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1日

2006的最后一天,还在办公室坚守。

据说最近流行写小帐本。回想一下自己的2006年,帐本数字都是跟着国家转。上涨的资产来自于股市、缩水的资产来自于房市。每天象牛一样工作,收益大致和付出的青春尾巴相当。
本来将小朋友送去便宜的公立幼儿园,算是节流;但不慎我妈被骗子骗去不少,白节约。

去韩国旅游一次,去浙江山水旅游数次,回老家婺源一次。

学会了开车,尽管还是正宗杀手水平。
和朋友玩了个小网站,每天有一搭没一搭地去创造点内容,居然还有了不少访问,还有那么点仅够喝茶的广告收入。

头脑发过一次热,替别人背黑锅到现在。是2006年最后悔的事。

总的说来,2006有好的有不好的。功过相抵。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明天又是新的一年。
明天的自己,会跟今天有什么不一样?

2006年12月21日

前阵子听说老冒在uuzone三年之际,做了资本的牺牲品,离开了。

今天又听朋友说起,linkist的一个对手wealink,也请了原来myrice.com的总经理来做总裁兼COO(对这个职位一直觉得设置得很奇怪,一个十几、二十的创业公司,就能又有CEO,又有总裁)。

快过年了,资本们纷纷要看业绩。业绩不够就要换人,有钱的人家就去请名声很响的;没钱的人家在公司内部挖挖潜。

web2.0,看起来跟这个冬天一样冷。

2006年12月18日

有同学自美国回来探亲,老规矩聚做一团搓一顿。

该同学过去的经历,比起我这样浑浑噩噩的得过且过分子算得上辉煌:高中毕业保送交大、大三出国读书,好像也是哪个名校的计算机系硕士还是博士,最近倒数第二个工作是摩托罗拉、倒数第一个工作是诺基亚。

前阵给他的nokia信箱发邮件,全被退回来了。心想,哦,大概跳槽了。
这次席间有人问起缘由,才深刻感悟中国人在美国高科技业中的艰难。

该同学读书时留给我们最深的印象,就是“用功”。每天起得最早,回寝室最晚,自然成绩在学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如果不保送,估计在上海市的前20名以内)。现在聊起他,便有同学说,他的天份不见得是最好的,胜在努力。

据说他游走于moto和nokia多年,算是某某技术(好像是3G之后的一种技术)方面的权威。如果有相关的国际会议,他是那种必被请到会的专家。这让我们带着无限崇拜的眼光看他。
只是当我们问到为何从nokia离开时,这个同学便不愿细说。

后来从旁支末节大家分析,主要的原因,是源于nokia要设立一个team,专门用于发展这部分的技术。同学是最理所当然的team leader:过硬的技术和经验,对nokia多年的了解,绝对漂亮的学历。但好像team跑了一阵,远远没有达到公司的期待。最后不得已,同学被nokia放弃了。

也有其他在大型外资公司任职的同学说,在美国,虽然华人有出色的成绩和技术能力,但因为到美国的大部分是学习尖子,他们精于学习、考试,却不精于沟通和团队合作。所以在美国从事管理职或市场职的中国人极少。而技术高手,如果不能带团队的话,维持一个中等偏上的生活水准是容易的,再要上一层楼很难。

最后大家得出结论:做人比做学问更重要啊。
希望这样的悲哀不会在我们的下一代上再重演

2006年12月15日

年底了,骗子真多。

skype上,隔三差五地弹出如下信息:
系统信息 说:
尊敬的skype用户您好:
        本月期间本公司现特举办随机抽选活动“(惊喜就是因您而有,双重奖项)您已被系统抽取为12月15日的用户.请您登陆我们的指定活动网站 http://skypa.cn/skype/ 办理领取!<刮奖号码:588>这是网上联电,不追究任何区号的,颁奖客服热线咨询电话::089-868318066
                                                       Skype颁奖提示小组

先是冒充系统信息
再搞了个域名居然是 skypa,眼神不好真难以分辨
连咨询电话也还写成 089,合着我们拨长途不用拨中间那减号,写成089就没人知道是哪个地区了?去电话本一查,0898是海口的区号。

哪个牛X的人想出来的骗人招数?

                                                                                  
                                          

2006年12月04日

这几天全家都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童声。

Declan Galbraith是英國的一位小歌手,他的首張專輯在英國暢銷,英國小歌手Declan曾演唱過Walking In The Air收錄在一張聖誕合輯Christmas Hits裡 , 這首歌也有許多童聲演唱過 , 但Declan演唱起來格外的高亢動人.

  他的《Carrickfergus》,刚开始凯尔特音乐的旋律很吸引人,再听一下Declan的声音,不可想像一个童声居然能唱出如此高亢又甜美的声音,都感觉有点天簌之声的味了!

