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16, 2013

网络建设提速,多个城市展开友好用户测试的开展,首批TD-LTE终端入网通过,最新iPhone的制式支持……最近的各种迹象显示,中移动的4G商用已经胎动。

它离我们还有多远?

看上去,所有的等待,都只在等待决策层的发令枪响。

不久前,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已明确,将于2013年内发放4G牌照,而在业界,最普遍的发牌时间猜测,则是在9月下旬。

此外,也有一些朋友向我透露说,因为各部门对TD-LTE建网进展存在不同观点,所以这个时间也有可能后延。

但不论发牌时点如何微调,中移动都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此前,中移动已在全国15个城市开展TD-LTE扩大规模实验,并从8月开始,在多个城市启动了大规模的TD-LTE友好客户测试,预计年内将建成20万个基站,网络覆盖100个城市,采购超过100万部终端。

日前,工信部电信设备进网管理官网也显示,已有4家厂商的4个产品率先获得4G入网许可,获发证日期均为8月30日,4部获得入网许可的TD-LTE手机分别来自中兴、三星、索尼、和华为4家厂商,手机均同时支持TD-LTE/FDD/TDS/GSM四种模式。

消息人士则告诉我,实际上获得入网许可的其实是5家厂商,8个产品,只不过苹果不希望提前泄露自己的4个产品信息,所以并未对外公布。而根据苹果香港的官网显示,iPhone 5s和iPhone 5c已至少有两款机型:A1530和A1529支持TD-LTE。

这些机型,预计都将于今年年底前批量上市,更具体的时间,也将取决于工信部TD-LTE标准的4G牌照的发放时机。

显然,只要政府正式发牌,一场4G的商用浪潮就将扑面而来。

不过,正如我在前段时间的评论中所说,商用只是4G,尤其是TD-LTE这个”中国4G”的第一步,在前方的路上,依然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需要跨越的障碍。

比如。最近,通过申请,我也成为中移动4G友好测试的体验一员。

过去10多天,我的测试效果,可以说是喜忧参半。

喜是中移动采用中国主导技术TD-LTE建设的4G网络,比此前的预想要稳定,速率也更高。只要在信号覆盖区域,即使信号较弱,也能有稳定的高速上网体验。

根据实测来看,TD-LTE的下载平均速度能达到30M,这数据比目前3G网络的速度高了10倍以上,只要短短1秒钟,就可以下载一首高质量的MP3,下载一部高清电影也只需要几分钟。

在沈阳全运会现场,我甚至看到,体育频道的记者甚至已经用4G用于传输现场直播,并且表现稳定,传输速度也非常理想。

忧的是,虽然根据各地同行测评,沈阳、深圳、杭州等地的4G覆盖都已形成规模,但在北京,4G网络的网络覆盖却比预料差。

根据北京移动公开信息,目前4G网络的覆盖范围只有东西北三环、南至两广路以内的地区;清华北大、国贸CBD及园博会等地区。而这,远不能满足下一步的商用需求。

我的工作地和居住地都在三环内,并临近长安街,却至今仍没有4G信号覆盖,甚至有中移动员工偷偷告诉我,他所在的办公室,也还没有4G信号。

其原因之一,是北京建网进度略晚,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北京的基站选址问题比其他城市更加突出。近年来,由于担心基站辐射影响健康,各地居民社区强拆基站的”邻避运动”已经越来越严重地影响通信网络覆盖,越在居住密集的城市越严重。

与此对应的是,因为频率特性,TD-LTE需要更密集的基站建设,才能保证覆盖。

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三大运营商4G商用路上的一个巨大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不能因为覆盖不如预期,而推延4G发牌时间,因为无论从国内通信市场竞争环境,还是全球4G产业博弈来看,都是越早发牌,对TD-LTE越有利,对中国产业链越有利。

我们更应该做的是,通过尽早发牌,推动产业链加大投入,加快研发,加快建网,加紧商用,才能让中国4G更快、更好地迈出商用的第一步。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Tags: ,.
08月 21, 2013

昨天,中电信和网易合作发布了“易信”。

具体的产品细节和内容,昨天已经有很多报道,关于产品竞争层面的问题,分析的人太多,我也不再多说。

这里主要聊4点个人看法:

