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16, 2013

出租车是城市公共交通的重要补充。由于城市化和行业运营产生的问题,乘客抱怨“打车难”,加上司机的空载率高(北京、纽约出租车空驶率达到40%左右),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催生了打车App的火热,使之成为司机和乘客的供需对接桥梁。

和团购模式的拿来主义一样,打车应用在国外Uber 、Hailo、GetTaxi、Zabcab等App的引领下,在国内渐成气候。不同于Uber在推广阶段提供最高25美元的免费出租车优惠,快的打车赠送积极用户10块钱的红包,在这个领域的初期市场,主动烧钱成为营销的有力手段,效果会如何呢?

黄色车VS黑色车

根据纽约市出租车和豪华轿车委员会的规定:空载的黄色出租车(有电子计费器)会因为你的招手而停下,不接受提前预定。相反,黑色出租车(一般是私人出租车,价格较高,英文是livery car)只接受提前预定,不会因为你的招手而停下,如果违反法规将面临350美元的罚款。

打车App的流行,增加了黑色出租车的生意,激发了黄色出粗车司机的不满。今年2月,纽约市出租车和豪华轿车委员会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它批准了一个长达一年的试点项目,允许参与的司机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获知乘客需求,乘客可以通过打车App联系附近的出租车并使用电子方式付款。这样,一些黄色出租车司机利用打车App招揽乘客,破坏了行业几十年的规则,黑色出租车司机表示抗议并有上诉行为。

在非交车时间段,等车的你眼睁睁看着一辆空载的出租车飞过,不必跺脚,出租车已被打车App预约。难道真的需要人手一台智能机,打开网络、GPS、打车App,预约出租车吗?

电召VS网召

有别于打车App的后台进行自动对接,司机主动联系乘客;电召是通过呼叫中心的GPS系统由客服人员通知出租车,司机再给你打电话。电话召车早已存在,使用过程也较为简便。为鼓励电召,上海最大的两家出租车公司用积分和现金奖励司机,在香港,长距离电召乘客有15%至20%的票价优惠。那么网召到底有什么优势?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新,还是某些人的别有用心?

电召适用的范围更广。一部普通的电话就可以进行电召,不必是智能机,还可以是座机。某些文化程度低的市民不会用手机上网运行App,电话用起来更容易。

网召将面临着和电召一样的发展瓶颈。往往越是交通高峰期,市民越希望通过电召出租车来解决召车难的时候,电召就越不灵。在非交通高峰期,偏远地区召车需要谈价,繁华地区不必电召是因为等一会出租车就来。然而,最突出的问题是爽约。有预约的出租车在路上发现另外的乘客,可能不去接预约的乘客了;或者,有预约的乘客遇见另外的出租车,不再等待预约的出租车。这样爽约的做法是资源优化配置,有短期的社会经济效应,但是不利于电召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这样爽约的做法一个深层原因是多家出租车公司分别运营电召业务,缺少统一的电召平台,这需要利用导航系统找到离乘客最近的出租车,和制定相关法规防止爽约。

南昌市出租车968968热线已比较成熟,调度系统会对所在地点周围所有空载的士发出邀请,如果得到邀请的司机回复后,系统将自动将最早接受邀请司机的号码发到市民手机上。如果中途有变,可直接与司机联系,取消即可。司机有违约,则按拒载处理,扣除相应的积分。这些模式都是打车App可以借鉴的,并已存在了相似的模式应用。

现实VS未来

现在打车App因为资源未共享,基本上是各自为政。一些传统的出租车公司“触网”做App打车软件,最大的问题是由于利益冲突而无法跨公司调度。一些软件公司开发的打车App,需要花大力气整合多家出租车公司资源。无论是电召还是网召,都需要和当地交通管理部门合作才能真正实现智慧交通。

现在边开车边打电话是违法的,纽约边开车边发短信也是违法的。看屏幕、手指操作、打电话等打车App的必选动作,分散了行驶中出租车司机的注意力,在交通法规日益严格的情况下,必须保证安全。智慧交通需要将更多的处理在平台的控制端进行,形成司机乘客小终端,指挥控制大后台的监控和运营系统。届时,网召和电召等信息化手段的控制层、数据层将统一,并和公共交通系统一起为市民的出行谋便利。免费的顺风车、低价的公交车和付费的出租车协同发展,在城市一张交通控制网的基础上慢慢实现无人驾驶汽车的普及。

建设智慧交通的过程中,作为支撑,还需要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加强市场监管。

一些打车App制定了相关规定防止爽约。例如滴滴打车会对第一次爽约账号停用一周,到第三次,账号将被永久停用。这个信用机制是建立在手机号的基础上,换一个手机号即可注册一个新的账号。防止爽约的一些做法,和建立诚信社会、实行网络实名制相辅相成,社会信用体系是商业发展的可靠保障。

