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8日

       盛大正在进行一次大规模调增,规模可与“家庭战略”相提并论。所不同是:上次陈天桥大张旗鼓的“以进为退”,这次他是静悄悄的“以退为进”,此时无声胜有声。

       外界所能看到的调整动作,大约是从唐骏离职前后开始的。陈天桥在唐骏加盟新华都的会上发表了一篇祝词,其中提到盛大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经历从“企业经营”学习如何“经营企业”。

       什么是从”企业经营“到”经营企业“?笔者曾私下问过一位盛大高管,他告诉我,这就是陈天桥此番变革的核心:过去盛大是用人来管人,现在是用制度去管人,而陈天桥来管理制度。

       以前陈天桥是赤膊上阵,动辄亲自过问,充当产品经理、市场经理,甚至文案等等;现在要把注意力放在带队伍上,要让其他人上。以前盛大的管理要承担的是业务风险,现在要承担的是制度风险,用人风险。据说,陈天桥甚至在内部讲,允许管理层失败几次,只要他们成长最终取得胜利。

       如果盛大上次的变革是围绕业务进行的,那么这次的变革就是围绕”人“的。

       与上次”跟不上形势就走人“那种狂飙突进式的方式不同,陈天桥这次改革比较重视节奏,来了个“自上而下,渐次推进”。

       18、20、风云等等计划,可能不单是为盛大吸引项目、人才,也许是某种独立运作机制的尝试、对管理层能力的观察、锻炼等。

       对公司结构进行重新梳理,改以往的事业部与公司混杂的局面为:盛大控股公司,下属盛大游戏、盛大在线、盛大文学三家公司,这也为日后的资本业务运作、人才成长空间留下了空间。

       人员也进行了重新分配:

谭群钊、陈大年留在了集团,分任总裁兼CTO,COO与陈天桥这个董事长兼CEO一起坐镇中央。

掌控盛大销售的凌海、负责为盛大海外寻找产品的李喻执掌盛大营收最大的盛大游戏。

掌管盛大在线业务的王静颖继续负责盛大在线的业务。

盛大文学则实施了空降,从新浪挖走了候小强等人。

       从网博会期间,盛大以盛大游戏为代表的表现和传播来看,盛大此次改革的结构调整应该是完成了阶段性的任务。对中层、执行层的人员补充可能是下个阶段的重点,此外对盛大在线的调整也可能在下个阶段设施。(完)

2008年08月14日

网易、暴雪合作,不过是九城股价狂泻的诱因,对九城基本面的担忧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近一段时间以来,投行对九城的评价是每况愈下。从高盛将目标价位下调至18元起,各个中小投行纷纷跟风,花旗更是在关键时刻出了一个长达27页的报告,将目标价位定到了17。目前几家仍然看好九城的机构,还大多不是专注亚洲或者中国网游的。

  在如此一片唱衰声之中,网易、暴雪合作的消息一公布,投机者乘机做空,九城股价狂泻也在情理之中。

  目前投资者已经分成两种:

  一种是对网易、暴雪此次合作并不十分了解的人,典型的观点是“九城代理旁落因此股价暴跌”,或者干脆认定暴雪放弃九城。另一种是,长期研究九城的投资机构,他们网易、暴雪的合作早有了解,并且对战网的价值本身也有所认识。

  对第一种投资人,九城倒是可以不必担心,进行沟通和解释完全可以消除疑虑。值得关注的倒是了解那些内情的投资机构,他们为什么也对九城的前途担忧?

