存档数量出现新低的尴尬,决定拟出这样一篇文章;为了避免写出的文章不合格,决定采取这样的主题;为了避免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在网上,决定了这个时间。每一种避免都因为是要在矛盾中选择,每一种选择过后都让人后悔。避免所谓的冲突,避免所谓的麻烦,就好像能够因为没有在另外一个情形当中受到损失沾沾自喜,自以为坐以待毙也是一种明智的美。

避免料想中可能出现的尴尬,见到半熟不熟的人比遇到自己的天敌还害怕,然后从此疏远到到成了陌路到恩断义绝,这个人就要一辈子避免见到了,多虑能造成这样的后果,本身对他自己就是一种讽刺,因为自以为深思熟虑的人明知道这件事情的荒唐愚蠢还偏偏要做,这就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才能最快地进入忘我状态,因为没有任何的迹象让人想到有什么也许应该避免,也有人对自己都不能坦白,这是不幸还是万幸也无从考证。我想表达的就是似乎这样一条理论,面对人际交往的二人关系,从浅及深的不同和避免的不同程度一一对应,这抽象出来时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然而在感情生活中却又演变的那么错综复杂,正如我所见到的一类人,对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招式,可谓游刃有余,可是越是这样的人,越是感觉到描述自己、了解自己的困难,因为避免部分个性的反映,决不像避免交通事故那样直接明确而又后果单纯。不过像这样复杂的事情,谁也没有必要花一生的心血研究其中的奥妙,它因人而异而注定不能上升到全人类的福祉,于是呢,我们稀里糊涂的活着,走一步错一步,有的不能挽回,有的不愿挽回,有的不堪挽回,一个个的流走了,黯淡了,消逝了,忘记了,这个天经地义的过程无时无刻不在上演。

避免坐火车,而决定坐飞机,或者决定放弃旅程,都是无奈的选择,可是火车就是做不了。可能爱一个人也是要这样的,因为要爱,所以变得敏感,所以事事要小心避免,所以要割舍很多。好多时候呢,因为走到了这一步,等于走到了走投无路,所以只能义无反顾,为了那些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