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7月13日

5月末我在香港,与一些投资者进行了交流,对中国网游不了解、不看好的居多。这恐怕是近一段时间来,中国网游概念股价持续下跌的原因之一。大体而言,对中国网游的怀疑与不看好主要来自三个方面:认为行业的增长空间有限;认为游戏公司增长乏力;对商业模式的质疑。

事实果然如此么?

中国网游业兴起不过是在2003年前后,至今不过7、8年的时间。刨去进口韩国产品的时间,本土开发公司、本土产品崛起不过近5、6年的事。无论将网游业看成软件业、互联网业、娱乐业、服务业,5年都是一个太短暂的时间。

在这个仅有5年历史的行业,产品形态如此的单一。90%的份额被一种叫做MMO的产品占领。无论我们的开发人员多么努力的降低难度,仍然有大量用户因为不知道怎么玩而放弃。MMO其实是一种面向高级用户的专业产品,试问一个面向大众的娱乐市场,却只有专业的小众的产品,这难道是一种成熟到没有空间的现象?只看到塔尖,就能断言金字塔很小很矮么?

至于说用户空间有限就更值得怀疑了。中国网民有4亿,网游用户不过6、7000万,空间还有多大?腾讯QQ已经超过1亿同时在线,而累计腾讯所有游戏的最高同时在线不超过1000万,适龄网民与网游用户的转化率不到10%?

在如此一个早期的市场,大、中、小公司都有机会,只不过随便找个产品就挣钱,上市的可能性没有了,中国的市场进入到一个更理性的时代,成功需要智慧。

我看到的是,在这个市场企业的空间更大了。大公司在业务上正在迈向多元化、国际化,在管理上正在标准化、精细化,上市企业的根基是更为扎实了。虽然目前他们遭遇到一些问题,但相信这些问题不是游戏行业特有的。

中、小公司的数量史无前例的多,他们的主要竞争力是在产品、商业模式的创新。近年来,中国网络游戏产品的类型已经在不断丰富了,中、小公司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网页游戏的规模超过了20亿,偷菜等Social Game的崛起不可阻挡,休闲游戏的创新也没有停止,一些新类型网络游戏如FPS、横板格斗类都有重大突破。传统的MMO领域的类型也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现象:2D、3D、2.5D、2.75D;回合制、PK类、社区型三大类型不断推陈出新并且融合发展。

2003年前后韩国汉城多汉江两岸不下200家游戏公司,这些游戏公司争夺如此狭窄的本土市场,争夺中国不到20亿人民币的市场。而在2009年如此大的中国市场不过200多家本土公司,争夺超过300亿人民币的本土市场,并且开始横扫东南亚,进入日本、欧美等地。我所看到的是,这个行业到处都是蓬勃的生气。

相比其他质疑,对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商业模式的质疑是最根本的,从游戏行业诞生至今也没有熄灭过。主要是担心游戏公司无法持续推出热门游戏(HitGame),比如传奇、征途、梦幻西游,似乎有些“后无来者”。这种担忧实际上也造成了中国游戏公司的PE普遍低于,收入逊于其他中国概念。当游戏产业增速放慢,这些观点似乎成了2012式的“预言”。

在我看来这种担忧,如同是在担心麦当劳缺乏持续增长。

同样是服务,同样的单一品牌,同样是消费基于一种服务品牌下的各种“道具”。

为什么没有人指责麦当劳这些年只有一个品牌,而不是持续的推出其他品牌,难道不怕“审美疲劳”而遭到抛弃么?而却去指责只有传奇、征途、梦幻的公司单一,危险。

为什么没有人去质疑麦当劳的商业模式缺乏持续推出“Hit Game”的能力,毕竟麦当劳的生存和增长也需要依靠不断推出新的“道具”,除了几种经典款汉堡,麦当劳的“道具”也未必做得到每次都受到热捧。

麦当劳也在遭受来自餐饮业、快餐业各类竞争对手的冲击,而且这比网络游戏行业的竞争要激烈的多。与此同时,用户的胃、如同用户的时间,一样是有物理限制的。为什么没有人质疑:麦当劳受到的竞争日益积累,而用户的时间、空间有限,其增长空间有限?

