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6日

6被收购出乎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网络视频市场已然成形,明后年又可能是井喷阶段,传统巨头和新贵携资源和资本,选择在这个时候入局正好。央视和传统门户诸如搜狐之流采用自建平台,正在全力切入,而盛大,可能还有凤凰,通过资本运作收购现有网站。

 

盛大通过股权置换收购酷6看似个双赢的结局,有利有弊。先说说有利方面。酷6占据网络视频市场5.3%左右的份额,排行第三,近来在资金上遇到些困难。相对优质资产,低价收购确实是一部妙棋。另外陈天桥可能看中李善友的才能,通过这种方式,内容,平台和人才一步到位。

 

但是弊端也很明显。其一,酷6尚无盈利,注入经营状况本来糟糕的华友,给上市公司带来负担,可能为以后动荡埋下隐患;其二,酷6与华友结合,业务上反而处于尴尬地位。新整合的公司将不得不全力进军SP业务,与央视,凤凰和搜狐等直接对立,彻底引发视频资源争夺世纪大战。也许过几年我们会看到,盛大这步棋给优酷或百度作了嫁衣,要么使得优酷(小概率是土豆)成为百度量级,要么使得百度取得傲视全球的资本。其三,李善友本身的问题,当然也是传统门户人才局限的问题。有趣的是,中国的网络视频的始作俑者基本都是传统门户出来的(包括笔者),从做流程转型做产品,转型是相当痛苦的过程。老李同学和他的团队还在过程当中,而时间却所剩无几。新整合的华友在SP和平台(渠道)上毫无优势,而面临的竞争要比2000年的那场风雨要惨烈的多。

 

我本来猜想是六间房最先被收购,但这已经毫无意义。网络视频自此开始分为两个大市场(发端于年初版权之争)。一个是SP+渠道业务,主要争夺的是影视和娱乐资源和市场,新闻资源也部分可归于此类,貌似P2C,属于传统媒体向网络的移植,央视和地方台,门户,影视机构将加速进入,完全的资本和资源导向,产品居于次要地位。这种情形有点像2000年左右门户初成的格局,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媒体条块分割,让门户一举取得主导地位。而现在国内版权和票房机制的缺陷,以及网络本身的发展,巨大的流水和广告已经汇聚到网络,这次央视等影视传媒机构看来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把未来拱手相让。

 

另外一个市场是所谓的分享市场。在我看来,它才代表了未来。不仅因为分享模式(广义上的视频资源获取模式)可能最终控制终端,同时它将最终控制个人,中小组织和企业的视频资源和广告投放。这一市场集中度相当高,最后形成一两家成为全网视频的“云计算”,个人和中小企业可在其上轻松实现有效的传播和广告投放,以及利用“视频云计算”轻松实现自建传播媒体和其它垂直应用。很遗憾的是,像优酷,勉强算上土豆,只做了一半,目前忙着跟风抢影视版权资源,一个巨兽盘踞,完全血战的领域。而百度在这半年中,视频搜索取得了相对可观的进步。我在半年前说过,视频尚缺少一个用户体验好的全网入口,视频搜索大有可为,而现在百度正加速将这个缺口补上。但是优酷还有机会,目前它的产品构架相对是最成形的,不过从用户体验和垂直应用功能还要大力增强。我这里说的机会,是指能成为主导互联网,成为google等现象级的机会,而不是找个好婆家。

 

一直想找个机会梳理视频网站的构架,可惜时间和能力未逮。也许没有太大必要,一两年之内,大局落定。

2009年07月09日

    很多伟大的IT产品,来自于需求,而不是技术本身。IT时代人类的需求,就像压抑的火山,因为摆脱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摆脱地域性的制度管制或人文依赖,正逐步被释放出来。这个过程如此简单,却经常被人为复杂到令人窒息的程度。

目前,用户对网络视频的需求可以分为两种:获取和传播。获取网络信息最强大的渠道是搜索,最有效的用户行为是搜索,而且现在几乎所有视频网站的流量,至少一半来自站内或站外的搜索行为。可惜的是这些视频网站,程度不一的将搜索作为一个附属产品。与其说缺少搜索的基因,宁勿说对用户行为和需求了解不深,再有就是深深带有传统门户的烙印:只看页面,不看产品;或者看到产品,不看用户;看到用户,不看用户需求和行为。

多数视频网站的产品开发日程,搜索肯定是被边缘化的,排在最后。这跟视频网站潜意识的定位有关。这里暂时忽略下视频的传播需求,单从视频获取的食物链角度来审视这种现象。

中国的视频网站,现阶段还只能满足视频获取需求,而且给用户提供的方式是供给式的。只有优酷在2008年有所改进和调整。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呢,这些视频网站处于供给链下游,如果有一个强大的视频搜索存在的话,就好像产业链中的原材料廉价提供者,赚不到高附加值的利润。

所幸的是上游还没有出现一个视频搜索,强大到像百度在图文信息领域中的统治地位。但是可以看到,即便是现在,百度的视频搜索对下游视频网站的网络入口产生致命的影响。来自百度的流量一般占到20-40%,各网站为SEO拼得头破血流。优酷曾经屏蔽过百度的搜索,但是很快解除禁令,其原因不言而喻。

