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08日

孙燕姿这首歌在圣诞气息的衬托下,总显得有些安逸温暖。今天在暖暖的图书馆,享受着暖暖的阳光,听见这样铃声地响起,看着楼下布置完成的毕业典礼的现场,自己也被这暖意动融,刹那间为了这寒冬里的小幸福满足。现在香港的圣诞气息已经逐渐浓郁,大家满心欢喜地迎接这个欢乐的日子,这个时候刚好又赶上毕业典礼、期末考试,所有人的奔波、努力、期待和追求,都被重新定义在12月的这个时候。人们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欢聚,我能感受到的,就是因为这欢乐带来的出乎寻常的不约而同和心照不宣。

于是再次感恩于这个特别意义的时刻,这样的喧闹和这样的热忱,这样的相遇的契机。学姐度过在中大的最后一月,扬扬如愿以偿拿到了众人瞩目的宝洁聘书,隽姐在等待法国奖学金的消息,于是,此时此刻奠定了所有人命运的辗转,生命有了新的轨迹,旧人去,新人来,大家都是过客。有些人可能再也没机会相见,小小失落,多多祝福吧。去年的这个时候,站着灯红酒绿面前左照右照,都只是无谓地争取,那些本该忘掉的记忆,不会因为照片的佐证变得真实,就像那些干涩的笑不能见证当时的欢乐一样。有相聚就有离散,有温暖就有感伤,简单的真理被无数次循环论证,生活就是这样把我们抛在寒风中,错谔。

渐渐,我们总是要学会习惯孤独。学会对着心爱的人说永别,也学会热情洋溢地去对待陌生人,来布施过剩的情感。习惯曾经熟识的人变得陌生,习惯忘记他们的生日,习惯忘记他们的名字,习惯和他们失去联系,习惯从此在不同的世界里生活,最后习惯的认为其实这不算是一种损失。说不清是该悲哀还是该庆幸,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时间真是治愈一切感情痛苦的良药,短暂的生命究竟能有多大的功效。

我倒是真相信缘。十年修得同船渡。吉缘也好,孽障也好,真正能自己掌握的人生其实所剩无几。令人感动的是,我们都还不是被命运遗弃的人,茫茫人海中似曾相识燕归来的那一刻,总是让人无比感激的期待。于是我诚心诚意感谢上苍给我所拥有的一切,我已经是一个很幸福的人了。

2005年12月04日

今天又无意中打听到了某某与某某分手的消息,哎,身为八卦王的我也沦落到搜集二手资料的地步,可见最近是多么的繁忙。话说回来,周围的好朋友们,火速爱上的和火速分手的,无疑不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度强度和火热程度让大家措手不及的。好端端一个人,回了趟北京就有男朋友了,要不然莫名其妙地把终生大事搞定,总是让人感叹世间万物的变化莫测,然而每个又都是以失败告终,灰溜溜回到原点,等着下一次大捷,多么的戏剧。哎,虽然我也搞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想讲些什么,就是觉得这些事情太过诡异,爱情虽然是神圣的一种野,给人感觉又像是什么机缘巧合冥冥力量在鬼府神宫里暗箱操作,可是最后呢,还不都是以自称看走眼了鬼迷心窍或者失误作为欺骗别人抬高自己的借口,可惜时间不会等人,慢慢慢慢凑合了贬值了老了傻了,对爱情的崇高追求哪?没了。找个平平庸庸的人过日子,算了。这就叫reality intrusion。不过,年轻人嘛,有点丰富的经验总归还是好的,曾经拥有好过一无所有。

说来说去被你看出来了:嫉妒。哎,无奈的人儿啊,一生下来就注定是爱情绝缘体,只能做背景做不得主题。谁说命运变化多端来的,有的事到死也改不了啊~~没办法,再次祝愿美女帅哥们在爱情的沐浴中永不出来,永不出来,永不出来……

When hopes become wishes.