游戏实际上是与麦当劳类似的服务,一个游戏品牌历久弥新持续10年而不衰的现象在业内并不鲜见,一个游戏公司依靠1、2个游戏品牌生存发展的现象比比皆是。游戏机上有《最终幻想》、《生化危机》、《高达》、《胜利11人》等等,PC平台上有《魔兽争霸》、《星际争霸》、《仙剑》、《轩辕剑》等等,甚至在历史最短的网络游戏领域也有《魔兽世界》、《传奇》、《梦幻西游》等品牌,每个品牌都有一群忠实的用户,每有新版本必至追捧。以《魔兽世界》为例,5、6年全球用户未见衰退反倒是日益稳固发展,而随着一次次升级《魔兽世界》也在与时俱进,比刚发布的时候俨然成了两个游戏,对于用户群而言,《魔兽世界》、《传奇》、《梦幻西游》等等就是一个不亚于麦当劳式的服务标准。

网游与麦当劳都在满足人们的欲望,所不同的是,食欲似乎看起来光明正大,游戏似乎看起来讳莫如深。网游不被看好的深层次原因恐怕超越了商业,而参杂了某种莫可名状的道德因素。最可笑的是一些逐利为本的投资机构,一边忍不住贪婪得攫取这个行业的获利,一边又忍不住仁义道德的厌恶。网游行业可悲的成了供其娱乐,而又遭到鄙视和抛弃的妓女而已。

2009年09月26日

       陈天桥是个远略型的商人,看盛大的行为要往后看,所以,盛大分拆游戏上市最大的看点就是其分拆以后。

  2004年底盛大上市前,就有人预测陈天桥的看点将在上市后出现,危机将在其不知姓甚名谁时爆发。果然是:偷袭新浪、盛大盒子、免费模式、18风云、分拆上市。盛大上市以后没有一年不折腾的惊天动地、鬼哭神嚎。虽然有失败,有低谷,但盛大总体是越战越强,在网络迪斯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如今盛大虽然还摆脱不了“网游”甚至传奇,但起码拉开了三驾马车的架势:盛大网络、盛大游戏、盛大文学(华友世纪),待字闺中的还有盛大在线等业务。这个”互动的、娱乐的、媒体的“局面在战术层面可能有所偏差,但在大的战略方向并没有出人意外。

  陈天桥的下一步棋会怎么走?盛大分拆游戏上市恰恰在这时候出现,这应该不是巧合,而是盛大展开下一步动作的起点。所以说盛大分拆游戏的看点,其实就是陈天桥的新战略。分析师们所谓看不透的其实就是陈天桥对这个行业的判断,以及他的步骤,而不是上市本身。

  坐拥三家上市公司,怀揣10多亿美元,再加上”一统江湖“的野心,陈天桥下一步想象力有多大?

  首先在游戏行业中大规模的收购和重组是难免的。有人认为,被腾讯游戏超过以后,盛大的矛头将直接指向腾讯,收购可能是最快的途径。整合的对象从创业公司,到中型公司,甚至上市公司一切看似皆有可能,相比几年前的边锋、浩方、数位红等,这次盛大的出手可能会更加令人惊讶,就在分拆前还有盛大拍出10亿的说法。人才也将是重要的方面,各大网络游戏公司可能都面临盛大的”春猎“,尤其是行业中翘楚。而在渠道等外围市场盛大也有可能展开策应性的整合。总之,盛大曾经一次次提高行业的门槛,这次也不会例外。

  其次,盛大会不会更大规模的跨出互联网游戏?重现偷袭”新浪“的套路。毕竟这次IPO募集的10多亿美元中,只有17.5%是归盛大游戏,其余大部分进了盛大母公司的腰包。”互联网上一统江湖“是陈天桥自己说过的话,盛大最早也是以社区起家,也做过门户、音乐、无线、博客、IM、互联网广告等服务。有人说陈天桥对SNS、无线一直青睐有加。毕竟此次IPO中大部分资金要进入盛大网络而不是盛大游戏,如果盛大真的在互联网游戏以外的互联网市场上开拓也不会令人意外。

