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5月26日

        前几天韩国游戏界有个热闹的事,新军T3收了老牌韩光。

  热闹之余,他们可能没有想到,这很可能是一个中国公司策动的。从目前的消息看,策划这个事情的很可能是朱骏本人,出面谈判的很可能是那个著名的韩国人tony park,他是前韩光高管,现九城VP,将来还可能是“九城+韩光”的股东。

  敏感的人已经开始猜测,朱骏此举的目的。

  一种看法是,他在与久游网呕气,非要拿下《劲舞团》不可。

  业内对朱骏的《劲舞团》情结有很多说法,其中一种比较八卦的说法是,朱骏的两个女儿中,有一个非常喜欢《劲舞团》。所以当年朱骏可是在王子杰面前说过诸如“拿不到《劲舞团》就卖给久游”之类的狠话。当然这些戏言的真实度未可考,不过去年朱骏强攻《劲舞团》未下后的确没有松口认输。并且一再声称:将与T3公布一个对9c非常有利的计划,也许我们正在看到这个计划实施:先保住《劲舞团2》、稳住韩光等公司、注资T3母公司与《劲舞团》结成更加稳固的同盟。继而再推动此次收购,进一步孤立久游与yedang。

  另外一种看法是,韩光旗下的《卓越之剑》、《地狱之门》虽然争议很大,但是金学圭团队、旗舰团队的价值则非常可观。与施压《劲舞团》一起可谓一箭双雕。此外也有观点认为,这是9城在搞国际化战略的步骤,即中国游戏公司从以本土市场换技术,走向用资本来整合全球的市场。

  应该说,以上看法都有合理性,并且都构成九城推动这个交易的理由。也许,朱骏开始的时候就是为了某个产品,受挫后寻求“曲线救国”,迂回范围的越来越大,战术目标逐渐成了战略目标也未可知。

  目前,关于业内外对九城策动此次收购的看法分歧很大。

  认可的人认为,这是朱骏的大手笔之一,T3、韩光、金学圭、旗舰工作室这些都是强心剂。怀疑者则质疑韩光的价值有多大?《卓越之剑》和《地狱之门》有戏么?此外九城的消化能力能不能承担?

  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投资人们对此事目前还是比较谨慎的,毕竟9c在宣布投资G10的时候资本市场就没有感冒。一些分析师很关注九城策动T3收购韩光的细节,尤其是代价,如果代价过高资本市场可能还有反作用。

  其实,我倒是觉得。从去年夏天股价跳水开始,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整,九城的处境总体趋好。

  决定九城命运可以说有三大原因,或者说是三大关系:暴雪、EA、劲舞团。

  去年九城的处境很不妙。与暴雪是“欲走还留”,与EA则是“扑朔迷离”,与《劲舞团》遇到了“无间道”。此外,再加上政府关系上的疏忽?媒体关系上的失控?以及与业界关系的交恶等,都造成九城一度岌岌可危。

  关键时刻,中国朱骏还是体现了其斡旋能力,运气似乎也站在了九城那边。《燃烧远征》终于上市、《巫妖王之怒》终于签下,EA内部的一场变革搞得EA也无暇东顾追究其“产品被埋”问题。与此同时,该公司的“韩国朱骏”tony则化解了韩国公司的发难,策动T3孤立了yedang,以及T3与韩光合并。有业内老大戏称,有韩国朱骏“敢想”,有韩国“朱骏”敢干,九城把个韩国游戏业搞得是鸡飞狗跳。

  当然,在“外交”上获得成功和改观,并不能说九城从此无忧。如何解决“消化不良”仍然是九城需要解决的大问题。为了避免只有一个“黄凌东”现象,朱骏开始在九城内部搞起了赛马,几个VP的权利史无前例的大,四个国产项目据说是同时开工。

  祝朱骏,九城的胃口好。

2008年05月15日

最近,在网络游戏业内,“史玉柱、征途”越来越像形容词。越来越多的产品被形容为很“征途”,越来越多的人说起话来很“史玉柱”。

  一般而言,名词要成为形容词,必然是“特性”非常强烈。

  征途的特征是什么?很多,从06年开始,对手、研究机构、学者等对《征途》的各类研究报告集结成一本数十万字的《百家争鸣看征途》肯定是绰绰有余。不过,有两点大家恐怕都要承认的特点:一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价值观,二是“崇尚仇恨”的设计,这两个价值观构成了征途的“系统”个性。

  由此,说某产品很征途,也许就意味着,该产品很“系统”,也许就是说他们很“拜金”,很“PK”等等。

  《征途》刚上市,大家怀疑之,担心之,唾弃之。当然也有不少佩服的,偷偷摸摸学的。但是,随着《征途》金光闪烁,大家越来越以学习《征途》为荣,目前已经到了反以为荣的地步,生怕别人不知道。

  于是我们看到,画面像、任务像、技能像,操作像……但现在这都不够了。

  最新的情况是,连名字都要像,什么《征程》啊、《征战》啊,反正是,能给他“征”的都给他“征”上,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出《征徒》、《征图》、《征屠》,《征之途》,要不然2合一?《大话征途》、《征途传奇》、《征途世界》…..

  光像还不行,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发工资,我也发。你发游戏币,我发人民币。你发100,我发1000。反正游戏的利润率高到70-80%。让10、20个点来吧,不够再来20个点,反正不是上市公司,为生存不择手段也在情理之中。

  改革开放初期,以小型的乡镇企业为特征的“苏南模式”迅速崛起,但是很快就被更小规模的,以家庭手工作坊为特点的“温州模式”击败。今年游戏行业难道也要来个“征途”模式被“小征途”模式击败?一个“小史玉柱”不可能击败史玉柱,但是10个或者8个呢,一家分走5万、8万的。

  其实,不仅仅是史玉柱的《征途》,今年连完美的3D游戏都不能幸免,一大堆“小完美世界”会一拥而上,也许所有巨头公司也许都要经历这场“猛虎斗群狼”的局面。

  这种局面对全行业来说有什么影响:游戏行业整体的利润会下降么?中国游戏市场份额会更加碎片化么?对行业的口碑会产生不利影响么?对中国游戏产业的创造力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佛家说,人人都是佛。看来,游戏圈人人都是史玉柱。

2008年05月04日

        微软收购雅虎,越来越像菜市场里的一场讨价还价。

  鲍尔默:一口价,33块一斤,你卖不卖吧?

  杨致远:33,你给我?那是成本,最低,37块起。

  鲍尔默:给脸不要脸。你转去吧,上谷歌那里去问,给不到怎么高的价。

  热闹远没结束,生意没谈成,反应最激烈的都是投资人,最不满的也是投资人,于是吵啊,挠啊,满地打滚、吐口水,听说还要告。悲喜剧也许才刚刚开始……

  在整个交易中雅虎是什么?这重要么?

  什么互联网、IT、上亿用户、创新啊等等一切迷人的字眼都消失了,它其实就是一盘萝卜白菜。

        听说,华尔街给雅虎派来的那个CEO,开始连电子邮件都不会用,也许那个时候起雅虎就已经注定成了萝卜白菜,而以前,也许不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