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0日

  楚门到30多岁突然发现,他生活的小镇居然是一个大舞台,除他以外所有人都是演员(包括老婆),全球的人都在看他每天的一举一动。第一次看《楚门的世界》觉得这部电影很荒唐,可“现实比小说荒谬”。

  某电视台将要搞一个节目叫做《赢中国》,策划方将其解释为“中国梦的梦工厂”,大约的意思是:所有人都可以带一个商业计划以超女的方式报名参赛,由一帮评委和短信以超女的方式评出名次,获奖者将获得一笔“风投”到定好的办公室开始“创业”,这些过程都将在电视观众面前呈现。

  不能说这个计划不精明,媒体意识到某种形式为大众接受以及群众渴求财富的心里,利用这些组织了一场超级“秀”。

  这几乎是商业媒体的极至表现:商业媒体一直习惯用想象力描述曾经的创业,现在终于有机会从开始就报道和控制一个创业的过程。其兴奋程度就像,考古学家已经习惯从废墟、化石中想象“恐龙”,然而现在有机会让他回到“失落的世界”看一眼活“恐龙”。

  如果把《楚门的世界》看成是表演“在舞台上生活”,而《赢在中国》就是表演“在舞台上创业”。

2006年03月27日

  有迹象表明,盛大将进行一轮改革,退回到适当的位置。

  刚推出家庭计划的时候,盛大是要做整合者的。记得盛大的企业形象从“中国领先的互动娱乐提供商”转变成“中国领先的系统集成商….”。盛大计划中的生意是要从硬件销售到内容分销,广告出售等。

  在遭遇一系列事件后,盛大的风向终于有些改变了。陈天桥在几周前的一次电视访谈节目里承认盛大依然是一家游戏公司。如果没有记错,陈天桥已经很久没有把盛大说成是游戏公司了,也许这是一种理论准备。

  除了口风有所松动,业务上的变化是,盛大把盒子全部交给代工企业技嘉来做,至于销售除了技嘉还引入了阶梯英语,按照盛大的说法是盛大从盒子的销售、服务领域大步后撤,回到擅长的网络游戏上。

  看看这次变化,技嘉这样的公司擅长制造,其行销能力很弱,而且该公司既有的渠道是电脑城的DIY渠道。因此指望靠技嘉来做销售简直不可能,而像阶梯英语这种公司的行销能力可能有,但这似乎比家电产品应有的渠道实力和水平相差太远。如此看来,盛大虽然宣称没有放弃盒子,但是将盒子交给了两个更弱的公司,显然有扔掉烂摊子的嫌疑。

  所谓专注网络内容服务,实际上盛大除了游戏并没有太多的内容,因此回归服务就可以看成是回归游戏。

  有人认为,陈的个性要强不会轻易放弃,不过从陈天桥的发展历程上看,他有过壮士断腕的情况。在早年的动漫网站发展中,陈天桥曾在困难的时候,把公司从4个部门,50多人裁撤到几个人,1个部门,把动漫的战略转移到游戏。从这个角度看,盛大再次回收战线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对盛大来说,现在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2006年03月18日

  今天在SES上遇到卢亮,他告诉我了个新点子———博客墙。

  说白了就是一个刻着名字的砖头墙。每块砖都是出售的,最贵的是在1米5左右高度的一块砖880元人民币。卢亮估算这个墙上所有砖卖出去后可获100多万,他将捐献80万给希望工程,其余为部门奖金,据说这块墙将被立在世博园。

  卢亮说,这个创意的精神来自Google火星搜索,他认为创新有时候就是好玩,如同开始他只是想要给自己部门的人立个墙,并没有太直接的目的,至于后来借用了百万格子的商业模式则比较偶然。

  卢亮觉得,他从博客墙的发展,感到了和互联网、web2.0的发展如出一辙的偶然和必然。

2006年03月15日

  时至今日网站依然是媒体中的二等公民,网媒屡屡会被质问没有报道权限,然后兴起的Blog令人看到一种突破的可能。

  今天,某新闻门户网站一位朋友转了一篇国家领导人对互联网看法的文章,这篇文章来自新华网。这位很有新闻嗅觉的编辑,在转载的时候来了个二次加工,不但重新做了标题,突出了重要的地方还做了编者案,就是这个改变引起了有关部门的质问,说“你们竟敢做原创”。

