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27日

  PC曾被认为不适合游戏,不过,随着科技的进步,有2个重要变化正在改变这种局面:

  一是摩尔定律。

  从1965年以来,每24个月,PC业就发生一场性能翻番价格减半的变革。时至今日,PC几乎是成为性能最强大的个人电子设备。相比之下,游戏机3-5年更新一次的速度,已经赶不上PC。

  此外,一直被游戏机引以为豪的图形能力也赶不上PC。vodoo让电脑图形跨入3D,Nvida定义了GPU以后,PC的图形能力更是以每半年一次的速度进化。

  存储能力更是相形见绌,虽然最新的PS3启用了单碟容量近30G的蓝光,但是PC硬盘的主流容量已经是300G以上。

  性能的变化,让当年曾经以游戏性能强大而自豪的游戏机不复当年之勇,越来越多的游戏机开始采用PC的架构和主要配件,游戏机的PC化本身也许预示着这两大机能的融合。

  二是互联网。

  游戏机产业的软件销量曾经笑傲PC游戏业。因为游戏机软件大作的销量动辄300-500万,而PC游戏超过100万的软件就已经凤毛麟角了。在任天堂等游戏机看来,暴雪、EA这种单机游戏大老简直就是小儿科。

  时至今日,游戏机游戏大作的销量依然可以达到300万以上,但是PC游戏巨头的销售已经因为网络的出现而变得不可同日而语。PC游戏巨头不但可以出售上百万张客户端,更重要的是只要有人玩游戏就能收费,而且一个游戏能保持收费数年。

  当PC游戏的收入开始有反超游戏机的时候,游戏机巨头们也开始尝试网络化,但是局势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轻松:

  网络游戏非常适合键盘,鼠标的模式,这对于放置于客厅,依靠手柄的游戏机来说,配一套键鼠简直就是"驴头不对马嘴"。

  其实,不少PC公司已经意识到这种变化带来的机会,几年前,已经有部分国内外公司过于超前的推出了所谓高性能PC的产品,由于当时PC的普及程度有限、网络游戏发展有限等因素,并未取得很大的成就。但是此后两个成功案例让高性能PC名声大起。

  台湾公司浩鑫本来已经走到世界的尽头,靠着著名电子竞技战队瑞典SK,其针对游戏设计的高性能PC一战成名,公司也起死回生。此后,美国XPC的成功可以说是,预示着高性能PC市场条件的成熟。

  由于针对游戏开发设计的PC,一般都代表着对性能、质量的极至追求,使得生产商Alienware成了高性能PC的代名词。

  2006年春急于改变"装机商"形象的戴尔收购了Alienware,这是戴尔历史上第一次收购。一般而言,同为制造企业,互相收购的目的就几个因素:灭了对手,扩大规模,拿到品牌、专利和技术。戴尔的规模和收入根本不需要通过收购灭了Alienware。事实上,如今的xpc已经成为戴尔拓展家庭,娱乐市场重要的系列。

  中国虽然是一个PC发展非常快速的市场,但一直以来DIY是家用PC的主渠道,因此一些国内公司早期的高性能PC无人问津。但是这个情况在2007年已经发生了变化。

  首先,据国际著名统计机构显示,品牌电脑已经占到家庭市场越来越多的份额,尤其是笔记本电脑的普及更加大了这种比例。

  其次,PC在中国已经大规模普及,尤其是在大城市,第二台电脑,个性化电脑、功能化电脑的需求已经不断显现。

  第三,网络游戏,电子竞技已经成为年轻人,乃至家庭的重要娱乐。据IDG数据显示,2006年,发展仅有3年的中国网络游戏的市场规模已经达65.4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有10年发展历史的互联网广告规模仅40多亿元。

  在这些变化之下,中国必然迎来一个高端PC的市场机会,而游戏将是高端PC最好的入口,2007年9月中国的公司终于开始了行动。一直敢于尝试的并成功创造"英特网电脑、多媒体电脑、双模式电脑"的联想,终于披露了其首款高端PC,实际上在此之前联想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尝试,包括举办IEST这种电子竞技比赛。

  目前,中国最顶级的高性能PC还没有最终露面。不过据外界传闻,联想将在近期推出一款针对游戏和数字制作人群的高性能PC,据称在这款PC的设计上,专门邀请了在中国游戏玩家中人气极高的电竞选手参加意见,其中号称中国第一兽王的sky和韩国职业电竞选手,号称第五种族以及暗夜精灵之王的moon是知名度最高的两位,并且该款PC售价可能高达4万!

  就目前这些信息而言,联想的首款高端PC可能未必是一个非常叫座的产品,不过这个产品在高端PC市场处于萌芽期的中国而言,其所产生的影响力可能是联想更为看重的因素。通过这个产品,让更多的人产生联想PC高端,有品味,酷等影响恐怕是联想的真正目的。

2007年09月17日

中学的历史教科书对袁世凯失败有这样一段评论:旧民主主义革命使得民主共和深入人心,从此以后谁要是再搞复辟,谁再想当皇帝,都将被历史和人民抛弃。

  最近,有一个公司,先是叫喊着以“免费”革了收费游戏的命,最近又“逆流”搞起了“复辟”,说要推“收费”。

  其实,这种事情本来没有什么可说的。无非又是一个“袁世凯”。或者就是一个单纯的炒作行为。但令人愤慨的,有人乘机造谣,说某某部门要禁止“道具收费模式”。

  不知道,鼓吹“收费”的人与造谣者有没有关系?毕竟鼓吹回归收费在前,放风禁止“道具收费”在后,看起来逻辑上说得通。

  希望两者不是一个人。因为这个造谣者的胆子着实的不小,居心实在太恶。也许平时就炒作惯了,什么80万、100万口敞了,习惯了。不过,这次玩到政府头上来了。不但是拿政府部门来开玩笑,更是拿整个行业的命运在开玩笑。

