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6日

  盛大一直是一个颇有战术战略的公司,大军未动经常是舆论先行,“传奇是个烂游戏,盛大是个好公司”等等,一次次口号和观点都隐藏了一个大的战略动作,细心的朋友近期应该可以感觉到“盛大渠道致胜论”非常流行,这后面是不是蕴藏着盛大的某种谋略呢?

  我最早认为,这种言论恐怕是盛大为自己的渠道公司铺路。业内早就传言盛大要自己做个渠道公司,钱中华在北京筹备了1年多了。尤其是在盛大与互联星空停止合作以后,盛大渠道公司开始运作的传言日盛,不过至今尚未见动静,这个也符合盛大的风格,先做好然后等个好时机推出,因此鼓吹一下盛大胜在渠道,塑造迷信盛大渠道舆论,对盛大渠道公司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盛大将盒子计划和盘托出以后,我觉得以上想法也许简单了一些,《渠道制胜论》的直接目的是塑造盛大渠道优势这个形象没有错,不过塑造这个王牌形象的最终目的恐怕是为了盒子战略。

  上周陈天桥把盛大的优势归结为5方面,其中重要的一个就是渠道平台的,盛大的逻辑是:盛大牛是因为,运营强、渠道强,现在盛大把这些都“牛”的平台都让给大家做,渠道是你们的了,运营我们帮你,收费我也帮你,所以你门也牛B了,因此你们来参加盒子吧,由此可见盛大渠道制胜论背后隐藏的是盛大的偌大的计划。


2005年07月12日

  看到《侠义道》收费的消息不免又想起去年大约也是这个时候,裘新在北京天鸿科苑饭店的晚宴上一声高呼:“I’ll be back again”,可是从那以后裘新和他的侠义道就消失在视野。

  不到半年的时间,认识的几个朋友也纷纷离开了梦工厂,去年Chinajoy上隐约从贾可那里听说“裘的情况不太好”,在盛大收购sina的那段日子里,偶然看到了一个封裘新写给全体员工的信,字里行间仍就蕴藏着裘新固有的心态:对自己理想的坚持和技术员埋头做事的气质。

  在《侠义道》收费前,我听到了不少消息,比如《侠义道》只有××××人,内部管理如何如何等等,也有圈内人对产品的品质怀疑重重等等,在这个魔兽当道,巨人横行,产业洗牌的年代几乎没有对这个产品有利的消息。

  也许现在就断言未免为时过早,也许一个产品的成败不足一论,也许寻找一个运营商比现有模式更加务实,也许用谁比用谁更好。。。我们可能提出一大堆事后的也许,但如果我们对于国产的游戏只能发出一串串也许,可惜的是我们的对“武侠”的执着,可惜的是资本、政府对“娱乐”的好奇,可惜的是“穴道系统”之类的创新。。。在诸多也许中我们最终丧失的可能是自己的市场机会。

  在韩国人重整旗鼓,日本人虎视耽耽,欧美公司蠢蠢欲动的时候,恐怕国内的产业界到了一个新的时代,开放商也许应该更理智,运营商也许应该更长远了。

2005年07月07日

昨天一口气写完了,并且贴上来了,结果今天才发现没有贴出来,寒。。。只能重新写一篇,现在能体会了keso的心情了,他有一次很沮丧的说,快写完了然后误关了窗口外加没有保存。

应该是前天晚上有个兄弟约我吃饭,说是在策划一个网站,我一听就来了精神,而且对方强调是一个可以赚钱的网站,更加有精神,呵呵。

在故作神秘之后,终于被我套出了实话,说是英皇和华纳(这个记得可那能有误)合资搞了一个明星学校,然后这个学校要开一个网站,然后我就问何以肯定挣钱呢。他的逻辑大体这样:你想成明星就要有机会拍片子,而要拍片子就要上这个学校,而要上这个学校就要在这个网站注册交费。。。原来网站成了入学的一道手续而已。

于是有点感慨:1、这世界上有资源的人很多。2、有资源不知道怎么用的人也很多。3、互联网仍然被大家看成是可以赚钱的工具。以往常觉啊拉伯人守着石油进口沥青好笑,其实这种事情又何尝只存在于阿拉伯人的沥青呢,呵呵。

我最后还是给他出了个主意,我说你可以尝试一下podcast或者视频Blog也好,这样你选拔起来也和互联网有点关系,如果上游资源可以支持在广播里拨出podcast这样的节目也许就善莫大焉了。

(刚才告诉keso说我昨晚的blog没有贴上,他回复了7个字:“低水平操作失误”,晕。。)

2005年07月05日

  圈内很多兄弟都是游戏机的超级Fans,每次和他们聊天都能学到很多关于游戏机的知识,特别令人佩服的是有的兄弟因为玩游戏而能看懂日文,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游戏的好处。

  对于这些兄弟而言,秋叶源和东京电玩展无疑是个圣地,很多人都想去看看,最近我得到条消息也许对大家有帮助,据说新闻出版署游戏工委组织媒体去东京电玩展,代价是每个人交大约7000元人民币,时间大约一周,包食宿,具体细节当时游戏工委的朋友和我说了但我忘了,想了解可以自己去问,据说现在还在报名中。

  记得17173的朱克2003年曾经去过,但是2004年我和他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说还想去,不知道今年他还会不会去,呵呵。

2005年07月01日

29日参加了一个巨虎头蛇尾的软件风投论坛,唯一的好处是认识了一个朋友,喜欢上了天津的泰达新区,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和胜总的老大郝玺龙换上名片。

谈到论坛,我不得不又要贫两句:

“选就选天津最豪华的酒店,请天津市长戴相龙出席,什么区长啊、主任啊、会长啊能给他请来得都给他请来,会场下面坐几个印度工程师,穿一身白色袍子特像甘地那种,就一个字黑。论坛上请一帮台湾人,一有人问问题,甭管有事没事都要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词用中文怎么讲”, 倍儿有面子”。

你说这样的论坛高端不高端,那内容呢?。内容!?,那是扯淡,你要分析参会心态,什么叫VC,VC就是不求赚钱但求上市,所以我们做投资论坛的口号是,不求内容但求形式。”

就是这个名为软件分投投资,可是到会的VC都在谈互联网,软银为盛大投资的成功沾沾自喜,IDG讲起对互联网、移动增值的方向滔滔不绝,在座一位中国企业家关注VC的朋友说,VC对软件业彻底失去兴趣了,去年投资芯片业的热情也在衰退倒是互联网方面一直较为关注。

开完一天会,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个热情的天津Donews牛友许昊,他给我讲了他的互联网书包刊订阅系统和他的青螳螂都市中文网的运营模式,让我又学到了一种互联网服务的思路和再次感受到创业者的执着精神,许昊说他已经接触了2家VC争取在今年融资成功,祝他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