2005年12月03日

颓人归来。简单介绍下上周以来都作了哪么些作死的事。22号MKT Present完了以后和Suzie姐的无端端去西餐厅的念头是一切的开始,22日晚,西餐厅自助。23日晚,沙田不知名寿司小店。24日晚,大学站美心。26日晚,第二次西餐厅自助。29日晚,Shaw Staff Can(未遂)。30日晚,沙田元气寿司。1日晚,第三次西餐厅自助。2日中午,深圳吉之岛味登世。………

其实每次吃完自助以后,因为腹部过于胀痛,都信誓旦旦地保证绝不再来,然而昨天晚上的第三次,则是真的伴随了惨痛的教训。我每次在吃这个问题上过于放荡之后,最后会胃病复发乃至发烧,刚好我及时发现了要出事的先兆,which is因为积食过多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并且早起之后巨大的腹部严重凸现,今早停了一顿预计极为丰盛的早餐,不过这一切的一切的努力,都随着中午的又一次大餐抵消了,现在依然痛苦。后悔!真是记吃不记由吃带来的严重恶果……真实羡慕人与人的不同,有些人看着美食无动于衷,有些人享受美食的时候懂得控制,而有些人见到了美食以后理智就烟消云散,自虐般的不择手段地要将其据为己有,我恰恰就是对美食有着这种畸形的渴望的那种人,无可救药了。吃,痛苦,知道吃会痛苦,还是要吃,然后更痛苦,直至灭亡。据说处女座的人很多都是偏执狂,abnormal psychology里面应该有一个相应的term来形容我们这班死了都要吃的人。不过有的时候理想还是受到实际的限制,随着我颓的级别不断进化,胃应该最近有一个小小的喘息。

今天去深圳的时候异常的迅速,从出发到在深圳去医院那机票逛超市到回宿舍,一共5个小时。发现自己还真是能凑合的主,头发懒得铰了,衣服懒得买了,回来照旧过日子。对比我有一些在其他方面不可思议的苛刻要求,真是显得矛盾得很,不过算了就算了,想点就点才是人生的最高宗旨!

附带说一说几件开心事

11-22 MKT Present 获得巨大成功

11-25 收到一封信,我被告知获得了逸夫书院学院/学系奖学金耶!看来我这GPA在逸夫算上IFA第一,充分说明了逸夫颓的本质……这个奖看来荣誉挺高的,各个学系只有一人能得,明年一月的颁奖礼也应该异常隆重,香港的高层公民将会出席……我被获准带几个客人分享我的光辉时刻,虽然现在还没有想到请谁,但是能预感到确实这回牛了!

11-29 MKT Final发挥正常,Marketing 的A应该是有小小指望了。

12-2 MAT发卷子,midterm因为自知没考好,料到自己大抵是below mean,结果真正拿到26分的卷子(满分30),觉得还没那么糟。周围那些平日拽到家的QFNyr1们,放眼望去也就25~27之间罢了,还有十几的……心中一阵窃喜:小样儿的,老子告儿你,姜还是老的辣!哈哈哈哈哈哈……

2005年11月26日

一年前的此时此刻,我应该在和亲爱的席扬同学坐埋一起睇《康熙来了》,颓颓地耗日子。

现在的此时此刻,忙里偷闲地关照一下小站,一面消闲地打字、饮茶、听歌,一面对着震撼的schedule熟视无睹。小小纪念一下自己当初year 1时候的感受,将那些无所适从和踌躇满志,和现在的得过且过和随遇而安相互对比,惊奇的发现原来自己还在成长。在被众多来自祖国各地的人称为“学长”的时候,难免看到那些新一年出生的人与我们截然不同,对爱情的热烈追求,对自由的无限渴望,对自己的满满自信,都是我未曾体验过的。我不是想刻意隐瞒这些新生活方式的搞笑成分,只是站在一个更为客观的角度,当我看到有的人用将心里话写在门上的方式与室友进行情感上的交流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样不过是新思维的真实体现罢了。当我穿着正装奔波于各种presen,seminar,ceremony,和interview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来自于新生眼神中的憧憬和展望,正是我去年的时候对学长学姐们的心情,这样的角色转变是我在高中的时候不曾感受到的。老啦老啦,我对自己说,虽然为人处世的方还是一如既往,不过对于这种喜忧参半的事实,还是最好恭敬不如从命。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快乐的和无聊的时光都是如此。二年级的生活转眼间过了一半,之后变成junior的时候去UC exchange,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21了。哎,到时候可爱路线大概走不下去了……不过援引不知哪位同学的名言“万事皆有可能”,对未来最好的准备就是不准备。现在能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每天有一个小期待,然后就是去享受这样的小满足和小幸福。

送给各位半个世纪前的一首老歌,纪念那个老式唱片机的年代。一切,time will tell.

