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14日

对于项羽自刎乌江,历来就有两种观点。

赞美其气概的大有人在,李清照说: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怒其不争的有,杜牧说,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也许是巧合,关于谷歌打算离开中国这样一件事情,我们业内同样也产生了类似两种说法:有赞美的,说有够胆,好样的。有批评的,并且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说这是谷歌为业绩不佳仓皇撤退打出的烟雾弹。

千秋功罪,孰是孰非,现在评论也许过早,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谷歌现在就撤起码没有兑现CEO施密特的承诺:他曾经说,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所以谷歌应该有5000年的耐心。

请问,谷歌的耐心哪里去了?

2009年08月26日

         在中国,名字很重要,不光是封建迷信。

  《魔兽世界》前两个资料片的名字与命运惊人的相近。《燃烧的远征》简称“TBC”,玩家笑称“特别迟”,结果开的的确很迟。《巫妖王之怒》简称“WLK”,中文拼音“忘了开”,结果到现在还没有开。

  8月21日暴雪公布了《魔兽世界》第三部资料片《Cataclysm》,如果英文直接翻译过来叫做“灾变”、“灾难”什么的,这会意味着什么呢?

  已经有传闻称可能是“惊变”,真不知会变成什么?希望这次暴雪起个好名,不光是迷信。

 
2009年04月18日

        大多业内人士认为,魔兽续约事件爆发后,九城的某种公关战已经开始,将自己定位成“有骨气的弱者”算是走出了正确的一步。

  至于九城下一步,大多人士认为应该继续“示弱”求得同情,并且将对手推到不利的舆论导向上,争取用户、政府等的支持。一些人士则认为,政府的态度可能成为此事的重要转折点。

   实际上九城即便没有了魔兽也并不等于万劫不复。首先,《魔兽世界》不过是九城代理运营的产品,停止合作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其次,九城旗下尚有《FIFA online》、《Audition 2》等知名产品、自主开发也有了一定基础,此外握有韩光股份,并且有较多的现金,完全没有必要妄自菲薄。第三,《魔兽世界》虽然是名气很高的产品,但其盈 利水平却远低于利润率80-90%的国产产品,放开《魔兽》转向国产,自主开发将是一条更为光明的大道。

  据熟悉暴雪的人士分析,暴雪 最终的目的是要取得完全的独立,并且求得最大的利益。弃九城、择网易算是一步非常重要的步骤。按照美国公司的习惯,完成一个大的步骤后需要稳定一段时间, 因此有关暴雪、网易合作超不过1年的说法并不可信。此外有人士警告称,暴雪这样的行为也许会引起一些反感,甚至主管部门的干预。

  大多 业内人士认为,网易在整个事件中面临一个“名利双收”的局面。一方面,和暴雪成立合资公司以后,网易可以进行分拆等灵活的操作。另一方面,虽然网易可能以 高于九城的代价拿下《魔兽》,但网易同时可以免费获得已经斥巨资培育的成熟市场,并且可以使用九城当初无法采取的运营手段增大自身的利益。

   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将是九城的股东EA。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时并不能排除EA扮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角色的可能,并且EA的企图也可能是多样的: 乘股价低迷进一步收购,摊薄当初高价收购的成本,进一步控制九城使其成为EA进入的桥头堡,将《战锤online》等产品注入等等,这些都未可知。

  当然政府主管部门将在该事件中起决定性的作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政府监管的方向将决定此事最终走向。

在大多游戏业内人士看来,九城丢了魔兽虽说是意料之外,但却是情理之中。

说意料之外是从中国公司角度来看的:过去中韩公司屡屡上演的“离婚”大多导致产品的没落,比如两个《传奇》。

此外,玩家数据库转移的问题,新闻出版署有关中外企业纠纷的“冰冻业务”政策等也令大家认为,保住产品不更换代理商是暴雪的底线。

然而,此事还有另外一种算法。

以2009年Q4数据计算,中国市场占暴雪全球近18%的份额。

如果和九城分手,其在中国业绩损失一半,暴雪的损失不过9%。若再利用合资公司让新公司也承担一半,那么暴雪的损失不过4.5%,这样算起来似乎并不那么疼。

再者,九城、暴雪分成按3、7计算。和网易合作,可以先拿到20%左右的分成,然后再通过合资公司拿到一半即40%,这样暴雪和新公司的分成比就成了,暴雪6、网易4,损失一下就回来了。

所以来个长痛不如短痛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一位熟悉美国公司的人士认为,暴雪很可能就是以这个算法评估了可能的风险并不大,而中国公司也许过于计算小帐,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才遭遇挫折。

2009年03月24日

       在游戏业内,九城、暴雪续约的话题早就成了一个公关范畴的话题。这次又是谁在炒作九城、暴雪掰了?