1、电信与网易的合作,最值得关注的意义在于,再一次重新定义了运营商与互联网厂商的战略关系。

业界早有定论,运营商自己做不好互联网,但又舍不得抛弃互联网,那怎么办呢?合作自然是最好的出路。运营商有用户、有数据、有资源、有钱,有网络,有渠道,缺的是适应互联网竞争的市场体制和运营经验;而互联网公司知道怎么玩,但就是缺用户、缺数据、缺资源、缺钱、缺网络、缺渠道……

所以,就未来数年来看,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的资源互补式资本合作将成为大势所趋。

上周四(8月15日),我就在科技杂谈(微信公众账号:keji_zatan)的文章《大变将至:中移动财报潜台词》中说,运营商必须进行彻底的转型变革,而目前可以看到的有4条路:转型为智能管道;向互联网业务进行渗透;以资本手段间接进入互联网行业;彻底转变自身业务架构与商业模式。

易信注册资本2亿,电信占股73%,网易占股27%,电信主要出董事长和财务总监,主要把钱管住,网易则全面负责产品的研发与运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尝试。

在此之前,中移动已经入股科大讯飞,而在发布中期财报时,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也表态,将寻找合适投资机会,拓展更广泛通信市场。而联通也与腾讯展开“微信沃卡”的项目合作(该项目未涉及股权,但亦是双方合作方式变化体现)。

但与这些合作都不同的是,此前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要么只是“一夜结束就分手”的项目合作,要么是直接入股对方母公司,“控制”多于“合作”,而易信则是双方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不论股份多少,至少这一形式体现了双方的地位渐趋平等,着眼处也渐趋长远。

可以预见,未来类似的合作将会越来越多,过去运营商设收费站,向互联网过路车收“买路费”的模式,将逐渐改换为拆掉收费站,给互联网大公司投资钱和资源,然后分红得收入的模式。

2、电信给易信最大的嫁妆,是一个身份!

丁磊说,此次合作,是他先找到的中电信,但中电信也很着急,所以双方一拍即合。

这个合作,双方都有投入,主要的方式有:丁磊表态网易将从自身的门户、邮箱等各个产品中导入用户流量,电信则提供流量减免、导入早期的同类产品用户,并通过定制手机导入流量等等。

今年3月,科技杂谈就曾发表文章《电信IM变阵:翼信干掉翼聊?》(您可以直接回复数字3,查看该文章)并判断,中电信正在将原有的另一个即时通讯产品翼聊上的7000万用户导入“翼信”,而从现在往回看,“翼信”正是“易信”的前身。

但从未来来看,中电信给易信的嫁妆中,最值钱的是,不是既有的用户,不是流量减免,而是一个身份:一个可以绕开工信部禁令,运营VOIP的身份。

在此之前,中国除了基础运营商之外,其他企业均无权经营VOIP业务,但由于易信是中电信与网易的合资公司,且中电信占股超过70%,这或许意味着,易信未来可以名正言顺地推出这方面的业务,从而以易信为入口,反向打通话音业务。

事实上,这也是当前微信最想要的,此前低调推出的微信电话本,就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尝试,奈何身份受限,只要工信部未开放禁令,就只能委委屈屈曲线救国。

与此对应的是,丁磊已经神神秘秘地在宣扬,10月份易信就会“给大家带来大惊喜”,个人的判断,新版本将包括VOIP类应用的可能性极大。

3、网络营销是易信的巨大威胁。

发布易信时,丁磊反复强调“打破特权”,并称易信群组目前上限100人,但是用户可单独申请更高的人数上限,所有用户都可以发高清图片,个性贴图全免费,话中之意直指微信。

这些突破将为易信加分不少,但带来的一个负面效应就是,这也削弱了网络营销冲击用户体验的保护力。加上可以不经申请主动加朋友的朋友为好友,朋友圈中也取消了微信的非好友不可见设置。

这些举措,让易信的媒体属性大增,私密性高度削弱,同时因为基于手机通讯录的强现实性,它将为网络营销提供一个扩散度高、到达率高的平台,可以预见,未来易信极有可能成为超越微博和微信的网络营销重灾区。

如何借助网络营销的力量让圈子繁荣,又约束这股洪水不至泛滥,这将是易信必须直面的艰难考验,如应对不好,很可能会导致用户的不胜其烦直至走人。

4、对电信乃至电信运营商来说,流量减免其实是“潘多拉之盒”。

此前在联通与腾讯的合作中,祭出了定向流量减免的大杀器,而易信则更进一步,注册即得中国电信全国流量300M:活跃用户2013年底前每月都可免费领取60M流量,未来将根据业务发展情况,对于全国中国电信天翼用户,减免易信即时通信的定向流量费用。