2005年10月23日

HOPELESSLY DESPERATELY wanting you:

<Jean Christophe>

Long long time ago, I remembered, that "Als Ich Kann" became the whole world that I relied on. Now I need to pick up what I used to cling to.

And it’s the time I were to be inspired.

2005年10月22日

高中的时候总是充满理想,好像真正能选择一种自己想要的人生,想要所谓的淡泊,所谓的潇洒,不过是用来赞赏自己与众不同的追求,其实年长了反而少了血气方刚的情怀,反而明白自己经历的还太少,于是在黑夜中听着自己怦怦心跳的巨响,发现真正留给自己选择的其实微乎其微。

总是恼火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不想将就地过日子,然而还是为了琐事奔波疲惫,于是退而再退,将高瞻远瞩降低到步步为营。我又何尝不想有豪放的胸怀,可惜感受这东西是模仿不来的,痛苦的呻吟,绝望的挣扎,拼命的呼吸,最后还是要无奈的放弃。时光荏苒,青春不再,生命的机器在不停的轮回运转,已经可以看到巅峰以后的急转直下,那些期待计划和自我要求,已经被生命的紧迫压抑地无所适从,而我正在慢慢习惯和接受的,正是一次次崩溃的底线。

一次次病榻弥留的假想在我脑海中浮现。我觉得再没有机会这几个字太可怕。想对所有对不起的人忏悔,想听到所有在乎的人的关心,想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一些人的心里。如此说来,想必是不可能了无遗憾地撒手人寰了,就像每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一样,把不甘心送给没有希望的未来。也许,在我慢慢老去的时候,退化的思维,迟缓的行动,麻木的意识,和喋喋不休的语言,才是让我感到安全的依靠。

于是,我得不出任何结论,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再荒废生命。

2005年10月2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转载)
祖武帝开国元年 49
二月,王师入京,吏民欣喜。北土悉平。帝遣六军征南朝,号百万。
E四月,六军涉江,灭南朝。南酋蒋氏遁,入海,据澎湖以抗圣化。迁九鼎于京。江南诸
道初定。
十月,帝登基于天安门。入太庙,誓,立政,改元“开国”。周文正公相。封六辅政亲
王。王曰:“华夏诸民今日立也!”
十一月,大将军刘,西路招抚使邓统王师十万入蜀,前朝余孽星散,蜀,滇,黔传徼而
定。邓平公封西南节度使,坐镇西南以图吐蕃。
是年,帝下《别了,司徒雷登》等三詔,用赐西夷美利坚使,夷使惭去。史称“三詔去
西夷”。

高祖武帝开国二年 50
二月,北狄俄罗斯遣使来朝,盟,世世代代约为兄弟之邦。
六月,高丽内乱。帝詔命停战,不听。
九月,高丽北朝胜。同月,西夷美利坚纠合西夷数十部落侵朝鲜,号“联合国军”。
十月,高丽北朝溃,美夷之师次于鸭绿水。帝以大将军彭桓公为东征元帅,加太子少保
,太子岸英为监军,统精锐二十万入高丽,战于长津,美夷败绩,精锐白虎铁骑覆灭,
遗尸数万,山林溪涧边,虏血几洒遍。
征西将军王震统兵入西域,设西域都护府,立生产建设兵团。西域归王化。

