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4月04日

今天惊闻,一平也要离开联络家了。

我那曾经心爱的、并且引以为傲,因为它出去走路都呼呼生风的联络家,就这样在眼皮底下,一步步走向不可预知的未来……

现在讲给很多外面的人听,大部分人都会说:“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好不好,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离开联络家后,每次在旁边听到Linkist在做的事情,就火冒三丈或唉声叹气。叹息之余,只能安慰自己,不在其位,不想其事,随他去。

当时跟一平等闲聊,说在今年一月份时,我如果不离开,那就惨了。
大部分人,在工作中是不会将责任扛在自己肩上,说自己没做好的。所以即便是去年四季度开始,我已经不再负责联络家的网站事务,甚至反对很多规划,但到最后一月份的digg没做起来时,又听到有声音说:”lucy,你没做好。你当时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没有全力反对?“ 可不,我反对得都已经不负责网站了。
如果我不离开,那么一旦网站没有如预期做得好,所有的责任,一定是指向做市场的人。谁让公司里只有一个人负责市场呢。

于是一平就担心,我离开后,大的替罪羊没有了,他也会成为众矢之的。我还错误地安慰他,没关系,你本来只是市场部门做事的,承担的责任不如我以前那么大,有那么多比你资深的人在,还能说联络家的命运都是因为你没做好?

我错了,大大错了。人总是本能地会找很多理由转移掉本来会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网站没有办法改善,就开始折腾人事变动;会员活性不够,就要求客服跟会员聊天,说多聊聊会员就会回来的;SNS没有找到突破,赶紧说我在做新的什么什么事,很有前途的………

一平,幸运又不幸。不幸的是,也当了一回替罪羊;幸运的是,焉知不是福?

我个人一直很喜欢一平的认真。也许他还不是很有创造力,但只要有明确的任务,他是极好的一个执行者,认真、而且仔细、有热情。这样的男孩子,在这样浮躁的世界,已经不是很多了。有些人会当宝贝,有些人却不懂珍惜。

2007年03月26日

去登录了一个存放各种注册信的邮箱,收到一封信:

联络家的老朋友们:    
自从去年下半年尝试改版以来,曾经常来常往的朋友,似乎渐渐疏离了这个原来大家喜欢的地方,往日车水马龙的局面,现在却是门可罗雀。这让我们忧心忡忡。
    尽管运营SNS(社会性网络服务)并不容易,但我们还是勇敢地做了反思,为给朋友们带来的失望和失落道歉。
      …………
      …………
      …………

看完后,
无语,
半天,
憋出一句:“真是太有才了!”

【原文首发:http://blog.tagrit.com

2007年02月26日

一诺千金,我们经常要求别人,但是很少人用这个成语来要求自己,其实这根本做不到。

在互联网上,几乎每个注册/使用协议上都有这么一条:“本站有权对XXXX进行适当的更改..”云云,类似的话,实际上就是,网站没有给你什么承诺,即时给你承诺,也可以随意修改承诺。

flickr,这个很不错的图片web2.0网站,从最初的web2.0变成了很1.0了,实际上,从很早开始,对于未付费用户,都会有一些限制,例如上传的限制等等,当时这个限制被我认为是发展优质用户的一种很聪明的做法,但是到后来对于免费用户实行图片展示限制,也就是说有些很旧的照片在flickr上不再显示于个人帐户里面,而只能通过tag、搜索的方式找到,我已经开始准备放弃flickr了,因为在我看来,要么你就只提供这么多的展示空间,限制上传,要么就直接展示。

一直发展到年前,我重新买了数码相机后,发现flickr竟然只能显示200张照片,天啊,200张照片意味着什么?我一次拍照回来,就超过200张了。尽管flickr很酷,很好用,但是我只能放弃了,每月几美元的费用,不算很难接受,但是总觉得不是滋味。当年那么多人帮你吹捧,帮你一起做到被雅虎收购,回头就可以逼用户付费。

在国内找了一下,曾经用过又拍,但是这个网站在没拿到投资之前感觉发展还不错,至少他们曾经很直接地说明要copy flickr时,曾经获得不少好评,但是现在使用起来,我只能说,这个经营者脑子进水了,例如上传工具、导出、使用习惯等,完全不是以用户体验为出发点,基本上感觉就是程序员闭门造车出来的。另外,Y的那个上传工具要求我升级,升了2次后,前面的就卸载不了了,到现在还残留在我机器,点照片后右键,还有“上传照片到yupoo”的条目,TMD。