Declan Galbraith是居住在英国肯特郡的爱尔兰男孩。 在许多方面他是一个正常的 10 岁的男孩。 他喜欢电脑游戏,游泳和足球。他和他的父母和六岁姊妹居住。 他的堂兄弟姊妹Joe是他最好的朋友。 但是 Declan 不只是一个普通的10岁男孩。

  Declan Galbraith小的时候,是和他的祖父班度过。 班是音乐家。 他和爱尔兰的民谣乐团演奏传统的爱尔兰音乐。 他们到处在酒吧和俱乐部等地方演唱。Declan 与他的祖父乐团搭配并学习演唱。在他的祖父死之后,他继承了祖父的演唱事业。
Declan Galbraith,这个眼神清明的十二岁男孩的嗓音有一种让人落泪的力量,即使是圣诞的圣咏,在他的演绎下也渗透了人间悲苦。

donews不能引入MV代码,要看的话需要点击:
【摘自】http://www.tagrit.com/story.php?id=1786

2006年12月01日

最近经常读朋友转来的 雷声大雨点大、拙尘、彼岸等的翻译文章,非常有收获。一些特别有感受的,会摘录过来。

因为做SNS,最常想到的就是怎样真的刺激起病毒性营销、怎样设计网站产品。
我们自己在做的时候,常常认为网站就是网站,目的是让别人用;网站推广就是网站推广,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个人一直很欣赏Linkedin.com的职位配置,他们的副总裁里面,有一个专门负责“产品行销”。对我来说,觉得唯有以服务好用户需求的市场策划带动整个网站功能和设计,网站才能得到用户的喜爱、一步步长大。

大凡有了些钱的网站,都喜欢搞各种各样热闹的市场活动。典型一点的,就是送送送。送奖品也好、送钱也好。想让用户传播,就对用户的传播行为送;想让用户贡献个人信息的,就对个人信息送。有东西送的时候,自然是热热闹闹的,所有的数据看起来也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但往往伴随钱的撤离,就像车的离合器被踩下去一样,断去了前进的动力。
比起这些,西斯教给我们更多。
人们去传播一件事情,有很多时候是为了利。传销就是典型的这样的例子。大部分的市场活动,能想到的方法也基本是为了利。但从我自己的生活看,我更多地是为了友谊、感情而进行传播:写blog,也是越来越多为了写一点自己的感悟和分享的知识;每天在办公室讲笑话,是为了同事们哈哈大笑;与网友们一起追星,是大家在一起得到情感的满足,互相更了解。即使没有利诱,我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一些网站们求之不得的传播的事。

不知哪天,哪个网站可以刺激起大部分用户传播和接受的需求?这样的网站一定不会比youtube不值钱

摘自:http://www.tagrit.com/story.php?id=1736

原文作者:Seth Godin
原文链接:What makes an idea viral?
原文发表时间:2005年9月27日
翻译:雷声大雨点大、Joanna

病毒式传播创意的要素

传播一个创意,它需要一个发送端与一个接收端。

没人会做这个“发送端”除非他:

* 懂得这个创意;
* 有意愿去传播;
* 深信传播这个创意可以给自己带来好处(如名、利和友谊),或者不传播这个主意让自己寝食难安;
* 传播这个创意带来的好处大于付出的努力

没人会做这个“接收端”除非他:

* 第一次听说后,觉得有价值进一步了解这个创意。
* 已经掌握了理解这个创意所必须的基础知识。
* 对“发送”给他们这一信息的人足够信任或尊重,因此觉得值得花时间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线创意的传播如此迅速但通常是肤浅的。尼采的理论晦涩难懂也缺乏传播力,所以他的理论体系发展缓慢并且很少有人愿意投入时间进行研究。相反的,“买呀嘿买呀呼”这首歌曲的传播,它之所以象病毒般的广为流传是因为它容易理解,生动有趣并且易于共享。

注意创意从来不会因为对原创者来说很重要而传播。

同时也要记得,在传播一个创意的的时候有个关键要素就是它的包装“胶囊”。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如果这个“胶囊”可以很容易地“吞咽,味道也不坏,而且完整无损”,那么就离“好的开始”更近了一步。

但是那并不表示莫名其妙就传播开来,或随着时间才慢慢传播的创意不存在。这里,“风格”是无法量化的因素。Howard.Dean(美国衣佛蒙特州州长、民主党人,激烈反对美国出兵伊拉克)的想法在一开始就得以传播-不是因为他所倡导的移民政策带来了经济收益,而是由于前述因素。他表达这些看法的方式符合了传播者们的世界观。

传播创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传播对象视觉因素。iPod以及引人的视觉效果在真实世界里要比那些虚幻的概念传播速度更快。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图片、笑话在网上传播速度更快。因为,非常直观就可以判断这些东西是否值得传播。

当然,大量糟糕的想法也在传播中。比如说,恐惧,它始终都是一个超级糟糕的想法,但是它比大多数的其它东西传播地都要快。这是因为传播一个想法大多不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举动。它是一种下意识的在我们思维深处的反应――我们往往不会多想后果就已经做了。

编者按:“买呀嘿买呀呼”并不是这首歌的歌名,用这个名字是希望帮助大家尽快地回忆起歌曲本身。原曲名叫《Dragostea din tei》(菩提树之恋),出自于罗马尼亚的“O ZONE组合”首发的同名专辑《o-zone》。专辑里的其他歌曲也毫不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