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05日

上周五有同事聊天时跟我说:“这周你好像不太忙,没怎么加班嘛。”说得我一愣,好像自己也并没有早回家呀。后来回想了一下一周以来的作息,还是吓自己一跳的:我什么时候那么长时间工作了?看来创业者真不是好做的,虽然我还只是个跟随创业者。

周一

8:40上班;23点下班(19点接待一会员共聊Linkist发展;21点多跟Dave做了个电话讨论,随后写了个小报告;21点半工程师回办公室加班,一起做到23点)

周二

8:40上班;18:03下班(赶去幼儿园开家长会)

周三

8:30上班;22点下班(19点起和同事讨论产品机制,21点半开始重整办公室格局)

周四

8:40上班;20点下班(19点见了个工程师)

周五

8:40上班;19:00下班(练瑜珈去了,颈椎不行)

周六和周日

除了看了两家亲戚,就是在家睡觉。总算将一个星期的疲惫缓和回来一点了

2005年09月02日

昨天午餐是和一个VC共进的,被VC大大质疑了一下SNS。后来又在网上看到有关SNS的好几个文章,又好像将SNS扯得越来越复杂了。

质疑一:SNS不适合中国国情

欧美人的人际关系相对简单,没有那么多台面下的关系。所以VC认为SNS在欧美能吸引很多人来注册,而中国人比较含蓄并谨慎,要张扬并宣传自己的机会不多,如何说服他们将自己关系share在网上?

我倒是觉得VC多虑了。人的性格和生活习惯在东西方是不同,但在全球商业环境的融合下,各种文化也在融合。如果SNS能给很多人带来便捷和利益,不管在哪个国家,都会有人愿意使用它。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就像名片,它其实也是一种个人展示,上面暴露了你在商务环境的所有信息:姓名、职务、公司、电话、手机、msn、skype…… 因为习惯了,认为是种必须品,所以没有人想过这也是个人的隐私,也许放在中国古时,我等小女子的闺名又怎能让人得知?

对SNSer,最重要的可能是尽快为会员创造让他依赖的价值和利益。大家都离不开的时候,欧美和中国又有什么差别!

质疑二:中国商界的诚信度太低,无法建立诚信的商务平台

就像去非洲卖鞋子的业务员一样。如果没有人穿鞋,那么意味着 -有可能一双鞋都卖不掉;-或者找到一个极大的市场。

中国商界的诚信度太低,要建立诚信的商务平台就特别难;但是反过来,如果一旦给你建成了这样让人信赖的关系、让人信赖的商务平台,是不是也意味着里面的巨大利益点?

阿里巴巴靠一个诚信通的审核,就能每年收企业几千元。如果SNS能成为更有效的诚信验证工具……

质疑三:想不出怎样可以让会员自行发展

跟很多人包括VC聊天时,大家都对这个问题很怀疑。并且喜欢用QQ来做比较。这是让我比较奇怪的。

QQ走的低龄路线,而且一个人可以注册很多个号。所以它可以有很庞大的会员数。而SNS,尤其是Linkist这样的商务SNS,走的是实名、信赖之路,且不说会员年龄和职务的高低,单就实名这一项,就足以削减掉3/4的会员数(我自己就有4个废号)。彼此的发展之路也完全不一样。放在一起比实在是很令人费解的。

至于会员为什么可以自行发展,这是最考验经营人员功力的环节。很多行销书都会教人怎样来规划产品、开发用户的需求、怎样做行销推广,有经验的网站经营者可以用各种方法来引导会员的行为。VC却不太理解这个过程。就好比每次和朋友一起去买东西,朋友可以砍到很低的成交价,我却死活做不到,最后只好安慰自己只要在心理范围内就行。不同的人可能操作出完全不同的结果。

Linkist过去的发展情况,证明会员是可以自行发展的,而且会员基数越大,数量发展越快。这不正是SNS的魅力吗?如果只是用传统的方式来推广或看待SNS,那SNS也就不会那么被关注、无法激起创业者美妙的梦想了

质疑四:大家需要的是一度关系,六度那是用来骗人的

SNS发展初期,大家都抱着六度理论来说明自己。那是自然,否则怎么显出自己是个新东西,值得关注?从我个人的看法,六度只是SNS发展的基石。好理论只有在能发展出好应用时,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大家需要的果然只是一度关系吗?

