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15日

  “唐总,您能在盛大呆多久?”,这是2004年2月9日,前微软中国总裁唐骏加盟盛大发布会上,所有在场记者都想问但却不太好意思问的问题。

  唐骏在盛大到底能呆多久?4年零54天。这个问题在揭晓前就像魔咒一般,与唐骏的盛大淘金之旅如影随形。

  有这样的疑问非常正常。对盛大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弟弟、老婆、亲戚;师兄,师弟、同学包围之中。你唐骏纵有天大本领能大得过“疏不间亲”?无非是,当时的盛大需要一个国际化的脸、网络游戏业要有一面“主流”的旗帜。所以,唐骏的命运注定是一个花盆,而这花盆的寿命取决于唐骏和陈天桥的耐心,以及钱。

  所以,从加盟那天起,就很少有关于唐骏和研发、运营、销售相关的信息。一边是陈天桥雄心勃勃、夙兴夜寐之重。一边是唐骏招摇过市,夸夸其谈之轻。久而久之他在盛大内部也逐渐孤立起来,雨枫在“回忆录”里说“唐总每天准时上下班”等等固然是“趣闻”,但也透出盛大普通员工对唐骏的态度。

  注定无所事事,但又不甘寂寞的唐骏干脆越来越花边。从自封“中年妇眼中的梦中情人”开始,到扮关公大闹发布会,走的是“性感”路线。从屡屡回忆、评论Google、微软、比尔盖茨,走的是“玩酷”路线。从大谈舌战华尔街、陕西煤老板、10秒钟读完演讲稿等等走的是“娱乐”路线。

  恐怕唐骏也心知肚明,他这个所谓的“打工皇帝”越是“风光”高调,就越是与盛大这间被“使命感、责任感”折磨的公司渐行渐远。所以,每次到兑现期权之时,唐骏从不犹豫,股价无论高低,能卖的时候绝不手软。

  唐骏这种做法招致了很多人的鄙视,其实大可不必,陈天桥只有一个。换了你又能如何呢?有更好的“全身、保家、安国”之计么?

  虽然是个“花瓶”,但对于陈天桥、盛大以及网络游戏业来说,唐骏的历史性作用是不能否认的。

  有了唐骏做挡箭牌,陈天桥可以推了很多不必要的场面,可以“1年就出2次差”,可以把更多的心思用在更需要的地方。

  有了唐骏这面招牌,在2004年仍名不见经传的盛大突然“主流”了很多。当时某媒体曾在一下午数易其稿,想象力发挥到极致也没有猜到他会去盛大。某门户主编曾如此感叹:“唐骏居然去了一家如此时髦的公司”。

  有了唐骏这个旗帜,2004年时,那个年规模不过10多亿人民币,随时面临政策封杀,自己都往“互联网、IT行业”贴的行业给自己壮了很多胆气,“前微软中国总裁都来了”这绝对是一个证明本行业有存在价值的重要证明。

  如果说,当年整个网络游戏行业需要借唐骏这面大旗,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么,今天的网络游戏行业,携105.7亿销售额,十多家上市公司,已经不再需要这面大旗就足以让资本们疯狂。从这个角度看,唐骏离开,很好。

  别了唐骏,别了曾经的网游大旗,感谢他为行业做到贡献,祝他能成为新的旗帜。同时也奉劝一句,旗帜的价值远大于“身价”。(完)

2008年04月02日

  天悦告EA的影响,已经超越了这个官司本身。

  官司就是个合同官司,纠纷就是个欠债还钱的纠纷,责任无非就是一个违约的民事责任。EA不缺这点钱,天悦也发不了横财。

  但是,忖就忖在,这是谁欠谁的钱。正经八百做生意,欠了钱,双方当然可以理直气壮说说理,都不丢人。问题是,如果是欠了赌债呢,短了嫖资呢,或者是买凶者欠了杀手的钱呢?尤其还是个“大明星”。

  从目前曝光的合同看,明明是天悦代理EA的产品,反倒是要EA向天悦付钱。继续争论下去,一定会将EA不愿意公布的 事情大白于天下。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陈年旧账,大可以磕头认错,来个“悔不该,当年很傻很天真”。但是,现实的问题是。新闻出版署有关“中外企业官司,暂停外企产品审批”的话言犹在耳,这个官司不结束,《FIFA》《NBA》《战锤》等等一系列激动人心产品入华进程就要受到影响。这对九城、以及很多上赶子要和EA合作的伙伴们,以及对中国的广大玩家而言都是一盆冷水。

  我们依然相信EA是个伟大的公司,有着很多伟大的产品,并且也不是一个计较几千万人民币的公司。但为什么出了天悦的问题?为什么在中国迟迟不见起色?问题恐怕出在EA对中国市场的心态。

  听说,百事薯片大规模上市之前,已经在中国北方大规模培育土豆。雀巢咖啡在中国的发展是源自在云南种植咖啡豆。这些事情的可信度虽然无法考证,但至少表明,这些大公司知道,在一个市场,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要成功都是眼光长远的结果。

  在EA身上,我们暂时还看不到这种国际巨头的高瞻远瞩。天悦事件以及这些年在中国的表现表明,EA如果不是急功近利,不会如此朝令夕改。如果不是没有长久打算,不会在4年内更换4个地区负责人。在这种的政策下,办事人员难免不投机取巧,做事情难免不择手段,造成今日之局面恐怕也是早就注定了的。

  Google CEO艾瑞克.施密特说,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所以Google对中国有5000年的耐心。请问EA对中国有多少年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