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1月24日

1月22日个股表现:

1月23日个股表现

你坐上美股过山车了么?明天会如何?

2007年12月26日

  投名状里有三兄弟,金山也有三兄弟。

  投名状里,三兄弟高呼:“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
  金山三兄弟也时常高呼:一起挑战××××,做一个中国的×××××。

  投名状里,三兄弟一起出生入死。
  金山三兄弟这些年也是风雨同舟。

  投名状里,大哥杀了二哥,三弟又杀了大哥。
  金山三兄弟,谁杀了三弟?谁又杀了二哥?

  投名状里,三兄弟俱灭,因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金山三兄弟呢?

2007年11月12日

上周末,中国概念表现一览:

 

据说,两大原因:1、大盘。2、思科业绩低于预期,影响所有IT股票。

2007年11月08日

盛大的股民们应该谢天谢地,盛大终于代理了一款与其地位相乘,而且触手可及的产品《AION》。上次发生此种意义的签约,应该是签下《传奇》。

  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盛大布在网络游戏行业的一张网,已经越来越明晰了。

  首先,“20计划”应该被看成是,向公司内部网罗产品,防止“《征途》性流失”的网。

  其次,“风云计划”,“18计划”,是一个向国内网罗产品的网。

  最后,连续签下《生与死》、《英雄连》、《AION》等显示盛大有一个面向国外网罗产品的计划和标准。

  盛大连续出招,上、中、下三路皆有考虑,已经摆出了一副攻守平衡的架势。这反映了盛大的自我定位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曾经出现的“盛大是个好公司,传奇是烂产品”的“运营专业户”定位,导致了盛大的“运营天下无敌”心态,虽然有《泡泡堂》的成功,但是难掩诸多MMORPG的失败。

  曾经有的“盛大运营着人数最多的游戏,所以最了解用户需求,最知道如何满足用户的需求”,导致了盛大步入了盲目迷信自我“开发游戏的阶段”,虽然有《传奇世界》的成功,但这几乎是唯一的成功。这个阶段的盛大基本关闭了合作之门,其他产品要合作可以,“拿代码来”。

  “盛大的优势是平台,在品牌、渠道,行销、运营等方面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导致了盛大的内容“整合者”定位,从分区运营,到盒子的出现。这个时间盛大最虚,整个公司的运营处于“超级实验室”状态,进入了“超越游戏”的阶段。

  从近一年的表现看,在经历了成功、迷茫、挫折后,盛大终于开始以更为开放和积极的心态专注于游戏行业,起码在对外合作方面展示了近年来罕见的积极主动与开放。从这个意义上看,盛大的“整合者”定位在收缩战略正面,但是加大了战略纵深。

  当然,以上看法只是来自外界和个人感觉,现在就断言盛大已经认清形势走上正确之路还过早,毕竟盛大必须把这些计划实施成功,否则这些计划只能证明盛大走向了“资本输出者”的定位。

2007年11月02日

  中国游戏界有个怪现象:“外行”们屡屡击败所谓的“内行”。

  早些年,做单机游戏的人嘲笑做网络游戏的:韩国泡菜。结果呢,单机游戏“光荣与梦想”了10年,市值从几亿降到几千万元人民币,而网络游戏从几千万搞到几十亿。

  前几年,网络游戏公司看不上盛大这种半路出家的公司,《传奇》公测时,一位仁兄给丁磊发短信说《传奇》过10万了,在机场候机的丁磊愣是不信。结果呢,这半路出家的公司成了第一个海外上市的中国网络游戏概念。

  两年前,网络游戏概念们不看好做保健品的做游戏,昨天,就是这个做保健品的做成了第一支在纽约交易所上市的网络游戏公司,而且还成了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

  新老交替本是常理,但在技术没有根本性变革的情况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中国游戏产业格局何以如此动荡。PC击败苹果用了几年?绿色巨人击败蓝色巨人用了多久?Google超越yahoo,争锋微软用了几年?

  陈天桥恐怕是最早预见到这种现象的人,他在盛大上市以后不久说:他越来越害怕几年前的盛大,当现在的盛大们觉得自己成功而固步自封的时候,很可能被现在一无所有但抱有更大理想和狼性的不知名的小公司干掉。

  很可惜,经管陈预见到了,也大抓了公司文化,大搞思想革新,依旧身先士卒,但还是没有阻止一些关键机构在那段时间的迅速腐败。盛大尚且如此,很多老公司更是这样。

  昨天,两位明日之星王峰和朱威廉纷纷对巨人上市发表了评论,两者看似观点对立,实际上是说了一个问题的两面。说骄傲是,巨人再次提振了游戏业的地位,是全行业的光荣。说耻辱是,巨人2年即获成功太值得行业“老兵”们反思了。

  笔者认为,内行们最该反思的就是,你们找错了对象,一个公司如果不以用户为先,而以盯住竞争对手为尚,那么必然走上了邪道。

  当外行们在削减脑袋观察和学习游戏,理智的调查和分析用户需求,嗷嗷叫喊着寻找市场新机会的时候,所谓的“内行”们在干什么?