现在许多打车App需要乘客事先输入打车终点,这就涉及到隐私和安全的问题。纽约的试点项目就明文规定打车App司机端不得提前显示乘客的终点。为解决这些问题,信息化管理部门、交通管理部门必须考虑多方利益统一进行设计、部署和监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gs: ,,.
03月 6, 2013

2013年好不热闹,继《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遭到大规模网络攻击之后,Facebook、Apple、Twitter、Microsoft接连被黑客攻击。前者矛头被指向所谓的解放军黑客总部:61398部队,后者攻击源是已被水坑式攻击的移动程序开发网站iPhoneDevSDK,至于幕后黑手是不是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就不得而知了。

转观国内,最近两家科技媒体由于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被暴力对待。其一是钛媒体发表了一篇某微博产品用户量的文章,钛媒体网站上的文章链接被劫持到其他域名。其二是虎嗅接受了ack flood + icmp flood + udp flood +cc的攻击方式考验,具体谁指挥了这一切还是未知。

中国互联网的江湖味道浓厚,充斥着网络水军和类似3B的大战。双方不是互骂,就是使用暗剑。其中核心成员是华山派阿里系、嵩山派腾讯系、泰山派百度系、魔教奇虎系等。互联网丛林时代的种种乱象,背后是中国互联网的潜规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无论是老大们的集体出招,瞄向电商、搜索、移动互联网等行业,还是围观群众的跟风吆喝。出手必须快,下手必须猛,才有支持者和不明真相的群众的欢呼。

1997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的元年,搜狐、网易和新浪破茧而出,但是, 出现了三个超百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2007年才为中国互联网的规则和暴力埋下伏笔,随着完美时空、金山软件、巨人网络等上市的新一轮互联网热潮,网民高呼 “很好很强大”, 同时,2007年在CCTV出现的短语“很黄很暴力”成为下一年最火爆的网络词汇,它奠定了中国互联网的基调。从很黄的猫扑文化、YY网络直播,到暴力的网络营销、流氓软件,用户与流量始终是首要的目标,而黄、暴力是吸引眼球的最佳方式。

在追求用户与流量的过程中,暴力往往源于利益的冲突。对于个体与企业之争,北京理工大学教师陈寿福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和罚金120万元,缘由是开发了绑定具有商业性质插件的珊瑚虫QQ;对于企业与企业之争,360是近年来的主角,和多方交战,要么因为威胁到360的自身业务,要么因为360进军了某个新的互联网业务。在细分领域寡头垄断的中国互联网,失落的是缺少选择权的网民,和可以选择时却不得不“二选一”的暴力局面。中国互联网暴力下伤及无辜的情况很正常,正所谓“躺着也中枪”。

暴力不单单体现在百万人的人肉搜索,还有,只要有利益驱使,热点和趋势都可以被炒作出来,当网络打手的口水战一响,爱凑热闹的网民盲从,时髦性的吹捧网络红人或者发布攻击性、煽动性和侮辱性的打压对手言论,造成中国互联网的乱象,这也正是实行网络实名制的原因。

暴力不单单体现在流氓软件、插件的暴力安装和难以卸载,还有,互联网企业一拥而上的做电商,一拥而上的做新媒体,一拥而上的投放电视广告。抢占制高点非常重要,行业竞争过程中必然有冲突,会打架,口诛笔讨,三人成虎,虚假声音被公关公司所操控,围观群众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在矛盾爆发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见仁见智,唯不见结局。部分人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将网络暴力推向高潮。而 “民意”,成了被分食的鱼肉。

暴力不单单体现在微博管理员举报中国互联网大会,被微博社区管理中心判定微博管理员胜诉(图1),还有,职业秒杀师、职业恶评师、职业刷榜师的出现让弱势群体和个体在中国互联网的海洋微不足道,马太效应被美国互联网的创新型大打折扣,而在中国,有谁在腾讯老虎头上拔毛那是找死。复制和抄袭是中国互联网的拿手好戏,出现的新点子是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后起之秀不是被挤压就是被收购,导致同质化严重。

图1: 微博管理员举报中国互联网大会后胜诉

当软暴力效果不佳的时候,硬暴力就出现了:黑客攻击。这一过程可以被描述为:“不听话,乱说话,我就打你。”强者倚仗身躯的优势,让弱者不好过。采用的最广泛的攻击方式是拒绝服务攻击,因其危害巨大,难以防御,是让目标机器停止提供服务的有效手段。即使被攻击者不乖乖听话,其用户可能跑了一半。暴力过程中,网民再一次成为P民,逃荒。此外,黑客攻击的手段还有网络病毒,通过感染大面积用户,强行滞留在网民的电脑中,在诱人的商业利益面前,熊猫也烧起了香。

中国互联网暴力的背后是既定的潜规则,只要涉及到个人利益或者企业利益,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但一定是目前最有效的手段,这是中国互联网原始积累的必经阶段。即使是国家利益,黑客们也可以让日本某政府机构网站被一行字代替:钓鱼岛是中国的;美国某反华势力网站被一张图代替:五星红旗。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