  从笔者调查的结果来看,这些了解内情的投资者们有两大疑虑:

  首先网易与暴雪的合作是否会影响到九城与暴雪的合作。其次暴雪是否会借机抬高魔兽世界的分成比例,影响九城公司的利润。

  对于第一种疑虑其实是大可不必。网易代理了暴雪的3个单机游戏以及支持这3个单机免费联机对战的战网,九城代理了暴雪目前唯一的网游《魔兽世界》。这与EA把单机给了北京的网元、《FIFA》给了九城、《NBA OL》给了天联+腾讯的性质类似。以“动感玻璃渣”(Activion-Blizzard)的精明,是不可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碗里,以免一家做大,但他们也不会轻易更换代理,毕竟《传奇》、《传奇3》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最终受到损失的只会是暴雪自己。

  至于第二种疑惑倒是颇有道理,不过相信没有网易,暴雪仍然会提高分成比例。

  其实,真正值得九城担心和关注的不是什么股价,也不是什么比例,或者是什么投行出来错误的信息披露,而是如何摆脱目前仅依赖一款代理产品的尴尬,如何摆脱自主开发产品不行的窘境。(完)

2008年07月31日

        目前,投资界与游戏圈有一个共识:巨人5亿美元收购久游这条假消息,与股市投机有关。

  理由有二:

  首先,久游值不值5亿美元

  普遍认为,以久游目前的情况,估不到5亿美元。因为久游去年的收入大约在6亿-7亿人民币之间,而去年盛大曾有合并久游的计划,价值不过是1亿美元。

  其次,巨人可用于收购的资金不超过3亿

  有投行人士估算,巨人手头的现金在5亿左右,可以用来收购和投资的现金大约是3亿左右,并且其中有5100万已经投资了51.com,所以巨人很难再拿出5亿来进行收购。

  基于以上两点,大家得出的结论基本上一致,这是一个假消息。至于放这个消息的人,则很有可能是出自股市的投机者,比如是short巨人的人。

  昨晚,巨人的股票跌到了9块,当天有10.36%的跌幅。(完)

http://www.5gsns.com/attachment/200807/31/345_1217479000gkjk.jpg

2008年07月24日

刚才瑞星公司显得有些高兴,因为360已经将官网上免费的东西拿掉了,似乎周鸿袆认输了。

  我倒觉得:未必。

  也许周鸿袆没有料到瑞星真的敢免费,也许周没有想到王新真的敢放弃年收入的一半来和他死磕。所以仓皇撤退,显得有些狼狈。

  不过这些并不值得瑞星高兴。因为周鸿袆即便败的仓皇,似乎没有太大的损失,因为本来就没有收入。而瑞星呢?年收入一半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杀毒软件并不是网络游戏,网络游戏免费的时候,一种叫做道具收费的商业模式已经成熟了,而杀毒软件免费以后有没有“道具收费”?(完)

2008年06月18日

最近听到一个精彩的比喻:

  如果陈天桥、史玉柱、朱骏同去山西挖煤,他们的做法将迥然不同。

  陈天桥的做法是:建一个工厂,把煤挖出来以后,先冲洗一遍,把煤和表面附着的矿物分开来卖两次。

  朱骏的做法是:先雇几个保安,把场子先看上。然后再找几个外国大佬,让他们去挖自己分30%。

  史玉柱的做法是,开卡车带着兄弟们上,支几个工棚,然后就遍地开花。

  陈天桥卖的最贵,史玉柱挖到煤最多,而朱骏获利虽然最少但是一旦煤挖完他的损失无非就是几个保安费。

  下一步,陈天桥打算继续建工厂,把煤分开更多,卖更多次。史玉柱也要开始建工厂加工煤。而朱骏想到可能是,圈更多的煤。(完)

2008年05月26日

        前几天韩国游戏界有个热闹的事,新军T3收了老牌韩光。

  热闹之余,他们可能没有想到,这很可能是一个中国公司策动的。从目前的消息看,策划这个事情的很可能是朱骏本人,出面谈判的很可能是那个著名的韩国人tony park,他是前韩光高管,现九城VP,将来还可能是“九城+韩光”的股东。