  其一、九城阴谋论

  业内一直有观点认为,九城会采用一些“激将”式的手段逼迫暴雪在续约合同中,放弃某些“过份”的要求。比如与EA的距离等。

  此次,持这种观点的人士更是将某政府会议上提出的“打击外企霸气凌人、不严格履行协议,动不动以终止服务、撕毁合同相威胁,严重损害中国企业的利益”的精神联系了起来,认为九城有借势,“挟天子以令不臣”的嫌疑。

  其二、竞争对手阴谋论

  从九城《巫妖王之怒》审批受阻传闻兴起时,业内就有种种猜测认为,同期上市的某些产品、某些公司是“幕后黑手”,他们炒作的目的是动摇用户对魔兽的信心,以至于从中渔利。近期,《AION》、《剑侠世界》等几十款产品上市,又是谁可能在幕后炒作呢?

  此外,九城这些年在业内素以霸道方式争夺产品,阻击竞争对手,多少也给人留下了想象空间。

  从行业内而言,九城、暴雪这些绯闻已经没有实质性的影响,是不是续约似乎已经没有悬念。

  但从公关的角度而言,这些绯闻势必影响到用户的信心,实际上3月24日早上在《魔兽世界》游戏内已经有用户在讨论这个事情,消极情绪难免产生,如果再逢高明的对手乘势裹挟,势必产生更大的影响。此外,对投资人也会产生不良印象。

  因此,两家公司联合公告一下就显得很有必要了。(完)

2009年02月26日

为什么九城对与暴雪的合作避而不谈?因为,两间公司的较量还没有结束。

  其实,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较量:一定会续约。两个传奇的今天,就是另起炉灶的前车之鉴。

  所以,两个公司纠缠不清,迟迟不签字的不过就是条件。

  我们不清楚暴雪开了多高的条件:当成一个全新的游戏签约,再来一次授权加分成,提高授权金和分成比例,甚至于说要求在股份、股票上利益均沾、强化游戏运营、用户数据的控制权等等。九城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但相对暴雪,九城未免就太被动了,最大的砝码估计只能是“鱼死网破”式的发狠。

  从目前的局面看,双方已经处于僵持阶段,陈晓薇年会期间“合同到期还早,急什么”的话语也许就透露出某种情绪。

  打破这种局面只能是两家企业资深情况的变化。

  暴雪的算盘也许是,耗九城,反正你就靠wow一款产品,我不给你更新,你的人数和收入就会下滑,随着最后期限的领近,九城可能迫于资本市场的压力不得不就范。

  而九城增大筹码的可能有两个:自主开发的游戏,或者代理的《FIFA OL2》、《亚特兰蒂斯》、《AUDITION 2》,最少能成一个,有了新的收入来源,增加了九城的底气,起码也拖得起。毕竟中国市场对暴雪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金融危机之下,暴雪也有资本市场的压力。

  当然,暴雪这样的美国公司在谈判上还是很有技巧的,如果事情真发展到不可收拾,网易也许可能成为“B”计划。(完)

2008年12月23日

       对网龙而言,学私服比打私服更紧迫。

       12月22日网龙非常高调得宣布了一项打私服的结果,并且声称年底将铲除半数私服。由于网龙此前将私服归为Q3业绩下滑原因,因此狠打私服就是在给外界一个信号:网龙有能力、有实力、并且正在清除收入下滑的因素,所以应该看好网龙。

       在一些投行那里,这个逻辑说得通,他们认为这种做法有利于网龙挽回业绩。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疑问:私服对免费游戏能有多大的冲击,私服是不是网龙收入下降的真正原因?

       网游收费时,玩家可能因为“免费”冒着“数据不安全”的危险去玩私服。网游免费后,玩家为什么还冒着“数据不安全”的危险去玩私服?尤其是大规模的,以至于官服的用户都大量流失。

       也许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开发商、运营商自己出了问题。

       网龙应该首先问问自己:是不是运营出了问题?是不是追求ARPU值过了头?是不是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网龙应该仔细研究一下私服有啥”魔力“,以至于:一个游戏开发商、服务提供者,服务不过“7、8个人、10来条枪”的野鸡杂牌军。一个上市公司,动辄上亿流水,居然拼不过“案值近百万”的游击队。

      也许在打打杀杀前,网龙应该先看看“私服”有啥过人之处,能不能“师夷长技”呢?