  盛大会不会跨出互联网行业?这个话题也许最有争议,大多业内人士都不认为陈天桥会到纯粹的业外去开拓,毕竟陈天桥也曾经自我表白过,绝对不会跨出互动娱乐这个领域。不过很多人认为,”盒子“这种既跨出互联网但又在娱乐互动之内的产品,依然是陈天桥不能放弃的领域,这是他迈向主流的必经之路,同时“我不打过去他们也会打过来”,也许有一天我们看到盛大盒子重新启动也未可知。

  在诸多多元化的战略之外,”国际化“一直是盛大的冷门,陈天桥把所有的精力几乎都放在了国内。但是在未来下一个10年的中国互联网以及游戏业务的发展中,海外市场承担的也许不光是收入来源,可能还将起到人才来源,技术来源,创意来源,融资通道等,在韩国的游戏产值中,海外收入占到整个行业的一半以上。国际化也许会纳入盛大考虑的范畴。

2009年07月24日

       今年ChinaJoy有两个特点,外国资本的关注以及中小企业的失色。

       本届ChinaJoy老外的数量可能创造了记录,而且是成群结队,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吸引了全球的关注。

       这些人有各个投行的分析师们,他们成群结队,找很多公司老大开会,问情况。

       当然也有不少来淘金的,看到不少笔记本演示的无名欧美产品。

       另外一个在展场内,小企业的身影明显少多了,漫步在展馆很少看到让人陌生的公司,没有什么神秘的产品曝光。

       这里面固然有展览费用过高有关,不过这多少也让人看到中国游戏行业中寡头垄断的趋势。

      几乎看不到新公司,新产品,那么这个游戏展就只能拼美女,拼礼品。

      想想我们美女如云的ChinaJoy,以及当年新品如云的E3,这是两个展会的差距,也许也是中国游戏业的差距吧。

      希望明年的ChinaJoy更像游戏展。

2009年04月14日

不出所料,《巫妖王之怒》的传闻又来了,呵呵。相信今后还会有。

这次的源头是一个美国分析机构Pali Research,出了一则消息。

已经没有兴趣再分析这个消息的真假了,不过有兴趣查了一下这个机构上一次预测:

2009年3月23日,Pali Research发表观点,非常不看好畅游分拆。将搜狐评级由“中性”下调至“卖出”,并且预测畅游上市就跌破发行价。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吧,畅游发行价16,第一天收盘20多,现在28块多了。

刚听到业内一种说法:有机构在炒网易的股票。

2009年02月17日

在全球,如果暴雪不跳票,那才叫新闻。

  在中国,《魔兽》延期,也早就到了审美疲劳的地步。

  再难见到如潮一般的声讨,赵雨润博客后面波浪起伏般的咒骂,也和这个博客一起被关闭了。

  热切的渴望已经成了自我解嘲一般的恶搞。

  在各种魔兽的论坛里,随时都有所谓绝密消息透露,2月7、2月17,一个个日期被抛出,一个个投票周而复始。连春节回家,我一个还在上学的表弟都神秘的告诉我,*月*号上新资料片。我倒,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魔兽第一个资料片简称TBC,中国名“特别迟”。这次更干脆,新资料篇英文名“WLK”,中文名“忘了开”。

  如今,还有一点热情恐怕就是媒体,什么魔兽推迟这类的新闻恐怕还会屡屡见到。

  呵呵,说延迟之前,先等九城给个上市的准时候吧?