  敏感的人已经开始猜测,朱骏此举的目的。

  一种看法是,他在与久游网呕气,非要拿下《劲舞团》不可。

  业内对朱骏的《劲舞团》情结有很多说法,其中一种比较八卦的说法是,朱骏的两个女儿中,有一个非常喜欢《劲舞团》。所以当年朱骏可是在王子杰面前说过诸如“拿不到《劲舞团》就卖给久游”之类的狠话。当然这些戏言的真实度未可考,不过去年朱骏强攻《劲舞团》未下后的确没有松口认输。并且一再声称:将与T3公布一个对9c非常有利的计划,也许我们正在看到这个计划实施:先保住《劲舞团2》、稳住韩光等公司、注资T3母公司与《劲舞团》结成更加稳固的同盟。继而再推动此次收购,进一步孤立久游与yedang。

  另外一种看法是,韩光旗下的《卓越之剑》、《地狱之门》虽然争议很大,但是金学圭团队、旗舰团队的价值则非常可观。与施压《劲舞团》一起可谓一箭双雕。此外也有观点认为,这是9城在搞国际化战略的步骤,即中国游戏公司从以本土市场换技术,走向用资本来整合全球的市场。

  应该说,以上看法都有合理性,并且都构成九城推动这个交易的理由。也许,朱骏开始的时候就是为了某个产品,受挫后寻求“曲线救国”,迂回范围的越来越大,战术目标逐渐成了战略目标也未可知。

  目前,关于业内外对九城策动此次收购的看法分歧很大。

  认可的人认为,这是朱骏的大手笔之一,T3、韩光、金学圭、旗舰工作室这些都是强心剂。怀疑者则质疑韩光的价值有多大?《卓越之剑》和《地狱之门》有戏么?此外九城的消化能力能不能承担?

  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投资人们对此事目前还是比较谨慎的,毕竟9c在宣布投资G10的时候资本市场就没有感冒。一些分析师很关注九城策动T3收购韩光的细节,尤其是代价,如果代价过高资本市场可能还有反作用。

  其实,我倒是觉得。从去年夏天股价跳水开始,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整,九城的处境总体趋好。

  决定九城命运可以说有三大原因,或者说是三大关系:暴雪、EA、劲舞团。

  去年九城的处境很不妙。与暴雪是“欲走还留”,与EA则是“扑朔迷离”,与《劲舞团》遇到了“无间道”。此外,再加上政府关系上的疏忽?媒体关系上的失控?以及与业界关系的交恶等,都造成九城一度岌岌可危。

  关键时刻,中国朱骏还是体现了其斡旋能力,运气似乎也站在了九城那边。《燃烧远征》终于上市、《巫妖王之怒》终于签下,EA内部的一场变革搞得EA也无暇东顾追究其“产品被埋”问题。与此同时,该公司的“韩国朱骏”tony则化解了韩国公司的发难,策动T3孤立了yedang,以及T3与韩光合并。有业内老大戏称,有韩国朱骏“敢想”,有韩国“朱骏”敢干,九城把个韩国游戏业搞得是鸡飞狗跳。

  当然,在“外交”上获得成功和改观,并不能说九城从此无忧。如何解决“消化不良”仍然是九城需要解决的大问题。为了避免只有一个“黄凌东”现象,朱骏开始在九城内部搞起了赛马,几个VP的权利史无前例的大,四个国产项目据说是同时开工。

  祝朱骏,九城的胃口好。

2008年05月15日

最近,在网络游戏业内,“史玉柱、征途”越来越像形容词。越来越多的产品被形容为很“征途”,越来越多的人说起话来很“史玉柱”。

  一般而言,名词要成为形容词,必然是“特性”非常强烈。

  征途的特征是什么?很多,从06年开始,对手、研究机构、学者等对《征途》的各类研究报告集结成一本数十万字的《百家争鸣看征途》肯定是绰绰有余。不过,有两点大家恐怕都要承认的特点:一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价值观,二是“崇尚仇恨”的设计,这两个价值观构成了征途的“系统”个性。

  由此,说某产品很征途,也许就意味着,该产品很“系统”,也许就是说他们很“拜金”,很“PK”等等。

  《征途》刚上市,大家怀疑之,担心之,唾弃之。当然也有不少佩服的,偷偷摸摸学的。但是,随着《征途》金光闪烁,大家越来越以学习《征途》为荣,目前已经到了反以为荣的地步,生怕别人不知道。

  于是我们看到,画面像、任务像、技能像,操作像……但现在这都不够了。

  最新的情况是,连名字都要像,什么《征程》啊、《征战》啊,反正是,能给他“征”的都给他“征”上,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出《征徒》、《征图》、《征屠》,《征之途》,要不然2合一?《大话征途》、《征途传奇》、《征途世界》…..

