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25日

直到6月22日下午,大多数九京的员工才意识到,他们经历的是一场“九城式的裁员”。

  怀疑
    怀疑从6月3日《王者世界》公测被叫停开始的,6天后这种怀疑陡然升了级。

  6月9日一早,九京员工们发现公司多了几张生面孔。

  他们是由副总裁韩国人朴舜优带队,包括技术、产品、市场、官网等一行总共7人。这些人来自上海,好像是负责《Audition 2》项目的团队。

  与此同时,公司少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如市场总监李渝。

  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原来朴舜宇团队6月8日就到了北京,当晚就与李渝谈话,表达了希望其离职的意思。

  这下有关“解散”的猜测开始弥漫公司,这种猜测甚至还流到了公司以外,“九京裁员”的消息眼看就要铺天盖地而来。

  潜伏
  可能是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韩国人朴舜优给北京九城的全体员工写了一封“安慰”邮件。

  朴在邮件中称,他率领团队来的目的是协助性质,到了一定阶段就会返回上海。

  据一些离职员工回忆,朴的这封邮件的确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毕竟“一个副总裁级的领导发邮件,大家还是相信的”,再加之6月10日《王者世界》公测后的忙碌,使得大家逐渐淡忘了“危险”。

  不过,朴舜优的邮件并不是事实。

  一些细心的员工发现,从上海抵达九京的“协助”人员正在源源不断的开来,他们被安插到九京的各个部门,甚至到6月22日当天,仍有九城总部的“协助”人员开往九京。

  行动
  6月22日早晨,一些北京九城员工刚到公司就感觉到气氛不对。

  “从上海来的“协助人员”已经全部早早来到公司”,“他们齐刷刷的聚在会议室讨论着什么”。有关“解散”的传闻又从犄角旮旯里冒了出来,并且迅速的弥漫。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下午2点,九城北京分公司开始轮流召开部门会议。在各个部门会上,管理及人事部门的负责人口头宣布了公司决定:将《王者世界》项目迁回上海运营,北京运营团队的“部分”人员将被遣散。

  “会场上一片沉默”,早有心理准备的九京员工都想听听公司对他们前途的安排。

  九城给了他们两个选择:要么递交离职申请,获得N+1+2的补偿;要么选择待岗,如果3个月后不能被调往上海,就自动进入离职流程,届时只能获得N+1的赔偿。

  据内部人士介绍,最后一批离开公司将是人事和财务,时间是7月24日。

  “我们想到了项目会迁回上海,但没有想到被遣散”一些被遣散员工说,不过郁闷的人并不多,一方面“补偿还不错”,另一方面,作为基层员工,无论是公司政治、还是给《魔兽世界》团队让路,都距离他们他们太远,又能怎么样呢?

  6月22日下午九京负责人林阜民对媒体证实了调整的存在,并表示自己也会休息一段时间。

  6月22日傍晚,九城公司公告:“第九城市注意到今天下午部分媒体刊登我公司高管人事变动及北京分公司撤销等消息。第九城市在此郑重声明:以上消息均属不实谣言,第九城市恳请广大媒体能够从事实出发,对任何新闻都能经过相关方面证实后再予以传播,切勿以讹传讹。第九城市将保留对造假媒体进行追究的法律权力。”

  九京时代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是“第九城市”的全资子公司,计划运营的产品包括《FIFA online》、《王者世界》等,目前以上两款产品都被收回至上海九城运营。(完)

2009年04月23日

第一次见都张忆芬是在中关村家乐福上面的一个四合院,这是嘉丽公关搞的一个媒体见面会。

  刚绕过影壁墙,就听到东侧厢房的大声谈笑。身旁的公关诉我,那就是张总,已经开始了,赶快进去吧。

  黑色无袖衫,花格子长裙。短而卷烫发,厚重的脂粉,鲜红的嘴唇。以及喋喋不休和咄咄逼人。这就是张忆芬给我的第一印象。

  她自称做过媒体,很理解各位做媒体的辛苦以及手段,希望大家手下留情,不过她的嘴下从来不留情。

  什么“一个跑在后面的人说跑在前面的人跑的不够快”、“谷歌流量都是买来的”、“不知道谷歌招那么多工程师干嘛”、并且公开挑战,7月15、8月15、9月15都要和谷歌中国PK。