高祖武帝开国三年 51
十一月,行“三反”。
是年,王师美夷战于朝鲜。美夷惧,求和,帝不许。吐蕃归王化。自是,天下几一统。
太子战死沙场,天下悲恸。

高祖武帝开国四年 52
一月,行“五反”。
八月,帝下“削藩令”,令东北节度使高岗王(开国辅政六亲王之一),华东节度使饶
石公,西南节度使邓平公,中南节度使邓恢公,西北节度使习勋公进京。时人谓之:“
五马进京,一马当先。”
是年,王师美夷再战于朝鲜。王师据上甘岭,敌纠兵数万以攻,终溃。

高祖武帝开国五年 53
一月,行“新三反”。
三月,俄狄王斯大林死。(注:狄王死不曰崩。)
五月,与俄狄盟。
六月,始料民,口六亿又一百九十又三万八千又三十又五。为前所未有之盛世。
九月,彭桓公平美夷于高丽。高丽中分。北者为朝鲜,南者为韩国。

高祖武帝开国六年 54
帝使使日内瓦,南越中分。
五月,故东北节度使高岗王自杀于北京,天下震惊。谥“幽”,“动祭乱常曰幽”。
八月,江淮大水,平地汹涌不见寸土。
九月,行布票。天下币制革新由是而始。
十二月,御史劾故东北王高,华东王饶怀不臣之心阴谋乱上。帝令有司查办。

高祖武帝开国七年 55
五月,帝使周文正公盟诸王于万隆。
七月,行“肃反”。帝下《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詔。南越来朝,赐贝八亿朋。
十月,帝下《农业合作化的一场辩论和当前阶级斗争》詔。
是年,帝大封开国诸将,计元帅十,大将十,上将若干。满朝文武,人才济济。

高祖武帝开国八年 56
五月,帝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右党扰乱朝纲自是起。
七月,帝曰:“美帝国主义是个纸老虎。”
是年,埃及来宾,匈奴来盟。八方万国,皆慕我中华圣化。

高祖武帝开国九年 高祖反右元年 57
五月,帝逐右党。改元:反右。
十月,帝曰:“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
十一月,帝西巡俄狄,曰:“东风压倒西风。”

高祖武帝反右二年 58
二月,诰告天下,命灭“四害”。“四害”者,蚊、蝇、鼠、雀也。
六月,左丞相薄作《两年超过英国》上疏,帝大悦,嘉之。
七月,俄狄王赫鲁晓夫来朝。
九月,桂人来告田可亩产十三万余斤者。
十一月,滇民有饥色。
是年“大跃进”,万民炼钢,卫星纷飞。东征大军自高丽还。

高祖武帝反右三年 59
吐蕃叛,帝命征之。王师势如破竹,吐藩达赖逃往天竺。吐藩乃定。
一月,帝下《“反瞒产私分”》詔,令天下百姓不得隐瞒粮食。
二月,诸侯朝王于郑。
七月,帝大会诸侯于庐山。彭桓公上《万言书》,以军人干政事。帝怒。
八月,下彭桓公于狱,尽逐右党。野有“功高震主,鸟尽弓藏”之议。
是年,民有饥色。

高祖武帝反右四年 60
民大饥,赤地千里,野有饿孚,豫桂尤甚。赈饥民。
四月,帝命周文正公巡信阳。帝不食肉。
六月,帝至沪上。
七月,俄狄背盟。
十一月,詔令六军将士“两忆三查”。“两忆三查”者,“忆阶级苦、忆民族苦、查立
场、查斗志、查工作”也。

高祖武帝反右五年 61
大饥。振饥民。帝以“天道不常”传位于刘哀宗。哀宗始摄政,未改元。
是年,高祖再会诸侯于庐山。

哀帝反右六年 62
民饥。
四月,伊犁饥民乱。
六月,彭桓公谏以“八万言书”,帝怒。
七月,诸侯朝高祖于北戴河,高祖曰:“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讲。”
天 们 我吐藩。十月,王师伐天竺,大败之。天朝声威远播。

哀帝反右七年 63
二月,在京。高祖曰:“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三月,高祖大诰天下曰:“向雷锋同志学习”。
九月,锡兰来宾。
十二月,周文正公出巡亚非拉十四国。天下万国,竞相慕我中华上国之风采。
是年,我朝石油自给。