这对用户来说,自然多多益善。

不过对运营商们来说,并不是好事。

可以看到,与联通相比,电信虽然流量不再定向,但其实比联通要小心翼翼得多,300M与60M两个数,较联通的10元即可获得300M的微信流量,促销期内还加送200M,选择96元套餐每月还能获赠1G流量已经理智很多,而且还有时间限制,未来的减免数更是模糊不清,显然需要边走边看。

这说明,电信心里其实明白,流量减免虽然好用,但并不是一个好武器。

从目前来看,流量在运营商的业绩构成中还并不显眼,但它的比例其实一直在增长,在话音和短信业务持续萎缩的情况下,流量的重要性正越来越大,而且流量费的降低,又将进一步降低用户使用OTT业务的成本,进一步鼓励用户使用替代业务,导致运营商的传统业务加速下滑,如同当年移动通信对固定电话和寻呼业务的替代那段历史。

如果未来运营商们继续以流量减免,作为与OTT厂商的主要合作手段,那么它们的传统业务下滑速度会不断加快,并在达到临界点(足够多的用户新通信习惯养成)后,出现雪崩式的急速下落。与此对应的是,仅仅与互联网厂商合作获得的那些收益,将远不足以弥补这部分损失。到时,流量将成为运营商最重要的业务资源和收入来源之一,如果现在就让用户习惯了“流量减免”,到时运营商喝西北风去?

流量减免幅度越大,这个崩盘时间就会来得越早。

最后,附上几个小段子:

1、昨天搜狐张朝阳、360齐向东等人也被拉到现场为丁磊“压阵”。在门口我问丁磊,他们以后会不会也跟易信进行合作?丁磊点头说:嗯,我们要一起~拴~住~腾~讯~这~匹~野~马……(额,不知道您家里有木有草原,反正我当时就凌乱了)

2、几个记者围住王晓初追问使用易信的体验,王晓初很配合说,易信很好用,用户体验很好,我用了几天就再~也~不~想~使~用~易~信~了……过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说,是不想使用微信了……(估计这一天一直说易信,都说得口滑了……)

3、昨晚,昨晚,部分微信用户反映微信退出之后登陆不上、消息发不出去、朋友圈无法刷新,微信公众平台无法登陆,甚至连微信游戏“天天爱消除”都无法连接,然后谣言四起……23:53分,@新浪微信团队发布微博称:“由于机房的网络设备出现故障,部分微信用户的信息收发和登录可能会受到影响。。。”(在易信发布的第一个晚上出故障,额,这是阴谋呢?还是巧合呢?)

Tags: ,,.
08月 16, 2013

8月15日中午,中移动公布了2013年上半年财报。整体看,这家近年一直下滑的中国最大运营商,正走到最关键时刻,并有可能再度出现阶段性的业绩拐点。但如果自身转型再无新变化,包括中移动在内的三家运营商,持续下滑之势不会改变。这意味着,从业务资源、业务结构到业务模式,都有大变将至。同时,这也将倒逼政府对通信业的监管政策进行调整。

一、中移动财报:

财务数据:营业收入为3031亿元,同比增长10.4%;股东应占利润为631亿元,同比增长1.5%;股东应占利润率20.8%;EBITDA为123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0.5%。其中,通信服务收入为2847亿元,同比增长6.8%。数据业务收入954亿元,同比增长25.5%,占通信服务收入比重上升至33.5%,其中无线上网业务收入474亿元,同比增长62.2%。

业务数据:用户总数超过7.4亿户,总通话分钟数达到21376亿分钟。无线上网业务流量同比增长129%,无线上网业务收入占通信服务收入比重达到16.6%。上半年销售TD -SCDMA手机约6600万部;集团专线累计超过100万条,集团客户通信和信息化收入增长超过30%。

网络数据:3G基站达到36.1万个,网络利用率25.0%;WLAN接入点达到410万个;全国启动超过20万个TD-LTE基站建设,100个重点城市将实现主城区连续覆盖。

二、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的展望要点:

机遇:

1、国家继续实施扩大内需、拉动消费政策,提出促进信息消费方略,给中移动提供了广阔发展空间。(科技杂谈注:8月14日,国务院已正式下发《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