2008年12月09日

       从《征途》开始,“大而全”成了MMO策划的一个重要方向。在一个MMO中包罗万象:所有活动机制、休闲小游戏等等。

  套用一句台词:什么自行车比赛啊,开箱子啦、猜谜、截标等等,能给它加的都给丫加上。配上几个策划,24小时准备,只要其他游戏出了新花样,甭管合适不合适,立刻抄过来加上。所以,大家做游戏的口号是:不求最新,但求最全。

  最近,这种“大而全”发展到更高境界:MMO中套MMO。

  这个思路大约是受到《魔兽世界》的启发:以《燃烧远征》、《冰封王座》的质量来看,暴雪完全可以推出《魔兽世界2》、《魔兽世界3》。

  但暴雪毕竟不是韩国公司,没有干那种:为了多赚授权金,自己分流自己的傻事。(虽然他的授权金也没有少要)。

  暴雪的做法是“延伸”,暴雪发布新产品仍然挂接在《魔兽世界》上,用户仍然通过《魔兽世界》进入,但你可以选择去“老游戏”或“新游戏”:这就像网站推新品,仍然通过原先的Passport登录。这样用户就不会因为新产品的推出而被分流,老产品也借此获得了升级的机会。

  国内公司中,比较早这样做的是《天龙八部》,该游戏每季度都推资料片,以资料片替代新产品,所以这个游戏在过去几个季度里面PCU、ACU、APA都保持了比较稳定的发展。

  最近越来越多的开发公司意识到这种好处,可以预见未来更多的“连环套”产品将会涌现,由此产品策划更重要的不再是故事,而是连接这些故事的“元素”,也许这会有助于中国网络游戏策划提高到新境界。

        当然问题随之而来,《魔兽世界》客户端可以做到16G,你可以么?(完)

2008年07月31日

        目前,投资界与游戏圈有一个共识:巨人5亿美元收购久游这条假消息,与股市投机有关。

  理由有二:

  首先,久游值不值5亿美元

  普遍认为,以久游目前的情况,估不到5亿美元。因为久游去年的收入大约在6亿-7亿人民币之间,而去年盛大曾有合并久游的计划,价值不过是1亿美元。

  其次,巨人可用于收购的资金不超过3亿

  有投行人士估算,巨人手头的现金在5亿左右,可以用来收购和投资的现金大约是3亿左右,并且其中有5100万已经投资了51.com,所以巨人很难再拿出5亿来进行收购。

  基于以上两点,大家得出的结论基本上一致,这是一个假消息。至于放这个消息的人,则很有可能是出自股市的投机者,比如是short巨人的人。

  昨晚,巨人的股票跌到了9块,当天有10.36%的跌幅。(完)

http://www.5gsns.com/attachment/200807/31/345_1217479000gkjk.jpg

2008年05月26日

        前几天韩国游戏界有个热闹的事,新军T3收了老牌韩光。

  热闹之余,他们可能没有想到,这很可能是一个中国公司策动的。从目前的消息看,策划这个事情的很可能是朱骏本人,出面谈判的很可能是那个著名的韩国人tony park,他是前韩光高管,现九城VP,将来还可能是“九城+韩光”的股东。

  敏感的人已经开始猜测,朱骏此举的目的。

  一种看法是,他在与久游网呕气,非要拿下《劲舞团》不可。

  业内对朱骏的《劲舞团》情结有很多说法,其中一种比较八卦的说法是,朱骏的两个女儿中,有一个非常喜欢《劲舞团》。所以当年朱骏可是在王子杰面前说过诸如“拿不到《劲舞团》就卖给久游”之类的狠话。当然这些戏言的真实度未可考,不过去年朱骏强攻《劲舞团》未下后的确没有松口认输。并且一再声称:将与T3公布一个对9c非常有利的计划,也许我们正在看到这个计划实施:先保住《劲舞团2》、稳住韩光等公司、注资T3母公司与《劲舞团》结成更加稳固的同盟。继而再推动此次收购,进一步孤立久游与yedang。

  另外一种看法是,韩光旗下的《卓越之剑》、《地狱之门》虽然争议很大,但是金学圭团队、旗舰团队的价值则非常可观。与施压《劲舞团》一起可谓一箭双雕。此外也有观点认为,这是9城在搞国际化战略的步骤,即中国游戏公司从以本土市场换技术,走向用资本来整合全球的市场。

  应该说,以上看法都有合理性,并且都构成九城推动这个交易的理由。也许,朱骏开始的时候就是为了某个产品,受挫后寻求“曲线救国”,迂回范围的越来越大,战术目标逐渐成了战略目标也未可知。

  目前,关于业内外对九城策动此次收购的看法分歧很大。

  认可的人认为,这是朱骏的大手笔之一,T3、韩光、金学圭、旗舰工作室这些都是强心剂。怀疑者则质疑韩光的价值有多大?《卓越之剑》和《地狱之门》有戏么?此外九城的消化能力能不能承担?

