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30日

  杀人不过头点地,然而游戏米果对员工比杀人还要歹毒。

  企业开除员工,还要员工赔偿;还要被冠以“小偷”关进局子里;自己的照片乃至身份证号码都要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四处张贴,让你从业界彻底消失,永世不得翻身。千古奇冤恐怕也不外如是。

  几个员工何以开罪温文尔雅的张总我们不得而知,谁对谁错也不便评价。不过就这公告,真是漏洞百出:

  中国法律规定,人人都有选择工作的权利。如果是企业开除员工,当由企业赔偿员工,而不是员工来赔偿企业。其次,即便是公安机关、检察机关都无权在法院定案前给一个人定上盗窃罪,而这个企业不但给别人安上这个罪名还到处宣传,这不是诽谤是什么?在对员工进行“鉴定”后,公告终于露出了尾巴:几个人有竞业禁止所以你们都别用,××游戏我们有版权,所以把他们搞去也没用。

  我们试着对这个事情进行还原(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手下辞职了,某些人就恼羞成怒了,先是觉得没有面子,然后就担心游戏要被拷贝走了,于是就开始密谋策划:先宣布开除好占据战略主动,仲裁让你们赔偿不过是形势所需;然后就告你小偷,暗示他人品有问题。做好以上准备后,就公告业界:

  同行们,我是爱大家的,但是大家要警惕啊,这几个人品有问题,现在被我们开除了,他们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因此我们要告他们,要他们赔偿。所以,你们最好别用他们。对了他们是签了禁业禁止的,你们想用也用不了,并且××游戏的版权也是我们的,他们对你们也没啥用。你们要睁大眼睛啊,看照片如下:身份如下。

  我有点怀疑:在当今这种文明社会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我真怀疑在这一刻“南霸天”、“黄世仁”等灵魂附体?我忍不住要高喊“大刀向,资本家的头上砍去”。(完)

2006年08月29日

同为记者,我非常理解,两位揭露富士康事件记者现在的处境。

  记者实际上是个非常矛盾的职业。这个行业是如此的五花八门,何等的形形色色。在复杂的政治、经济环境下,记者必须以其微弱的力量在各种势力之间进行博弈,以获得脱颖而出的机会,稍有不慎就可能迷失自我,弄不好还会引火烧身。

  经常有人指责记者,如何如何不去主持正义,看到了吧:被封了帐户,抓进局子里去了;被设计陷害,锒铛如狱;被恐吓人身伤害,离开这个行业,这难道就是主持正义的代价?记者的可悲就是经常以个体对抗团体。记者博爱了,可是谁来爱记者呢?

  很少有企业真诚的面对媒体。反而是很多企业指责记者,很多企业侮辱记者,很多企业别有用心的引诱记者。记者不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职业,一群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很快就可能被虚伪的赞美搞得心浮气躁,被利益的引诱弄得丧失了理想。

  令人庆幸的是,在这种环境下,还有记者沿着普利策航道,坚信自己是社会的守望者,还有记者为这个社会的进步贡献力量。

  无论人们如何怀疑,揭露富士康背后的复杂情况,乃至某种交易。但是记者的报道是不是起到了主持正义的作用?工人们的血泪是不是应该得到曝光?

  企业和个人的抗打击能力是不一样的。一篇类似的报道可能令企业颜面扫地乃至销量大减,然而一种类似的诉讼可能打击和改变一个人的人生,如此孰轻孰重?

  3年过去了,王治以及战地记者顾玉龙在新浪10大新闻评选会上的总结发言至今难忘,他们说:愿所有讲真话的记者平安。

2006年08月22日

  这是个老话题,再提出来是因为又遇到张立波,当A3、海鸿、北极冰等等都成往事,有些事情也许可以放到台面上来谈了。

镜头一:

        ×年×月×日,A3办公区像平时那样繁忙而平静,同时在线人数接近10万了,大家心气都很高。

  海鸿董事长康健戴着墨镜突然闯进A3的办公区,在他的身边有几个穿着一身黑的保镖。

  康健当众宣布解除总经理张立波的职务并令其马上离开公司。

镜头二:

       张离职后的某晚上,有兄弟给我电话说,“A3出事了?他们的办公室被砸了?”

