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8日

       盛大正在进行一次大规模调增,规模可与“家庭战略”相提并论。所不同是:上次陈天桥大张旗鼓的“以进为退”,这次他是静悄悄的“以退为进”,此时无声胜有声。

       外界所能看到的调整动作,大约是从唐骏离职前后开始的。陈天桥在唐骏加盟新华都的会上发表了一篇祝词,其中提到盛大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经历从“企业经营”学习如何“经营企业”。

       什么是从”企业经营“到”经营企业“?笔者曾私下问过一位盛大高管,他告诉我,这就是陈天桥此番变革的核心:过去盛大是用人来管人,现在是用制度去管人,而陈天桥来管理制度。

       以前陈天桥是赤膊上阵,动辄亲自过问,充当产品经理、市场经理,甚至文案等等;现在要把注意力放在带队伍上,要让其他人上。以前盛大的管理要承担的是业务风险,现在要承担的是制度风险,用人风险。据说,陈天桥甚至在内部讲,允许管理层失败几次,只要他们成长最终取得胜利。

       如果盛大上次的变革是围绕业务进行的,那么这次的变革就是围绕”人“的。

       与上次”跟不上形势就走人“那种狂飙突进式的方式不同,陈天桥这次改革比较重视节奏,来了个“自上而下,渐次推进”。

       18、20、风云等等计划,可能不单是为盛大吸引项目、人才,也许是某种独立运作机制的尝试、对管理层能力的观察、锻炼等。

       对公司结构进行重新梳理,改以往的事业部与公司混杂的局面为:盛大控股公司,下属盛大游戏、盛大在线、盛大文学三家公司,这也为日后的资本业务运作、人才成长空间留下了空间。

       人员也进行了重新分配:

谭群钊、陈大年留在了集团,分任总裁兼CTO,COO与陈天桥这个董事长兼CEO一起坐镇中央。

掌控盛大销售的凌海、负责为盛大海外寻找产品的李喻执掌盛大营收最大的盛大游戏。

掌管盛大在线业务的王静颖继续负责盛大在线的业务。

盛大文学则实施了空降,从新浪挖走了候小强等人。

       从网博会期间,盛大以盛大游戏为代表的表现和传播来看,盛大此次改革的结构调整应该是完成了阶段性的任务。对中层、执行层的人员补充可能是下个阶段的重点,此外对盛大在线的调整也可能在下个阶段设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