如果百度或谷歌视频搜索改进功能,或者出现另一个强大的全网视频搜索引擎,提高时效,搜索效果和用户体验等功能,那么视频网站通过搜索引擎的接入很可能会提高到一半以上,如果是那种情况,视频网站将完全处于被奴役的状态。

要改变这种状况,视频网站必须强化用户的站内搜索行为,促使用户从网站内接入。从构架,页面和搜索引擎上改进。对于分享型视频网站,长期来看用户甚至广告用户其实和百度部分重合,属于竞争关系。Youtube较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其站内搜索次数超过了雅虎,成为全美第二大搜索引擎。当然,它不止是强化搜索那样简单,分享型构架我们在后面会加以探讨。

要么就是转型,成为全网视频搜索引擎,这需要一定魄力。不过鉴于现状,部分视频网站必将转攻细分市场,长痛不如短痛。趁百度尾大未调之际,确立在视频搜索上的优势。现在看来有半年到一年时间的窗口期。

以上只是基于现状的分析,如果加上正在侵润的传播模式和版权运营等因素,网络视频的发展远比现在更加多姿多彩。(待续)

分享还是版权,这是个问题。2009年是网络视频井喷前的年份,前景在望,却集体陷入迷惘。虽然,大小视频网站上半年对版权模式集体唱赞,但是底气不足,动作不大,模式不清晰。

这是网络视频的怪现象。你去问任何一家视频网站的产品经理,网络视频的模式到底是什么,他会告诉你,要么是分享,要么是版权。如果你再问:分享模式是什么,版权模式是什么?即使最资深的视频产品开发人员,答案跟你所看到的一样多,而对于网站的逻辑构架和用户应用模式,多数会不知所措。如果你是个有心的用户,甚至你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这位产品经理,因为你在用户体验上更切实际。千万不要被这位产品经理口中的SNS,垂直应用等花样吓到,其实这些中看不中用,你只要保持用户的清晰头脑,就可以轻易驳倒他。

可以这样说,几乎所有的视频网站,一两年前对分享模式,今年对所谓的版权模式,没有理论和产品上的充足认识和准备,甚至连复制YouTubehulu的耐心也没有。当然,各网站程度不一样,也基本决定了目前排名位序。

优酷的构架是相对完备,古永锵对技术的理解和判断也合乎大势,但是对分享模式也止于形似而非神似。即使这样,也足以掩盖其在产品运营上的相对不足。对土豆的了解相对复杂一点,有个过程。两年前认为它的产品形态和用户体验是相对好的,但是目前看来,在构架上其实不足,小的用户体验尚可,而大的用户需求把握还没到位。而酷656,六间房等网站在单个内容产品或运营商有亮点,但产品和构架方面更逊一筹。而激动和乐视这些原内容运营商,产品更需提高。

如果真的要描述中国网络视频的模式,其实是盗版模式。巨大的娱乐和影视需求(类似网游的廉价娱乐),只要提供渠道,就可以水到渠成,瞬间形成巨大的流水。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技巧。所以尽管视频网站做的五花八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外乎,组织人员上传盗版,通过网盟推广和加强百度等搜索优化。这个阶段可以称为视频网站的“原始积累”,暴力掠夺和盗窃,迅速膨胀,无可厚非,但是要登堂入室,吸引品牌广告,还是需要技术含量的。(待续)

2009年06月26日

      上半年网络视频最令人关注的事件是,激动网起诉土豆盗版。效果超出了预期,但也在预料之中。集体诉讼肯定要来,届时不再是单个内容商对诸多网站躲拆档拍,疲于应付,而是整个产业链上的内容提供商对运营商的集体议价,以法律和舆论工具迫使视频运营商就范。

       但是这一事件还是来得早了一点。大事件往往由一些随意的因素扇动,而效果无法完全评估。表面现象可以归纳为几点:视频网站的版权运营在页面层面趋于规范,内容成本有所提高。优酷,土豆,酷6等加快了版权采购和运营的步伐;这次事件也将内容提供商(SP)推向前台,其与电信等运营商的分销模式浮出水面,很可能被运营能力和公关更强的势力(如门户或资本)复制掠夺,提前为3g布局。

       从运营战略上来说,盗版事件在实际操作和心理上产生重大影响,改变了网络视频游戏规则。优酷,土豆和酷6,包括诸多整体上网的原sp商,无论在产品和运营上,都向版权分销靠拢。这种行为可以理解,在目前网络视频的市场容量下,版权模式能够带来品牌广告和二次分销的收入,并且直接和3g模式契合。但对视频和sp商而言,在版权上进行竞争将风险扩大化了。

      中国式的版权运营强调的是公关关系资源和运营能力,而这正是大门户所擅长的。一旦网络视频的争夺导入这种轨道,在短时间将市场打开,但同时也将狼招来,重演博客的悲剧。视频网站的经理们大多有门户的经历,其实也是软肋之一,其思维方式主导了网络视频的开发。中国的网络视频产品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用户导向,视频产品水平粗糙,复制youtube和hulu也只是皮毛而未尽精髓,也给门户和资本留下足够的冲动空间。而SP商可能会更惨,他们在网络运营上积累太浅,多年经营的与电信的分销模式会在3g和阳光中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