  这位编辑显然是被逼急了,急中生智他拿出在平媒时的记者证以显示自己有报道权,在这一刻他个人压倒了整个网站,这篇经由他改编的文章已经不属于门户网站而属于他个人,成了一篇Blog文章。

  也许,Blog可能最先改变中国的网媒。网媒可以没有报道权利么,但个人有发表言论的自由。也许网媒可以不必期待给网媒发放媒体执照,因为大家可以直接使用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特殊的政策环境可能让中国的Blog更刻意得去追求媒体属性。

2006年03月14日

  这些天游戏业的新闻有些无聊,几乎天天都在讨论“PS3”能不能在春季发售,要知道现在已经是春季了,以蓝光、CELL为荣的索尼终于被这些光环所累,古人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无聊之余,也不得不佩服索尼牵动了那么多人的神经。无论是地球另一端的北美,消费者面对xbox 360的持币观望;还是游戏天堂日本,游戏公司们的心照不宣;就连隔海相望的台湾也不时传来代工企业的抱怨;今天更是看到有大陆某大众媒体记者写一个上海电玩店老板如何心急火燎得着急,无语,想到佛利萨(七龙珠里一个牛B的BOSS)一句台词:“那么远的地方,还有逃走的苍蝇”。

  为什么那么多PS3的消息?为什么那么多地域的人关注?这些只有一个解释:PS3产业链太长了,牵动的利益太多了。简单的讲:台湾代工企业指望索尼的订单,日本游戏公司指望借PS3多来几个百万大作,韩国公司指望借此机会奠定网游地位,欧洲、美国的销售商期望大赚一票。关注这个“盒子”的大公司更多,索尼、微软自不必谈,各大电影公司关注蓝光、IBM、松下等关注CELL、显示芯片巨头Nvida和ATi打算在游戏机上一决雌雄……微软和索尼的“盒子”已然不是两个公司的事了。

  再来看看国内的“盒子”。盛大的盒子嚷嚷了1年多,从盒子到EZ系列,时至今日盛大只有“遥控器”EZpod上市,EZ mini是看得见摸不着,而EZ station看不见也摸不着,这应该算得上是“延期”,不过盛大盒子的延期似乎除了盛大,谁都不着急。海信、长虹脚踩2只船,永乐、国美左右逢源,盛大ezpod的销售状况更是扑朔迷离,一说是销售良好,一说都压在渠道。

  有人说,盛大毕竟在国内是首创了一种商业模式,要给时间和空间。这让我们想到任天堂建立游戏机商业模式的情况,如果不是超级马里奥、俄罗斯方块这些任天堂的原创游戏,估计也就没有任天堂的今天,游戏机市场的格局也许就是另外一个样子。

  也许,在“盒子”这种商业模式创立初期,在“盒子”自身具有整合能力以前,企业的自主创造力显得尤其重要,如果没有若干杀手级的应用很难吸引用户以形成一定规模的良性循环,所以我们看到盛大不断将自己的网游往盒子上移植,并且在新产品的引入上也开始找那种可以移植的产品。从这个角度看,盛大在盒子的竞争中非常不利,因为盛大的原创能力和盛大“盒子”的整合力量太薄弱了。

  另外一个要避免的是侥幸心里,有人认为世界一流的产品没有正式进入过中国,因此在中国可以出售落后一代甚至更多的产品。这点在汽车上行得通,但是在文化、娱乐产品方面这条似乎行不通,因为中国有大量的水货,更兼有互联网可以让人们知道来自全球的信息。

2006年03月08日

  每年Donews聚会总有一些人的话让我记忆深刻,今天看到闫辉在Blog里列举了昨天聚会的精彩语句颇为遗憾:昨天聚会忙着来回招呼了,没有时间去仔细听讲,去年北京的聚会也是这样,只有去年上海聚会还偶然听到一些精彩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05上海聚会精彩语句:

  1、IDG周鸿袆与“买了那个厕所”

  周鸿袆说,要问问马云,和杨致远偶遇并谈成合作的厕所在哪里,如果马云说得出他一定要买下来,买下来后给大家用,这样大家都能融到资。

  2、eBay总裁吴士雄

  吴说,我最近刚听说,原来我有个妹妹,她的名字叫吴士宏。

  3、盛大唐骏

  本来以为他会说,盛大的互动娱乐。。。。。。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唐说:做男人真好,尤其是做IT男人最好。理由:1、有才华。2、风流潇洒。3、有钱。

