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25日

直到6月22日下午,大多数九京的员工才意识到,他们经历的是一场“九城式的裁员”。

  怀疑
    怀疑从6月3日《王者世界》公测被叫停开始的,6天后这种怀疑陡然升了级。

  6月9日一早,九京员工们发现公司多了几张生面孔。

  他们是由副总裁韩国人朴舜优带队,包括技术、产品、市场、官网等一行总共7人。这些人来自上海,好像是负责《Audition 2》项目的团队。

  与此同时,公司少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如市场总监李渝。

  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原来朴舜宇团队6月8日就到了北京,当晚就与李渝谈话,表达了希望其离职的意思。

  这下有关“解散”的猜测开始弥漫公司,这种猜测甚至还流到了公司以外,“九京裁员”的消息眼看就要铺天盖地而来。

  潜伏
  可能是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韩国人朴舜优给北京九城的全体员工写了一封“安慰”邮件。

  朴在邮件中称,他率领团队来的目的是协助性质,到了一定阶段就会返回上海。

  据一些离职员工回忆,朴的这封邮件的确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毕竟“一个副总裁级的领导发邮件,大家还是相信的”,再加之6月10日《王者世界》公测后的忙碌,使得大家逐渐淡忘了“危险”。

  不过,朴舜优的邮件并不是事实。

  一些细心的员工发现,从上海抵达九京的“协助”人员正在源源不断的开来,他们被安插到九京的各个部门,甚至到6月22日当天,仍有九城总部的“协助”人员开往九京。

  行动
  6月22日早晨,一些北京九城员工刚到公司就感觉到气氛不对。

  “从上海来的“协助人员”已经全部早早来到公司”,“他们齐刷刷的聚在会议室讨论着什么”。有关“解散”的传闻又从犄角旮旯里冒了出来,并且迅速的弥漫。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下午2点,九城北京分公司开始轮流召开部门会议。在各个部门会上,管理及人事部门的负责人口头宣布了公司决定:将《王者世界》项目迁回上海运营,北京运营团队的“部分”人员将被遣散。

  “会场上一片沉默”,早有心理准备的九京员工都想听听公司对他们前途的安排。

  九城给了他们两个选择:要么递交离职申请,获得N+1+2的补偿;要么选择待岗,如果3个月后不能被调往上海,就自动进入离职流程,届时只能获得N+1的赔偿。

  据内部人士介绍,最后一批离开公司将是人事和财务,时间是7月24日。

  “我们想到了项目会迁回上海,但没有想到被遣散”一些被遣散员工说,不过郁闷的人并不多,一方面“补偿还不错”,另一方面,作为基层员工,无论是公司政治、还是给《魔兽世界》团队让路,都距离他们他们太远,又能怎么样呢?

  6月22日下午九京负责人林阜民对媒体证实了调整的存在,并表示自己也会休息一段时间。

  6月22日傍晚,九城公司公告:“第九城市注意到今天下午部分媒体刊登我公司高管人事变动及北京分公司撤销等消息。第九城市在此郑重声明:以上消息均属不实谣言,第九城市恳请广大媒体能够从事实出发,对任何新闻都能经过相关方面证实后再予以传播,切勿以讹传讹。第九城市将保留对造假媒体进行追究的法律权力。”

  九京时代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是“第九城市”的全资子公司,计划运营的产品包括《FIFA online》、《王者世界》等,目前以上两款产品都被收回至上海九城运营。(完)

2009年04月23日

第一次见都张忆芬是在中关村家乐福上面的一个四合院,这是嘉丽公关搞的一个媒体见面会。

  刚绕过影壁墙,就听到东侧厢房的大声谈笑。身旁的公关诉我,那就是张总,已经开始了,赶快进去吧。

  黑色无袖衫,花格子长裙。短而卷烫发,厚重的脂粉,鲜红的嘴唇。以及喋喋不休和咄咄逼人。这就是张忆芬给我的第一印象。

  她自称做过媒体,很理解各位做媒体的辛苦以及手段,希望大家手下留情,不过她的嘴下从来不留情。

  什么“一个跑在后面的人说跑在前面的人跑的不够快”、“谷歌流量都是买来的”、“不知道谷歌招那么多工程师干嘛”、并且公开挑战,7月15、8月15、9月15都要和谷歌中国PK。

  果然,在接下来几个月里面,张忆芬真的经常举办活动,挑战一下李开复和谷歌中国。只不过,采访地点基本都在中国雅虎公司,张的穿着基本都是白色衬衫等职业装扮。除了耻笑一下谷歌,她还不忘时不时嘲笑一下百度,说谷歌已经是后知后觉,而百度是不知不觉。