  光像还不行,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发工资,我也发。你发游戏币,我发人民币。你发100,我发1000。反正游戏的利润率高到70-80%。让10、20个点来吧,不够再来20个点,反正不是上市公司,为生存不择手段也在情理之中。

  改革开放初期,以小型的乡镇企业为特征的“苏南模式”迅速崛起,但是很快就被更小规模的,以家庭手工作坊为特点的“温州模式”击败。今年游戏行业难道也要来个“征途”模式被“小征途”模式击败?一个“小史玉柱”不可能击败史玉柱,但是10个或者8个呢,一家分走5万、8万的。

  其实,不仅仅是史玉柱的《征途》,今年连完美的3D游戏都不能幸免,一大堆“小完美世界”会一拥而上,也许所有巨头公司也许都要经历这场“猛虎斗群狼”的局面。

  这种局面对全行业来说有什么影响:游戏行业整体的利润会下降么?中国游戏市场份额会更加碎片化么?对行业的口碑会产生不利影响么?对中国游戏产业的创造力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佛家说,人人都是佛。看来,游戏圈人人都是史玉柱。

2008年05月04日

        微软收购雅虎,越来越像菜市场里的一场讨价还价。

  鲍尔默:一口价,33块一斤,你卖不卖吧?

  杨致远:33,你给我?那是成本,最低,37块起。

  鲍尔默:给脸不要脸。你转去吧,上谷歌那里去问,给不到怎么高的价。

  热闹远没结束,生意没谈成,反应最激烈的都是投资人,最不满的也是投资人,于是吵啊,挠啊,满地打滚、吐口水,听说还要告。悲喜剧也许才刚刚开始……

  在整个交易中雅虎是什么?这重要么?

  什么互联网、IT、上亿用户、创新啊等等一切迷人的字眼都消失了,它其实就是一盘萝卜白菜。

        听说,华尔街给雅虎派来的那个CEO,开始连电子邮件都不会用,也许那个时候起雅虎就已经注定成了萝卜白菜,而以前,也许不全是。

2008年04月15日

  “唐总,您能在盛大呆多久?”,这是2004年2月9日,前微软中国总裁唐骏加盟盛大发布会上,所有在场记者都想问但却不太好意思问的问题。

  唐骏在盛大到底能呆多久?4年零54天。这个问题在揭晓前就像魔咒一般,与唐骏的盛大淘金之旅如影随形。

  有这样的疑问非常正常。对盛大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弟弟、老婆、亲戚;师兄,师弟、同学包围之中。你唐骏纵有天大本领能大得过“疏不间亲”?无非是,当时的盛大需要一个国际化的脸、网络游戏业要有一面“主流”的旗帜。所以,唐骏的命运注定是一个花盆,而这花盆的寿命取决于唐骏和陈天桥的耐心,以及钱。

  所以,从加盟那天起,就很少有关于唐骏和研发、运营、销售相关的信息。一边是陈天桥雄心勃勃、夙兴夜寐之重。一边是唐骏招摇过市,夸夸其谈之轻。久而久之他在盛大内部也逐渐孤立起来,雨枫在“回忆录”里说“唐总每天准时上下班”等等固然是“趣闻”,但也透出盛大普通员工对唐骏的态度。

  注定无所事事,但又不甘寂寞的唐骏干脆越来越花边。从自封“中年妇眼中的梦中情人”开始,到扮关公大闹发布会,走的是“性感”路线。从屡屡回忆、评论Google、微软、比尔盖茨,走的是“玩酷”路线。从大谈舌战华尔街、陕西煤老板、10秒钟读完演讲稿等等走的是“娱乐”路线。

  恐怕唐骏也心知肚明,他这个所谓的“打工皇帝”越是“风光”高调,就越是与盛大这间被“使命感、责任感”折磨的公司渐行渐远。所以,每次到兑现期权之时,唐骏从不犹豫,股价无论高低,能卖的时候绝不手软。

  唐骏这种做法招致了很多人的鄙视,其实大可不必,陈天桥只有一个。换了你又能如何呢?有更好的“全身、保家、安国”之计么?