  后来我遇到唐骏问他理由,他说为了配合盛大娱乐的形象,“你看我连名片都改成全红色了”(注,以前唐骏的名片是正反两面,正面是白底红字的盛大风格,背面是白底加金字、黑字的微软风格)


  05年北京聚会最后一个印象是,刘韧喝醉了,脸色惨白得被架回家。

  05年上海聚会最后的印象是,keso背着电脑包消失在他家大院的门口。当时是凌晨,街上没有人,只有几盏破旧的,橘红色的路灯闪烁着很不明亮的光芒。

  今年聚会最后一个印象,周鸿袆先在某桌上谈笑风声,然后又窜到另外一个桌上谈笑风声。听梁宁说,周在梁宁那桌上呆了10分钟,有7分钟都在解释为啥他玩XBOX 360里的格斗游戏玩不过刘韧,据说是他认为刘韧总使阴招。(所谓阴招就是连续扫堂腿,现在所有去5G的人都破了刘韧这招)

2006年03月06日

  之所以再来看这笔2004年底发生的收购行为,是因为actoz亏了盛大6460万美元,而且非常可能继续亏损。

  此事蹊跷的地方在于,2004年底很多中国媒体都认识到这家韩国公司已经处于情况不妙:与欢乐数码合作的产品失败了,与wemade合同快到期了,王牌《A3》失败了。

  盛大是从2002年和acotz合作的。应该说盛大对这家韩国公司的了解程度应该非常高,媒体们都看出来了,盛大能看不出来?那么盛大何以在知道这家公司行将没落之际,斥资9170万美元来趟这滩混水呢?

  说法一:为了《传奇》版权和收入这种说法颇为主流。毕竟《传奇》的版权之争直到今天尚未完全解决,有人认为《传奇》始终是盛大的一颗定时炸弹,为数不少的媒体人员认为,吃掉acotz后,在盛大、actoz和wemade三角关系中,盛大从此占有先机。

  盛大自己也是以类似理由解释的。

  说法二、没有理由纯粹为出口恶气有人认为,以陈天桥的个性,actoz当年搞得盛大焦头烂额的情况,不排除陈天桥花钱出口恶气。

  说法三、背后有其他隐情,比如洗钱认为此事另隐情的人主要是一些“老江湖”,他们认为盛大既然可以上市,就说明版权一事影响不到盛大;从生意角度看,也绝无此必要;因此收购行为极有可能是,陈天桥帮朋友洗钱。

  盛大对actoz的收购方式似乎印证了以上判断,因为盛大是以现金方式收购韩国Actoz soft公司7名股东持有的28.96%的股份,其中包括前最大股东李宗炫持有公司24.6%的股份,其他6人大多为前任或现任管理人员,包括卢相俊,李政浩,朴日旺,赵永诚,菲长昆,朴柄灿。这实际上是帮助7名股东套现。

  对于外界而言,收购Acotz也许永远是个谜,但是对于盛大而言这是个现实的问题:放弃这个公司必然要面对投资失败的资本压力;不放弃就要继续填补这个黑洞;至于在韩国网游行业不景气的状况下,指望这家公司自己好起似乎有点悬。且看盛大如何处置。

2006年03月03日

  盛大财报公布后,出现了墙倒众人推的局面。恶评如潮,股价下跌,市盈率居然只有8.64,而像网易的市盈率为27.27,九城是57.94,百度竟然高达273.84,难道盛大与这些公司真的有那么大的差距么?

  还是来看看营收情况吧,盛大05年净营收为18.97亿元人民币(2.35亿美元)。

  市盈率最高的百度,年营收不过是3.192亿元人民币(3960万美元),和盛大比简直像个小弟弟。

  第九城市05年的营收为4.65亿元(约合5760万美元),不到盛大的1/4。

  股价最高的网易,全年营收总和为人民币16.944亿元(约合2.1亿美元),还是不如盛大。

  除此以外,搜狐的去年营收为1.083亿美元,新浪的营收为1.9360亿美元,从这些数据可见盛大依然是中国概念中最能赚钱的公司。

  再从网络游戏业的情况来看,根据IDG的数据2005年中国网络游戏总规模是37.7亿元人民币,盛大全部游戏的收入为16.314亿元人民币,以此推算盛大依然雄据网游市场43%的份额,依然是网络游戏市场的霸主。