哀帝反右八年 64
五月,《高祖语录》始颁行。
六月,行“样板戏”。京津沪,民有奇装异服者。
十月,原子弹爆。
十二月,行“四清”。

哀帝反右九年 65
一月,高祖颁《二十三条》。
七月,前朝代宗李宗仁自海外归降。高祖携帝慰之。
十月,高祖曰:“不要怕造反。”
九月,结晶牛胰岛素成。
十一月,大学士姚作《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文革”初始。

哀帝反右十年 高祖文革元年 66
改元:文革。
三月,邢台地震。
五月,“文革”始行。罢科举。
七月,高祖泅水于江,遂至于京师。
八月,百万红卫朝王于天安门。天下始大乱。

高祖武帝文革二年 67
一月,上皇废哀宗,哀宗请骸骨,帝不许。高祖重秉政,颁《公安六条》《六军支左》

二月,“二月逆流”。
三月,黜左丞相薄。
五月,天下始行“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语录歌”、“语录操”。
八月,英夷使馆火。
是年,颁《高祖语录》八千六百余万。

高祖武帝文革三年 68
黜哀宗刘、右丞相邓。
是年,吐蕃,西域革委会成立。

高祖武帝文革四年 69
林庄公赞曰:“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要靠毛泽东思想!”
三月,王师败俄狄于珍宝洲。
四月,九大,封林庄公为亲王,加九锡,赐林亲王天子旌旗,出入免跪拜。
十一月,杀哀帝于开封。其卒不赴告。

高祖武帝文革五年 70
春,林庄亲王欲上帝尊号,帝不悦。
四月,卫星上天,红旗未落地。
八月,帝会诸侯于庐山。
十二月,帝会夷人斯诺。周文正公主持修建葛洲坝。

高祖武帝文革六年 71
一月,陈懿公薨,帝往悼之,曰:“陈毅是位好同志。”加封王,谥“懿”,法曰:“
温柔贤善曰懿”。
八月,帝南巡。
九月,林庄亲王叛。欲弑帝,帝觉,攻林庄亲王,庄亲王北奔,死于漠北。谥“庄”,
谥法曰:“死于原野曰庄”。臣而作乱,贬爵号为伯,厥死不言薨。

高祖武帝文革七年 72
美夷,倭奴来盟。

高祖武帝文革八年 73
一月,南越平。
三月,重起用邓平公为右丞相
七月,皇孙远新封张铁生“白卷英雄”。
十二月,帝令六军各提督对调。

高祖武帝文革九年 74
二月。赞比亚国王来朝。帝提出三个世界之划分。
十一月,大元帅,彭桓公薨。谥“桓”,谥法曰:“辟土服远曰桓。”。
是年,发秦始皇陵。

高祖武帝文革十年 75
是年,前朝思帝死于东海夷洲。谥法曰:追悔前过曰思”。王而失国,厥死不言崩。

高祖武帝文革十一年 惠宗凡是元年76
帝病,道扬末命于公子华,曰:“你办事,我放心。”,公子华嗣训。
一月,周文正公薨。谥法曰:“慈惠爱民曰文”,“刚直不阿曰正”。国人悲之,执手
泣别。
四月,国人益悲,集于天安门。
七月,地大震,死伤无数,丧丁二十八万余口,帝惊。是月,大元帅,朱武公薨。
八月,帝崩。天崩地坼,万民震恸,如丧考妣。谥武。谥法曰:“克定祸乱曰武”。公
子华立,是为惠帝。惠帝命“两个凡是”,改元:凡是。
十月,四凶作乱,叶定公执四凶。谥法曰:“刚强直理曰武”。

惠帝凡是二年 77
八月,“文革”罢,天下初定。重开科举取士。南斯拉夫王铁托来朝。
是年,邓平公摄政。惠帝畏之。

惠帝凡是三年 78
一月,南越背盟。
十一月,邓平公游美夷。
是年,拨乱反正。

惠帝凡是四年 79
二月,南越背我,邓平公命六师伐之。
四月,邓是年,始行“计划生育”。

惠帝凡是五年 宣帝改革元年80
五月,葬刘哀帝。谥法曰:“恭仁短折曰哀”。邓平公悼曰:“伟大的无产阶级…永垂
不朽。”
十一月,邓平公与诸大臣共废惠帝,邓平公立,是为宣帝。
是年,改革开放。