2、国家鼓励自主创新技术,政府全力支持TD-LTE作为新一代无线宽带技术,其产业化、商用化、国际化步伐进一步提速

3、ICT产业进入社会化整合阶段,形成通信连接、能力资源、应用信息三类业务的新产业图景,这将为中移动发展带来新机遇。

挑战:

1、信息通信领域发生颠覆性变革,新业态加快形成,电信运营企业增长模式受到冲击,传统业务收入下滑。

2、随着通信市场饱和度提升,通信运营商同质竞争更加激烈。

3、互联网业务异质替代日益凸显,跨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市场需求与业务结构变化,导致运营成本管控形势日趋严峻。

应对:

1、现状定义:公司发展正处在特殊的战略机遇期和转型攻坚期。

2、将围绕 “移动改变生活”战略愿景,努力扩大生活服务份额和信息服务份额,做好战略转型、改革创新、健康发展三篇文章,全面提升网络能力、营销能力、管理能力和队伍能力,深化推动四网协同发展,增强基础设施资源能力积累,提升开发移动互联网特色产品的能力,全面发挥存量经营、流量经营、集客经营三大驱动力,着力创业布局,创新发展,推进公司战略转型和持续健康发展。

3、将遵循积极谨慎的原则,寻找合适投资机会,拓展更广泛通信市场(科技杂谈注:本句话值得重点关注,详见后文分析)。

三、解读分析:

1、从短期来看(2013-2014),中移动业绩仍将继续下行。体量庞大、用户增长和话音业务增长接近天花板、APRU值持续走低等诸多因素,都让中移动的盈收和利润增长越来越难以持续。而3G业务已经成熟,拥有更多优质终端支持,用户基数更少的联通和中电信,已经逐渐消化3G补贴的早期负作用,展开更大力度的市场争夺,这也逼迫中移动不得不加大营销成本,进一步降低利润率。此外,OTT也在让形势雪上加霜,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问题三大运营商都同时存在,可以说,已经公布半年报的中移动、联通都“业绩增长”了,电信预计也会“增长”,但大家都在吃老本,下降是迟早的事。

2、上半年增长最大的亮点是无线上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62.2%,看上去很抢眼,但它只占收入的16%,而且是以流量增长129%为代价。对中移动本来已经饱和的网络带来的压力,比收入更加值得关注,此前的信令风暴风波就已经是明证。

3、从中期来看(2014-2015),中移动可能出现一个阶段性的业绩拐点。目前,4G发牌和TD-LTE发展的利好趋势不断明确并加速,虽然联通和电信也已经抢在获得牌照之前,提前进行LTE的布局甚至是网络建设,但由于自身业务压力并不迫切,加上资金有限投资任务重(宽带中国,2/3G持续维护,LTE升级),加上政府必然对TD-LTE进行政策倾斜,中移动最晚将从2014年下半年展开全面市场反攻,利用4G优势重新抢回高端优质用户,从而带动短期业绩井喷。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这一阶段盈收业绩有所恢复,但中移动的利润率仍难以回升。

4、从长远来看,中移动必须也必将进行规模更大更彻底的转型变革。其推动力在于,新兴OTT业务尤其是即时通讯和VOIP类业务将进一步侵食运营商的业务和利润,4G只能提供相对另外两家运营商的比较优势,不会延缓OTT的威胁,甚至可能加剧。

目前来看,未来出路主要包括以下几条:A.最保守也最稳妥战略,收缩转型为智能管道,向水、电、气等公众服务类企业靠拢;B.在做好智能管道同时,向互联网业务进行渗透,这是运营商此前一直在做,但注定难以做的好路径;C. 在做好智能管道同时,借助资金优势,通过大规模并购、入股等资本方式,掌控更多OTT资源,比如此前的科大讯飞就是尝试,前文提及的奚国华讲话表明,中移动应该已有这方面考虑,后续可能在互联网领域展开大规模的资本动作;D.在做好智能管道同时,变革自身的业务架构与商业模式,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产业方向,这是长远来看最有潜力,但也最为艰难的路径,下周科技杂谈会有一篇单独文章《运营商的宿命与出路》,进行单独阐释。

5、今年工信部在力推携号转网等非对称管制措施,但在当前情况下,这些举措已经意义不大,甚至可能失灵。事实上,除了体量更大以外,在新增市场竞争层面,中移动已经与另外两家持平,甚至短期内略处劣势,而在虚拟运营补充,以及OTT对传统电信业务展开替代的形势下,过去的很多非对称管制手段效果越来越不明显。