       有一种说法:私服其实是在给官服培养用户,如果官服服务好,大多私服玩家玩到最后一定玩到官服上去。

       对于网龙而言,法律上、物理上消灭私服,不如,从“精神上“消灭私服。(完)

2008年11月18日

       盛大正在进行一次大规模调增,规模可与“家庭战略”相提并论。所不同是:上次陈天桥大张旗鼓的“以进为退”,这次他是静悄悄的“以退为进”,此时无声胜有声。

       外界所能看到的调整动作,大约是从唐骏离职前后开始的。陈天桥在唐骏加盟新华都的会上发表了一篇祝词,其中提到盛大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经历从“企业经营”学习如何“经营企业”。

       什么是从”企业经营“到”经营企业“?笔者曾私下问过一位盛大高管,他告诉我,这就是陈天桥此番变革的核心:过去盛大是用人来管人,现在是用制度去管人,而陈天桥来管理制度。

       以前陈天桥是赤膊上阵,动辄亲自过问,充当产品经理、市场经理,甚至文案等等;现在要把注意力放在带队伍上,要让其他人上。以前盛大的管理要承担的是业务风险,现在要承担的是制度风险,用人风险。据说,陈天桥甚至在内部讲,允许管理层失败几次,只要他们成长最终取得胜利。

       如果盛大上次的变革是围绕业务进行的,那么这次的变革就是围绕”人“的。

       与上次”跟不上形势就走人“那种狂飙突进式的方式不同,陈天桥这次改革比较重视节奏,来了个“自上而下,渐次推进”。

       18、20、风云等等计划,可能不单是为盛大吸引项目、人才,也许是某种独立运作机制的尝试、对管理层能力的观察、锻炼等。

       对公司结构进行重新梳理,改以往的事业部与公司混杂的局面为:盛大控股公司,下属盛大游戏、盛大在线、盛大文学三家公司,这也为日后的资本业务运作、人才成长空间留下了空间。

       人员也进行了重新分配:

谭群钊、陈大年留在了集团,分任总裁兼CTO,COO与陈天桥这个董事长兼CEO一起坐镇中央。

掌控盛大销售的凌海、负责为盛大海外寻找产品的李喻执掌盛大营收最大的盛大游戏。

掌管盛大在线业务的王静颖继续负责盛大在线的业务。

盛大文学则实施了空降,从新浪挖走了候小强等人。

       从网博会期间,盛大以盛大游戏为代表的表现和传播来看,盛大此次改革的结构调整应该是完成了阶段性的任务。对中层、执行层的人员补充可能是下个阶段的重点,此外对盛大在线的调整也可能在下个阶段设施。(完)

2008年07月24日

刚才瑞星公司显得有些高兴,因为360已经将官网上免费的东西拿掉了,似乎周鸿袆认输了。

  我倒觉得:未必。

  也许周鸿袆没有料到瑞星真的敢免费,也许周没有想到王新真的敢放弃年收入的一半来和他死磕。所以仓皇撤退,显得有些狼狈。

  不过这些并不值得瑞星高兴。因为周鸿袆即便败的仓皇,似乎没有太大的损失,因为本来就没有收入。而瑞星呢?年收入一半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杀毒软件并不是网络游戏,网络游戏免费的时候,一种叫做道具收费的商业模式已经成熟了,而杀毒软件免费以后有没有“道具收费”?(完)

2008年06月18日

最近听到一个精彩的比喻:

  如果陈天桥、史玉柱、朱骏同去山西挖煤,他们的做法将迥然不同。

  陈天桥的做法是:建一个工厂,把煤挖出来以后,先冲洗一遍,把煤和表面附着的矿物分开来卖两次。

  朱骏的做法是:先雇几个保安,把场子先看上。然后再找几个外国大佬,让他们去挖自己分30%。

  史玉柱的做法是,开卡车带着兄弟们上,支几个工棚,然后就遍地开花。

  陈天桥卖的最贵,史玉柱挖到煤最多,而朱骏获利虽然最少但是一旦煤挖完他的损失无非就是几个保安费。

  下一步,陈天桥打算继续建工厂,把煤分开更多,卖更多次。史玉柱也要开始建工厂加工煤。而朱骏想到可能是,圈更多的煤。(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