  果然,在接下来几个月里面,张忆芬真的经常举办活动,挑战一下李开复和谷歌中国。只不过,采访地点基本都在中国雅虎公司,张的穿着基本都是白色衬衫等职业装扮。除了耻笑一下谷歌,她还不忘时不时嘲笑一下百度,说谷歌已经是后知后觉,而百度是不知不觉。

  中国雅虎调整以后,张忆芬就淡出了媒体的视线,直到今天离职信提前泄露。据说是某媒体的编辑曾是淘宝员工,离职时邮件没有及时被处理。

  还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搜索一姐”的这个雅号是前北京日报记者刘世辉起的,张觉得蛮受用,从此默许了。

2009年04月18日

        大多业内人士认为,魔兽续约事件爆发后,九城的某种公关战已经开始,将自己定位成“有骨气的弱者”算是走出了正确的一步。

  至于九城下一步,大多人士认为应该继续“示弱”求得同情,并且将对手推到不利的舆论导向上,争取用户、政府等的支持。一些人士则认为,政府的态度可能成为此事的重要转折点。

   实际上九城即便没有了魔兽也并不等于万劫不复。首先,《魔兽世界》不过是九城代理运营的产品,停止合作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其次,九城旗下尚有《FIFA online》、《Audition 2》等知名产品、自主开发也有了一定基础,此外握有韩光股份,并且有较多的现金,完全没有必要妄自菲薄。第三,《魔兽世界》虽然是名气很高的产品,但其盈 利水平却远低于利润率80-90%的国产产品,放开《魔兽》转向国产,自主开发将是一条更为光明的大道。

  据熟悉暴雪的人士分析,暴雪 最终的目的是要取得完全的独立,并且求得最大的利益。弃九城、择网易算是一步非常重要的步骤。按照美国公司的习惯,完成一个大的步骤后需要稳定一段时间, 因此有关暴雪、网易合作超不过1年的说法并不可信。此外有人士警告称,暴雪这样的行为也许会引起一些反感,甚至主管部门的干预。

  大多 业内人士认为,网易在整个事件中面临一个“名利双收”的局面。一方面,和暴雪成立合资公司以后,网易可以进行分拆等灵活的操作。另一方面,虽然网易可能以 高于九城的代价拿下《魔兽》,但网易同时可以免费获得已经斥巨资培育的成熟市场,并且可以使用九城当初无法采取的运营手段增大自身的利益。

   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将是九城的股东EA。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时并不能排除EA扮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角色的可能,并且EA的企图也可能是多样的: 乘股价低迷进一步收购,摊薄当初高价收购的成本,进一步控制九城使其成为EA进入的桥头堡,将《战锤online》等产品注入等等,这些都未可知。

  当然政府主管部门将在该事件中起决定性的作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政府监管的方向将决定此事最终走向。

在大多游戏业内人士看来,九城丢了魔兽虽说是意料之外,但却是情理之中。

说意料之外是从中国公司角度来看的:过去中韩公司屡屡上演的“离婚”大多导致产品的没落,比如两个《传奇》。

此外,玩家数据库转移的问题,新闻出版署有关中外企业纠纷的“冰冻业务”政策等也令大家认为,保住产品不更换代理商是暴雪的底线。

然而,此事还有另外一种算法。

以2009年Q4数据计算,中国市场占暴雪全球近18%的份额。

如果和九城分手,其在中国业绩损失一半,暴雪的损失不过9%。若再利用合资公司让新公司也承担一半,那么暴雪的损失不过4.5%,这样算起来似乎并不那么疼。

再者,九城、暴雪分成按3、7计算。和网易合作,可以先拿到20%左右的分成,然后再通过合资公司拿到一半即40%,这样暴雪和新公司的分成比就成了,暴雪6、网易4,损失一下就回来了。