6、就财报利润增长问题展开来说,国资委与资本市场如何对运营商进行定义和期望,这个问题也值得深入讨论。长期以来,运营商发展的一个症结是自身定位模糊。既承担公众服务职能,又是上市公司,前者需要运营商降低利润率,后者则需要运营商利益最大化。一直以来,国资委与资本市场都在要求运营商盈收和利润增长,并将其作为对运营商的高管考核和股价评价基础,但同时,虽然中国通信行业早已打破垄断,通信业务资费也逐年降低,但正是因为利润率这一核心问题,运营商一直不得不承受数以亿计的用户指责。

在此前的微信之争中,运营商的利润率就曾被普遍指责,但实际上腾讯的利润率其实还要高于运营商,但却在民众中获得巨大支持,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运营商的定位问题所致。

Tags: ,.
06月 27, 2013

都说10年一个轮回,国产手机或许也是如此。

如果回望历史,2003年曾是中国国产手机历史上的一个辉煌盛世。

在这一年,国产手机厂商抢下了中国超过55%的手机市场。波导宣称击败摩托罗拉成为市场老大;熊猫砸下巨资成为央视广告标王;联想计划生产手机100万台;TCL提出实现销售目标200亿元……大佬们满面红光,恨不得拳打外资纸老虎,脚踢本地傻大粗,把香喷喷的手机蛋糕一口吞下。

但在鲜花织锦、烈火烹油的表相下,除了遍地撒网的渠道人海、镶金贴钻的华丽外表,国产手机并未累积足够的竞争优势,技术拼不过,资金拼不过,品牌拼不过,规模拼不过,真到狭路相逢拼刺刀时,只能以折戟沉沙收场。

2004年,天堂转眼间就变成了地狱。上半年,全球元器件缺货危机将国产品牌的生产计划全部打乱,只能坐看垄断了供应链的欧美韩巨头攻城掠地;下半年,外资发动价格战,手机市场全面崩盘,又将国产品牌打入大量积压库存的死局。

大佬们这才明白,原来外资不是纸老虎,是真老虎;原来不光同行傻大粗,自己也是傻大粗。

经此一役,国产手机锋芒尽挫,此后多年,在利润最丰厚的高端市场,只能一直仰外资之鼻息。

直到最近两年,形势再一次变得微妙起来。

一个普遍看法是,2012年是国产手机的爆发年。多家数据分析机构均认为,国产手机2012年的国内市场份额已超过70%。同时,虽然三星仍然占据老大宝座,但联想、酷派、中兴、华为已经快速追上,分别占据第2至第5位。

而在2013年,国产手机品牌再上层楼。除了“中华酷联”之外,大批品牌依靠细分市场和新业务模式也空前繁荣:比如打造极致影音体验的步步高vivo手机,小米、大可乐、锤子等以特色互联网体验和用户交互为核心的互联网手机,以工厂店模式占领市场的尼彩手机等等。

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2003年,漫眼看去,形势一片大好,遍地皆是黄金,以前做设备的、做电器的、做网站的,爱谁谁,反正只要做个品牌进手机市场晃一圈,都能吃得满嘴流油。更有不少国产手机公司大喊,做了多少创新,有多少突破,我要打败三星,要挑战苹果

但我却开始恐惧,因为人们重新变得贪婪。

诚然,10年过去,我们已经有了很大改变,我们有了稳固的产业链与制造力,供给与销售链的全球化已经相对稳固,我们在很多细分领域的应用研发已经与国际持平甚至领先,我们的手机不再是炫耀宝石或是吆喝低价,而是真真正正从设计、从工艺、从应用、从用户体验的方方面面,用心创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竞争关键也不再局限于硬件。

但直到现在,最先进的芯片、传感器等核心元器件,依然掌握在高通等外资巨头手中,最主流的操作系统,无论iOS、Android、Windows Mobile,甚至日落西山的Symbian,都与中国公司毫无关系。

一个被普遍引用的案例是,即使中国手机品牌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但更多的利润始终是被外资所攫取,以前是摩托罗拉,后来是诺基亚,现在是三星和苹果。与之相比,中国公司虽然常规军越来越多,但仍然缺少决战高端的“战略核武”。

这个问题背后还潜藏的一个必然结果是,一旦市场出现波动,那些以微利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品牌必然大量倒下