平遥回来后,找了一下,发现巴巴变copy flickr还真有门有路,于是使用了,但是也不能保证巴巴变的良心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就变坏了。白鸦说相信Google的picasa,但是,picasa才提供200M,200M意味着什么?我用的SD卡就已经是1G了,或许只有等Google脑子开窍了,不再有如此限制,我会采用picasa软件+picasa web展示的了。

互联网没有承诺,互联网的用户永远都是砧板上的肉。送一句今年流行的话给flickr的创始人夫妻,或者说给雅虎的杨致远和塞梅尔:“你太有才了。”

PS:求哪个程序员高手开发一个能够外挂在zblog下面的相册程序,可以方便批量上传和引用,如果谁有兴趣开发,我以用户的角度给高手写个用户需求。毕竟,空间的问题我不担心。呵呵。

【摘自】http://www.tagrit.com/story/3514/

2007年02月13日

因为大嘴吧无论如何也都算个digg网站,前一段时间对中国的digg看得稍多一些。有一些心得,会一点点写下来,跟大家交流。

第一个写趣摘,是因为觉得它的一些想法和做法与我脑海中对用户行为的设想不谋而合,很起共鸣。

趣摘的slogon“发现有趣的网页”,以及趣摘在关于我们所提到的“现在互联网上有几十亿个网页,其实有很多内容都是很有特色而且符合您的兴趣,怎么把它们摘出来哪?用趣摘发现有趣的网站吧。” 我都觉得它们非常简练地传递了趣摘的用处。
对第一次来访的用户来说,不管他喜不喜欢这个网站,首先会知道这是一个可以摘录有趣网页的网站 —— 有用而明确。

张有为blog:“按照兴趣的分类区别于del.icio.us的tag。我们的内容是休闲娱乐,不是digg的科技新闻;"
也是我极为喜欢的。我个人不是很喜欢科技类的文章。如果对某一个类别感兴趣,我更喜欢去专业的网站,门户的科技频道、donews、techweb,甚至csdn。digg类网站,我喜欢这种偏轻松休闲的。这些文章可能其他地方不容易看到,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有人觉得好顶出来,正中下怀!谁说生活都是需要研究和学习,很多人喜欢百无聊赖闲逛的呢。

趣摘的界面我没有特别喜欢。可能是急于传递摘录的信息给用户,做得不够精致、不够雅致。和他们推崇的休闲娱乐有些距离。

趣摘勋章很有意思,非常棒的传播方式呢!不过因为digg也有,算不得原创。

随便浏览了一下趣摘的摘录者,热心用户有一些,但也不多,还有一个”嘀咕吧“的站长在那里贴。有意思,嘀咕吧和大嘴吧可是有异曲同工之效呢。看来趣摘目前还是以做功能为主,没有把找寻大量摘录者作为目前的头等大事。

总体感觉上,做趣摘的团队,有自己的理想。技术上也很强劲,心态感觉比较纯良 :p 从已有的功能上看,还没有特别令人惊艳之处,但也没有特别令人不舒服的地方(等我过几天写其他网站时就会提提我第一天就感觉它们不爽的地方)。如果没猜错,趣摘目前的设计人力和经营人力还不强。等这两部分找到精兵强将,趣摘的用户会越来越多……

如果硬要找点其他不足说说,我比较奇怪的是他们的团队人很多。有时,人多做的事多不意味着就有效果。可能有了投资就想多做点吧。我想趣摘60-80%的功能/新功能应该很少有人用,用心做好一个抓住80%目标用户心的功能,就足够吃一阵了。digg在中国,慢慢养。

2007年02月02日

前天晚上老孔msn上跟我说互联网最近怎么回事的时候,我还没有看到keso去职的文章。第二天听说此事在业界沸沸扬扬,大部分人是感叹的,也有很多人在骂千橡,更多人祝keso一路走好。

今天正好读到keso的say goodbye,全文很短,但我相信里面的故事很长。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这段我决定离开linkist的日子,跟很多知情者宣泄过我的情绪,慢慢地我就平静地看待这些事,觉得好与不好,自有天命。
男人不能象女人一样逮着人就唠叨,很多话憋在心里,唯一可以和大家交流的blog,也不能写上更多的文字。沉默,对keso来说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幸好keso还有刘韧,还有那么多喜欢他的读者在支持。