  有多少人在倾听用户的需求?有没有把心思放在服务用户上?有多少人实实在在做事情?

  把眼光都放在对手身上,造成这些年创新的少,拷贝的多。拷贝多了就抬价,抬价完了就搞恶。正当竞争手段不见增加,不正当竞争手段倒是多了不少。

  在广告上相互攻击,媒体上互相诋毁,政府关系上相互诬告。

  在渠道上大打出手:撕海报,删客户端,诋毁对方名誉,创造霸王条款“代理这个就不能代理这个”。

  在上游产品方面:仗势欺人搞垄断,垄断不成就违背商业竞争道德,恶性抬价,借刀杀人,釜底抽薪,暗箱操作。

  人才上:乱许愿挖墙角,急功近利不重培养,管理混乱风气邪。

  运营上:论坛上水军大战,游戏里大搞策反,互发外挂私服,频频发动黑客、DDOS攻击,甚至派遣人员上门闹事。就差出动核武器让对方从地球上彻底消失。

  扪心自问,相比这些东西的进步和提高,我们很多老牌公司在正经八百的“战斗力”上提高了多少?

  市场并没有缩小,技术没有降低,经验没有减弱,投资更容易了,政策更宽松了,渠道更通畅了,人才更充沛了。然而业绩没有什么进展,反而倒退,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完)

2007年10月10日

  古代,君臣之间,难免落得“鸟尽弓藏”。如今的IT业界,创业者之间似乎也很难同甘。

  看看吧:开创联想的柳传志、倪光南;创立瑞星的王新、刘旭;或者是与丁磊一起打江山的兄弟,再就是和李彦洪一起干的伙伴,等等。

  他们都曾经历风雨,同舟共济,但到头来似乎都没有好下场。任凭当年如何兄弟情意,到头来恨不得从不认识。到底是“一山难容二虎”,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或者是其他?难道当今再无桃园结义般的义气,从此再无梁山兄弟式的情谊?

  昨天,金山上市的场面同样令人唏嘘:虽然雷军在其公开信中写道:“一起哭过笑过的兄弟们,让我们一起举起庆功的酒杯,一起为我们自己大声欢呼:我们上市了!”可是,我倒要问问,那些曾在一线浴血奋战,“经历了最苦日子的金山的兄弟姐妹们”有多少今安在?

  雷、求二人在闪光灯下容光焕发,不知道他们当时会否想起昔日的弟兄:“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2007年10月09日

  不知道写过“金山上市”这四个字的记者,还有多少仍然在从事记者行当,这次总算是没有忽悠。

  以目前的信息看:10月9日挂牌,5-6亿美元市值,融资6.261亿港币(近8500万美元)。开始还以为是不是看错了,这可是金山整个集团上市。上市前,金山还完成过一笔7200多万美元的融资。

  比比3个月前完美上市时融的近2亿美元,4年前遭遇股灾时盛大的1.5亿美元,3年前空手套白狼的九城1.03亿美元。金山创下了,近几年来,网络游戏概念上市第一低。好瞧的还在后面,今年底明年初,史玉柱、天晴、久游都有可能完成挂牌,其融资规模低于金山的可能性有多少呢?

  如果把盛大当年之上市称为流血上市,那么金山这次上市,也许应该叫做光腚上市。

  没有冒犯之意,只是有一点惋惜,金山盛名之下,大家对其预期难免很高,连张旋龙都出来喊冤:金山被低估了。

  比比数据,也许会得出原因:连游戏带软件,金山2007年Q1盈利为3271万元人民币。同期完美的净利润为520万美元,九城660万美元,盛大5460万美元,网易的毛利5570万美元。即将上市的史玉柱,一个游戏单月的收入在1.4亿元人民币以上,利润率应该不低于60%。

  当然,在披露的数据中,金山的潜力也比较可观。首先是其盈利水平在不断提升,04年的378万元人民币、05年3566万、06年9952万,07年Q1是3271万。在产品储备方面,金山也有好牌在手:《剑侠3》、《铁血三国》都是值得期待的产品。