  从长远看,是不是没有wow那样的作品就一定没戏,答案是否定的。在韩国最盈利的公司不是NCsoft,而是NHN这样的平台,这种平台虽然没有《天堂》、《行会战争》这种大作,也没有《Kart Raider》、《wiki》等休闲游戏,但是由数以百计的游戏和各种互联网服务构建的平台形成了巨大的用户社区,并且建立了强势的品牌,由此可见即便盛大即便没有惊人的一流大作品,只要不断保持有类似产品跟进,依然可以凭借其平台、品牌、服务的实力取得领先的惯性。

  显然,对盛大扩张发展路线,以及管理、领导人性格等的置疑不应该掩盖这家公司全部的面貌,古人说“过犹不及”,盛大这次严重的被低估了。

2006年03月01日

  如果没记错,这是盛大有财报以来第一次出现帐面亏损。

  陈天桥也许应该冷静一下,放一放“理想”和“梦想”,该面对现实了。游戏业务如预期那样下滑得厉害、盒子业务就那样、ACTOZ的股票不但烂在手里还继续腐朽着盛大的神经,也许就新浪股票还坚挺一些,可盛大又不是一家投资公司,总不能靠炒股挣钱,以很多投资人的眼光,盛大已经到了“危险期”。

  看看4个季度来盛大的收入结构变化:


  直到今天盛大近90%的收入来自网络游戏(约89%、90.2%,87.7%,87%),盛大历次的收入起伏与网游业务起伏基本保持一致,无论陈天桥怎么“迪斯尼”网络游戏依然是盛大的命脉。

  目前盛大在网游“主战场”的形势并不乐观,盛大免费以后人数下滑的威胁虽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止,但人数的增长抵消不了ARPU值(人均消费)的损失,而且以更长久的眼光来看传奇系会继续老化,盛大必须找到新的金矿。

  令人担心的是,从盛大目前的产品序列中目前还看不到超级大作,无论是《龙与地下城》还是《Archlord》似乎还不能与《wow》、《光明与黑暗》、《SUN》等较量,休闲游戏固然发展迅速但在目前的网络游戏市场MMORG的收入依然是大头,而且这种收入非常稳健。

  刚引入的休闲游戏也存在一定风险,休闲游戏拼得是一个创新,这也是当年《泡泡堂》和《冒险岛》成功的重要原因,如今音乐休闲类的金矿已经被《劲乐团》占了先机,赛车类的休闲游戏也出现了严重的扎堆现象,更为严重的是今年很多企业会在休闲游戏上加大投入,市场竞争会更加厉害。

  在其他战场,盛大的前景也不明朗。有关盒子战略的判断先放到一边,目前盛大必须面对的局面是,ezpod大量积压在渠道手上,盒子迟迟不能上市

  在资本市场上,盛大的压力依然不轻。所谓6460万美元的“非现金形式的减值准备”实际上就是坏帐,问了一些韩国朋友,他们似乎对actoz的前景非常不看好。一些投资界人士认为,盛大陷入了对actoz投资进退维谷的境地,如果继续持有可能持续亏损,如果出售盛大可能难以承受投资失败的资本压力。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盛大即将在4月份到期的2亿美元债务,发行这些债券时,盛大的标准股价是40美元。

  来自投资界的朋友大多认为,盛大现在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并且发展目标不明朗,已经处于危险期。陈天桥必须面对这样一个判断,是把重点继续放在转型“盒子”还是回头专心做网游,还是继续目前的状况。

  应该说,陈天桥始终提醒自己要保持创业心态,不断进取“自找苦吃”的精神是可贵的。然而人还是应该审时度势,几十万的盛大和几十亿的盛大,在做法上能一样么?。

  让今日之盛大保持昔日盛大的心态固然很好,但要让今天的盛大还去做昔日盛大的做法却未必现实。即便陈天桥本人可以坚持只买800万的别墅,吃工作餐,可手下的亲朋好友难道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态和生活么?特别是在分配制度保持不变的情况下。也许陈天桥充满魄力的性格中加入一些稳健因素会带来更大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