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9日

一个跳票了据说达4年之久的网络游戏《傲世online》终于在本月25日开始内测,内测号大约1000个。

在说到这个产品上市的时候,连目标老大张淳都有点不好意思,连连用跳票王来称呼。呵呵,谁叫他们在2003年就宣布要开始测试呢,在国外敢这样放大家鸽子的恐怕只有暴雪。

当然被放鸽子的肯定不止是玩家了,被拖得最惨的恐怕要数连邦,这个曾经的联合运营商还曾专门组建了一个Team。去年我和这个Team的一个老大喝酒,他当时已经离开了连邦,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游戏圈,而这个Team的其他成员据说也都差不多散了。

张淳说,现在大家不用担心了,因为这个跳票王肯定在6月25日内测了。掌声未落张淳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内测啊,公测跳票的可能性还是不能排除的。。。。寒一个,不知道收费的时候会不会再跳。

2005年06月27日

  尽管有人不愿意看到,表态说不过如此,禁止公司内部玩,严令经销商不得配合、掏几亿拯救网吧以及签了个鼻祖级游戏的网络版等等,九城、《魔兽世界》、可口可乐外加SHE仍然将上半年的网络游戏市场搅了个天翻地覆。

  口水战、渠道战、产品战之后的最新焦点是市场战,而两个游戏公司的市场战又集中到了饮料的头上。

  眼看着可口可乐带来的资金、表现形式、渠道覆盖受众等方面的效果,九城和可口可乐各自的对手也就“合理”的走到了一起。虽然至今百事没有明确表态说要合作但是有文章说要合作,虽然百事从来没有宣布要把某个游戏印到饮料罐上但有文章说配上了想象中印有游戏图案的饮料罐图片,虽然百事没有像可乐那样用游戏形象和自己的代言人拍电视广告,但其“中国合作伙伴”的网站上出现了一个百事的网络广告,于是有文章结论说这是双方合作的前兆。

  真不知道这些文章是怎么组织的:本以板上钉钉并配发图片的合作怎么又成了个前兆;甲、乙方一起在电视上做广告怎么能和乙方网站给甲方做了个广告的性质相提并论。

  其实中国的企业们大可不必在乎什么九城+可乐,在可乐眼里他合作的对象恐怕是其同胞Blizzard而9城也只是Blizzard在中国的象征而已,其实wow在中国的运营者本来就是一个合资的9Blizzard。

  九城+可乐与盛大+百事的对决可能只是一场意念中的较量。

2005年06月24日

今天看到一则标题为《一大学生痴迷网络游戏竟登火车顶寻死》的文章,刚看标题非常触目惊心,读完全文后却有点摸不着头脑,借用《天下无贼》的台词:“怎么就TO ME了呢”(怎么就能和游戏挂上了呢)。

全文千余字洋洋洒洒,3/4都在叙述事件经过:怎么发现年轻人在火车顶很危险,我铁路员工、公安干警怎么发挥才智言辞解救,怎么不辞辛苦将其遣送回家。末了,作者用80多个字得出结论:杀人者一个叫做《孙子兵法》的网游,协同犯互联网。

姑且认为最后这段叙述不是虚构的,且不论最后这段采访是不是带有诱导性,就看他自己的叙述“覃先生还找小黄谈话,问他是不是上网太多了,当时小黄说自己并没有上网”,这是唯一有关当事人是不是上网成瘾的叙述,在没有旁证,当事人不承认的情况下,记者已经裁决“你肯定上网成瘾”,真是比法官还厉害。

然后怎么和网络游戏挂钩呢:“ 回到覃先生家后,小黄对覃先生说:“那是人生的轮回,我现在已经能把《孙子兵法》(一种网络游戏)运用得淋漓尽致了”。

以我浅薄的知识,我还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孙子兵法》的网络游戏;以我愚笨的手脚,楞是没有查到一个叫做《孙子兵法》的网络游戏;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专业性不够强,我很多网络游戏企业、网络游戏媒体从业的朋友都说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游戏。

在指定他上网成瘾,并且玩一个不存在的网络游戏“《孙子兵法》”上瘾的前提下,作者叙述到“覃先生这才发现,原来小黄是玩网络游戏走火入魔了”,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着魔状态“难怪他平时讲话言不离兵器”。

我不明白为何青少年因为玩CS这种单机游戏发生火并,怎么就能算到网络游戏头上;我不知道《生或死》《沙滩排球》等根本没进入中国市场的XBOX游戏怎么就能成为打击网络游戏的代表;我更不明白《将军》、《尾行》等中国政府命令禁止的PC单机游戏,怎么也能成为证明中国网络游戏充斥色情暴力的证据。

现在我明白了,网络游戏就是这样成为众矢之的的。

2005年06月21日

曹健者,IT时代周刊总编也,近日听朋友讲了一则关于他的趣事。

曹健总编在参加某次论坛前和一些中小企业领导吃饭,席间曹健让手下将最新一期《IT时代周刊》发到每个领导手上,饭罢,众人皆夸说:“好!”只有一人提了个意见说“IT时代周刊能不能关注一下中小企业”。

曹抬起头想了一下,然后说:“名人用过的是文物,而老百姓用过的是啥?是垃圾”,众皆无语。

据说从此后,曹和编辑部开选题经常提到以上比喻。

2005年06月03日

  我收到的垃圾邮件很多,但受到的干扰不大,原因是垃圾邮件很好辨别,看着邮件名或邮件标题一删到底,虽然不胜其烦但也觉得不过如此,可最近确有魔高一丈之感。

  今天打开一段时间没有打开的邮箱,突然发现标题为“我结婚一定要来”的一份邮件,情急之下打开,看到的是迷情药之类广告。

  仔细检查邮箱,各种冠“最近可好”“××你好,我为您的生意着急啊”等之名,而行广告之实的垃圾邮件很多,这些垃圾邮件的欺骗性更强,起码比那种一眼就能辨别是垃圾邮件的强。

       记得Keso说过,他只要是看到发件人不认识就删,当时还觉得这种做法很极端,如果真的到了那种时候,对电子邮件而言是一种怎样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