有些人是需要一度关系的。他们热衷于自己认识很多人,每次做什么事情都能从朋友中找到志同道合或能帮上忙的。这很诱人。

可对于更多象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每天游走于办公室和家,一起吃饭的这几个、一起逛街的那几个,平日里通个电话的无非是家人、朋友、同学、同事,即使认识很多人,也大多只是名片之交。现实生活中我们想要找什么人的时候,尤其是一些自己不熟悉领域的人,都会去询问熟悉的朋友,有没有认识的人可介绍。

实际上,现实生活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运用着自己的六度关系,不过那种运用方式仅限于口头询问,效率底下、成本很高。如果Internet的出现,可以让SNS网站帮助提高人际关系的运用效率和经营成本,何以很多人都认为SNS的六度根本就没有需求?

质疑五:SNS无法用技术来完成对关系的评估

谁和谁做朋友,朋友关系的亲密度,这本来就是人性的东西,如何能用机器和技术来统一衡量。

不过这还是让人觉得很奇怪。google是帮人搜索信息的。假设我今天搜索卖月饼的信息,找到100条,然后自己去查看,找到对自己有用的,然后讨价还价、成交。整个交易过程,google只帮忙了第一步,我们便已经欣喜若狂。因为它让我们节省了极多的时间来线下寻找这些信息。

现在的很多SNS评论文章,则撇开SNS和google相似的搜索及路径提供这部分,更多地讨论SNS是否真能帮助你成功进行交易。商机的匹配、求职的成功,中间包括找到对的人、讨价还价、成交。如果google提供搜索帮我们节省了寻找信息的时间,那SNS也提供搜索帮我们节省寻找人的时间,并且可以知道通过哪个路径可以更快地找到合适的人。这个部分是可以想法用机器来帮助提高效率的。

要完全期待用参数来计算复杂的人际关系,有难度。我觉得只要SNS能帮我们找人更容易,就已经是非常大的市场了。不是吗

---------------------------------------------

今天没时间继续写了。回头有想法时再继续,欢迎大家探讨

原文:http://cnsns.blogchina.com/2697139.html

因为中间提到我罗,就回复一个。

** 这些是已经贴到评论中的

我后来想想,这也许是男性和女性性格上的一个比较大的差异。cnsns从实验中看到的是怎样分析归纳用户行为和由此产生的不同效应;我在操作的角度看,要的只是执行这些正确动作,有时候通过看数据、有时候凭经验、有时候甚至凭直觉来决定怎么做。所以才会觉得这样的试验,实际就是一个网站的推广之路。有很多方式,不仅在实验cnsns的blog的传播性时,而是在进行网站经营时都适用的~~ 倒没有认为这是在营销自己啦

3.6部分的评论,是我从实战中得出的感慨。
“1.3.6 的行为是有计划的,并不是随意的!
2.3.6 的行为实施需要巨大的精力与能力!”
这两点完全同意。功夫都在后边,而有时候一招致胜的,外表看是小改变,中间花了非常多的精力和能力。这种小改动在Linkist比比皆是。呵呵,如果我们都是随意进行 3.6 的行为,那么Linkist真的不可能有目前这样的会员自发展率。

2005年09月01日

出去旅游了回来,身体是充电了。工作上却好像积压了一堆事。到昨天为止,终于处理完第一件:信息中心来信的通知频率,可以自己设了!

这个问题,cnsns老大老早就向我提过意见。

原来我们的设想是,一旦信息中心有新信息,就发送通知信到会员信箱。如果会员马上来阅读,则再来新信息,继续通知;不马上回来阅读,就不通知,一直到回来阅读为止。但实际操作时,因为会员习惯于收到通知信就点击阅读,结果有些联络繁忙的人看得越频繁及时,收到通知信就越多。

现在好了,系统提供了三个选项:

1)即时。跟原来的处理情况一样。

2)每天。如果一天内有新信息,则发送通知信

3)三天。如果每3天有新信息,则发送通知信

这样你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设置通知信频率了。如果刚好在招贴栏上发了帖子,想随时收到可能的联络信,就设为“即时”。系统默认是每天。如果本来就已经每天来了。有没有通知信无所谓,就设3天啦。

多方便。

看我们过几天再上些新功能 。

网站又开始上路了

2005年08月29日

不想写游记,就零零落落记录几件武夷趣事吧:

1)胖子没福份

周六下午先去了亚洲第一长的一线天。尽管到过国内很多名山大川,也玩过很多一线天,武夷的还是值得一去。

两块几十米高的巨石相夹,缝总长178米,最窄的地方只有30厘米,必须侧身才可前行。因为真正是一线天,缝中间光线极暗,打了手电才可以看清脚下的台阶。跟着大部队在缝中前行,突然队伍停住了。后面的不断催促,快走快走!隔了好久,前面传来回话:“有胖子被卡住啦!”哈哈。如此好久,估计那胖子在众人的前拉后推下,终于挤了过去,道路得以再次通畅。出来后我们建议一线天的管理人员,在门口设一个丈量框,凡是过不去的,就不要进去了。就像那猫胡子一样

等待的那阵子很无聊,大家就举着手电往上面的一线天看。没想到,这一线天里还有很多“暗器”。这不,帅哥William的头顶心就猛然挨了一下子,用手一摸,粘哒哒湿乎乎透着一股腥气,让人吓一跳。据导游说,武夷山生物资源丰富,岩石壁上住着很多珍贵的白蝙蝠。自然,暗器就是那蝙蝠制造的粪便,人称“蝠粪”(福份)。看来我们的william今年有运了,福份正中头顶心

导游小姐说,这还不算厉害呢。如果不巧抬头时嘴巴一张,完,福份进到肚子里了。

看来由于发福而进不了一线天的大胖子,在武夷山铁定是没福份了。

2)男人罪恶的根源

武夷山的竹排最为著名。坐在竹排上的感觉,很象《闪闪的红星》里那个“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的画面。九曲溪有九个湾,竹排上看风景,水清山秀,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凑巧,坐了个贫嘴大叔的筏子。这下好了,风景介绍不多,一路顺口溜却听了不少。这个印象最深:有两座山峰,看起来象骆驼峰。不过当地古代文化、宗教都比较发达,就相传这是王母娘娘的丰硕双乳,哺育了一方水土。顺口溜曰:“这双乳峰,是男人罪恶的根源,女人生命的源泉”……

3)女生坐前面

最刺激的生态漂流,坐的是皮筏。一个筏子四个人,一前一后有两个筏工。上船前每人救生衣、安全帽穿戴停当,便有服务人员指导,说:“女孩子坐前面,男孩子坐后面”。筏顺水而下时,如果船头比较重,很容易搁浅。

我们自然很听话地执行。可等筏子开始上路后仔细一盘算,此行共8人,四男四女。女生总重量 居然超过 男生总重量 5斤!应该男生坐前面才对 ◎#※¥%……

哈哈,看来筏工们对Linkist的女生队伍严重估计不足啊。最后导致的结果是,由于份量不轻,底下水浅时,筏子的底部就在鹅卵石上磨蹭,大大地给我们做了一次臀部按摩

4)英雄救瓢

漂流让我对那些筏工大起崇拜之感。

城市里看到的年轻男孩子,越来越清秀,越来越温柔。周六晚第一次看《莱卡我型我show》,清一色秀气的男生,唱的歌很好听,穿的衣服也很好看。撑皮筏的男孩则是截然不同的类型。

因为皮筏漂流很惊险,和坐过山车一样,上去时让人心里颇有些忐忑不安。可看着筏工们这样镇静地神气地坐在筏头,那种不安便去了一半,心里生出很多信赖感,好像觉得他们一定可以给我们一个安全刺激的旅程。

生态漂流里面最刺激的,有一个落差3.3米的陡坡(整个路程都是在天然的溪流上漂)。恰逢这阵子武夷山雨水多,水流很大,是漂流最好的时候。要是水再大一些,游客就不让漂了,太危险。快到这个“神龙摆尾”时,我们全部人严阵以待,双手紧张地抓住皮筏两边的绳子,身子压低在筏中。随着筏头的小伙一声吆喝,筏子顺流直冲下去,突然,前面又出现一大石头,只见筏工拿手中的木浆在石头上一撑,皮筏顺势往左侧一错,安然落下。只不过大浪扑面而来,全身湿了不算,一筏子都是水。

啊,这上面只讲了英雄的风姿。再讲讲水瓢

上筏子时,有人来推销水瓢。说水瓢是打水仗最好的工具。在清凉的水里舀水到处泼,很过瘾。我们便每筏买了两个。

漂流过程中每冲过一个比较陡的地方,筏子里都会进水,所以每到一个缓坡,大家就要靠边把筏子翻过来倒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注意,倒筏子时没有看管好自己的水瓢,导致一水瓢脱离控制顺流而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筏工一个猛子扎下去,直扑水瓢。水流很急,水瓢漂得比人快,小筏工奋力划水,终于在下一个陡坡前的2-3米处救回了这个水瓢。

当时我还挺奇怪,就一打水仗的水瓢,也不值钱,用得着这么英勇去捞回吗?