这是可能颠覆我们产业根基的危机。因为一旦国内手机市场陷入惨烈的红海厮杀,赚钱的往往是那些“捞一票就走”的山寨手机品牌,以及生产依靠贴牌外包、自身仅做品牌运营的“轻运营”品牌,真正专心做研发做积累的公司,往往因为成本更高、利润更薄而最先遭受挫折。

所以那些雄壮的口号,不管真心立志也罢,炒作营销也罢,都姑且听着,待到大浪淘沙过后,再来看它。

这个时点将近。智能手机的价格快速下滑大势已成,乱世已经不远。

Tags: ,,.
04月 8, 2013

剧情提要:

向谁收费?这个关键问题被混淆了

中国移动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用户交了流量费,运营商为什么还要“重复收费”?

中国移动挖了个坑,结果把自己给坑了?

如果腾讯“被收费”,用户会不会也“被收费”?

腾讯给监管者出了道两难命题

政府不出手,事态将如何演变?

最开始,必须说一句话,本文是尽可能不带任何偏向,站在绝对中立的角度来解剖问题的,拒绝各种黑。

近期沸沸扬扬的微信收费事件,如果抛开争论,在一滩浑水下寻找矛盾的根源,或许,正是因为当事各方或有意或无意地混淆了事情的因果,才让事情在错位与混乱中被越炒越凶。

第一、向谁收费?这个关键问题被混淆了

微信收费这件事,从一个产业内部的讨论问题,升级为一个公众热点事件,也就是最近一周的事情。

最关键的原因,是几位政府、运营商的领导,以及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都就在公开场合,就微信的矛盾表态发言。他们的观点各自不同,但都提到了一个敏感的词“收费”。

最重要的问题,其实不是收费,而是向谁收费,然而,这个问题却诡异地被混淆了。

一开始,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工信部部长苗圩的透露的信息,是“运营商希望向微信收费”,但在随后的网络上,这个说法被大量地解读为了“运营商正要求,让微信以后进入收费模式”。

有意思的是,就在这一消息被广泛传播的几天,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上,铺天盖地出现了一条“明天下午6点以后开微信要付$25”,并要求“看到就转发,不让这几个坑人企业继续挣坑人的钱,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消息。

这显然是一件犯众怒的事情,更何况,微信用户已经超过3亿!毫无悬念地,骂声铺天盖地,运营商灰头土脸。

但真正的情况是,此前相关各方争论的,只是运营商要不要向腾讯收费,并未有丝毫涉及用户。

这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在中国目前的网络环境中,没有谁会傻到向所有用户直接收费,就像腾讯QQ,这么多年没有直接收费,一样能够赢利。只要有了用户,有的是赚钱的办法。更不用说,傻到去逼腾讯向用户收费。

但无论如何,当3亿用户的权益被裹胁进入这个漩涡时,整个事件的性质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第二、中国移动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中国移动自己说,是网络越来越堵了。

好吧,这个坑爹的说法我们可以忽略,下面再来谈它。

有人说,这是运营商想通过收费遏制腾讯的发展。

这个说法其实很扯蛋。以腾讯目前的体量、收入结构、产业链布局以及银贷关系,如果不是一个天文数字级别的收费规模,已经不可能让企鹅帝国伤筋动骨。流量费这个坑太小,绊不了大象的脚。

有人说,这是坑人的企业,想赚更多坑人的钱。

这个说法显然过于情绪化。任何企业都想赚钱,但运营商如果只是想赚钱,有的是办法,不用这样鱼死网破。

要解答这个问题,必须先搞清楚,运营商如果收了这笔钱,要花在什么地方?

答案是,填窟窿。填微信为运营商带来的收入窟窿和成本窟窿,尤其是成本窟窿。

收入的问题重要,OTT厂商对运营商的威胁趋势不可阻挡,运营商也在准备应对,但这并不紧急。

而在成本问题上,牵扯到一个关键的问题:网间结算。

2010年,我曾在一篇报道中写过一句话,“自中国互联网普及至今,接入市场大多数的恩怨、沉浮与矛盾,背后都与网间结算有关。围绕这一核心命题的争议之多,矛盾之烈,讨论者之众,远超其他产业问题。”