  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投资人们对此事目前还是比较谨慎的,毕竟9c在宣布投资G10的时候资本市场就没有感冒。一些分析师很关注九城策动T3收购韩光的细节,尤其是代价,如果代价过高资本市场可能还有反作用。

  其实,我倒是觉得。从去年夏天股价跳水开始,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整,九城的处境总体趋好。

  决定九城命运可以说有三大原因,或者说是三大关系:暴雪、EA、劲舞团。

  去年九城的处境很不妙。与暴雪是“欲走还留”,与EA则是“扑朔迷离”,与《劲舞团》遇到了“无间道”。此外,再加上政府关系上的疏忽?媒体关系上的失控?以及与业界关系的交恶等,都造成九城一度岌岌可危。

  关键时刻,中国朱骏还是体现了其斡旋能力,运气似乎也站在了九城那边。《燃烧远征》终于上市、《巫妖王之怒》终于签下,EA内部的一场变革搞得EA也无暇东顾追究其“产品被埋”问题。与此同时,该公司的“韩国朱骏”tony则化解了韩国公司的发难,策动T3孤立了yedang,以及T3与韩光合并。有业内老大戏称,有韩国朱骏“敢想”,有韩国“朱骏”敢干,九城把个韩国游戏业搞得是鸡飞狗跳。

  当然,在“外交”上获得成功和改观,并不能说九城从此无忧。如何解决“消化不良”仍然是九城需要解决的大问题。为了避免只有一个“黄凌东”现象,朱骏开始在九城内部搞起了赛马,几个VP的权利史无前例的大,四个国产项目据说是同时开工。

  祝朱骏,九城的胃口好。

2008年05月15日

最近,在网络游戏业内,“史玉柱、征途”越来越像形容词。越来越多的产品被形容为很“征途”,越来越多的人说起话来很“史玉柱”。

  一般而言,名词要成为形容词,必然是“特性”非常强烈。

  征途的特征是什么?很多,从06年开始,对手、研究机构、学者等对《征途》的各类研究报告集结成一本数十万字的《百家争鸣看征途》肯定是绰绰有余。不过,有两点大家恐怕都要承认的特点:一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价值观,二是“崇尚仇恨”的设计,这两个价值观构成了征途的“系统”个性。

  由此,说某产品很征途,也许就意味着,该产品很“系统”,也许就是说他们很“拜金”,很“PK”等等。

  《征途》刚上市,大家怀疑之,担心之,唾弃之。当然也有不少佩服的,偷偷摸摸学的。但是,随着《征途》金光闪烁,大家越来越以学习《征途》为荣,目前已经到了反以为荣的地步,生怕别人不知道。

  于是我们看到,画面像、任务像、技能像,操作像……但现在这都不够了。

  最新的情况是,连名字都要像,什么《征程》啊、《征战》啊,反正是,能给他“征”的都给他“征”上,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出《征徒》、《征图》、《征屠》,《征之途》,要不然2合一?《大话征途》、《征途传奇》、《征途世界》…..