虽然KESO的文字里说,他向往的是自由。我却觉得KESO用错了字眼。其实要的不是自由,而是 ——

      舞 台

如果有让自己有足够发挥空间、长袖善舞的舞台,一点自由算什么。KESO何时在意过是不是笔耕到清晨,是不是必须什么时候赶去和什么人见面而失去了其他自由?donews给了KESO足够的舞台,千橡却不舍得给。

而我,也会去追寻我的那个舞台

【同时发于:http://blog.tagrit.com/archives/22

2007年01月26日

自从一月份选择休假以来,最后一定会离开联络家的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从2004年被dave游说到这个充满希望的新集体,经历了linkist从10个会员(都是公司员工,呵呵)、到05年上半年的井喷式增长;05年下半年开始做招贴栏,得到很多人的好评,可惜人力不够,没有好好经营这一部分。05年下半年开始做交流圈,开始引进联络币。06年一季度,台北的同事提议封闭了陌生人之间的接触,改为付费;二季度又重新开放陌生人接触,推出广受好评的个人空间。06年三季度开始做第一版类digg功能,被废;四季度开始做第二版digg,直到2007年这个新版类digg取代掉原来满眼的人脉功能上线。

快三年了,好长的一段路。

尽管创业的路上很多艰难和痛苦,但一直没有偷懒和退缩过。中间做了很多得意的事情:第一次改版后用户量大增、SNS+招贴栏、交流圈的开放申请、漂亮的个人空间;也反对一些网站改动而意见招来公司内部一片骂声:比如反对非要代传才可以发信息、比如反对取消六度人脉、比如反对做成现在这个样子的digg。

最后…… 就现在这样,我与linkist渐行渐远……

创业公司真是有很多艰难的地方。网站没人用,就没价值;有人用但不能保持持续增长,也是没价值;人员扩充了资金不继是件痛苦事;有钱但团队不行也做不成事;什么都有了,长期找不到商业模式简直会让人发疯。

想起朋友常跟我说的一句话:“网站成功是偶然的,失败是必然的”。要做成一个网站,做出一个大家真正爱用的,真不是那么简单轻易就可以完成。

我会闲逛到春节过后,然后再看看有什么好机会。兄弟姐妹们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也可以找我一起研究研究。
俺钱的没有,时间很多,年纪不小 :p
和朋友一起做了个digg小网站,欢迎有空逛逛提意见:www.dazuibar.com

---------------------------
昨天发了此文,用rss订的朋友可能已经看到了。不过因为有些朋友说公司还没有正式宣布,让我不要那么着急。于是我删了。
今天重发。公司依然没有正式宣布,不过我们台北一个同事没头没脑地突然下午开始夸奖我,真象临别赠言。

2007年01月12日

转自:http://www.tagrit.com/story/2627/

  “我曾投入了近两年时间,现在完全心灰意冷。”对于Web2.0,陈冬(化名)满怀伤感。

  此时,正是2007新年的第二天。两年前,陈冬为了实现自己的Web2.0梦想,说服公司高层投资网络,并主动要求从公司高层职位,调任公司新成立的分类广告网站A,并出任CEO。

  “首先,要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营销成本实在高昂,而盈利遥遥无期;其次,与投资方的矛盾也让我心力交瘁。”陈冬向记者坦承,由于疲惫不堪,他已于2006年中,主动辞职。

  “Web2.0短期内看不到未来,完全是在赌VC和资本市场。”陈冬说。

  曾经的亢奋

  2005年初,由于受网络广告冲击等因素影响,平面媒体广告的增长趋势放缓。陈冬所在的某传媒集团,一直代理全国20多家平面媒体的分类广告,业务亦受到较大影响。

  于是,陈冬说服公司高层投资网络,A网站由此注册成立。该传媒集团投入1000万元资金,陈冬则以干股形式占有小部分股份。

  在当时业界看来,由于用户早已习惯将分类广告发布在传统媒体,因此雄厚的传统媒体背景意味着A网站的信息量能迅速崛起,从而实现对分类广告网站至关重要的规模效应。

  “传统平面媒体的分类广告,如果产生线上、线下结合的想象力,前途将不可限量。”陈冬当时这样说服自己和投资者。

  此时,已在美国大红大紫的分类广告网站Craigslist.org在国内还鲜有报道,eBay的全球创业项目客齐集也还未上线。

  A网站似乎先机毕现。

  2.0式营销

  为让用户尽快熟悉网上发布广告,并打出A网站的品牌,陈冬很快开始了忙碌的营销行动。除与前述传媒集团通过大量线下活动推广外,陈冬也鼓励网民发布信息。如果某条信息获得了其它用户的较多推荐,编辑会将其定义为“精华帖”。