  试想,连政府的政策都能编造,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一个胆敢藐视国家的企业,能够被国家容许么?一个无法无天者充斥的市场,还能被国家扶植么?一个毫不诚信的产业,还有消费者愿意光顾么?造谣者如果继续下去,必然是玩火自焚,更可悲的是殃及池鱼。

  从古至今,对于妖言惑众者都是斩立决。整个行业应该动员起来,揪出这个造谣者,还行业一个清澈的天空。真希望在这个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千载难逢的时机,这种玩火自焚的行为少一点,正当的竞争多一些。

  有本事搞一个游戏把暴雪震了,有本事搞几个产品把韩国市场抄了,有本事上美国欧洲市场去大闹天空。。。。。。

  再次希望,造谣者和“袁世凯”不是一个人,也最好别是本行业的人,别得了芝麻丢了西瓜。玩这种谣言和炒作,如同小孩子在玩火。

2007年09月13日

《劲舞团》之争就像一场赌球:久游和韩国人是场中选手,九城为教练,双方的投资人就像场外的赌球集团。

  就目前来看,在这场球赛中,谁都不是胜利者。

  选手伤痕累累自不必说。久游网暂停上市,王老大一周之内消瘦了10多斤,就差三天,搁谁谁上火。G10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高盛居然中途退出,说好了Q2上纳斯达克,可到了Q3还没有动静,过老板不着急?

  投资人更不好过。你会在路演的时候捣乱,对方就不会?你会去证监会告状,对方也会?你会给我的投资人施压,对方似乎也会。kao,整遇上一“慕容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真是杀敌1000,自损800。

  于是投资人们就想,假设《劲舞团》风波不发生,久游可能不会暂停上市,高盛也许不会退出G10的上市之路。那么,投资者早就应该“打完收工”。因为这一闹,大家都要“加班”,奖金弄不好都没有,老婆还惦记换辆车呢。。。。。

  教练看似风光,但实际上也不一定爽。本来偷袭《劲舞团2》已经很好,非要“得陇望蜀”。急三火似的当场交了几百万定金,当天连打车回家的钱都没有了。结果呢,“裙子一再被人撩起”,频频走光还不算,股价怎么反倒不如拿《劲舞团》之前呢?到头来还被告诉说,嘿嘿,哥们儿,要不下次?丫,被忽悠了。

  很多人拿《劲舞团》之争和数年前盛大和韩国人之争说事,窃以为不妥,完全不是一回事。

  当年,盛大与韩国人之争,的确是“中韩之争”,起码早期是这样。集中反映了中国游戏业发展早期,比较有代表性的三大矛盾:中、韩两国公司在商业利益上的矛盾、运营商和开发商之间关于业务发展方向的矛盾、两个民族之间的文化矛盾。

  而《劲舞团》之争呢,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本国公司之争。这是中国网游市场激烈竞争和快速发展期的,几个本国利益集团之间争夺资源、市场的博弈。(完)

2007年09月10日

  如题:八卦一下九城PR总监,赵雨润兄。

  九城PR总监赵雨润早就是名人了,李楚凡说“满城尽是赵雨润”,前几天赵兄更是告诉别人说他的Blog过百万,忍不住八卦他一下。

  此公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PR总监。除了他,没有公关总监主动愿意把自己的名字总列在文章上面,即便是自己接受了采访也最好是“某某公司表示”,而不是“某某公司某某表示”。

  赵雨润则不然。一次,他给我电话说,前次采访的文章已经看到,你可以把我的名字放在文章里面,可以说是我说的。我当时的感觉是,此公太有底气了,与9c之前的PR风格截然不同。此后,这种电话我接到过好几次。

  九城之前的公关不是这个风格,记得几年前分别与九城创始人秦洁先生、COO何旭东先生请教过,事后他们专门嘱咐我说,切不可提他的名字,只能说9城公司表示。

  赵兄的牛还不止在这个方面,听其他媒体的兄弟说,赵兄在一次发布会上冲着到场的媒体说,“大家都是看着我的节目长大的吧”,原来赵兄以前曾当过儿童节目主持人。

  既当过主持人,口才的确不错。甭说对付我等记者,太极推手,八卦神掌玩的很“溜”。便是主持几千人的大会也不在话下,简直可以表演“脱口秀”。

  尤其是在“燃烧远征”发布会上,此公不但满场飞奔,而且妙语连珠,什么“暴雪出品必出精品、九城运营屡屡创新”之流的话更是不绝于耳,简直“满场尽是赵雨润”。

  可能是因为“燃烧远征”,赵兄Blog的名气大震,一篇文章甚至有几十页留言评论。评论中,写诗的、撰文的、操着各地口头禅的等等,真是五花八门洋洋大观:从赵兄的公司谈到其个人,从其个人又谈到家庭。网友还给赵兄起了个雅号:“火腿先生”。

  我多次奉劝赵兄关闭此留言,毕竟工作和个人还有所有区别的。没想到赵兄很是敬业,大有“我自横刀向天笑”,为公司“去留肝胆两昆仑”之意。对这个雅号老赵也丝毫不介意,屡屡说他应该找“雨润火腿”公司收费。

  其实,生活中赵兄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听说,为了形象,把体重愣从200多斤减了下来。此外,他每次出门之前,都要有9道工序。他对于自己的护肤之道从不吝传授他人,有女同事曾因为不知道“唇油”而被批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