  光像还不行,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发工资,我也发。你发游戏币,我发人民币。你发100,我发1000。反正游戏的利润率高到70-80%。让10、20个点来吧,不够再来20个点,反正不是上市公司,为生存不择手段也在情理之中。

  改革开放初期,以小型的乡镇企业为特征的“苏南模式”迅速崛起,但是很快就被更小规模的,以家庭手工作坊为特点的“温州模式”击败。今年游戏行业难道也要来个“征途”模式被“小征途”模式击败?一个“小史玉柱”不可能击败史玉柱,但是10个或者8个呢,一家分走5万、8万的。

  其实,不仅仅是史玉柱的《征途》,今年连完美的3D游戏都不能幸免,一大堆“小完美世界”会一拥而上,也许所有巨头公司也许都要经历这场“猛虎斗群狼”的局面。

  这种局面对全行业来说有什么影响:游戏行业整体的利润会下降么?中国游戏市场份额会更加碎片化么?对行业的口碑会产生不利影响么?对中国游戏产业的创造力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佛家说,人人都是佛。看来,游戏圈人人都是史玉柱。

2008年04月15日

  “唐总,您能在盛大呆多久?”,这是2004年2月9日,前微软中国总裁唐骏加盟盛大发布会上,所有在场记者都想问但却不太好意思问的问题。

  唐骏在盛大到底能呆多久?4年零54天。这个问题在揭晓前就像魔咒一般,与唐骏的盛大淘金之旅如影随形。

  有这样的疑问非常正常。对盛大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弟弟、老婆、亲戚;师兄,师弟、同学包围之中。你唐骏纵有天大本领能大得过“疏不间亲”?无非是,当时的盛大需要一个国际化的脸、网络游戏业要有一面“主流”的旗帜。所以,唐骏的命运注定是一个花盆,而这花盆的寿命取决于唐骏和陈天桥的耐心,以及钱。

  所以,从加盟那天起,就很少有关于唐骏和研发、运营、销售相关的信息。一边是陈天桥雄心勃勃、夙兴夜寐之重。一边是唐骏招摇过市,夸夸其谈之轻。久而久之他在盛大内部也逐渐孤立起来,雨枫在“回忆录”里说“唐总每天准时上下班”等等固然是“趣闻”,但也透出盛大普通员工对唐骏的态度。

  注定无所事事,但又不甘寂寞的唐骏干脆越来越花边。从自封“中年妇眼中的梦中情人”开始,到扮关公大闹发布会,走的是“性感”路线。从屡屡回忆、评论Google、微软、比尔盖茨,走的是“玩酷”路线。从大谈舌战华尔街、陕西煤老板、10秒钟读完演讲稿等等走的是“娱乐”路线。

  恐怕唐骏也心知肚明,他这个所谓的“打工皇帝”越是“风光”高调,就越是与盛大这间被“使命感、责任感”折磨的公司渐行渐远。所以,每次到兑现期权之时,唐骏从不犹豫,股价无论高低,能卖的时候绝不手软。

  唐骏这种做法招致了很多人的鄙视,其实大可不必,陈天桥只有一个。换了你又能如何呢?有更好的“全身、保家、安国”之计么?

  虽然是个“花瓶”,但对于陈天桥、盛大以及网络游戏业来说,唐骏的历史性作用是不能否认的。

  有了唐骏做挡箭牌,陈天桥可以推了很多不必要的场面,可以“1年就出2次差”,可以把更多的心思用在更需要的地方。

  有了唐骏这面招牌,在2004年仍名不见经传的盛大突然“主流”了很多。当时某媒体曾在一下午数易其稿,想象力发挥到极致也没有猜到他会去盛大。某门户主编曾如此感叹:“唐骏居然去了一家如此时髦的公司”。

  有了唐骏这个旗帜,2004年时,那个年规模不过10多亿人民币,随时面临政策封杀,自己都往“互联网、IT行业”贴的行业给自己壮了很多胆气,“前微软中国总裁都来了”这绝对是一个证明本行业有存在价值的重要证明。

  如果说,当年整个网络游戏行业需要借唐骏这面大旗,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么,今天的网络游戏行业,携105.7亿销售额,十多家上市公司,已经不再需要这面大旗就足以让资本们疯狂。从这个角度看,唐骏离开,很好。

  别了唐骏,别了曾经的网游大旗,感谢他为行业做到贡献,祝他能成为新的旗帜。同时也奉劝一句,旗帜的价值远大于“身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