  “精华帖”可以免费上这个传媒集团旗下20多家纸媒的指定版面。陈冬表示,受Google的gmail邀请制营销理念激发,陈冬也希望用户能自发对A网站进行病毒营销。

  陈冬还规定,如果用户所发布信息的浏览量超过100次,也将获得免费上纸媒广告推荐位的权利。

  “通常他们会主动把广告的链接发给朋友,以带来浏览量。这样,无形中对我们也是一种传播。”陈冬说。

  然而,他很快发现,当时的分类网站市场还太不成熟,即使给用户免费的纸媒广告位,也不能长期维持刺激效果。

  于是,在2005年中,陈冬决定采用激进的反向营销,具体做法是,向每个通过其社会关系网络对A网站进行N次传播的用户,返送现金,“达到传播效果的用户,从其发展的每个下线身上,可以得到由我们支付的10元钱”。

  通过各种刺激,A网站包括浏览量、广告信息量、注册用户数等在内的各指标,均迅速上升。

  但在2005年的中国,分类广告网站很快全面铺开。众多的竞争对手中,有不少资金雄厚的玩家,如eBay的客齐集中国、猫扑的人人网、263的263在线等。

  为应对竞争,2005年底,A网站又相继推出了圣诞、元旦免费寻宝,联合SP的都市竞拍等。后者的首期获奖者在两个半小时内发了300多条短信,最终用20多元拍走了一辆价值54900元的哈飞路宝轿车。

  据陈冬介绍,A网站此后还开通了广告联盟,即先花钱买其它网站的富余流量,以实现自身传播率,并与后者进行广告分成。

  此外,A网站还曾投入资金在Google、百度和个人联盟网站上做广告。

  陈冬马不停蹄地折腾,支撑他的美好想法是,A网站预想中的真正商业模式。陈冬认为,尽管向网络用户收费不可能,但他可以说服前述传媒集团的庞大的广告客户,“如果你在纸媒上发布的每条信息,再多支付1元钱,就可以多一个互联网的发布途径。”

  “一条信息1元钱,我想很多广告主都会尝试。”陈冬这样想。但是,结果打破了他的预期。据陈冬透露,线下资源给A网站带来的贡献仅占约9%。

  在他看来,这样的收成,与成本高昂的营销费用对比,就如同一场噩梦。

  “Web2.0公司的最大成本在营销。”陈冬对记者表示,营销成本在A网站的成本构成中高达60%,“1000万元的自有资金根本不够,同时预想中的商业模式还遥遥无期”。

  资本意志

  “Web2.0模式容易拷贝,营销成本实际上成为决定胜败的重要因素。”一位分析人士表示。

  在这种情况下,资金压力迎面而来。

  据陈冬透露,2005年底,A网站就曾与红杉、IDG等VC接触,但资金最终没有进入。VC们除普遍认为这一领域要实现现金流速度太慢外,对A网站的传统媒体背景所带来的股权结构也存有顾虑。事实上,投资方对是否要让风险投资商进入也有保留。

  此时,其与投资方在经营思路上的分歧也越来越明显。陈冬始终坚持,互联网广告信息发布必须免费、再免费;而投资方则认为网站应该向获取现金流转型。

  “他们认为反向营销太消耗资金,效果也不可控;而对广告联盟计划,他们根本不相信会带来效果。”陈冬说。

  双方的真正决裂发生在2006年年初。因为考虑到A网站所在的二级城市,信息不便利、资源利用不及时等因素,陈冬希望将运营中心迁至北京,但结果失败。

  “我与投资方的矛盾,实际上也体现了创业者与资本方的矛盾。”陈冬认为,“Web2.0公司一旦有VC介入,创业者一定程度上将不得不为资本服务,而偏离原来的初衷。”