所以来个长痛不如短痛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一位熟悉美国公司的人士认为,暴雪很可能就是以这个算法评估了可能的风险并不大,而中国公司也许过于计算小帐,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才遭遇挫折。

2009年04月14日

不出所料,《巫妖王之怒》的传闻又来了,呵呵。相信今后还会有。

这次的源头是一个美国分析机构Pali Research,出了一则消息。

已经没有兴趣再分析这个消息的真假了,不过有兴趣查了一下这个机构上一次预测:

2009年3月23日,Pali Research发表观点,非常不看好畅游分拆。将搜狐评级由“中性”下调至“卖出”,并且预测畅游上市就跌破发行价。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吧,畅游发行价16,第一天收盘20多,现在28块多了。

刚听到业内一种说法:有机构在炒网易的股票。

2009年03月24日

       在游戏业内,九城、暴雪续约的话题早就成了一个公关范畴的话题。这次又是谁在炒作九城、暴雪掰了?

  其一、九城阴谋论

  业内一直有观点认为,九城会采用一些“激将”式的手段逼迫暴雪在续约合同中,放弃某些“过份”的要求。比如与EA的距离等。

  此次,持这种观点的人士更是将某政府会议上提出的“打击外企霸气凌人、不严格履行协议,动不动以终止服务、撕毁合同相威胁,严重损害中国企业的利益”的精神联系了起来,认为九城有借势,“挟天子以令不臣”的嫌疑。

  其二、竞争对手阴谋论

  从九城《巫妖王之怒》审批受阻传闻兴起时,业内就有种种猜测认为,同期上市的某些产品、某些公司是“幕后黑手”,他们炒作的目的是动摇用户对魔兽的信心,以至于从中渔利。近期,《AION》、《剑侠世界》等几十款产品上市,又是谁可能在幕后炒作呢?

  此外,九城这些年在业内素以霸道方式争夺产品,阻击竞争对手,多少也给人留下了想象空间。

  从行业内而言,九城、暴雪这些绯闻已经没有实质性的影响,是不是续约似乎已经没有悬念。

  但从公关的角度而言,这些绯闻势必影响到用户的信心,实际上3月24日早上在《魔兽世界》游戏内已经有用户在讨论这个事情,消极情绪难免产生,如果再逢高明的对手乘势裹挟,势必产生更大的影响。此外,对投资人也会产生不良印象。

  因此,两家公司联合公告一下就显得很有必要了。(完)

2009年02月26日

为什么九城对与暴雪的合作避而不谈?因为,两间公司的较量还没有结束。

  其实,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较量:一定会续约。两个传奇的今天,就是另起炉灶的前车之鉴。

  所以,两个公司纠缠不清,迟迟不签字的不过就是条件。

  我们不清楚暴雪开了多高的条件:当成一个全新的游戏签约,再来一次授权加分成,提高授权金和分成比例,甚至于说要求在股份、股票上利益均沾、强化游戏运营、用户数据的控制权等等。九城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但相对暴雪,九城未免就太被动了,最大的砝码估计只能是“鱼死网破”式的发狠。

  从目前的局面看,双方已经处于僵持阶段,陈晓薇年会期间“合同到期还早,急什么”的话语也许就透露出某种情绪。

  打破这种局面只能是两家企业资深情况的变化。

  暴雪的算盘也许是,耗九城,反正你就靠wow一款产品,我不给你更新,你的人数和收入就会下滑,随着最后期限的领近,九城可能迫于资本市场的压力不得不就范。

  而九城增大筹码的可能有两个:自主开发的游戏,或者代理的《FIFA OL2》、《亚特兰蒂斯》、《AUDITION 2》,最少能成一个,有了新的收入来源,增加了九城的底气,起码也拖得起。毕竟中国市场对暴雪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金融危机之下,暴雪也有资本市场的压力。

  当然,暴雪这样的美国公司在谈判上还是很有技巧的,如果事情真发展到不可收拾,网易也许可能成为“B”计划。(完)