  无论如何,金山终于上市了,虽然上的有些匆忙。但愿金山如雷军在公开信中所言,金山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完)

 

2007年09月27日

  PC曾被认为不适合游戏,不过,随着科技的进步,有2个重要变化正在改变这种局面:

  一是摩尔定律。

  从1965年以来,每24个月,PC业就发生一场性能翻番价格减半的变革。时至今日,PC几乎是成为性能最强大的个人电子设备。相比之下,游戏机3-5年更新一次的速度,已经赶不上PC。

  此外,一直被游戏机引以为豪的图形能力也赶不上PC。vodoo让电脑图形跨入3D,Nvida定义了GPU以后,PC的图形能力更是以每半年一次的速度进化。

  存储能力更是相形见绌,虽然最新的PS3启用了单碟容量近30G的蓝光,但是PC硬盘的主流容量已经是300G以上。

  性能的变化,让当年曾经以游戏性能强大而自豪的游戏机不复当年之勇,越来越多的游戏机开始采用PC的架构和主要配件,游戏机的PC化本身也许预示着这两大机能的融合。

  二是互联网。

  游戏机产业的软件销量曾经笑傲PC游戏业。因为游戏机软件大作的销量动辄300-500万,而PC游戏超过100万的软件就已经凤毛麟角了。在任天堂等游戏机看来,暴雪、EA这种单机游戏大老简直就是小儿科。

  时至今日,游戏机游戏大作的销量依然可以达到300万以上,但是PC游戏巨头的销售已经因为网络的出现而变得不可同日而语。PC游戏巨头不但可以出售上百万张客户端,更重要的是只要有人玩游戏就能收费,而且一个游戏能保持收费数年。

  当PC游戏的收入开始有反超游戏机的时候,游戏机巨头们也开始尝试网络化,但是局势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轻松:

  网络游戏非常适合键盘,鼠标的模式,这对于放置于客厅,依靠手柄的游戏机来说,配一套键鼠简直就是"驴头不对马嘴"。

  其实,不少PC公司已经意识到这种变化带来的机会,几年前,已经有部分国内外公司过于超前的推出了所谓高性能PC的产品,由于当时PC的普及程度有限、网络游戏发展有限等因素,并未取得很大的成就。但是此后两个成功案例让高性能PC名声大起。

  台湾公司浩鑫本来已经走到世界的尽头,靠着著名电子竞技战队瑞典SK,其针对游戏设计的高性能PC一战成名,公司也起死回生。此后,美国XPC的成功可以说是,预示着高性能PC市场条件的成熟。

  由于针对游戏开发设计的PC,一般都代表着对性能、质量的极至追求,使得生产商Alienware成了高性能PC的代名词。

  2006年春急于改变"装机商"形象的戴尔收购了Alienware,这是戴尔历史上第一次收购。一般而言,同为制造企业,互相收购的目的就几个因素:灭了对手,扩大规模,拿到品牌、专利和技术。戴尔的规模和收入根本不需要通过收购灭了Alienware。事实上,如今的xpc已经成为戴尔拓展家庭,娱乐市场重要的系列。

  中国虽然是一个PC发展非常快速的市场,但一直以来DIY是家用PC的主渠道,因此一些国内公司早期的高性能PC无人问津。但是这个情况在2007年已经发生了变化。

  首先,据国际著名统计机构显示,品牌电脑已经占到家庭市场越来越多的份额,尤其是笔记本电脑的普及更加大了这种比例。

  其次,PC在中国已经大规模普及,尤其是在大城市,第二台电脑,个性化电脑、功能化电脑的需求已经不断显现。

  第三,网络游戏,电子竞技已经成为年轻人,乃至家庭的重要娱乐。据IDG数据显示,2006年,发展仅有3年的中国网络游戏的市场规模已经达65.4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有10年发展历史的互联网广告规模仅40多亿元。

  在这些变化之下,中国必然迎来一个高端PC的市场机会,而游戏将是高端PC最好的入口,2007年9月中国的公司终于开始了行动。一直敢于尝试的并成功创造"英特网电脑、多媒体电脑、双模式电脑"的联想,终于披露了其首款高端PC,实际上在此之前联想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尝试,包括举办IEST这种电子竞技比赛。

  目前,中国最顶级的高性能PC还没有最终露面。不过据外界传闻,联想将在近期推出一款针对游戏和数字制作人群的高性能PC,据称在这款PC的设计上,专门邀请了在中国游戏玩家中人气极高的电竞选手参加意见,其中号称中国第一兽王的sky和韩国职业电竞选手,号称第五种族以及暗夜精灵之王的moon是知名度最高的两位,并且该款PC售价可能高达4万!