等漂下去后才恍然大悟,这水瓢,可是我们的救命工具哦!连续几个弯下来,筏子里的水都快溢出来了。水瓢虽小,舀水却快。就这么小瓢建奇功。

整个漂流结束时,两个筏工一前一后扛着皮筏上岸去了。精瘦的身材、结实的肌肉、灿烂稚气的笑,甚至你跟他们说谢谢时,也只腼腆地底下头。

跟城市里太不一样了

××××

最后归来时,大家这样表决心:期待几年后我们可以自己开车再去武夷的高山草甸、生态漂流,好好享受生活、享受生命。为此,全公司的员工都将竭尽自己所能,全力工作。出发————

2005年08月26日

从春节过后的几个月,忙于工作一口气都没喘上。连五一节都没有休息。

还好上半年的经营效果不错,于是公司奖励了不少的旅游基金。我们就象小鸟一样出笼啦……

回来再写心得。

我们CTO说,一般网站公司,只有IPO后或倒闭前才可以喘口气。看样子短期内我们也再难有完全放松的时候了~

2005年08月25日

四处去拜访投资商或客户,最有意思的是问到大家对SNS网站病毒式营销的典型方式“朋友邀请信”的看法,好多人就会说:“啊呀,我的信箱里一堆这样的信,真是烦死人了。我从来都不看,全部一删了之”。

好像在今年年初,情况还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发邀请信的人多出于自愿,给朋友发信邀请他们加入自己的网络,一切都还井然有序的。后来突然有阵子,不知哪几个网站不好好将网站做好,却歪门邪道地开发起抓msn联系人或hotmail通讯录的功能。你只要糊里糊涂地“下一步”、“下一步”下去,莫名其妙地,邀请信就发给所有的msn联系人了。

想到用这方法做传播的人挺有创意的。只不过用这创意的人越多,被骚扰的人也就越多。也许中间有人出于好奇去注册了,但事后又被无数人骚扰,对网站的印象,也很难好得起来。

有一次听王建硕讲“劣币驱良币”的故事。由于市场劣币太多,用户无法区分劣币和良币,最后良币越来越没有市场,便消失了。

这SNS的传播信,也有点象良币和劣币。收到的邀请信中,既然有作恶的劣币在,一定会影响正常良币的使用。不妨大家立志做“良币”的SNS联合起来吧,不让虚假信息在网站上逍遥、不使用“邪恶”的手段来盗用用户的通讯录,为SNS的病毒营销正正名,上演一出“良币驱劣币”的好戏。

Linkist 第一个报名!

2005年08月23日

CCTV-4放了一个采访马晓春的节目。其他的都印象不深,只记得马晓春歪着嘴说:一个人如果有棋才,那只要做一点点努力,就会下得非常好;如果没有棋才,那么再努力也不会有成就。

马晓春一定是很狂傲的。印象中他下棋的风格很轻灵很随意(我不懂围棋,所有的感觉都来自媒体报道),下得好时谁都赶不上,状态不好时也谁都能输。标准的不努力的天才。

对马晓春的这句话记得特别牢,是因为最近五年对自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七、八年前我的精力还比较旺盛、也有了一些工作经验,于是觉得自己好像什么工作都能胜任、都能做好。有时自己的很多想法与老板相左,就生出忿忿不平之心,直想甩手自己去创业。

随着一年年经历更丰富,现在也变得和马晓春一样宿命起来。有些事,自己很轻易就能够做到非常好,这算是自己的“天才点”;有些事,能做不错,但不可能做成顶尖;还有些事,是做了也只会失败,那就干脆留给其他更专业的人去做了。

因为联络家,我认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也有不少常跟我聊业界的动态或自己的创业想法。看到很多激情、也看到很多成功和失落。我想成功的那些人,他从事的一定是他最发挥天才的部分,然后挖掘其他人的“天才点”跟他去互补,这样才会如马晓春所说“只要一点点努力,就会很好”。