-----------------------
看起来陈冬真是切肤之痛啊。

2006年10月18日

近期比较关心digg模式在中国的发展。9月初曾经看过一些国内的digg网站,不少已经濒临关站。最近又一看,形式更不容乐观。

算起来比较良性的大概是 www.diglog.com。运行300多天,文章一共有7000篇左右,alexa排名30000左右。

板儿砖 www.banerzhuan.com,主做it业,加上老孔自己偶尔写文章,也算不错。不过就是名字取得很北方化,让我等南方人又不喜拍砖的不能大起知己之感。所谓有得有失吧。

剩下的,看起来就都有点苟延残喘:

新聚,www.tagriver.com,好像是天际以前的一个产品经理做的。一开始还挺好,现在看了它的首页基本也没有兴趣再多看了。alexa的排名数据掉到没有了

掘客365,www.dig365.com。前阵还有个朋友写blog,说同样用pligg的架构,联络家这么懒惰,而dig365则精致许多。不过一看,咳,与其力气花在设计上,还不如多努力努力内容。它的流量不知道,看看alexa的话,只能认为使用它的最多那么几个人。

窝窝, www.mywowo.com 。原以为它也是个digg,后来发现是一个很奇怪的评价web2.0网站的网站。窝窝的数据和其他网站都不同。大部分网站都是内容多、评论次之、注册会员最少。窝窝倒过来,注册多、评论次之、网站最少。我是比较想不明白的,要那么多注册会员做什么?如果他们只注册了不发言?评论web2.0网站也很奇怪:什么样的网站一定是2.0?myspace现在还说它不是2.0呢。作为个人兴趣,炒炒概念也就罢了,要作为一个大家爱看的网站,实在是有点牵强。

-----------------------
总结这些网站,我还是有一些疑惑:
1)这些digg大部分都走IT路线。在我的感觉中,IT的人士,上网容易、信息通畅,还需要digg吗
2)大部分网站,一开始都往上跑,但往往不能坚持半年以上持续增长。坚守比初创更艰难?
3)这些网站的功能都有一些,虽然有好有坏,还是对开源软件进行了一些自己的设计。设计在网站的运营中究竟占多少关键成分?
4)新聚甚至有圈子的概念。不知有多少人用到圈子?这些功能对digg本身是帮助还是拖累?

前阵看到阿宝在新浪的博客,估计是由别人捉刀的。但是里面一句话写得好:不管学院派还是原生态,老百姓喜欢的才是有生命力的。
看来网站也一样。

2006年08月25日

老大接受赛迪网的专访,提出新论点:SNS这两年的发展很悲情……

http://news.ccidnet.com/index.htm --目前还是头版头条

http://news.ccidnet.com/art/1032/20060825/880581_1.html --内容细节

主持人:也就3、4家的样子,原因是什么呢?比如你说了很悲情,悲情的原因是什么呢?

许智凯:我觉得没有找到感动用户的服务。

主持人:国外商务的SNS发展情况怎么样呢?

许智凯:现在主要的业者除了美国的Linkedin、德国的OpenBC、法国的Viaduc等都进入盈利了,但是他们的盈利不会引起投资商或者业界的兴奋。因为那个盈利似乎不是可以急速增长的,就是它可以挣钱,但是不让人家兴奋。所以我想他们也在思考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国外这些他们做的比我们好,但是也不够好。

 

 

主持人:哪个领域偏多一点呢?

      许智凯:比如近20万会员40%是来自科技和IT行业的,还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有超过三成的人是经理级以上的管理层。还有25岁以上的用户占了我们的89%。

2006年08月11日

这几日被台北的设计师“骂”过了:说好久没有看简体版页面,最近一打开,恩,好丑!

说得我无地自容。没办法啊,人力拉去做了一些其他有的没有的东西,页面都是我们几个臭皮匠在改,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不过最近这让设计师受不了的页面,倒也发挥了它不小的作用。很多人跟我说,他们觉得联络家变得有用了。有很高级的职位,有找求职的人,也可以很方便地搜索到其他会员。

我原本也是爆喜欢漂亮的页面,每次看到hao123就觉得脑袋发晕。gmail也不是很喜欢用,觉得太过文字化。可没想到,他们都在各自行业成就斐然。
现在,我的想法渐渐有些改了。有漂亮的页面自然是再好不过,但如果资源调配不过来,Linkist 花在网站实用性上的时间应该优先于页面设计。

期待8月底之前,可以给大家看一个更舒服也更有用的联络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