镜头三:

       几个月后,我收到来自A3的官方公告,大意是要平息代理商的愤怒,承诺既有策略不变。

  当时业内的看法是,虽然产品本身有问题,但海鸿和actoz的矛盾是造成a3突然崩盘的根源。对此张立波虽然未置可否但他透露了一些细节:

  1、海鸿和actoz是有矛盾的,签约前海鸿不让步就签不下a3,海鸿为了股市只好捏着鼻子签了一个在他们自己看来不平等的条约,这也是后来矛盾的根源。

  2、张立波本人受聘韩国actoz而不是海鸿。

  3、海鸿看到a3发展良好后就开始“抢班夺权”,总经理张立波就成了“兵家并争之地”,当张立波表示不愿意参与其中的时候就发生了“玄武门之变”。

  4、海鸿对旗下公司发动政变并不是第一次,联众创始人之一的谢文就是以类似手段被干掉的,当时谢文从日本考察回来,刚进公司门就被宣布开除,并且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放在门口。

  5、A3是在海鸿接受后崩盘的,虽然游戏跨了,但是海鸿在股市上并没有亏,在过去的几年来海鸿旗下失败的游戏包括《A3》、《千年》、《倚天》等等。(完)

2006年08月18日

       今天下午,金山的朋友和我说,终于松了口气,因为他们终于可以公布融资成功的消息了?

  实际上,在这一刻,松了口气的可远不止是金山,整个中国IT的历史恐怕都松了口气。

  金山终于拿到钱了,雷军、求伯君、任建终于立功了,不用再遗憾自己给了盛大、qq、网易机会。伟大的民族软件企业”中国微软“,他们继承了“多年媳妇熬成婆”的光荣传统,张旋龙、柳传志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雷军一个人,代表了中国通用软件的光荣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忽悠,他不是一个人。

  成功啦。融资啦,雷军获得了胜利,他没有再一次倒在VC面前,中国最后的通用软件公司万岁。

  小道消息:听说张旋龙,张老板打算投资成立一个公司叫做”银海“。(完)

2006年08月17日

       昨天,思维在我blog后留言,他看好盛大,认为回归游戏业务后其业绩会有很大增长。对此,我也有同感。

  最近陈天桥的发言中关于游戏运营策略的说法明显增加了,昨天的财报发布会上陈天桥有关“电子商务”、“虚拟商城”的观点肯定会对其营收产生积极的影响,毕竟史玉柱的游戏人数还不能和陈天桥相比,《征途》的方法转移到盛大所有产品,其威力肯定会被放大。

  不过,盛大这种行为带来的其他反应也令我有一丝担忧。

  如果大多游戏都以刺激人攀比,刺激人PK或其他不断消费的模式,那么游戏本来的乐趣会不会减少?

  如果大多游戏都成了追求销售额的工具,有钱就能横行天下,没钱就只能忍气吞声,那么一些人用以逃避现实的乌托邦恐怕就又成了一个真实的世界,是不是会有很多用户因此离开游戏?

  如果大多游戏都不再以游戏性等等传统的价值观为审美标准,而都成了金钱的无底洞,还有多少人愿意选择游戏作为娱乐的方式?毕竟游戏曾经是最廉价的娱乐之一。

  当然以上都是一种极端的设想,未来可能会是多元化的格局。不过毕竟盛大是这个行业的重要角色,该公司的动作对整个行业都有很大的震动。陈天桥说,有钱没时间的用户将是主流,盛大要迎合这些人的需求。也许盛大的游戏会成为有钱人的游戏。(完)

2006年08月16日

       盛大本季财报最大的特点是利润与收入极不平衡。

  一方面盛大利润增长了1520万美元,但作为利润基础的净营收只增长了810万美元,而且毛利率还在下降,试问这些利润从哪里来的?只能是从自己身上来。砍掉家庭战略,减少员工福利等等手段都在本季度施展了出来,比如把食堂和班车改成330元的补贴,1200的过节费降到200等等。

  除了节衣缩食外,从财报中还看不出盛大主营的游戏业务出现很大的回升。盛大上半年投入了最少四款较大的产品,疯狂赛车已经败给跑跑卡定车,djmax也没有撼动《劲舞团》的地位,至于DDO也不是一个符合“电子商务”这个盛大大方向的模式,只有《霸王大陆》算是有点搞头。

  据说,《霸王大陆》这个项目由陈天桥亲自挂帅,使用了很多“互联网”的手段以至于目前有15万人以上的同时在线。这样的成绩据说连韩国人自己都惊讶了。以此为基础,盛大可能在后几个季度效法《征途》的模式提高这个产品的收入,如果按照目前该游戏的走势,应该对盛大的财报有一定帮助。

  不过盛大想仅用该产品来赌一把未免有点单薄。毕竟九城的《SUN》、《行会战争》都将在此时发力,金山、网易等公司也都在计划有新的动作。由此如果盛大没有新鲜血液引入,今年难有更大的作为。(完)