罗列一下自己的“非天才点”,如果谁刚好在这些方面是天才,欢迎以后有机会找我一起干事业

1)性格虽然外向,但一被召集到正式场合谈点大道理就露怯。不适合做网站发言人

2)理论知识极为欠缺,不适合做理论研究

3)英文久学无长进,不适合去找投资和做前台

4)缺乏开高价和讨钱的勇气,不适合做销售

5)缺乏钻研到底的劲,不适合写程序

6)缺乏赌性,不适合做风险投资

7)缺乏恩威并施的气质,不适合做老板

…………

2005年08月19日

想来自己真是愚钝,在开始写blog两个多月后,与人聊起Blog可能的商业价值,还是如同云里雾里,头摇得象拨浪鼓。

第一次告诉我blog价值的人,是Isaac。他说如果有好的技术可以聚合blog上的内容,比如可以从上百万的blog文章中提炼出上万对某一事物的评论,那么这些评论对厂商来说就极有价值。他们也许会愿意花大钱来买。当时觉得很有道理。

不过等自己写了一段时间,我就开始怀疑Isaac的这个理想。要blog主人坚持不懈地写文章,最大的动力来自于阅读者的共鸣。Keso每天写东西,已经不止是为了说自己的思考,更是想把自己的思考分享给大量读者。也许是因为我把blog放在donews的缘故,在我所写的文章中,每次喘口气写点随便什么生活所得,访问量便无论如何比不上道貌岸然的业界评论或营销心经。如此造成的直接后果,便是我越来越没有兴趣写生活,而把笔头放到如同报刊文章那样的长篇大论中去。

我难以想象这些文章会对广告主有价值。

从这点上来说,我看好msn。他那里的blog,很多人是写给自己的朋友看的。有时一忙,就只写上几句,今天去了什么地方、消费了什么、这个店好、那个车坏…… 读者只是朋友,也不期望有成百上千的访问量,自己有什么说什么,反而很真实,很全面。

后来又听到横戈说blog。Blogbus的会员有一部分是收费的,bus的经营理想也是做最专业的blog。我很喜欢他们的一些细小功能。不过回想想,即便有1万会员付费,每年付50元,50万的收入也还是太少了。现在bus的tag做得很好,但是tag如何转换为钱?根据tag投放广告吗?blog的广告能赶上新浪吗?

还有一个让人无奈的是blog文章的品质问题。blog中不乏草根阶层的精品,但发文章的人太多,难免鱼龙混杂,让诸多精品淹没其中。有时为了寻找一些有价值的文章,结果却花了大量时间去看那些肤浅无物的信息。上午遇到《计算机世界》的记者,聊到如果有办法归整出blog中的精品,倒是和Sina等传统媒体有得一拼。

不过,尽管我们理想化地希望web2.0都由用户来创造信息,我觉得这世界还是需要偶像崇拜的。1000个草根的思想文章,也许都抵不上一个郎咸平(财经郎闲评,是我这个财经盲唯一爱看的财经节目)的号召力。假设有钱有势的现有媒体大打“偶像”牌,原本就是草根居多、以量取胜的,又如何说会有大胜算呢?

2005年08月17日

昨天去汉口路会友,因为怕热,就从人民广场下面地铁一号线转二号线,想着河南路出来可以少晒一段太阳。

通常我是最怕一号线转二号的。那段长长的走道,闷闷的路,如潮的人,又没有新鲜空气,不到万不得已,才不愿意打那过。

不过昨天的行程让人精神一振。走道还是那个走道,长度也还是那个长度,不同的是,整条长走廊的右侧面被统一的雅哈咖啡全部装扮成了广告。

整个广告在长长的走道墙壁上一气呵成。雅哈咖啡赞助了一个雅哈车队参加各种拉力赛,所以广告的表现形式就是雅哈车从世界这一处开到那一处的景致。原有的墙壁灯箱处,放的是雅哈到达的每一个城市的风景,白色的背景灯光,醒目地标注咖啡到达的城市;灯箱与灯箱间,则被设计成各个城市间的艰难赛车之旅,有沙漠、有雪山、有障碍。看完一个城市,你会好奇接下来的风景带你去哪个城市、走怎样的道路。

在不知不觉间,我的头一直扭着往右看,走道就一下到头了。除了脖子有点酸外,这一路都让人兴趣昂然。

怪不得,虽然我喜欢喝罐装的摩卡,可买得最多的还是雅哈。瞧人家广告做得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