2009年02月17日

在全球,如果暴雪不跳票,那才叫新闻。

  在中国,《魔兽》延期,也早就到了审美疲劳的地步。

  再难见到如潮一般的声讨,赵雨润博客后面波浪起伏般的咒骂,也和这个博客一起被关闭了。

  热切的渴望已经成了自我解嘲一般的恶搞。

  在各种魔兽的论坛里,随时都有所谓绝密消息透露,2月7、2月17,一个个日期被抛出,一个个投票周而复始。连春节回家,我一个还在上学的表弟都神秘的告诉我,*月*号上新资料片。我倒,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魔兽第一个资料片简称TBC,中国名“特别迟”。这次更干脆,新资料篇英文名“WLK”,中文名“忘了开”。

  如今,还有一点热情恐怕就是媒体,什么魔兽推迟这类的新闻恐怕还会屡屡见到。

  呵呵,说延迟之前,先等九城给个上市的准时候吧?

2008年12月23日

       对网龙而言,学私服比打私服更紧迫。

       12月22日网龙非常高调得宣布了一项打私服的结果,并且声称年底将铲除半数私服。由于网龙此前将私服归为Q3业绩下滑原因,因此狠打私服就是在给外界一个信号:网龙有能力、有实力、并且正在清除收入下滑的因素,所以应该看好网龙。

       在一些投行那里,这个逻辑说得通,他们认为这种做法有利于网龙挽回业绩。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疑问:私服对免费游戏能有多大的冲击,私服是不是网龙收入下降的真正原因?

       网游收费时,玩家可能因为“免费”冒着“数据不安全”的危险去玩私服。网游免费后,玩家为什么还冒着“数据不安全”的危险去玩私服?尤其是大规模的,以至于官服的用户都大量流失。

       也许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开发商、运营商自己出了问题。

       网龙应该首先问问自己:是不是运营出了问题?是不是追求ARPU值过了头?是不是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网龙应该仔细研究一下私服有啥”魔力“,以至于:一个游戏开发商、服务提供者,服务不过“7、8个人、10来条枪”的野鸡杂牌军。一个上市公司,动辄上亿流水,居然拼不过“案值近百万”的游击队。

      也许在打打杀杀前,网龙应该先看看“私服”有啥过人之处,能不能“师夷长技”呢?

       有一种说法:私服其实是在给官服培养用户,如果官服服务好,大多私服玩家玩到最后一定玩到官服上去。

       对于网龙而言,法律上、物理上消灭私服,不如,从“精神上“消灭私服。(完)

2008年12月09日

       从《征途》开始,“大而全”成了MMO策划的一个重要方向。在一个MMO中包罗万象:所有活动机制、休闲小游戏等等。

  套用一句台词:什么自行车比赛啊,开箱子啦、猜谜、截标等等,能给它加的都给丫加上。配上几个策划,24小时准备,只要其他游戏出了新花样,甭管合适不合适,立刻抄过来加上。所以,大家做游戏的口号是:不求最新,但求最全。

  最近,这种“大而全”发展到更高境界:MMO中套MMO。

  这个思路大约是受到《魔兽世界》的启发:以《燃烧远征》、《冰封王座》的质量来看,暴雪完全可以推出《魔兽世界2》、《魔兽世界3》。

  但暴雪毕竟不是韩国公司,没有干那种:为了多赚授权金,自己分流自己的傻事。(虽然他的授权金也没有少要)。

  暴雪的做法是“延伸”,暴雪发布新产品仍然挂接在《魔兽世界》上,用户仍然通过《魔兽世界》进入,但你可以选择去“老游戏”或“新游戏”:这就像网站推新品,仍然通过原先的Passport登录。这样用户就不会因为新产品的推出而被分流,老产品也借此获得了升级的机会。

  国内公司中,比较早这样做的是《天龙八部》,该游戏每季度都推资料片,以资料片替代新产品,所以这个游戏在过去几个季度里面PCU、ACU、APA都保持了比较稳定的发展。

  最近越来越多的开发公司意识到这种好处,可以预见未来更多的“连环套”产品将会涌现,由此产品策划更重要的不再是故事,而是连接这些故事的“元素”,也许这会有助于中国网络游戏策划提高到新境界。

        当然问题随之而来,《魔兽世界》客户端可以做到16G,你可以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