宣帝改革二年 81
五月,开国女亲王宋薨。
维新立王,率巡大卞,用变和天下。

宣帝改革三年 德帝耀邦元年82
七月,料民,口十亿。
是年,胡德公执政。

德帝耀邦二年 83
是年,设六师行署于京师。

德帝耀邦三年 84
王师肆伐南越。

德帝耀邦四年 85
是年,裁甲士四分一。

德帝耀邦五年 86
叶定公薨。谥法曰:“安民大虑曰定”。
十二月,众翰林大学士上书斥污吏。

德帝耀邦六年 仁宗紫阳元年87
一月,上 史系 宗,以为德亲王。立亲王赵,是为仁宗。改元:紫阳。

仁帝紫阳二年 88
是年,物价飞涨。王舟破南越于南海。

仁帝紫阳三年 孝帝整顿元年89
二月,美夷来宾。
三月,吐藩乱。
四月,德亲王耀邦薨,谥法曰:“绥柔士民曰德”。京师大乱,暴民起于萧墙,波及天
下。唯帝治沪上,安民伐乱,一时东南平定,万民悦服。
五月,两江总督江入京。
六月乙酉,国人暴动,李丞相奉上皇旨平京师乱,废仁宗。壬辰,帝登基,改元:整顿

九月,上皇始退而不朝。

孝帝整顿四年 孝宗市场元年92
二月,太上舜巡,百越南海诸民迎之,吏民欢欣,太上喜,下南巡旨,乃改元:市场。

孝帝市场四年 95
革顺天府尹陈,九门提督王,王自缢以谢罪,陈交部议处。天下万民喜而奔走。
孝帝市场五年 96
帝观兵于台湾海峡。百万将士三呼万岁,足为一时之观。有西夷兵临东海窥之,帝镇定
不为动,夷乃去。

孝帝市场六年 97
二月,太上崩,天下举哀七日。谥法曰:“圣善周闻曰宣”。
七月,逐英夷于九龙。

孝帝市场七年 98
三月,以容基为丞相。是年夏,洪甚,湖广,两江受其害,嘉鱼平地水深一丈。广州,
金陵,济南各府均出兵数万解万民于倒悬。军民鱼水,堪为千古佳话。各地大开官仓赈
灾。上诏免灾地三年钱粮。是岁,仓廪实,民生无碍。

孝帝市场八年 99
元月,帝登京师世纪坛。
五月,美夷炸我驻南使馆。帝斥之,夷惶恐,献布帛钱粮若干。太学生群起于宫门。帝
詔曰:不为己甚。
十二月,逐葡夷于澳门。自是逐尽洋夷,唯前朝余孽尚据澎湖以抗圣化。
是年,再裁甲士50万。

孝帝市场九年 00
四月,有邪教***造乱于宫门。
七月,帝下诏除之。
是年,帝锐意吏治,诛广西巡抚,加大学士成克杰,江西布政使胡长清。厦门大贾赖昌
星贿乱朝纲,闽浙官员,多有暗通者。值御史劾之,乃命有司稽查。赖惧,遁于西戎。
党羽多被查办。吏治为之一振。

孝帝市场十年 孝帝德治元年 01
正月,帝再登 兰吞 ,下诏,以德为治国之本,乃改元:德治。是月,乱民自焚于宫门

二月,京师西五十里地震,大风沙。
三月,江西乡校爆炸,士民震怖。未及,大盗龚某作乱于石家庄,人心惴惴。
四月,西夷名美利坚者遣兵窥境,尽为我所擒。乃昭谕夷使,严词责备,夷酋布殊大惧
,顿首泣血而为书,谢罪殿前。上宽仁,念彼夷兵家小亦有倚门之苦,皆予开释,令其
团聚。八方万国,由是遍赞中华上邦之厚德。
五月,京师再地震。国子监亦不免。太学生惶惶。
七月,上派重臣赴沙俄展示实力,大获全胜迎奥运归,举国欢颜
2005年09月04日

