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9日

  不少同行都认为chinajoy很多指标已经超过E3:

  1、场馆的音量

  据说某公司发现,有公司偷偷多运了两个音响过来,于是就偷运了4个。现场交流只能喊叫,据说E3展览时,玩游戏可以听到游戏机的音效,这在cj几乎是不可能的。

  2、Show Girl暴露程度

  有去过E3的朋友说,chinajoy的show girl数量以及衣着暴露程度肯定超过E3。据说有些人混进场就是为了要这些show girl的电话号码。

  3、证件的复杂程度

  本次的入门证件分为两部分,进门必须被抽掉下半截,防止有人进去后搜集证件回去带人。有去过E3的朋友说,E3实际上很好利用重复使用门票混进去,所以这点CJ比E3强。

 

 

2006年07月28日

  “中国E3”Chinajoy明天开幕,今天是一天的高峰论坛,早上陈天桥、朱骏、丁磊都来了,并且坐在一排,一场微妙的角逐似乎也展开了。

  陈天桥首先发言,他的大意是肯定盛大使用道具收费、家庭策略这两大变化,并称要坚持之。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丁磊上台发言将矛头指向道具收费,称其为投机,他声称网易看长期绝不会搞此类投机。朱骏的发言一般都会探讨哲学问题,不过这次有点出人意料的谈到了游戏产业的变化、对竞争格局的看法和应对之法。

  这三个人不发言时候的表现也都不相同。

  论坛进行时,陈天桥时而思索,时而听演说;丁磊一直在专心的研究他的palm手机,难道网易要大局回归无线市场?朱骏则保持听讲的姿势,有时候也会研究一下面前的资料(应该不是下季度财务报表)。

  茶歇时,陈天桥被众星捧月,丁磊旁若无人的研究palm手机,朱骏则遛到了一边和别人闲聊(不是谈足球)。

  据笔者观察三个人虽然并排挨着坐在一起,但却很少交流,仅有的几次似乎都是由陈天桥发起的。(完)

2006年07月26日

前段时间,Donews有篇《盛大首月记》的文章,大致是说盛大的福利好,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食堂和班车。遗憾的是,这两个“标志性建筑”可能消失。

  据说盛大将取消班车和食堂,改成发220元人民币的“饭补”和100元的“车贴”。还存在其他的说法,比如盛大降低了暑补等多种奖金福利。

  此外,还听说盛大降低了过节费的标准。据说原来盛大逢春节、5.1和中秋这种大节会给普通员工发放过节费1200元人民币,这次被降到了200元。

  降福利当然要给个说法,听说盛大对取消班车的理由是:班车只为30%的员工服务,对其他2/3的人不公平,为了体现公司阳光普照的精神……

  当然,以上都是小道消息,真实性留给历史去证明吧。

2006年07月21日

  互联网特别容易产生流行词,最近“门”就很流行,并且流行到泛滥。

  看看,进入2006年来出了名的门有多少:邮件门、芯片门、铜须门、虐猫门、秘书门、野游门、文字门、裁员门……

  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漏门”,更不知道未来还有啥门?总之在05年以前,我记忆中的此类门只有尼克松的“水门”、以及2003年威盛出的“间谍门”。我想尼克松的“水门”应该是众门之源,这个“门”成了负面、黑幕、内幕等的代名词,就像曾经的胜总成了一切赞美的代名词。

  06年的“门”除了数量多,最大的不同是来源。以前的“门”是由媒体造就的,而06年的门基本都是来自互联网。如果说水门是出于“媒体正义”,“政治斗争产物”,06的门就来得平民、功利很多:邮件门背后是公司之间的利益,裁员门是公司和员工之间,公司和公司之间的利益,铜须门和虐猫门是对互联网道德,人性道德的考问,而野游门、文字门体现的是一种行业圈内的江湖文化……

  我想,凡是想研究互联网传播的人,都不能不重视和研究06年的“门”。(完)

 

 

 

2006年07月04日

       上周,我在《龙与地下城》内测发布会见到了盛大资深副总裁瞿海滨,颇为意外,已经有好几年没在网游有关的会上见到瞿海滨了。

       记得瞿海滨是陈天桥最信赖的骨干之一,这个信任可能源于同学之谊、可能来自“卖了股份”追随陈天桥创业之义或者其他。

        当然瞿海滨本人也非常聪明。这个精通数学的盛大高管曾把渠道治理的井井有条,担任盛大的代表和发言人给人映象深刻,后来瞿海滨成了盛大新业务的开路先锋,经手了无线,执掌了盛大“家庭战略”。

       那么这次在盛大网络游戏的会上遇到瞿海滨,很容易让人产生新的联想:陈天桥撤回大将意味着什么?

       我问瞿海滨何以再度出席网络游戏业务的会,他的回答是,“网络游戏依然是盛大的核心业务”,此外他这次来是因为英特尔是他的客户。

      对于盛大的家庭策略,他显得很谨慎,他承认在过去的一年中盛大的家庭策略存在“切入方式”等方面的问题,但他强调盛大盒子是迄今为止,惟一实现数字家庭功能的解决方案,起码比微软“Media Center”等要实在的多。

      他认为,盛大依然盯着家庭市场,但他们在寻找新的合适的切入点。尽管我一再追问他们发现了哪些新的切入点,可他并未回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