  中国雅虎调整以后,张忆芬就淡出了媒体的视线,直到今天离职信提前泄露。据说是某媒体的编辑曾是淘宝员工,离职时邮件没有及时被处理。

  还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搜索一姐”的这个雅号是前北京日报记者刘世辉起的,张觉得蛮受用,从此默许了。

2007年09月10日

  如题:八卦一下九城PR总监,赵雨润兄。

  九城PR总监赵雨润早就是名人了,李楚凡说“满城尽是赵雨润”,前几天赵兄更是告诉别人说他的Blog过百万,忍不住八卦他一下。

  此公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PR总监。除了他,没有公关总监主动愿意把自己的名字总列在文章上面,即便是自己接受了采访也最好是“某某公司表示”,而不是“某某公司某某表示”。

  赵雨润则不然。一次,他给我电话说,前次采访的文章已经看到,你可以把我的名字放在文章里面,可以说是我说的。我当时的感觉是,此公太有底气了,与9c之前的PR风格截然不同。此后,这种电话我接到过好几次。

  九城之前的公关不是这个风格,记得几年前分别与九城创始人秦洁先生、COO何旭东先生请教过,事后他们专门嘱咐我说,切不可提他的名字,只能说9城公司表示。

  赵兄的牛还不止在这个方面,听其他媒体的兄弟说,赵兄在一次发布会上冲着到场的媒体说,“大家都是看着我的节目长大的吧”,原来赵兄以前曾当过儿童节目主持人。

  既当过主持人,口才的确不错。甭说对付我等记者,太极推手,八卦神掌玩的很“溜”。便是主持几千人的大会也不在话下,简直可以表演“脱口秀”。

  尤其是在“燃烧远征”发布会上,此公不但满场飞奔,而且妙语连珠,什么“暴雪出品必出精品、九城运营屡屡创新”之流的话更是不绝于耳,简直“满场尽是赵雨润”。

  可能是因为“燃烧远征”,赵兄Blog的名气大震,一篇文章甚至有几十页留言评论。评论中,写诗的、撰文的、操着各地口头禅的等等,真是五花八门洋洋大观:从赵兄的公司谈到其个人,从其个人又谈到家庭。网友还给赵兄起了个雅号:“火腿先生”。

  我多次奉劝赵兄关闭此留言,毕竟工作和个人还有所有区别的。没想到赵兄很是敬业,大有“我自横刀向天笑”,为公司“去留肝胆两昆仑”之意。对这个雅号老赵也丝毫不介意,屡屡说他应该找“雨润火腿”公司收费。

  其实,生活中赵兄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听说,为了形象,把体重愣从200多斤减了下来。此外,他每次出门之前,都要有9道工序。他对于自己的护肤之道从不吝传授他人,有女同事曾因为不知道“唇油”而被批评。(完)

 

2006年03月08日

  每年Donews聚会总有一些人的话让我记忆深刻,今天看到闫辉在Blog里列举了昨天聚会的精彩语句颇为遗憾:昨天聚会忙着来回招呼了,没有时间去仔细听讲,去年北京的聚会也是这样,只有去年上海聚会还偶然听到一些精彩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05上海聚会精彩语句:

  1、IDG周鸿袆与“买了那个厕所”

  周鸿袆说,要问问马云,和杨致远偶遇并谈成合作的厕所在哪里,如果马云说得出他一定要买下来,买下来后给大家用,这样大家都能融到资。

  2、eBay总裁吴士雄

  吴说,我最近刚听说,原来我有个妹妹,她的名字叫吴士宏。

  3、盛大唐骏

  本来以为他会说,盛大的互动娱乐。。。。。。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唐说:做男人真好,尤其是做IT男人最好。理由:1、有才华。2、风流潇洒。3、有钱。

  后来我遇到唐骏问他理由,他说为了配合盛大娱乐的形象,“你看我连名片都改成全红色了”(注,以前唐骏的名片是正反两面,正面是白底红字的盛大风格,背面是白底加金字、黑字的微软风格)


  05年北京聚会最后一个印象是,刘韧喝醉了,脸色惨白得被架回家。

  05年上海聚会最后的印象是,keso背着电脑包消失在他家大院的门口。当时是凌晨,街上没有人,只有几盏破旧的,橘红色的路灯闪烁着很不明亮的光芒。

  今年聚会最后一个印象,周鸿袆先在某桌上谈笑风声,然后又窜到另外一个桌上谈笑风声。听梁宁说,周在梁宁那桌上呆了10分钟,有7分钟都在解释为啥他玩XBOX 360里的格斗游戏玩不过刘韧,据说是他认为刘韧总使阴招。(所谓阴招就是连续扫堂腿,现在所有去5G的人都破了刘韧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