正式通告:blog因为站长体力不支,从此正式歇业6个月,谢谢。

2005年07月31日

真是要感叹生命竟能如此变化多端,每一天都会有奇迹发生。

Life is filled wit uncertainty. 每一次看到原本的计划变成了泡影,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回顾,因为这计划本身就包含了做出计划那个时刻的种种环境,所以我只能无奈地笑,像面对回忆的时候那样。过日子吧,就是焦头烂额的处理各种各样突发的状况,命运爱和我们开玩笑,倒不如说是我们总是小看了命数百变的潜能。比如在火车上遇到会算命的老太,比如在西安遇上了游移民间的神医,比如无意中查出的眼部恶疾,比如听到陈曦将要转学至多伦多大学的消息……不经意间的相遇,总是让人生脱离原本的轨迹,噩耗,或是喜讯,每一次在波动之后的平静中,总会引来对生活的又一番思考,回味自己的或者感喟别人的境遇,我每一次都在成长。

回想曾经熟悉的街道已经变了模样,曾经住过的老楼已经不见了踪影,曾经尝过的美食已经不合口味,生命的辗转升级和历史的轮回变化,让我曾经所坚信执著的变样了黯淡了消失了,这其实就是那种变数的放大,更缓慢更潜在也更触目惊心。当我猛然间意识到那些在我幼小心灵里岿然不动的种种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除了对过去记忆的默哀,还要被这种变数的巨大力量吞噬,更加体验到生命的渺小和无力。

我有时候怀疑人们对命运的探索或者那些为了企图摆脱命运左右的那些努力的意义,这些冥冥中相互牵涉的复杂关系我也很难讲清楚,但是我想也许作为宇宙间的一个区区个体,时间有限,生命宝贵,这些又何尝不是我们悲哀无奈的一个侧面。既然注定如此,why bother?

切记:不可较真。

2005年07月06日

无意中发现原来又一次奥运会申办的竞争开始了,从巴黎、纽约、马德里、伦敦、莫斯科的分组陈述,到最后罗格最终吐出如题的几个字,4年前那种激动和紧张重新来过,表面上毫不相干的,但是我居然也会为这些美丽的城市激动得落泪。每一次看宣传片的时候,看到那短短几分钟要把这所有的魅力凝聚起来,那种巨大文化感染力的压迫感和推动感,让我既热血沸腾又无所适从,所以每次在为这个美丽的城市过后,又迎来那一种截然不同的魅力气息,怎能无动于衷。巴黎人展现的那种热情、纽约人展现的那种自豪、马德里人展现的那种亲切、伦敦人展现的那种满怀希望和热忱、莫斯科人展现的那种博爱,在眼前闪过,也让我想到这些大国首都的气派和无上尊严。想想8年前在北戴河看着那场转播,和前前后后亲眼所见的那些北京人的狂热和激情,倒是现在能够更加客观从容地把自己置身于爱、和平、友谊等等这些伟大的字眼上面,真真正正体验奥林匹克精神所蕴含的巨大意义,——人类美好天性的最原始的展示。

最后伦敦是赢家,这原本出乎我的意料,巴黎代表团的决心和巴黎人对奥运的激情让我太难以忽略,而马德里的落选也让我觉得可惜,要我在这些都个性鲜明、带有一方独特文化背景的城市中抉择,也的确是一件艰难的事。不解的是伦敦人的喜悦似乎不那么彰显,也许他们的血液中天生缺乏那一种豪迈的情怀,但是我也相信她的最终胜出也有自己的理由,他们为了全世界青少年的理念和他们两次奥运会为世界所作的贡献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

奥运会举办城市的选举,居然想那些真正的赛事那样惊心动魄,但是那种残酷那种竞争那一刻成王败寇的宣判,成就了体育精神魅力的永远存在,才让我们这些小人物也能激动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