在微信事件上,这个问题也是一个重要症结。

如同前面故事所讲,中国的网间结算制度,是不论用户如何行为,只要在不同的运营商之间产生流量,都是中国移动要向联通或电信结算费用。这个制度最早是为了用移动业务的高利润补贴固定网络基础建设,后来结算价格有过多次调整,但大的补贴政策一直没变。

而微信3亿用户产生的流量,不但给中国移动产生负担,而且因为中国超过90%的服务器和骨干网都掌握在中国联通和电信手中,所以中国移动还要为微信的免费再买一次单。

这是一个大坑,而且随着微信的用户增长,正变得越来越大。

所以,比较靠谱的办法,就是向腾讯收费,用这笔钱来填这个坑。

这也是运营商为什么收费的最合理逻辑。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最着急的还是中国移动,另外两家运营商要悠闲得多的原因。

第三、用户交了流量费,运营商为什么还要“重复收费”?

好吧,这是我最近听到最多的一个问题。

但这个问题本身,也是有问题的。

如同前面所说,运营商与微信争执的矛盾焦点,不是用户要不要向腾讯交费,而是腾讯要不要向运营商交费

如果是前者,那是一个涉及面巨大的社会问题,而且因为运营商已经向用户收取过流量费,再重复收费是不合理的。

但如果是后者,就纯粹只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商业问题,和用户没有直接关系。最关键的是,运营商向腾讯收费,也是有原因的。

最核心的逻辑是,以前,只有运营商能向用户提供打电话、发短信的业务,而且用户要购买移动互联网应用,只能通过运营商交费,所以运营商掌握了客户的付费渠道,所以在流量费之外,运营商可以从移动互联网公司手中拿到一定比例的业务分成。

这也就是说,运营商修的路上,只有一家自己的汽车公司在拉客人,所以可以通过交叉补贴,实现总体收入的平衡。

为了推动移动互联网发展,所以向用户收取的流量费其实是相对较低的,因为运营商可以在话音业务、短信业务、以及合作伙伴分成中获得弥补。

就像报纸和杂志,零售价其实经常比印刷成本还便宜,因为还可以靠广告来补贴。

但现在,与其他的互联网产品不同,微信这样的即时通讯业务,不再是运营商的业务补充,而是逐渐能替代彩信、替代微信、甚至未来替代电话,直到成为运营商传统业务的“掘墓人”。

过去,运营商制定话音业务、短信业务等价格的时候,是把自己的建网成本、牌照成本与频率成本(这个成本主要是国外运营商)、运营成本等等全部打包在内的,但现在,由于微信不用承担网络、牌照、频率等巨大的成本,可以以更便宜的“伪免费”方式来发展用户,这对运营商将造成致命的打击。

与此同时,网银和第三方支付的发展,也让移动互联网公司不再被运营商卡住脖子。比如一个手机QQ用户要买个Q币,可以直接用财付通付款,而不用给中国移动结算分成。

这意味着,运营商原来的“交叉补贴”来源都被掏空了。

那就不补贴吧。反正中国移动又没有入股腾讯。

但这下问题出来了。微信3亿用户产生了巨大的流量,如果没有补贴,只收取用户的流量费,运营商是赚不到钱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靠着中国移动的网间结算还好一些,中国移动甚至可能越亏越多。

所以,运营商傻了。

所以,中国移动向腾讯收的“流量费”,真正的理解,应该是用户交的流量费,与运营商成本之间的剪刀差。

从道理上来讲,只要费用在合理的范围内,这是说得通的。因为毕竟微信使用了运营商的网络与资源,也不是运营商自己的公司,运营商没有义务为它也提供补贴。

第四、中国移动挖了个坑,结果把自己给坑了?

问题在于,中国移动没有直接跟腾讯说,你让我亏钱了,你来帮我填吧,而是遮遮掩掩找借口,结果把自己给坑了。

大家都知道,中国移动说法是,微信带来的“信令风暴”,正让中国的移动网络越来越堵,甚至有可能网络崩溃。

这是实话。事实上,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或许比中国移动所说的更加严重。

这个问题过于技术,此处不再赘述,已经有很多报道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在网上一搜便知究竟。

但问题是,这跟向腾讯收费有什么关系呢?

显然没有关系。即使运营商向腾讯收费,也不能阻止用户继续使用微信,“信令风暴”依然还会存在。

这个逻辑错误,是很多人质疑中国移动的重要理由。

一些运营商内部的朋友的理解是:可能是过去的习惯,让中国移动认为,突出强调网络的风险问题,更容易引起政府及公众的重视与担忧,从而获得更多支持。但它忽略的问题是,当这个手段被附加在一个商业目的上的时候,反而会被外界视作给腾讯“扣帽子”,从而起到了与预期截然相反的效果。

惯性思维害死人啊。

第五、如果腾讯“被收费”,用户会不会也“被收费”?