  虽然是个“花瓶”,但对于陈天桥、盛大以及网络游戏业来说,唐骏的历史性作用是不能否认的。

  有了唐骏做挡箭牌,陈天桥可以推了很多不必要的场面,可以“1年就出2次差”,可以把更多的心思用在更需要的地方。

  有了唐骏这面招牌,在2004年仍名不见经传的盛大突然“主流”了很多。当时某媒体曾在一下午数易其稿,想象力发挥到极致也没有猜到他会去盛大。某门户主编曾如此感叹:“唐骏居然去了一家如此时髦的公司”。

  有了唐骏这个旗帜,2004年时,那个年规模不过10多亿人民币,随时面临政策封杀,自己都往“互联网、IT行业”贴的行业给自己壮了很多胆气,“前微软中国总裁都来了”这绝对是一个证明本行业有存在价值的重要证明。

  如果说,当年整个网络游戏行业需要借唐骏这面大旗,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么,今天的网络游戏行业,携105.7亿销售额,十多家上市公司,已经不再需要这面大旗就足以让资本们疯狂。从这个角度看,唐骏离开,很好。

  别了唐骏,别了曾经的网游大旗,感谢他为行业做到贡献,祝他能成为新的旗帜。同时也奉劝一句,旗帜的价值远大于“身价”。(完)

2008年04月02日

  天悦告EA的影响,已经超越了这个官司本身。

  官司就是个合同官司,纠纷就是个欠债还钱的纠纷,责任无非就是一个违约的民事责任。EA不缺这点钱,天悦也发不了横财。

  但是,忖就忖在,这是谁欠谁的钱。正经八百做生意,欠了钱,双方当然可以理直气壮说说理,都不丢人。问题是,如果是欠了赌债呢,短了嫖资呢,或者是买凶者欠了杀手的钱呢?尤其还是个“大明星”。

  从目前曝光的合同看,明明是天悦代理EA的产品,反倒是要EA向天悦付钱。继续争论下去,一定会将EA不愿意公布的 事情大白于天下。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陈年旧账,大可以磕头认错,来个“悔不该,当年很傻很天真”。但是,现实的问题是。新闻出版署有关“中外企业官司,暂停外企产品审批”的话言犹在耳,这个官司不结束,《FIFA》《NBA》《战锤》等等一系列激动人心产品入华进程就要受到影响。这对九城、以及很多上赶子要和EA合作的伙伴们,以及对中国的广大玩家而言都是一盆冷水。

  我们依然相信EA是个伟大的公司,有着很多伟大的产品,并且也不是一个计较几千万人民币的公司。但为什么出了天悦的问题?为什么在中国迟迟不见起色?问题恐怕出在EA对中国市场的心态。

  听说,百事薯片大规模上市之前,已经在中国北方大规模培育土豆。雀巢咖啡在中国的发展是源自在云南种植咖啡豆。这些事情的可信度虽然无法考证,但至少表明,这些大公司知道,在一个市场,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要成功都是眼光长远的结果。

  在EA身上,我们暂时还看不到这种国际巨头的高瞻远瞩。天悦事件以及这些年在中国的表现表明,EA如果不是急功近利,不会如此朝令夕改。如果不是没有长久打算,不会在4年内更换4个地区负责人。在这种的政策下,办事人员难免不投机取巧,做事情难免不择手段,造成今日之局面恐怕也是早就注定了的。

  Google CEO艾瑞克.施密特说,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所以Google对中国有5000年的耐心。请问EA对中国有多少年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