2006年08月08日

一、以下是,6002年天球历史教材中的某一章:

  私元前若干年,互联网文明肇始,秩序未定。天下群雄并起,跑马圈地,以致插件横飞,网民不聊生。

  有豪强,姓周名鸿袆,上国下市人。少年时以软件反编译牟利颇丰,长成后又依IT巨头锤炼。后创公司,名3721,初虽弱,但却是插件之源。后得诸巨头扶植渐成气候,遂有网霸六合之心,威震八荒之意。

  ××××年,鸿袆乘插件天怒人怨之机,率众插件,以“反插件”为名,头裹毛巾为识,揭竿而起。内联沙俄之资,外接寡客之助。有四句话为号:“插件已死,safe360当立,岁在丙戍,天下奇虎”。

  有人做对以叹:

  上联是,“说你插你就插,不插也插”

  下联是,“说不插就不插,插也不插”

  横批是,“插还不插”

二、以下是同年牛克想理论指导下的历史学教材的论述:

  周鸿袆同志领导的safe 360是一次封建农民起义,他提出了“反插件”的口号,提出了较为完整的纲领“三大注意,八项纪律”,建立了较为严密的组织,提出了美好的远景“开源”,客观上顺应了广大网民反插件的强烈要求。

        但是,他依然逃脱不了历史局限性,这依然是一次妄图以统治阶级取代另一个统治阶级的斗争。

2006年08月03日

  近几天的消息显示,索尼在这场次时代主机较量中越来越有骑虎难下的尴尬。

  首先是蓝光阵营的扑朔迷离。其次是芯片成本升高,使得PS3主机还要涨价,难道一台PS3的价格要超过一个电脑?最近,EA、育碧、SNK等公司又号称倒向wii。曾几何时,第三方厂商是索尼成功的关键。

  NDS和PSP的竞争可能是PS3和wii斗争的预演,在这场多媒体终端和廉价游戏工具的竞争中,廉价游戏工具占据了先手,很难说同样的现象不会在PS3与wii的竞争中重现。

  索尼在ps3中一如既往的使用了创新,这是索尼能够崛起的根本。不过这次任天堂的策略有很大的调整,这个公司仍然在坚持过往的游戏理念,但是却不再表现为技术上的保守,而变成了技术上的大胆突破,以及在成本上的良好控制,显然任天堂的尝新得到了很多公司的认可,而索尼已经陷入到技术超前市场的局面。

  实际上现在的任天堂更多的是在用模式,与索尼的技术对抗,这场技术与模式的对抗在100多年前就有过一场激烈对抗,中国的教科书这样写,虽然北洋舰队实力占优,但是依然敌敌不了日本舰队的原因是制度的腐败。(完)

2006年08月01日

  展会业往往是一个行业的晴雨计,IT寒流来临时,Computex这样的大展都只好“无可奈何花落去”。而今与Computex同在拉斯维加斯的E3展也宣布将缩小规模,这令很多人吃惊,难道游戏业寒流也来了?

  E3的调整当然不是因为“寒流”。一方面,世界游戏产业的增长依然很快。其二、世界游戏产业的创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07年是三大次世代作战的关键一年,游戏的软硬件制造商都会使出浑身解数,此外网络游戏、手机游戏的崛起也给市场带来很多创新。其三、市场并未缩小。新兴市场尤其是东方市场对E3的关注越来越高。

  我想,要说理由可能还能说出很多,那么ESA何以在人数屡创新高的情况下“挥刀自宫”,把个6万人的展览变成5000人,而且还“转移根据地”,放弃了沿用多年的洛杉矶会展中心,更令人吃惊的是连金字招牌“E3”都放弃了,难道是吃多了?

  从ESA主席的话中,我们也许可以管窥一斑,他说“厂商抱怨,E3过于庞大,覆盖范围过大,减弱了公司向业界传递有效信息的效果”,实际上ESA意识到一点,E3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比TGS等更娱乐,而是因为更专业。E3实际上是给业界交流的会,而不是全球玩家的盛会,专业才是E3的核心竞争力,放眼世界,美女很多,但一流的厂商确不是都有,因此要放弃华而不实的东西回归主流。

  俗话说,拿起来容易,放下难。放弃那么多流量真是很可惜,ESA做出了他的选择,令人钦佩。当然,我们看到在放弃和回归的同时,我们并没有看到一个保守的E3,ESA放弃E3,使用““E3 Media Festival”显示了ESA的眼光,娱乐才是大市场,而娱乐不仅仅是游戏,尤其是网络时代来临以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