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从经济学上来讲,企业的成本增加后,必然会转嫁给用户,才能保证自身利益不受损。所以从总量来看,如果被收费,腾讯要么降低自己的利润率,要么只能增加向用户的收费。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逻辑。

不过,绝大多数的微信用户,是不可能感受到这个变化的。

中国当前恶劣的互联网竞争环境,决定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还必然处于“伪免费模式”横行天下的局面。

所谓“伪免费模式”,即向用户提供免费的基础服务,同时销售各种增值服务包,并以用户资源为商品,在其他的环节赚钱,比如广告、流量倒入等。在QQ时代的腾讯即是如此,未来微信也不会例外。

说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不用管其他任何理由,也不用看任何国内国外的案例,只要有一个周鸿祎在那虎视眈眈看着,马化腾哪还敢提收费?

第六、腾讯给监管者出了道两难命题

腾讯是怎么应对这件事的?

中移动下错棋,让腾讯获得了3亿用户的舆论支持,但这并不是治本之道。

因为只要腾讯的服务器还在运营商的机房里,还使用着运营商的网络,它就始终不能真正脱离运营商而生存。即使变成再强大的鲨鱼,依然离不开基础网络这片海水。

所以,在今年两会上,马化腾提出,开放网络建设

这是直击底线的一着,但也给监管层出了难题。如果开放网络建设,整个国家的信息通信产业结构就可能受到冲击,国防、安全等领域也会面临更大风险,但如果不开放,移动互联网公司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越过运营商,以“免费的午餐”一寸一寸摧毁运营商的防线。

那么,监管者应该怎么办?

第七、政府不出手,事态将如何演变?

在过去的很多年,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几家大企业争吵不休时,坐小板凳上喝茶看戏,坐等政府最后出手拍板定调。

但可以看到的一个趋势是,政府的出手正越来越少——至少在通信和互联网领域是如此。因为政府已经越来越准确地把握到了自身的权力边界:除了对市场关键秩序的确立,以及对越过法律边界者的治裁,政府对市场干预越少,产业反而越健康。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在被所有网民痛骂的垄断行业中,两桶油、水、电等,提供给民众的产品都在涨价,只有通信是在逐年降价,而在互联网行业,免费为王更是一直没有任何改变。

而在微信事件上,工信部部长苗圩的两句话值得咀嚼。

一句话是,工信部正在“协调”各方,而不是我们已经熟悉的“正在研究如何处理”。

另一句话是,“市场的问题,交给市场解决”。

显然,政府不准备“出手”。归根结底,这就是一个人要钱,一个人不给钱的商业问题,而且为双方都有自己的道理,都有自己的委屈,也没有谁越过了法律与道德底线。既然这样,你们就自己商量去吧,我不管了。

值得庆幸。至少我没有想到比这更好的政府处理方式。

当然,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就是政府不出手的情况下,事态会如何演变?

1、腾讯向运营商交费或许难以避免,差别只在于多少。值得注意的是,现在被放大的外部舆论走向,也将会成为双方讨价还价的砝码。

2、天底下没有真正免费的蛋糕。微信商业化是必然趋势,运营商收不收费,微信都一样会商业化,区别只在于,在不同的成本情况下,它的价格方案可能会进行一些细微的调整,仅此而已。

3、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用户来说,微信基础的服务肯定还是会免费的,马化腾不会傻到收费,运营商更不会傻到逼马化腾收费。那些鼓噪“免费时代将结束”的人,要么不懂,要么就是黑。

至于其他的变化,大抵都已无关大局。

唯一的重要悬念,在于此次事件对于政策将带来多大的推动。

比如网间结算,这个问题已经是“老大难”。

比如民资进入电信的改革力度,而这,将是今年工信部的重要工作,但其深 度与广度,仍有待时间来观察。

在最近,最有可能有新动态出现的场合,或许会在博鳌。4月7日在2013博鳌亚洲论坛的“移动互联:热点的冷思考”圆桌会议上,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与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将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

《财经国家周刊》科技工作室 王云辉

Tags: ,,,,.
04月 7, 2013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