  就目前这些信息而言,联想的首款高端PC可能未必是一个非常叫座的产品,不过这个产品在高端PC市场处于萌芽期的中国而言,其所产生的影响力可能是联想更为看重的因素。通过这个产品,让更多的人产生联想PC高端,有品味,酷等影响恐怕是联想的真正目的。

2007年09月17日

中学的历史教科书对袁世凯失败有这样一段评论:旧民主主义革命使得民主共和深入人心,从此以后谁要是再搞复辟,谁再想当皇帝,都将被历史和人民抛弃。

  最近,有一个公司,先是叫喊着以“免费”革了收费游戏的命,最近又“逆流”搞起了“复辟”,说要推“收费”。

  其实,这种事情本来没有什么可说的。无非又是一个“袁世凯”。或者就是一个单纯的炒作行为。但令人愤慨的,有人乘机造谣,说某某部门要禁止“道具收费模式”。

  不知道,鼓吹“收费”的人与造谣者有没有关系?毕竟鼓吹回归收费在前,放风禁止“道具收费”在后,看起来逻辑上说得通。

  希望两者不是一个人。因为这个造谣者的胆子着实的不小,居心实在太恶。也许平时就炒作惯了,什么80万、100万口敞了,习惯了。不过,这次玩到政府头上来了。不但是拿政府部门来开玩笑,更是拿整个行业的命运在开玩笑。

  试想,连政府的政策都能编造,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一个胆敢藐视国家的企业,能够被国家容许么?一个无法无天者充斥的市场,还能被国家扶植么?一个毫不诚信的产业,还有消费者愿意光顾么?造谣者如果继续下去,必然是玩火自焚,更可悲的是殃及池鱼。

  从古至今,对于妖言惑众者都是斩立决。整个行业应该动员起来,揪出这个造谣者,还行业一个清澈的天空。真希望在这个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千载难逢的时机,这种玩火自焚的行为少一点,正当的竞争多一些。

  有本事搞一个游戏把暴雪震了,有本事搞几个产品把韩国市场抄了,有本事上美国欧洲市场去大闹天空。。。。。。

  再次希望,造谣者和“袁世凯”不是一个人,也最好别是本行业的人,别得了芝麻丢了西瓜。玩这种谣言和炒作,如同小孩子在玩火。

2007年09月13日

《劲舞团》之争就像一场赌球:久游和韩国人是场中选手,九城为教练,双方的投资人就像场外的赌球集团。

  就目前来看,在这场球赛中,谁都不是胜利者。

  选手伤痕累累自不必说。久游网暂停上市,王老大一周之内消瘦了10多斤,就差三天,搁谁谁上火。G10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高盛居然中途退出,说好了Q2上纳斯达克,可到了Q3还没有动静,过老板不着急?

  投资人更不好过。你会在路演的时候捣乱,对方就不会?你会去证监会告状,对方也会?你会给我的投资人施压,对方似乎也会。kao,整遇上一“慕容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真是杀敌1000,自损800。

  于是投资人们就想,假设《劲舞团》风波不发生,久游可能不会暂停上市,高盛也许不会退出G10的上市之路。那么,投资者早就应该“打完收工”。因为这一闹,大家都要“加班”,奖金弄不好都没有,老婆还惦记换辆车呢。。。。。

  教练看似风光,但实际上也不一定爽。本来偷袭《劲舞团2》已经很好,非要“得陇望蜀”。急三火似的当场交了几百万定金,当天连打车回家的钱都没有了。结果呢,“裙子一再被人撩起”,频频走光还不算,股价怎么反倒不如拿《劲舞团》之前呢?到头来还被告诉说,嘿嘿,哥们儿,要不下次?丫,被忽悠了。

  很多人拿《劲舞团》之争和数年前盛大和韩国人之争说事,窃以为不妥,完全不是一回事。

  当年,盛大与韩国人之争,的确是“中韩之争”,起码早期是这样。集中反映了中国游戏业发展早期,比较有代表性的三大矛盾:中、韩两国公司在商业利益上的矛盾、运营商和开发商之间关于业务发展方向的矛盾、两个民族之间的文化矛盾。

  而《劲舞团》之争呢,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本国公司之争。这是中国网游市场激烈竞争和快速发展期的,几个本国利益集团之间争夺资源、市场的博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